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成彪悍世子妃
穿成彪悍世子妃 連載中

穿成彪悍世子妃

來源:google 作者:顧雪凝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蕭彥辰 顧雪凝

她一朝穿越到廢柴小姐身上,剛跟男主奉旨成婚,就被人設計送去三年前拯救家族可無論是在哪個時間裏的虐渣虐廢,她都得心應手很多人都說她背後有人,還是一個富家公子對此,她表示,有本事,你讓他站在你身後啊當晚,男主將她壓在身下,聽說,你想趕我走?我沒有,你別亂說唔!今後爛桃花都滾開,這是他的男人!展開

《穿成彪悍世子妃》章節試讀:

眼看就要到了七日之約,顧雪凝心裏愈發不安。
「小姐。」小魚兒突然出聲,嚇了她一跳。
「怎麼了?」
「天色晚了,小姐還是進去休息吧。」小魚兒把披肩給顧雪凝罩上,又道:「上次的病剛好,現在可不能再感染風寒了。」
可到了晚上,顧雪凝卻是根本睡不着,逃離般鬼使神差的走到了城郊的湖心亭。
可她還沒坐穩,便有一女子緩緩而來,竟是南宮夢。
顧雪凝知道這個南宮夢不喜歡自己,便懶得做表面功夫,見她來,自己便要走。
誰知到了近處,南宮夢卻側身攔住她的去路。
「這大晚上的,你要幹什麼去?」
「呵。」顧雪凝嗤笑出聲,「論輩分你要叫我一聲嫂子,論年齡你要叫我一聲姐姐,論身高,我能幫你摘柿子,我就好奇了,你憑什麼管我?」
聽聞這話,南宮夢更加鬱結,眼底閃過一抹殺意。
這時打更的路過,剛好到了第二天。
顧雪凝終於舒了一口氣,這讓人擔心的七天終於過去了,她還是自己。
想起這胡思亂想的七天,她甚至有些嘲笑自己。
結果,她剛要過橋上岸,後腦便被打了,直接被人推到了水裡。
顧雪凝用力想要看清推自己的是誰,可腦海卻一片空白,只有一個聲音在不停重複着,「我是謝沅芷,我是謝沅芷。」
不知過了多久,顧雪凝被水嗆醒,可醒來眼前卻兩個熟悉又陌生的男人。
「大哥,二哥?」
顧沐塵和顧沐楓對視一眼,開心的不得了。
「你在這裡等着,我們這就去通知師父和家人,再找郎中來給你看看。」
「我……」顧雪凝的精神有些錯亂,可她明明記得自己是謝沅芷啊!!!
她踉蹌着下床照鏡子,卻發現自己現在是顧雪凝的臉,而且她的記憶自己也有。
難道!忽的想到了什麼,她倒吸了一口冷氣。
看了全程的小魚兒嚇得怔住,弱弱的說道:「小姐,你能正常點嗎,我害怕。」
顧雪凝意味深長的看了陌生有熟悉的小魚兒一眼,「今年是什麼年?」
聽見小魚兒的答案之後,顧雪凝才意識到,自己竟回到了三年前!
那是不是說明,謝家有救了!
「謝家呢,謝家沒事吧!」她又追問。
「唉!」小魚兒嘆了一口氣,「我還挺喜歡謝小姐的氣場,可誰知她竟曝屍荒野,謝大人和謝小公子已經被流放,想必這時候已經快到了吧。」
聽完這些,顧雪凝的身體如篩糠在抖,用了半個時辰她才接受現實。
她縷了一下。
她是謝沅芷,穿越到三年前同為丞相之女的顧雪凝身上,可卻剛好錯過了謝家出事的關頭。
「看來,我這次回來就是為了給謝家討回公道!」她聲音很輕,卻語氣篤定,「我一定會努力!」
說著,她起身收拾行裝,換上了一身乾淨的素色衣服,十分着急的想要離開。
小魚兒趕忙把她拉住,「小姐,你生病剛好,這是要去幹什麼啊?」
「收屍。」
本着人多力量大的原則,顧雪凝還把小魚兒也帶上。
一路上兩人一直在聊東聊西,有說有笑,以至於終於走到城郊深坑附近,看見下邊一個渾身是血的人時,小魚兒嚇得臉色慘白,聲音都發不出,顧雪凝叫了好幾聲,她才回過神。
「快來搭把手!」顧雪凝朝小魚兒招手,「咱們今天把他送到旁邊的尼姑庵,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嘛。」
小魚兒顫抖着把手伸了過來,卻道:「小姐,這人好像沒死!」
也虧得天黑加上臉上有血,所以小魚兒並沒看清眼前的血人是謝沅芷,否則又是一番解釋。
顧雪凝看着自己之前的身體,百感交集,「是啊,不知道她還要睡多久。」
結果,兩人剛把謝沅芷安頓好,下山卻碰見了蕭彥辰。
顧雪凝下意識想起兩人曾經結婚過事實,可她越想記不請,那些記憶就離自己更遠,頭還很疼。
她有一種預感,早晚有一天,自己會忘了自己。
顧雪凝一時失神,腳下一滑,差點摔倒。
蕭彥辰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
「算你有良心。」顧雪凝脫口而出,卻又意識到不對,並在蕭彥辰不解的目光中迅速解釋,「對不起,我剛剛在想事情,說的是別人。」
蕭彥辰好似並不在意,更顯英氣的劍眉中多了一分洒脫,少了一分鋒利,整個人的氣場和不像之後般生人勿進。
顧雪凝看着他漸漸遠去的背影想說什麼,卻思緒天旋地轉,脫口而出,「小魚兒,你知道當時推我下水的是誰嗎?」
「推你下水?!」小魚兒直接叫了出來,「小姐你不是摔倒的嗎?竟是被推的?」
這話剛好被顧雪凝另一個忠心的丫鬟青枝聽見,她一下就把門推開,沖了進來。
「小姐,你是說,當時是有人推你下水?」
眼見再沒隱瞞的必要,顧雪凝尷尬笑笑,坦白了那夜的一切。
只是她不知道,因為顧雪凝和謝沅芷的記憶拉扯,她竟忘了推自己下水的是南宮夢!
這時,青枝又道:「對了,越王來見。」
越王?
顧雪凝有些疑惑,並讓他進來。
結果,他上來就是一句,「我聽說,你在打聽一些你不該打聽的事兒。」
不知為何,顧雪凝在蕭彥辰的身上沒有察覺到敵意,便索性把小魚兒和青枝支了出去,直接問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蕭彥辰彈了一下未見褶皺的衣角,裝作不經意的說道:「只是前些天,我聽見有個女子在為謝家祈福,還……」
「還什麼?」顧雪凝緊緊盯着蕭彥辰,心中不由擔心,生怕自己送謝沅芷去尼姑庵的事兒,也被他知道。
結果,蕭彥辰沉默一會兒,卻沒正面回答問題,只說,「那天,我本是幫謝家說了話的,可……算了,我先走了。」
結果,他剛要出門,顧雪凝突然察覺院外樹上有人。
於是她便本能的從袖中掏出銀針,直接朝那邊射去。
只是她沒想到,她一時手抖,銀針扎在門框上,力度不夠,有直接掉在地上。
這時,門外傳來了顧沐楓的聲音,「小妹,你在裡邊嗎?」
聽見他的聲音,顧雪凝着急地看着掉在地上的銀針,她一直都是偷着練暗器,這要是讓顧沐楓知道自己偷着練習,恐怕一定會出於保護的名義,限制她的自由。
她想要衝上去把銀針撿起來,卻一着急直接扭了腳。
在電光火石之間,蕭彥辰把地上的銀針撿了起來,並遞給她,順便還把想要進來的顧沐楓攔在了外邊。
「你妹妹正要換衣服。」蕭彥辰小聲說道。
「是嗎。」顧沐楓趕忙退了兩步。
半晌,他忽的反應過來,所以他蕭彥辰剛剛為何出現在自己妹妹的閨房中?
他想要追問,但蕭彥辰早已出了府。
他想要進去問自己妹妹,卻也被以想休息為由攔在外邊,只得說道:「那我先走,晚點再來看你。」
在他走後,顧雪凝才放心地舒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