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惡毒女配,開局我先圈養男主
穿成惡毒女配,開局我先圈養男主 連載中

穿成惡毒女配,開局我先圈養男主

來源:google 作者:蝴俞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舒黎 郁苔

穿成惡毒女配一定要抱男主大腿而活?面對渾身是傷慘遭侮辱的男主郁苔微微一笑,給大家表演一個開局睡男主害怕跟原女主有感情衝突?看一眼自己當閨女養大的某妖獸郁苔嘆一口氣非要化形成男生的女主了解一下魔修身份暴露後,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她以為的柔弱男主卻隨手一彈,只用一擊便毀了修真界的半壁江山???郁苔:我的穿書........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展開

《穿成惡毒女配,開局我先圈養男主》章節試讀:

把女主縮小收到走前專門帶來的妖獸袋中,郁苔這才抬眼看向面前衣服已經換了一半了之人。

瞧着這幅坦蕩樣子,還以為他根本不在意,但這穿衣速度可是半點不慢啊。

有一搭沒一搭的欣賞着舒黎的肩寬窄腰以及修長的一雙腿,郁苔把目光上移到那關鍵之物上。

察覺到她的眼神,舒黎的動作有一瞬間的凝滯,慢慢回過頭來,被浸**的長髮有幾縷貼在他臉頰上,投過來的目光依舊柔和,沒有半點惹人不快的攻擊感,但嘴說的卻是:「郁師妹來找我,是因着那日不夠爽嗎?」

郁苔心中一緊,但面上一派淡定的點點頭:「師兄那樣厲害,嘗過之後師妹便食不知味,對師兄朝思暮想。」

她把朝思暮想四個字咬的極重。

舒黎沒說什麼,修長如玉的手指系著衣帶,表情沒有任何變化:「你不是郁苔吧。」

郁苔心裏一咯噔。

他撩起眼皮看向強裝鎮定的郁苔,唇角勾起溫和的弧度,輕聲問:「是奪舍嗎?」

郁苔撩了撩長發,不動聲色的問道:「師兄為何說?就算不想接受事實,也不能這樣自欺欺人。」

見她不承認,舒黎也不急着拆穿她:「郁師妹不怕我把你是魔修的事情說出去嗎?」

我靠,還有這事來着。

「師兄什麼時候這麼天真了?一個世人皆知修為被廢的魔修跟青山劍宗人人都喜歡的小師妹,師兄覺得,他們會相信誰?」

站起身的郁苔也不跟他廢話:「實話跟你說,我需要你的元陽,現在,我要綁架你。」

她話音剛落,舒黎便沒了意識倒在了郁苔的身上。

他身上有股淡淡的冷香,是同他整個人散發出的毫無攻擊性可言的溫良性子截然相反的味道。

綁匪郁苔收穫滿滿的再次回到了青山劍宗。

郁苔身為一個有着不可告人秘密的魔修,平時不喜與人接觸,而原本最熟悉她的那批弟子,也都被她殺了,以至於沒人會發現她的不對勁。

除了——

「蔣師兄。」

郁苔的洞府前站了一個樣貌普通看起來無害的青年,他也不知等了多久,肩上還落着幾片原主種在門口的藍花楹的花瓣。

見郁苔走來,蔣苡白眼神一亮。

郁苔今日一改往常的打扮,穿的十分輕便。

但越是簡單的裝扮越襯顯美人烏髮如雲裊裊娉娉的姣好容顏。

「郁師妹這是去哪了?師兄還當你是不想見我。」

郁苔心想您老料事如神,我要是在家肯定不見你。

「蔣師兄說笑了。」郁苔淡淡的笑了笑。

隨後美目一斂,神情猶豫語氣哀傷充滿懷念道:「李師兄他們曾說要為我尋一隻最適合我的妖獸,但到底失約了,我腦中時不時想起這件事,總覺得物是人非,難免一時哀傷,便下了山想找一隻妖獸作伴,也當是.....全了師兄們的一番心意。」

蔣苡白瞧着她這幅樣子,心疼的眼都泛了紅。

「我就說師妹這麼好,怎麼可能會是兇手,那些造謠的簡直不得好死!」

身後傳來三三兩兩的腳步聲,一群正值青春的少年少女們走了過來,先是對着蔣苡白問了好。

在他們心中,郁苔師妹一向清高如明月,何時還受過這種委屈,原本沒有任何弱點的美人突然變得柔弱鬱鬱寡歡,輕而易舉便激起了眾人的保護欲。

「郁師妹你放心,那些造謠的人,你師兄師姐一個都不會放過!」

幾個女修士直接上前抱住了郁苔,安慰着,替她憤憤不平。

被師姐抱着,小可憐郁苔在他們看不到的角度高高翹起了唇角,眼中閃爍着狡黠之色。

把那些人都給打發了後,蔣苡白自責的道:「是我的錯,一時疏忽,讓他們全跟了上來,打擾了郁師妹。」

郁苔搖搖頭:「怎麼會怪師兄呢?」

蔣苡白轉移話題道:「不知師妹找了只什麼樣的妖獸,可否讓師兄看看?」

郁苔十分坦蕩的把夏墨抱了出來。

看着被五花大綁還呲牙咧嘴的熊貓,蔣苡白端詳片刻點點頭:「資質應該不錯,就是這性子有些凶,師妹不如先把它交給我,待我讓人馴化了後再給師妹送來?」

郁苔搖搖頭:「多謝師兄的好意了,不過師妹還是想自己養。」

見她拒絕,蔣苡白不好再多言:「那師兄待會命妖獸院的弟子以後按時送些新鮮的雲竹來,正好省了為它找吃的時間,好全心修鍊以便準備過幾日的碧水秘境。」

上鉤了。

成功給女主找好食物來源的郁苔笑容真心實意了些,看的蔣苡白一陣恍惚。

待會從魔尊老爹的遺產里找幾件適用木靈根的東西給蔣苡白做回禮吧,不愧是小說里惡毒女配的忠實舔狗,實在太盡心儘力了。

把所有法陣開啟後,郁苔特意為了安置舒黎擴建了自己的洞府。

系統淚流滿面的看着她把親親男主放出來,把鎖鏈拷在了他蒼白的腳踝上。

還十分滿意的點了點頭:「嗯,這下應該跑不掉了。」

系統:【.....宿主,你這是在做什麼?】

郁苔:「很難來看出來嗎?當然是囚禁男主的小黑屋play啊~」

也就是系統沒有淚腺,要不然他當場哭給郁苔看。

人家都是女主被黑化男主關進了小黑屋裡醬醬釀釀,她的宿主都幹了什麼?

強上、強吻、強行囚禁。

男主該乾的事情,一件不落的被她做完了。

在水池邊給舒黎強行喂丹藥時郁苔就發現了,哪怕不做,光是親個小嘴,也能拿到他體內的正氣。

以至於舒黎醒的時候,原本顏色很淡的薄唇此時紅腫不堪,還有些火辣辣的痛。

而罪魁禍首,正盤膝坐在床上,閉着眼打坐修鍊。

舒黎起身,目光在觸及腳踝上的鎖鏈時,頓了頓。

一心修鍊的郁苔沒有注意到,一向清風霽月的男主原本如水洗過的明澈眸中此時一片猩紅,他四圍冒着絲絲縷縷根本壓抑不住的魔氣,正朝着自己襲來,帶着要吞噬一切暴戾跟殘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