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穿成反派崽崽們的惡毒後娘
穿成反派崽崽們的惡毒後娘 連載中

穿成反派崽崽們的惡毒後娘

來源:外網 作者:秦九月江清野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秦九月江清野

【種田+萌娃+甜寵+虐渣】二十二世紀的王牌殺手秦九月,穿越成人嫌狗憎的惡毒小農女,外帶一活死人丈夫和四個性格迥異的崽兒!擼起袖子加油干!老娘先帶你們賺他一個億。上山能撿兔子,下河能抓貴魚,種田經商一把好手!養的崽崽們白白胖胖,送他們學文習武,用正道的光掰正小反派。後來——新皇登基:我是我娘養大的。少年將軍:我也是我娘養大的。異國公主:我是九月姐姐撿回來的。逍遙醫聖:老夫也是九月徒兒撿回來的。當朝首輔:我......上京眾人大驚失色:首輔大人難道也是秦氏養大,抑或撿來的?當朝首輔:介紹一下,秦九月,我夫人。展開

《穿成反派崽崽們的惡毒後娘》章節試讀:

宋秀蓮:「……」
她趕緊把雙手往圍裙上擦了擦,拉着秦九月焦急的低聲問,「九月,你跟娘說實話,你這是從哪兒弄的?」
秦九月目光坦蕩蕩,「我在河邊抓的。」
說完,又把大肥兔子拎起來,晃了晃,「還有這個,也是我在山下撿的。」
宋秀蓮很想相信秦九月。
可是這事兒太讓人匪夷所思了,村裡天不亮就有上山打柴的,河邊洗衣裳的,兔子肥魚怎麼沒被別人撿到,單單被秦九月撿到了?
秦九月把兔子往地上一扔,「你愛信不信,晌午吃兔子,晚上喝魚湯,你要是覺得我兔子和魚的來歷臟,那我自己吃喝,饞死你們。」
說著,她佯裝很生氣的樣子,出去灶房。
臨走之前還特意提醒宋秀蓮,「若是不趕緊藏起來,小心被那三家搶了去,你瞅瞅你把崽子們帶的一個個面黃肌瘦的。」
聞言。
宋秀蓮滿心的自責,眼淚瞬間溢出來,她趕緊伸出手擦了擦。
正巧被趕到灶房來的江清野看到,江清野氣的窩火,順手抄起燒火棍,「奶,是不是小毒婦又欺負你了?我現在就去找她算賬。」
「清野,你娘沒欺負我,你快把魚和兔子拎到咱們屋。」
「奶,你不怕她是偷的嗎?到時候人家找來,又得砸鍋賣鐵的賠!」
「讓你拎你就拎,以後要乖乖叫娘,要不奶奶會生氣的。」
「……」
其實宋秀蓮做了江老頭子的續弦後,也享過幾年福。但是天有不測風雲,江謹言七八歲時候,江老頭進山打獵,被老虎咬斷了腿,回來幾天就不治身亡,宋秀蓮的好日子也到頭了。
好不容易把兒女拉扯大,兒子又被徵兵了,兒子好不容易回來,又因傷變成了活死人。
她知曉自己身體不好,為了照顧兒子和孩子們,正好買下了要被親爹賣到青樓里的秦九月,也就是原主,原主自然不願嫁給一個半死人,進門以後,饞吃懶做,欺壓婆母,打罵孩子們是家常便飯。
村裡都說,老/江家的惡毒媳婦秦九月在當地是出了名的,都能和山上的母大蟲相提並論。
但是為了一家老小,她也只能忍氣吞聲,生怕這個媳婦跑了,自己這麼大年齡,哪天一撒手走了,那這一屋子小的小,殘的殘怎麼辦。
現在看到秦九月似乎轉變了想法,開始對孩子們好起來了,她高興還來不及呢。
……
江清野捨不得讓奶生氣,可也不願意喊那個毒婦叫娘,只能生着悶氣把大兔子和魚拿到了他們的屋裡。
肥兔子扣在了竹筐下面,魚兒放進了木桶里,讓江清野沒有想到的是兩條大肥魚入了水,圓鼓隆冬的小嘴裹了幾口,竟然活了過來在水桶里游來游去的撒歡。
三寶和小姝兒畢竟還是小娃娃兒,看見活魚開心的不得了,扒着木桶小腦袋頂着小腦袋,專心致志的看魚兒。
老大走到老二跟前,「二弟,我猜不到那個女人在醞釀什麼陰謀詭計,不過你多多注意,一定得看好三寶小妹,尤其是小妹!」
老二微微點頭,「大哥,我知道,昨兒是我沒用,沒看好弟妹,被她鑽了空子。」
老大磨了磨牙,「不怪你,都怪那個毒婦!」
要是那個女人還敢賣三寶和小姝兒,他就趁着她睡覺的時候用磚頭砸死她,大不了他殺人償命。
剛好,秦九月從外面進來。
兩個少年的談話戛然而止,江清野憤懣的瞪了秦九月一眼。
「清野,來端碗。」
「奶,來了。」
祖孫倆來回兩趟,把疙瘩湯和腌的蘿蔔條鹹菜端進來,放在小炕桌上,小炕桌兩條腿已經爛掉一半,用布條綁了兩根木棍才勉強可以站穩。
老大把卧了荷包蛋的疙瘩湯放在了三寶和小姝兒面前。
宋秀蓮趕緊端給了秦九月,「這個給九月補補身子。」
江清野:「……」
她整日又饞又懶又奸又滑,補狗屁!
老大氣的快要咬碎了一口銀牙,這個女人奸懶饞滑,奶奶還縱着,只能狠狠的摔筷子來表達自己的生氣憤怒。
小姝兒眼巴巴的盯着荷包蛋,口水都快要流出來了,三寶也眼巴巴的滾了滾喉嚨。
秦九月一聲不吭的用筷子把荷包蛋從中間攔腰夾開,一半夾給了三寶,一半夾給了小姝兒,沉默的端起碗,低頭吃飯。
他們都驚呆了。
恨不得從崽崽們的碗里搶飯吃的秦九月,竟然會主動把雞蛋讓給兩個崽崽吃。
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眾人不敢置信的錯愕目光讓秦九月有些尷尬,她狼吞虎咽的喝光了沒什麼味道的疙瘩湯,放下碗,「我吃好了。」
然後就跑了出去。
小姝兒吸了吸口水,奶聲奶氣的說道,「娘給寶寶蛋.蛋吃,娘變成好娘了,不是壞娘啦~」
眼看着宋秀蓮眼眶都紅了,她趕緊扭頭擦了擦眼淚,轉過身來揉了揉小姝兒的小腦瓜,「快吃吧,你們娘給你們吃的。」
三寶和小姝兒這頓飯吃的尤其滿足。
湯湯水水都喝的乾乾淨淨。
……
晌午。
「奶,這隻兔子怎麼弄啊?」
「我也不知,我只收拾過雞鴨魚,也沒弄過兔子啊。」
「寶寶也沒有吃過兔兔肉,吸溜吸溜……」
秦九月大步流星進來,把其他人都嚇了一跳,只有小姝兒這個傻憨憨的露出可可愛愛的甜甜笑容,「娘~」
秦九月硬着頭皮嗯了一聲,一把拎起兔子耳朵,「燒鍋水。」
宋秀蓮連忙去干。
秦九月蹲在院子里,把菜刀磨的錚光瓦亮,利落的將兔子剝皮,開膛破肚。
小姝,就緊緊跟在她身邊,原本秦九月還擔心血腥的場面會嚇到小崽子,沒想到小姝兒一臉佩服,「娘,你太厲害啦,寶寶是不是可以吃兔兔肉啦?」
小傢伙瘦瘦小小,看着也就兩歲大,倒是眼睛賊大,看一眼軟到了心裏,秦九月下意識點頭,「是。」
「哎呦,哪裡弄的這麼大的野兔子?」
江大嫂從堂屋裡出來,眼珠子都快要掉下來了,走到秦九月跟前蹲下來,一隻手戳了戳兔子肉,「老四家的,這麼大一隻兔,你們一家人也吃不了,要不分大嫂一半吧,鐵蛋好久沒吃肉了。」
聞言。
江清野帶着三寶迅速從北屋裡跑出來。
就聽到秦九月冷冷的說道,「做夢。」
聞言,江大嫂面子上有些掛不住,想甩手就走又捨不得這到嘴的兔肉,「老四媳婦,咱可是一個院住着的一家人。」
一隻手忍不住伸過去,想要去拎那半隻兔。
砰——
菜刀直接剁進案板里,支棱着站起來,「放手!」
秦大嫂着實被菜刀嚇了一跳,訕訕的鬆開手,冷哼一聲,嘟囔了一句誰稀罕,扭身回了堂屋。
江慎行和江清野對視一眼,叔侄倆鬆了口氣。
秦九月親自動手做了一盆野兔燒蘿蔔,雖然佐料很少,倒是野兔特有的鮮嫩讓幾個崽子食指大動,吃的滿頭大汗。
宋秀蓮把兔腿肉夾給秦九月。
小心翼翼的討好的說道,「九月快吃,多虧了你孩子才能吃上一頓肉。」
秦九月彆扭的把肉夾給她,「你也吃,不用捨不得,晚上還有魚湯,這也不是最後一頓,以後讓你們天天吃肉。」
江慎行抬眸,「你就吹牛吧。」
秦九月冷哼一聲,「走着瞧。」

《穿成反派崽崽們的惡毒後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