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獵戶撿來的娘子
穿成獵戶撿來的娘子 連載中

穿成獵戶撿來的娘子

來源:google 作者:凡世的平凡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女主,於歡 男主,齊南

現代大齡女屌絲,因工作被領導批評,借酒澆愁的一通神吐槽,醒來後發現自己莫名奇妙的穿越了於歡如遭雷劈,老天爺,你不用這麼為我着想吧,我就是說說你就把我送這來了,送來也行,好歹你給我送個好點的地方啊,這亂墳崗的屬實有點過分了於歡動了動身子想起來離開這裡,最後放棄了,只能躺在慌墳上如蚊子哼哼般的喊着:「救命」……展開

《穿成獵戶撿來的娘子》章節試讀:

連着幾日,於歡和齊月兩個姑娘家就在家裡縫製絹花,累的於歡覺得自己腰酸背痛眼睛疼的,站起身活動了一下筋骨,「月兒,下午咱們倆去山裡采野菜吧,就當休息一下,我們出去放放風。」

齊月也累的直晃脖子,「行啊,歡歡姐,讓大哥下午去河裡再抓幾條魚回來我想吃魚了。」

「行,我給你做魚丸吃。」

於歡又拿起手裡的一塊布料比划了一下,又算了算尺寸,還行。

齊月看她在一塊深藍色的布料上比劃,「歡歡姐,這個顏色太深了,做出來的絹花不好看沒人要的。」

「嗯,我知道啊,我不做絹花,這個正好適合做一個荷包。」於歡想着做一個荷包當禮物送給齊南,用來感謝他對她這段時間的照顧,關鍵是她現在也拿不出什麼值錢的東西,只能做個禮物聊表一下謝意了。

「走吧,月兒我們去做飯,吃完飯咱倆出去放風去。」

於歡進了廚房,齊月過來幫忙燒火,兩個人分工合作很快的就把午飯做好了,中午於歡用早上發的面做了一個雜麵饅頭,又燉了一個兔肉,這兔肉還是早上齊南處理好放在廚房的,又用菜地里種的小白菜做了一個湯。

飯桌上,齊月一邊吃一邊對着齊南道:「大哥,我一會和歡歡姐我們兩個去後山溜達溜達,你去再抓兩條魚回來,我們晚上吃。」

齊南想了下,「行,你們小心點。」

「沒事,我和歡歡姐不走遠,就在附近轉轉。」

齊南沒再說什麼。

吃完飯,於歡和齊月兩人就奔着山上走去,她倆其實真的就是溜達溜達,她們院子的菜地里的小白菜,小油菜的都能吃了,還真的不用特意出來采野菜吃。

於歡其實還是很佩服齊南的,這些年一個人撐起這個家,把家裡打理的井井有條的,而且日子還過得不錯,想她在現代活的二十六年,就一個字概括,「窮。」

就她那個小破窩,還得每月還房貸呢。每天上班自己的上司說啥就是啥,你還不敢支棱毛,只能面帶微笑的苟着。

不然,出氣一時爽,下個月的房貸你就得唱涼涼了。

這回好,她跑到古代來了,什麼工作啊,上司啊,小破窩啊,通通有多遠滾多遠。現在想想還真是難得的輕鬆啊。

於歡邊走邊采着野花,給齊月和她自己編了兩個花環戴在了頭上,兩個人一邊玩鬧,一邊往山上走,路上碰到野菜就挖點,碰到野果就嘗嘗,這一嘗差點沒把她倆的牙酸掉。

走到半山腰,聽見前面有人說話,兩人默契的誰也沒出聲的準備繞過去,就聽見前面的幾個女人八卦的聲音,「大柱媳婦,你聽說了嗎?那趙大河這兩日要娶王大妮進門了,」

旁邊的另一個女人接話道:「不能吧,那趙大河的婆娘多兇悍啊,能消停的讓那王大妮進門?」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那王大妮有了身孕了,」最開始說話的那個女人神秘兮兮的說道。

旁邊的兩個女人同時驚訝道:「不能吧,這才幾日,誰家有孩子這麼快的。」

「這你們就傻了吧,這不是很明顯嗎?這兩人不是第一次了,說不上都幹了多少回了呢。」

那兩個女人一臉不屑的哲哲兩聲,那大柱媳婦不屑道:「還真是不知羞恥,這樣了,那日還敢去找狼崽子的麻煩,還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另一個女人四周看了看又小聲的說道:「我說大柱媳婦你提到狼崽子,你們看見那日在狼崽子家那姑娘了嗎?」

「看見了。」

「你們說那姑娘和狼崽子是什麼關係,怎麼會住在他家呢?」

最開始說話的那個女人笑的一臉邪惡,「那能是什麼關係,肯定是那種關係了,一看那姑娘長得就不像正經人家出來的女子,我看她興許就是從那腌臢地方出來的,畢竟好人家的姑娘誰敢找狼崽子啊。」

幾人互相看了眼都表示贊同。

躲在草叢後面的齊月氣的直接就沖了出去,

於歡也從後面大搖大擺的出現在幾人的面前,「我說你們幾個長舌婦,背後說我壞話很有意思嗎?」

那幾個女人一聽嚇了一跳,看着突然出現在她們面前的人有些懼怕的四處看了看。

於歡冷着臉,冷哼了一聲:「你們幾個說出這話就是正經人了。」

「既然你們這麼正經,我就幫你們坐實一下好了。」

「這個我得好好想想,出了這林子給你們幾人傳出點什麼呢?」於歡狀似為難的想。

「算了,我還是回去好好想想,我都在這林子里看到了什麼精彩的事情呢?」

「你們說到時候這村子裏得多熱鬧啊。」於歡漫不經心的看着幾個女人說道。

幾個女人聽着這女子漫不經心的話有些害怕,這時候她們才想起那天這女子拎着菜刀的樣子,她們也害怕一會狼崽子會不會也一下子就從哪裡竄出來。

最開始說話的女人連忙求饒道:「姑娘,是我們嘴賤你饒了我們吧。」

於歡沒說話,只是冷冷的看着那女人,那女人看她這樣又連忙道歉道:「對不起,我錯了。」

旁邊的兩個人一看也連忙附和,「我們錯了,再也不敢了,饒了我們吧。」

於歡聽着幾人的求饒冷冷的道:「今日本姑娘懶得和你們計較,但是你們亂嚼舌根的話,若是再讓我聽見一個字,不管是誰說的,我就算在你們頭上,我也會讓你們知道知道被誣陷的滋味。」

「月兒,走了。」

於歡帶着齊月直接越過幾人走了,齊月還是有些氣呼呼的,於歡用手點了一下她的小臉,「好月兒彆氣了,為那種人沒必要生氣,還有千萬別和你大哥說,這也不是什麼大事。」

齊月站定,「可是,歡歡姐她們說你和大哥的壞話。」

「今日,姐姐警告過了,若是他們還不知悔改,我們再讓你大哥收拾她們好不好?」

「好了月兒,不氣了,咱們去找你大哥抓魚去。」

齊月聽了這才高興些,任由於歡牽着她兩個人去了河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