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到荒年後,我成了極品惡婆婆
穿到荒年後,我成了極品惡婆婆 連載中

穿到荒年後,我成了極品惡婆婆

來源:google 作者:朝雲紫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程彎彎 趙大山

【種田+爽文+系統+萌寶+荒災】程彎彎睡醒一睜眼,成了古代大河村33歲的農婦四個兒子跪在床前喊娘,兒媳肚子里還揣着一個孫子母胎單身33年的她,一躍成為了奶奶婆婆級別的人物調教四個兒子已經夠難了,沒想到天降災禍,蝗災、旱災、雪災…唯一慶幸的是,她有一個交易商城叮!天然野菜10個銅板!叮!野生肥魚200個銅板!程彎彎有兩個目標:第一,帶着一家人安度荒年,第二,在古代重新活出精彩!展開

《穿到荒年後,我成了極品惡婆婆》章節試讀:

程彎彎愣住了。

她正疑惑時,眼前浮現出一個虛擬的半透明面板。

面板上的主圖是她眼前的稻田,田埂上的一株野菜被標紅,註明是苦苣菜。

【天然無污染苦苣菜,一斤10文。】

程彎彎將腳邊的兩顆野菜扯出來,腦海里再度響起機械聲。

【叮!天然無污染苦苣菜二兩,價值2文錢,是否售賣?】

【是!】

這一瞬間,她手上的苦苣菜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兩枚銅錢。

程彎彎滿眼不可置信。

這時虛浮的面板發生變化,竟然出現了一個類似於某寶的商城。

這些商品的價格單位都是銅錢,兩枚銅錢可以買一個肉包子,也能買一瓶礦泉水。

她看明白了,這是一個連接另外時空的交易商城。

她點擊購買後,手裡的兩文錢消失,變成了一個肉包子。

程彎彎是真的餓壞了,她三口兩口就將包子吃下去,肚子里有了食物,身上也有了力量。

她決定再多挖一點野菜換錢,她想買的東西太多了。

苦苣菜是一種耐旱的野菜,久不降雨,許多野草都乾死了,苦苣菜卻長了一大片,田埂上到處都是。

程彎彎蹲在田埂采野菜時,一個聲音突然在她耳邊炸開。

「哪個短陽壽的偷老娘家的稻子!」

風吹來稻子倒下,露出一個身影。

「嗬,原來是趙大嫂子!」

王嬸子咬牙,兩人是鄰居,天天扯皮掐架,她一直罵不過趙大嫂子,今天終於抓住了死對頭的小辮子。

「大家快來看啊,趙大嫂子偷我們王家的稻子!」

這麼一吆喝,不少人都看過來。

這邊的稻田是王家的,而程彎彎蹲在王家稻田的田埂上。

今晨趙大嫂子頭破血流從娘家回來,可讓村裡人笑了許久,這會兒大家又議論起來。

「喲,這是偷王家的糧食去補貼娘家呢?」

「趙大嫂子越來越混不吝了,偷雞摸狗的事都干,還有啥事兒她干不出來?」

「接下來說不定還會偷人呢,反正是寡婦,哈哈哈……」

程彎彎的臉都黑了。

這塊田就在家門口,她還以為是自家的田,誰能想到是王家的?

她拍了拍身上的草屑,慢慢的站直身體。

她將手裡的幾顆野菜扔出來,聲音冷淡:「怎麼,你們連稻子都不認識了?」

村裡人看清楚了,這是小鵝菜。

苦苣菜又叫小鵝菜,味道很苦,根莖非常硬,不易煮熟,村裡一般拿來餵豬餵雞,沒有到快餓死那一步,是不會有人想到吃這種野菜的。

在現代,人們追求的就是這種無污染的野菜,但在這個時代,苦苣菜並不受歡迎。

王嬸子插着腰罵道:「你家裡雞鴨都沒了,挖小鵝菜乾啥,我看你就是故意找由頭偷我家稻子!」

程彎彎嘆了一口氣,幽幽道:「這不是家裡沒糧食了嗎,為了讓孩子們吃飽,只能挖點小鵝菜回去加餐了……各位大姐看不上小鵝菜,想來家裡的餘糧一定還有許多,不如借點糧食給我們家吧……」

她頭上有傷,再加上這副神情,顯得有些可憐巴巴。

眾人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一向潑辣刻薄的趙大嫂子,竟然示弱,還要借糧!

這年頭,借什麼都不能借糧食,圍觀的人瞬間散了。

王嬸子呸了一口唾沫,想找她借糧,做夢去吧!

不過到底是怕被纏上,王嬸子轉身就鑽進地里去拔草了。

程彎彎將地上之前挖的野菜撿起來,略微邁了兩步,走到自家的稻田裡。

她蹲在田埂上挖菜,毒辣的陽光照下來,豆大的汗珠從她額頭滾落,衣衫後背也濕透了。

也不知道挖了多久,直到商城提示有三斤了,她才停下來。

站起身時,她一陣頭暈眼花。

她記起來,腦袋上的傷還沒處理,也沒吃消炎藥什麼的,要是發炎感染了,在古代可是要命的事。

三斤苦苣菜賣了30文錢,花20文在商城裡購買了消毒水和消炎藥。

辛辛苦苦賺的錢,還剩下10文,程彎彎不敢再亂花。

她揉了揉酸疼的老腰,邁步往家裡走。

剛走到家門口,她就聽到屋子裡傳出熱鬧說話的聲音。

「大哥,野菜糊糊好好吃!」

「我的肚子終於吃飽了!」

她走進院子,看到屋子的桌邊上坐着四個人,是原身的四個兒子。

大兒子趙大山,今年剛滿十八,去年娶了媳婦回來,算是這個家的頂樑柱。

二兒子趙二狗,今年十六歲,是幾個兒子里比較機靈的。

三兒子趙三牛,今年十四歲,長得很壯,看起來和老二差不多身量。

小兒子趙四蛋,今年剛滿十歲,小小的個子,一看就營養不良,此時的他抱着豁口破碗,小舌頭將碗舔了一圈,將一點點小糊糊都卷進了肚子里。

程彎彎沒想到,那麼一點點野菜糊糊,竟然分給五個人吃,而且每個人都一臉滿足。

她真切的認識到,這個家真的太窮太窮了,否則一直向著娘家的原身也不會回娘家去討債吧。

看到她回來,四個兒子整齊劃一站起身。

趙大山:「娘,你回來了。」

趙二狗:「娘,我挑了兩桶水回來。」

趙三牛:「娘,我砍了柴。」

趙四蛋:「娘,我挖了一點野菜。」

程彎彎抿緊唇。

就算是最大的兒子,也只有十八歲,在現代大概剛讀完高中,還是個被父母寵愛的孩子吧。

可在這個時代,才十歲的小兒子,就已經扛起了家中的部分活計。

【叮!發現天然無污染野蕨菜!】

程彎彎看去,老四挖回來的正是野蕨菜,商城提示30文一斤。

她挖三斤苦苣菜才抵上的這麼點蕨菜……心累,身體更累!

她彎腰將野蕨菜拿起來,往裡屋走去。

四個人面面相覷,以往幹完活回來,娘都會對他們各種教訓指責,尤其是今天娘還在程家受了氣挨了打,不是更該把他們狠狠訓一頓嗎,一言不發是幾個意思?

程彎彎賣了野蕨菜,花十文錢在商城買了五斤大米,手上餘額還剩30文。

她無比慶幸,大河村在南北交界處,北方多吃麵食和粟米,而南方更多的是吃大米。

她是南方人,最喜歡吃白米飯。

她將拎出去兩斤多,扔在堂屋的桌子上。

「這是……白米!」

「咋來的白米!」

大河村去年蝗災,收成很差,靠官府的救濟才過到了今年,全村就沒有誰家裡還拿得出白米。

就算沒有天災,村戶人家秋收後,也會把大米背到鎮上換成粟米或蕎麥,一斤大米能換兩三斤粟米……糧食足夠多,全家人才能吃飽肚子,才能撐到下一個秋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