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床邊的無頭屍體
床邊的無頭屍體 連載中

床邊的無頭屍體

來源:google 作者:墨家四季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墨千秋 懸疑驚悚 田黎

我18歲的那年,有幸進了局子而我接下來遇到的事情也因此而變得詭異背屍體的男人,井底的嬰兒,肚子里的蠱蟲,枕邊的紅衣……那半年發生的事情,一直到現在,我都未敢忘記展開

《床邊的無頭屍體》章節試讀:

我猛然一回頭,然後渾身止不住的顫抖。

我的視野內,吳哥再一次出現在我面前,他的出現使周圍的溫度迅速降了好幾十度,我的身上也漸漸起了冰霜。

我下意識抬腿就要跑,但是仔細想了一會兒,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吳哥一步一步向我靠近,最後,他直接坐在我旁邊的床上,翹着二郎腿,悠閑的抽着煙,饒有興趣的問我:「這次為什麼不跑?」

我說:「停屍房裡可是有400多具屍體,現在他們都消失了,既然你到了我的房間里,那他們很有可能就在這周圍,跑?能往哪裡跑?」

吳哥笑了幾聲,他的笑聲像電流聲,無時無刻刺激着我的神經,我捂着耳朵低下頭好一會兒才有所緩解。

吳哥就坐在床上抽煙,我見他對我沒有殺意,懸着的心也掉了下來。

我掏出煙遞了過去,我想從古至今給鬼遞煙的人,第一個就是我吧,吳哥接過煙就點了起來,他使勁吸了一口,直接下去了三分之一。

他讚美着:「陽間的煙就是好抽。」

場面有所緩和,吳哥又不打算殺我,我的膽子也大了起來,我問他:「如果我沒猜錯,吳哥和陳叔死了吧?」

吳哥說:「你沒有猜錯,他們早就死了,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給你講的18年前的那個案子。」

聽見這句話,我內心不由自主的捲起了一陣海嘯。

等等,我突然明白李先生為什麼要我去醫院了!

他跟我講話的時候,就已經死了,而且被控制了,李先生為什麼要騙我到醫院來,是因為在外面有什麼顧慮的東西?

至於這個東西我不知道是什麼,但是一旦把我騙到醫院來,就相當於我走進了他們的大本營,他們可以肆無忌憚的對我做任何事,甚至是取掉我的性命。

但是,我想不通的事情是,他要害我,又為什麼要救我?

我試探性的問:「我這裡有什麼你想要的東西,對吧?」

吳哥奇怪的看着我,他先是愣了幾秒,然後點了點頭說:「我們要你的身體,你給的起嗎?」

要我的身體?

不對,他竟然想要我的身體,從我進入醫院的那一刻,他就可以製造幻覺,讓我走上天台,何必在病房裡跟我討論鬼神一說?

我否認着:「恐怕不僅僅是要我的身體那麼簡單吧!」

話音剛落,吳哥突然站了起來,緊接着,他的身後又出現了無頭哥,陳叔,李先生,保安大爺,護士還有那個教授,到了最後,我的房間里居然站滿了屍體!

我看着他們渾身發抖,但是發抖的原因並不是因為恐懼,而是我說的事情是對的。

如此看來,從我進入審問室的那一刻起,我所遇到的人,都不再是人了。

我又仔細地把昨天的事情都回憶了一遍,忽然想起在審問室李先生說的那句話,他說我的記憶被人取走了,如果照着這個思路想,就能想通了!

如果審問室的那個視頻是真的話,那說明我已經死了,但是在我消失的那五天里,我又活了過來,你們想要我的身體,無非就是查看我消失的那幾天的記憶,然後起死回生!

但是我的確記不得那五天的任何事情。

我說:「如果我沒猜錯,從審問室給我看的那張照片開始,一直到的士,這一切都是為了刺激我恢復那已經丟失的記憶!」

這次吳哥也沒有藏着掖着,他直接了當的說:「你分析的都沒錯,告訴我,消失的這五天,你究竟做了什麼才能死而復生!」

話音還未落,吳哥身後的屍體全都重複着這一句話,我捂着耳朵躺在床上苦不堪言。

「不說是吧,那我們就進入你的身體,自己查!」

吳哥掐着我的脖子提了起來,直到我的頭碰着天花板,我也被掐得滿臉鐵青,緊接着,病房裡的所有屍體直接衝進我的身體里!

最後我直接摔了下來,我的身體里五臟六腑都被攪動着,我躺在地上痛苦地扭曲着四肢,過了很久很久,直到清晨的陽光灑了進來,這種感覺才消失。

我迅速撕開病服,心臟周圍全是黑點,突然,心臟處傳來一股疼痛感,痛得我撕心裂肺,我實在是承受不住,雙眼一閉又昏了過去。

下午兩點多才醒,我走到病院大廳,看着人山人海的病人家屬,忽然覺得人奮鬥一生究竟有什麼意思?

十五六歲出來工作,到了二十五六歲錢沒掙多少,病卻一大堆,然後就到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醫院,排着隊送錢。

一個小感冒還要全身檢查,檢查費都高達五六百,結果感冒還沒治好(一種草科植物。)

突然想起以前流傳的一個段子,腿骨折了,花了100多萬,結果把腿給治瘸了。

我走的是醫院後門,剛出後門就看見一家老小對着手術室的方向磕頭,血都出來了,他們身旁還站着一位年輕的醫生,醫生眼雙眼朦朧,表情獃滯。

出了醫院,我本來是想坐出租回學校的,但是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坐公交吧。

公交車上,我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為什麼那些**來找我的時候會迷路?

是因為真相只有一個,有人知道我去**局會丟失性命,所以在暗中保護我,但這個人是誰,我卻不了解,而吳哥他們顧忌的東西也許就是他。

我想了半天,這個人應該是背着我的那個男人吧,也許我的記憶就是被他抹去的,而我也是被他救活的。

我靠在座椅上,摸着胸口,心情非常低落,看着窗外逆向奔跑的大樓,心情才有所好轉。

恍然間我發現,有一個病殃殃的老頭在我前面,一直對着我笑,當時我也急了,我朝着他說:「看什麼看,沒見過這麼酷的陳冠希啊!」

我旁邊有一個和我差不多大的朋友,他拍了拍我的肩問:「你剛才在對誰說話?」

我指着那個老頭兒:「你看那裡有個老頭一直對着我笑,你沒看見吶?」

這個小夥子愣了一會兒,然後他很**的笑了一下說:「兄弟,平時獎勵自己獎多了吧?怎麼還出現幻覺了?」

他說完我也愣了,我再回過去看那個老頭已經消失了。

我手不自覺的往胸口摸去,難道我又被那東西纏着了?

不可能吧,我身體里可是有400多隻啊!還嫌不夠?把我當成什麼?公交車啊,想來就來!

旁邊的小夥子以為我真的很喜歡獎勵自己,一直對我說,朝着哪個哪個老師做過什麼,還問我喜歡哪個老師?

我當時很無語,我撇了他一眼,鄙視道:「當然是詠美老師啊!她才是眾多男生心目中的神!」

然後我和這位親兄弟分享了幾個令人心情愉快的視頻後,就下了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