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創世迷情
創世迷情 連載中

創世迷情

來源:google 作者:西貝黑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唐詩雨 都市小說 顧凡

顧凡和唐詩雨命運的交織,時空的變換,在經歷種種磨難,最終理解了生命的真諦,以及這個世界的本質書中有愛情,荒島,有科幻,有神秘的七四九局,有這個世界的終極秘密……放心看,不會太監,結局大圓滿展開

《創世迷情》章節試讀:

事情很順利,顧凡和小詩雨被耿局長成功『抓獲』。

「記得待會就說不認識我,你是表哥帶出來玩的,和他走散了,我是帶着你找他呢,記住沒?」在去文物局辦公室的路上,顧凡悄悄的對小詩雨囑咐道。

唐詩雨緊皺眉頭,但還是點了點頭。

想了一陣,小詩雨還是忍不住問:「那依依的糖葫蘆呢?說好的五根!」說完還伸出小手比划了一下五根小手指。

「還糖什麼葫什麼蘆什麼菠蘿錘,回家不挨揍就李爺爺保佑了,還有啊,不要和任何人說起今天的事!父母也不能說!記住沒?」顧凡擔心小詩雨年紀小,不小心把今天的事泄露出去。

見顧凡要賴賬,小詩雨就沒再搭理他,別看才七歲,人小鬼大着呢。

進了辦公室,耿波也沒為難兩個小傢伙,讓他們坐沙發上。

其實耿波最好奇的是,為什麼他沒在大殿里找到他們,問道:「這一個多小時你們藏哪去了?」

「大爺,我能問一下,您找了我們多久嗎?還有現在幾點了,我擔心這小孩兒家裡人着急,我也不認識她,看她走丟了,幫他找哥哥呢。」顧凡說起謊是臉不紅心不跳的。

「還好意思問找了多久?我在大殿足足守了一個半小時,你們要再不出來,我真以為我眼花了呢,少騙我吧,幫她找哥哥?那見了我幹嘛跑那麼快?」耿波說完給顧凡看了一眼手錶。指針指向上午11:42。

顧凡和小詩雨互相給了個眼神。

「一個半小時!這說明山洞的時間流速大概比地球上快四倍左右,那麼李爺爺真的在洞中孤獨的度過了將近三千年了。」一想到李爺爺,顧凡又是一陣唏噓。顧凡想如果讓他在洞里待超過兩天估計就得憋出毛病。

「騙您幹嘛,我是學校的三好學生,平時最愛鋤強扶弱,幫老愛幼了。我看您追,我當然跑了,不瞞您說我就住在上寺巷,我們巷子里有個人叫二愣子,就愛追人,每次見着我們就跑。」

「哪個學校的?唉?我怎麼聽的你好像在罵我啊?」說著耿局給自己倒了杯茶,順便拿了兩個杯子給兩人也倒上水。

「哪敢哪敢,我市二中的,她是城區一小的,我路上問的她」,顧凡趕緊撇開話題,耿局倒水時灑落了一些在桌子上,顧凡忙拿起桌上的抹布擦了擦,一副漢奸樣。

之後就給家裡打了電話,來接人,唐詩雨一直保持沉默,顧凡怕挨揍,給的電話是坤叔家的電話。

沒過多久,唐詩雨家長就來了,來的是她的母親,三十來歲,並沒有多漂亮,但給人的感覺淡雅恬靜。

顧凡還在想着,唐詩雨的性格難道像了她爸了?就聽唐詩雨抱着她媽哇的就哭了,一邊抹着淚,一邊還說:「馬毅鳴不管我先跑了,這個壞哥哥還讓我撒謊說不認識他,他和馬毅鳴一起帶我來的!」

正當所有人都看向顧凡的時候,唐詩雨偷偷地沖顧凡做了一個鬼臉。

顧凡這才反應過來,原來這丫頭就沒憋好屁,他感覺唐詩雨的哭聲都是在暗示他『55555…』。

「好啊,我就知道,站起來!誰讓你坐的?你小子來寺里到底想幹什麼?」耿局長一拍桌子,嚇的顧凡一個激靈,從凳子上站起來。

唐詩雨的母親並未多言,只是抱歉的和耿局長說添麻煩了,謝謝之類的就抱着小詩雨走了。

出了辦公室的門,唐詩雨還在哭,沒走幾步,唐媽就說:「行了,別哭了,趕緊回家吃中午飯了,你爸今天也回來。」

真是知女莫若母啊,從開始就知道小詩雨是裝的。

「哦,媽媽不生依依的氣吧,是表哥帶我出來玩的」說著還親了唐媽一口。

「生氣有用嗎?裏面那個哥哥是誰啊?沒欺負我寶貝閨女吧?」唐媽笑着說。

「不認識,和毅鳴哥哥認識,走散了,就跟他在寺院里逛了逛。」唐詩雨並未把實情說出。

「那你幹嘛坑人家啊?」唐媽道。

「答應給我買糖葫蘆,結果想賴賬,媽媽給我買根糖葫蘆吧?要那種帶橘子瓣兒的。」今天的唐詩雨好像格外想吃這種口味的糖葫蘆。

唐媽笑了笑,道:「傻丫頭,這個季節哪有橘子啊,現在就算有也很酸,橘子要等十月份才好吃,走,媽帶你買個帶香蕉的糖葫蘆去。」

「那我不想吃了,趕緊回家吃飯吧,爸爸說不定都回去了。」唐詩雨暗暗的又給顧凡記上了一筆。

辦公室內。

顧凡站在當中間聽着耿局長的數落:「小小年紀不學好,說,多大了,到寺里幹嘛來了?誰帶你來的?」耿局長年輕時干過兩天刑偵,雖然後來調到了市文物局,但是問起話來已經有模有樣了。

顧凡委屈的說道:「真沒騙您,您不能聽那她一面之詞,別看她外表乖巧可愛,心腸歹毒着呢,您看我胳膊,剛才還流着血呢,就是那個丫頭咬的,這還不算啊,看到我衣服沒,上面這些都是她往我身上擦的。您要還不信,現在去窗戶那看看那丫頭幹嘛呢。」

要說這兩個孩子道行都挺高,反正誰沾上都好不了,免不了被耍的團團轉。

看着顧凡的慘兮兮的樣子,耿局長又往窗前挪了幾步,恰巧看到唐詩雨蹦蹦跳跳和媽媽有說有笑的,完全沒有了一分鐘前的樣子。

這讓耿局長有點拿不準了,檢查了一下顧凡的胳膊,並無大礙,衣服也確實髒兮兮的,耿局長從柜子里拿出的醫療用品,簡單的幫他包了一下傷口。

真是一物降一物,他倆最可惡,這麼一會兒耿局長已經被反轉了兩次了!

值得慶幸的是,耿局長當年沒有繼續從事刑偵工作。

不管顧凡再怎麼說,耿局長也不相信唐詩雨那樣的小丫頭能有那麼邪乎。但傷口假不了,他想了想還是等顧凡家長來了再說吧。

結果這麼一等時間就來到了中午12:30,還沒見有人來接顧凡。

忙活了一早晨,耿局長也有點餓了,問道:「臭小子,餓不餓,現在食堂估計也沒吃的了,要不跟我去外面先吃口飯?」

這要是給別的孩子多少也得推辭一下,顧凡倒是不客氣,道:「行,我聽說斜對面那家飯店的溜肥腸不錯,色澤味道都屬上乘,大爺您忌口嗎?」

差點給耿大爺整不會了,耿局長再有幾年就退休了,別看生的人高馬大,一臉正氣,那個年月的人都是吃苦吃過來的,懂得升斗小民的不易。

再加上平時為人隨和也沒有什麼官架,所以並和顧凡計較什麼。要是放到現在就顧凡這樣的混不吝肯定得吃虧!

「好像確實挺久沒吃過了,行啊,你小子挺有闖勁兒,大爺喜歡,哈哈哈,比我兒子強,今年多大了?叫什麼名字?」說著就帶着顧凡往外走。

「十四了,初二,我叫顧凡,顧家的顧,平凡的凡,今天真不好意思給大爺添麻煩了。」這次顧凡是認真道歉的,他也覺得耿局長人很好,讓人家忙了一早上挺過意不去的。

「也沒出什麼事,以後注意吧,男兒志在四方,以後少干這些狗屁倒灶的事,別以為我不知道!不說報效祖國,建設家鄉的覺悟總該有吧?這些都不說,娶個漂亮媳婦總該想吧?」今天耿局長說話也不像在單位的時候官方,敞開了聊。

顧凡雖然平時有點混,但是遇到真有本事的人也願意多聽兩句。

在他們剛離開華嚴寺不久,葉小仙就匆匆的趕來了,聽工作人員說耿局長帶個孩子出去吃飯去了,葉小仙才放下心。

爺倆開了個包間,點了四個菜,溜肥腸,過油肉,一個素菜一個涼菜,耿波還點了二兩酒,邊吃邊聊着。

顧凡突然想起關於李爺爺的事,問道:「大爺知道元代的慧明法師嗎?」

耿局長就是文物部門的,對這些太熟了,說道:「俗姓李,法號慧明,在元朝曾是紅極一時的北方佛教界的領袖人物,在他推動下不僅重修了靈丘曲回寺,還將當時的華嚴寺從衰敗帶向興盛,他圓寂後發現兩顆舍利子,一顆在曲回寺,一顆舍利子本來是在崇玄寺的,但是崇玄寺歷史上被毀,所以有一顆就在放在了華嚴寺,還想知道什麼?」

「這就對了,果然和李爺爺的舍利有關」顧凡心裏想到,嘴上說道:「那您知道元代的獨木干公主嗎?」

「呦,看來是做了功課的,82年的時候,一個農民在距離靈丘曲回寺不遠處挖出一個陶罐,裏面有17件金銀飾品,專家考證應該就是慧明法師的隨葬品,那些飾品正是賜給他『佛日圓照』徽號的趙國公主獨木干送給慧明法師的,平城當時也是她的封地…」

聽到這裡顧凡有點不淡定了,陶罐已經被發現了,那些飾品肯定在博物館裏了,還怎麼拿出來一件送給李爺爺?

總不能和人家說,這些東西的主人現在想要拿回去一件吧?

「那他們兩個是什麼關係?有沒有什麼秘史或者野史啥的」?顧凡狡黠的問道。

看着顧凡的表情,耿局直接樂了,「你小子才多大,整天都胡想什麼呢?那你告訴我為什麼這麼問?」

顧凡想了一下,道:「首先啊在那個時代男女有別對吧?」

耿局點點頭。

「再有,據我所知17飾品都是女子貼身之物,對吧?」

耿局又點點頭。

「那身為趙國公主,她缺錢嗎?」

這次耿局搖了搖頭。

顧凡一拍手,道:「這就對了啊,男女有別,她又很有錢,幹嘛要把自己的日常貼身使用的飾品送給一個男人?」

耿局想了想道:「不對,是送給一個和尚」

「和尚是沒錯,和尚也是男人,最後這個紅極一時的和尚,什麼都沒帶,只是讓這些飾品和他陪葬,這不更說明問題嗎?」顧凡就差跟耿大爺說,我是親口聽當事人承認的。

「你說的其實很有道理,我想他們應該是有感情的,但也僅此而已了吧,歷史上說公主是『仰師碩德』,才賜號賜物,感情很複雜,等你再長大點可能才能懂得。」耿局也是喝了點酒,越說越高興,尤其講到歷史、文物,那更是滔滔不絕!

「這樣吧,現在那些文物還沒有展出,吃完飯下午去我家,我給你看看那些文物的圖片,的確很精美,要說他們沒感情,看完那些飾品我都不信。家裡還有不少稀奇古怪的玩意兒,你肯定喜歡!」耿局邀請道。

其實耿局說的沒錯,事實也是如此,慧明法師和公主確實什麼也沒發生,他們是清白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才導致慧明法師心存執念,在洞中苦守了三千年。

世間安有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最終慧明法師還是選擇把佛心和執念分離。兩邊對他來說都很重要吧…

在顧凡的心裏已經深深的埋下了一顆種子,他現在不能理解,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讓人能如此執着,當有一天他面臨選擇的時候,他又該何去何從?

他想,這真是個讓人斷腸的題目。

回過心神,說道:「那我下午去耿大爺家做客了。」

「什麼耿大爺,以後就叫我老耿,你叫顧凡是吧,以後我就叫你小凡。」耿局說道。

「別介,您喝點酒一高興不要緊,我害怕您酒醒了揍我,這種事我又不是沒經歷過。」顧凡在坤叔那兒吃過這虧,酒喝高興了喊啥都行,酒醒了屁股都要開花。

「我這才喝多少,二兩還沒喝完呢,小凡你這孩子對大爺胃口,有沒有興趣學習一些關於文物古建的知識?」耿局看來是真喜歡這孩子。

文物古建?顧凡當即想到如果再遇到洞中小木屋那樣的建築,有一點這方面的知識,豈不是如魚得水?

「那您以後就是我老師了。」說完,拿起一個茶杯,跪在地上就要給耿局端茶!

這是打算行拜師禮了,要麼說顧凡是真會啊。

「老師請喝茶。」顧凡尊敬的說道。

「好!今天我就收了你這個徒弟!」耿局豪氣的說道。

《創世迷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