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70年代:初戀臉綠茶
穿書70年代:初戀臉綠茶 連載中

穿書70年代:初戀臉綠茶

來源:google 作者:白肥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秋媛 現代言情 顧姜銘

(穿書+年代文+寵文)一覺醒來,李秋媛悲催的發現自己穿書了還穿到了自己寫的剛開局就領盒飯的嬌軟女配身上這買東西需要票還限量,出門要介紹信的年代這……大隊的狼崽子,怎麼老盯着她什麼他要想跟我處對象……展開

《穿書70年代:初戀臉綠茶》章節試讀:

聽着趙甜甜的喋喋不休說,李秋媛想到了自己的好友,也是這樣心裏一陣暖流。

以前的女孩跟自己的好友很相似。

「好,等我吃完我們就去找大隊長去看看,謝謝甜甜,麻煩你了」。

心想「肯定是不能跟他們一起住的,都說三個女人一台戲,這都不知道幾台戲了」。

自己有條件住的舒舒服服,幹嘛跟別人擠。

況且自己有空間這個秘密在,出入也不方便,萬一到時候被發現,把她當怪物抓起來切片就全完了。

原主也不差這點錢,她可記得記憶中原主的媽媽給了幾百塊錢及一大沓全國通用的票。

就為了讓原主在這邊過得好點,少受點罪。

買房出去住沒有那麼多的煩心事,不然到時候自己指不定還不能偷偷加餐。

一幫人住在一起,容易發生矛盾。

自己也不習慣跟別人擠在一個大通鋪上,一點私人空間都沒有。

更加堅定要買房了,搬出去打算。

風捲殘雲般把碗里的紅糖雞蛋吃完,對着趙甜甜說:」甜甜我吃完了,我感覺身體沒事兒了「

」我們現在就去找大隊長買房。晚了到時候被別人買去了」。

趙甜甜一臉我辦事你放心:「放心吧,媛媛,那個院子我一早就跟顧隊長講過給咱倆留着,再說了,他們要買早就買了」。

」走,咱們過去找大隊長」趙甜甜說道。

李秋媛出門被眼前的遠處環繞的群山碧藍的天空,金燦燦的稻穀,成熟的麥子,挺着沉甸甸的腰桿,互相磨擦着,發出「嗦嗦」的響聲的景色給驚艷到了。

豐收的喜悅,地里的農民,被太陽曬得發黑的臉上印出了笑容,不知淌了多少汗,期盼的收穫,如今豐收在望,能不欣喜高興嗎?

看着從知青點走出來的兩個小姑娘劉大妹陰陽怪氣:「喲,這不是剛分到咱大隊還沒開始幹活就暈了李知青嗎,真是金貴,不在城裡好好獃着,來我們鄉下禍害幹啥」。

」這小臉跟狐狸精似的,盡會勾引人」趙嬸子想着大隊的男人看到城裡來小姑娘,特別是自家男人,連道都不會走了,心裏一陣恨意說。

地里正在勞作的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看着從知青點走出的倆人。

這倆女娃還真是好看。

鄭嬸子酸了酸:「還真別說,這兩姑娘真是白白嫩嫩,特別是那個暈倒的李知青跟塊豆腐似的白凈」。

劉大娘剜了一眼說道:「心裏卻想着看着就不像個正經人家的姑娘」。

李秋媛看着自己走過,就被搬弄是非,這哪咽得下這口氣。

自己要是今天不立起來,到時候還以為自己好欺負,任由他們揉捏。

這年代閑言碎語,一口吐沫能把人淹死,馬善被人騎,人善被人欺。

指不定到時候誰都想着要踩上一腳,她一走一會兒還指不定傳出什麼她勾引人傳聞呢,所以她不客氣的回懟道:

「嬸子,您臉像運動鞋,踩進去感覺就會很舒服,長得很無辜,長得對不起人民,狐狸精看到你這樣的掉頭就走,」。

「有臉做好你的人,沒臉閉好你的嘴」

「老天爺可沒那麼忙,要是看你不順眼,都嫌你臟」

「哈……哈哈,顧二牛家的連小知青說你長得難看,沒臉做人呢」。田裡一陣笑聲響起。

「這我們還沒開始干呢,你咋知道我們干不得,莫非你是那條蟲」。

「我們是下鄉接受再教育的,不會咱們可以學」說的那個聲音嘹亮義正言辭。

趙嬸子被氣的:「那胸脯劇烈的起伏着,彷彿就要爆炸掉的氣球,脖子上的筋脈顫抖,面色漲紅,手指指着李秋媛,你……你」

」都幹嘛呢?幹嘛呢?都不用幹活了,秋收完還得種下一季的任務這麼重要,還有時間在這裡閑聊,是不是分給你們的任務都完成了? 都做完了來我這領額外工分任務。」顧隊長說道

大隊長正想着去地里走走看,誰偷懶磨洋工不認真幹活呢,就給看到了這麼一幕。

看着顧隊長走來李秋媛馬上掐了把自己軟肉,紅着的眼眶硬生生疼出點貓尿低眉順眼帶着哭腔道:

「顧隊長,我跟甜甜正要去曬穀場辦公點找你,遇到這位嬸子說我…說我勾引人狐狸精,倒是說說我勾引誰了?」

「這要是被有心人聽到了,給告了狀。「

」可不是大隊長你管理不力嗎?這大隊還有人有人傳封建迷信」

「這我到大隊就也才見過到隊長一個男的,這不分青紅皂白的污衊我,萬一傳出點什麼我一個姑娘家家的還怎麼活」。

李秋媛記得這年代的人,很怕被告到公社報公安面不改色抽抽泣泣:「要是不給我個說法,我就……我就」。

抽抽嗒嗒的哭着,就說了個「我就」讓大家自己聯想。

顧隊長看了眼李秋媛「:唉!又來了個厲害不省心的,這個老娘們一天天的老盯着 想惹這些知青幹啥」可真是頭疼死他了。

目光嚴厲道:「劉大妹、趙嬸子你們,天天幹活不積極,凈想着躲懶磨洋工,還搬弄是非說人家知青,明天就給我去挑大糞,否則就扣工分」

「你倆給李知青道個歉」

嚴肅道:」這可是關乎咱們大隊一整年的口糧,居然還在這裡閑鬧,還不趕緊幹活,在大隊都聽到你們的聲。」顧隊長說道!

「這幫人見大隊長來,像老鼠見了老虎似的」班門弄斧拿鐮刀霍霍的幹了起來。

顧隊長擺着臉說道:「顧二牛家的怎麼啥事都有你,像攪屎棍似的,還不趕緊過來跟人家小李知青道歉」。

「要我給她這小狐狸精道歉憑什麼」趙嬸子氣急敗壞道。

大隊長不耐煩說「你污衊人家,你不道歉,要真鬧開了,你被抓了大隊可不管,你到時候可別鬧」

趙嬸子哭嚎着拍着大腿:「哎呀,沒天理呀,這小知青眼裡沒長輩呀,要我這一把年紀來給她道歉,還要到公社告我,報公安,我不活了」。

……就很無語,她什麼時候說過要到公社告她,報公安了。

好吧,雖然她也是有這種想法。

但真不錯想像力忒豐富。

嚎了會也見沒人理她,抬了抬頭小心翼翼看了看。

那李知青雙眼直直看她,不像是十七八歲該有的那小臉上詭異的笑容,讓她脊背心裏一陣發涼,身體一陣哆嗦。

趕忙說道:」道歉,我道歉,對不起李知青,你看嬸子這嘴不會說話,鄉下人比不上你們城裡人金貴,連說句都不得,你也別跟嬸子計較,就當嬸子說話像像放屁似的,嬸子在這邊給你陪個不是」。

李秋媛聽着她那虛言寡套的話柔弱弱說:「瞧您這話說的,看您說話這邏輯,直腸通大腦吧?我哪能跟您計較」。

「這爛骨子小知青給我等着,敢說我說話不通大腦,別給我逮到機會」趙嬸子心裏罵罵咧咧。

劉大妹就比趙嬸子聰明多了,識時務者為俊傑。

劉大妹陪着笑臉討好道:「真不好意思李知青,你看嬸子這嘴上也沒個把門兒,就給禿嚕了,你就原諒嬸子這一回」

看着李秋媛又要說話的小臉,怕又吵起來的顧隊長趕忙說:

」李知青,你剛來大隊,劉大妹、顧二牛家的也道歉了,你看看這事就過了吧,以後她再胡說八道,我就讓她天天去挑大糞」

緊跟着呵斥道:」劉大妹、顧二牛家的,記住沒」。

「記住了,肯定刻在我心尖上,大隊長放心」趙嬸子討好說道。

想着剛到這個大隊可不能把人都得罪死了。

特別像大隊長這樣的地頭蛇,怎麼的都得給個面子,勉為其難道:「行,就按大隊長您說的,那我就原諒嬸子們了」。

也該是時候治治這些娘們了,整天東家長西家短搬弄是非。

大隊長心想:「聽聽人家李知青這話,就這幾個娘們兒,看人家面嫩就想欺負人家,看着這小知青就不是個簡單的,別到時候連褲頭都沒了」。

」顧二牛家的愣着幹什麼呀,還不趕緊割稻穀,凈耽誤事兒」

「再讓我看到一次今天的工分,我非得扣你一半不可」。

「哪兒都有你,沒一個幹活的樣」

看她裝模作樣勤勤懇懇的,心裏像吃了蒼蠅似的,一陣嫌棄。

要他說他前腳一走,後腳指定又在磨洋工。

一家子夫妻倆懶得跟啥似的,說一句動一句。

轉頭對着她倆說:「你們倆找我有啥事兒」

李秋媛這才想起來,自己忙着懟人把正事兒給忘了。

跟甜甜對視了一眼,想了想說:「我們找大隊長了解一下,買房的事兒」

「聽說咱們大隊有幾家房子,要賣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