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八零,我穿成了病嬌糙漢
穿書八零,我穿成了病嬌糙漢 連載中

穿書八零,我穿成了病嬌糙漢

來源:google 作者:淳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孟初晨 現代言情 秦衛洲

【男主:病嬌糙漢寵妻】+【女主:或痞或颯、古靈精怪、跳脫可愛】+【系統】+【讀心術】+【玉靈】+【甜甜甜】+【寵寵寵】孟初晨臨睡前點開一本小說,結果被暴戾男主和軟包子女主給氣得一怒之下,將手機摔成了八瓣等她醒來時,發現自己穿到這本書里了,她以為,自己是按套路穿書,穿到女主身上了於是,她立刻興奮地磨拳擦掌,準備用一百零八招孟家拳,把那個讓她氣得牙痒痒的男主,給「咔嚓」掉時,才發現一個晴天霹靂的事情……卧槽!她怎麼一不小心,穿成了自己最討厭的性情大變,暴戾恣睢,陰晴不定的病嬌男主糙漢了!這可腫么辦???!!!展開

《穿書八零,我穿成了病嬌糙漢》章節試讀:

如果這個身體不是自己的,秦衛洲真的想立刻轉身,一走了之!

撕結痂……

這個女人的腦子到底是怎麼長的?這種事情都做得出來!

可這個身體到底是自己的,真要是撐壞掉了,等各就各位之後,受罪的還是自己。

秦衛洲不得不咬咬牙,再次把想弄死孟初晨的衝動壓下,轉身出去買了一包冰棍回來,用毛巾包着,讓孟初晨抱着,還命令她,「念清心咒。」

自己的身體,連澡都還不能洗,更不能沖涼水了,只能物理先讓身體降溫,家裡沒有冰箱,他只能去外面買冰棍應急了。

其實,秦衛洲對處理這種事情,也沒啥經驗,唯一有過的,那一兩次經驗,還是在他十八歲之前,記憶太久遠了,他依稀只記得,當時沖個冷水澡就完事了。

十八歲之後,他參軍去了,天天高強度訓練,累得像狗一樣,頭一沾枕頭就睡著了,哪還有精力想這個?

「退役」之後,除去高強度的訓練,再加上高強度的工作,讓他更加沒精力去想這種事情了。

所以,他也只能憑着以前那點兒不多的經驗,處理起來。

八零年代的冰棍,只有白紅黃三種,微微有點甜味兒。

冰涼的溫度,讓身體里躁動不安的情緒,瞬間就冷靜下來了,聞着這甜甜的味道,孟初晨這個憨憨,居然抬起頭,對秦衛洲說道,「我想吃冰棍,你給我買一個吧。」

好饞啊,這味道。

避開有傷口的地方,秦衛洲直接一巴掌扣在她的腦門兒上,「你還想吃冰棍?偷看我的身體這一筆賬,我還沒跟你算清楚,你又把我的身體,給折騰成這個樣子,你竟然還有臉要吃冰棍?」

偷看身體這事兒……

沒暴露出來之前,她還能硬挺着不承認,可現在……

孟初晨看了眼正在慢慢趴回去的玩意兒,心虛得眼睛到處晃,「這個事情的前因後果,你都知道了,我又沒對它做什麼,它自己就這樣了,這能怪我嗎?要不是它變成這個樣子,我用得着看你的身體?

就這丑不……玩意兒?我還不知道看了以後,會不會長針眼呢!」

當面嫌棄別人的東西,似乎不太好?

孟初晨最後還是忍住了,沒把那個詞說出來,然後語重心長地繼續說道,「小洲啊,咱做人吶,得厚道點兒,講點兒道理,你說對不對?

看在咱倆接下來可能還得相處一段時間的份上,我都很會做人的,沒有和你提起要精神損失費,和清洗眼睛的費用,你怎麼還能跟我提起算賬這種事情呢?你說是不是?」

光看外表,孟初晨這會兒操縱着,秦衛洲二十九歲的身體,倒是有那麼一點兒老者在教導小年輕該怎麼做人做事的樣子,但是再一聽她這年輕得,都還帶着一絲兒稚氣的聲音,就顯得有點兒滑稽了。

饒是沉穩寡言如秦衛洲,終於還是忍不住問道,「孟初晨,你是吃城牆長大的吧?」

「什麼意……」孟初晨起初沒反應過來,緩了一下,腦子才猛的反應過來,靠!他這不就是在影射自己厚臉皮嗎?

她頓時就不高興了,但她隱忍着沒有表現出來,「小洲啊,你這樣可是不行的啊。」

為了自己的小命,想讓秦衛洲把她偷看他身體這事兒,給翻篇過去,一向睚眥必報的孟爺可是拼了老命了,連委屈都忍下了,「我這好心好意地給你講道理,做人生指導,你卻這樣陰陽怪氣地對我指桑罵槐,這很不地道啊。」

秦衛洲:……

這個女人,真真是從沒見過如此無恥之人!

「你不是一直覺得我很老?」他橫眉冷目地看着她。

孟初晨心裏「咯噔」一下,【難道她曾在秦衛洲面前叫過他「秦老狗」?

應該沒有吧?

她記得自己一直可是很小心的呢。】

「有……嗎?」她發揮自己精湛的演技,一副「我怎麼想不起來了」的表情,問道。

秦衛洲倒是很淡定,一點兒沒有表現出,自己是因為擁有讀心術,聽到她的心裏話,才知道她心裏是這麼編排自己的,「我看上去像三四十歲的?」

【啊?

哦!

原來是這句話啊!

嚇死寶寶了!】

孟初晨鬆了口氣,「嘿嘿」笑道,「是我眼拙,那請問您件高壽?」

秦衛洲:……

若在平時,這種問題連帶着問這種問題的人,他都不帶看一眼的。

今天,在他正準備不打算理她時,腦子又響起「秦老狗」這三個字,他的額角就控制不住跳了一下,說道,「二十九。」

「哦,天吶,你才二十九歲啊,好年輕的精神的小夥子啊。」孟初晨誇張地將她的演技發揮得淋漓盡致,不用錢似的把秦衛洲狠狠地誇了一頓,然後才猛地一下,將話題來個一百八十度轉彎,「所以,我就說嘛,像你這樣長得又帥,又年輕又精神的小夥子,是不會和我計較剛才的事情的,對不?

我告訴你哦,大度的男人才是漂亮的姑娘最喜歡的,你放心啦,你這麼大度,等以後我們換回靈魂之後,我會好好給你物色一個好看漂亮姑娘當老婆的!」

這話,可謂是一語雙關。

既然想讓秦衛洲不再和她追究偷看的事兒,又想讓他答應,將他們之間的婚姻作廢。

只要秦衛洲囫圇應上一句「好的」,她就不管三七二十一,非把這兩件事情都認定是秦衛洲答應了的,讓他以後再不能因為這兩件事,而找她算賬。

廢話!

就算沒有金手指,就算她不知道劇情,但是她孟爺可是從後世而來的,難道她不能憑藉著自己對這個年代的那點了解,在這裡打下一片江山來?

她才二十歲,是得有多想不開,才會這麼年輕,就葬身在婚姻的墳墓里?

而且還是一個後媽作者給她挖的墳墓!

秦衛洲墨眸如淵般又深又沉,靜靜地看着她,「你見過豬挖的坑,有人掉進去過嗎?」

給他挖坑?

那也得他願意跳才行。

很顯然,他不並願意跳。

PS:求五星好評,求評論,求收藏書架~~~謝謝所有呵護新書的小仙女呀~~~愛你們喲~~~么么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