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後,反派每天都想拉我去修仙
穿書後,反派每天都想拉我去修仙 連載中

穿書後,反派每天都想拉我去修仙

來源:google 作者:沉一場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池笙 白淼淼

【1v1雙潔+輕鬆無虐+不黑原男女主】現代社畜白淼淼,意外穿到自己看過的一本小說里不過自己在書中從未出現,是個趙錢孫李都排不上隊的小透明白淼淼本以為自己會無波無浪地過完這一輩子卻不想被一貓爪子拉去修仙了後來,修仙第N天,兩人在一起第一天,淼淼問池笙,「你能變成小貓咪嗎?」池笙面無表情:果然你只喜歡貓咪,不喜歡我!佛系修仙白淼淼X黑芝麻湯圓池喵喵天生上古妖力池笙不服氣:你叫誰喵喵?展開

《穿書後,反派每天都想拉我去修仙》章節試讀:

白水村,白秀才家裡。

「白秀才啊,不是老夫不救,淼淼她這不是尋常的熱病,你,唉……」

「大夫!求求你,我就淼淼這一個女兒,若是她也沒了,我該如何向她那去了的娘交代啊!大夫,求求你了!」

老人無奈一嘆,揮筆寫下,「你按着這個藥方去抓藥,若是成,淼淼平安無恙,若是不成,唉,早點準備後事吧。」

「好好好,我這就去抓藥!」

——

咳咳,什麼聲音。

恍惚之間,白淼淼聽見有人在講話。

大夫,什麼大夫?我來看中醫了?

正想睜開眼睛看看,卻感覺一陣子頭暈目眩。沒一會兒,又暈了過去。

「淼淼,淼淼,乖,喝了葯我們就好了,來。」

迷迷糊糊地,白淼淼感覺頭痛欲裂,卻聽到了一聲陌生又熟悉的男聲,非常輕柔地在喚她的名字。

白淼淼努力張開嘴巴,一口苦到不行的液體正順着她的嘴巴,往她喉嚨里去,苦的白淼淼差點一口yue出來。可她沒力氣做太大的動作,只好吞咽進去。

好不容易都喝完了,白淼淼頭一沉,又睡著了。

白秀才見狀,連忙放下碗匙,去探女兒的鼻息,呼,好在,還活着。

——

嘶,身體怎麼這麼不舒服。頭疼就算了,還沒有力氣。

「咳咳」白淼淼還不容易醒過來,覆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不是很燙啊。

等等,這是啥,怎麼這麼短,還這麼小?我的芊芊玉手呢!

白淼淼傻了,蹭的一下坐起,伸出自己的另一隻手,看着兩個雞蛋大小的小爪子陷入了沉思。

這是在做夢,沒錯,昨晚趕論文趕太晚了,出現幻覺了。敲,早知道白天少摸點魚了,搞得熬夜趕論文。

「淼淼!你醒啦,感覺如何,都是爹爹的錯,爹爹不該讓你一個人在家裡待着,爹爹以後一定天天帶着你。」白秀才端着剛煮好的葯,一進屋就看見坐起來的女兒,快步走到女兒身邊。

啥子,什麼女兒,什麼爹爹。白淼淼看着眼前穿着長儒衣,一身古裝扮相的美男子,一時迷了眼。

只見男子大概二十多歲的年紀,眉眼如畫,薄唇微抿,眉目之間,滿是焦急,白白凈凈的小臉上長出了一點青色的胡茬。此時,男子正端着陶瓷碗,向她走來。

頭腦一閃,白淼淼感覺一段記憶在往她腦子裡鑽。

好傢夥,她穿越了,穿成了一個三歲多的小屁孩。這個孩子還剛好跟自己同名。而眼前這個古裝美男確實是這個小屁孩的老父親,好像是個,嘶。

腦子裡串過一些白秀才搖頭晃腦地「之乎者也」的畫面。噢,教書的,人民教師啊!

白淼淼張開小嘴,啞着嗓子,輕輕喚了聲,「爹爹?」既來之,則安之。雖然眼前這個美男看着只比原先的自己大一點,但是自己現在才三歲,這不僅僅是美男了,這是往後的衣食父母啊!白淼淼這一聲爹爹叫的心甘情願。

白秀才眼睛一紅,放下藥,就抱住了女兒,「誒,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白淼淼一愣,回抱住白秀才。上一次和家人這麼親近是在什麼時候來着,好像是初中。

白淼淼原先的家裡是普通的小康家庭,父母為生計奔波,賺錢供她讀書,於是高中開始,白淼淼上的是當地最好寄宿學校。

後來又考上了外地的大學,雖然時常會通電話,報平安,但也將近六七年的時間裏沒有與父母好好相處了。

女兒不孝,還沒有為社會發光發熱,為國家做貢獻,就中道離去了。

想着想着,白淼淼濕潤了眼睛,抱着白秀才的小手又緊了緊。

白秀才感覺到女兒的依耐,緩緩抽身,摸了摸女兒的小腦袋。「淼淼乖,喝了葯就好了。」說著,拿起湯匙吹了吹,往白淼淼嘴邊喂。

不至於,不至於,太親切了,我還是可以自己喝的。白淼淼趕緊道,「爹爹,我自己來吧。」

奶聲奶氣的,毫無氣勢。白秀才以為女兒懂事,欣慰一笑,「沒事,爹爹來,都怪爹爹不好,淼淼才生病的。」

白淼淼只好作罷,老老實實張嘴喝葯。

自己生病是因為白秀才嗎?其實不全是。白淼淼依稀記起,前幾日下午,白秀才像往常一樣準備帶着她去學堂。可當時她怎麼也不願去,想在家待着。

女兒難得不粘着自己了,村裡的治安也很好。於是白秀才先是叮囑小丫頭別亂跑,然後鎖好外門,出門了。

小丫頭就坐在廊前,抬頭看着天,看着看着,天開始下雨了,也不知道回屋裡去。等白秀才回來,只看到小淼淼,緊閉雙眼,渾身都被淋濕啦,靠在門廊上一動不動。接着便大病一場。

白淼淼心覺奇怪,這個小孩好像跟平常小孩不一樣,平常不哭鬧也就罷了,怎麼下雨也不知道躲。

原身的娘親在生她的時候難產去了,白秀才一人又當爹又當娘,還堅持不肯再娶妻。在村裡當教書先生來養家糊口。

因為她年紀小又不愛說話,安靜得很,白秀才不好意思麻煩旁人,便帶着她一起。秀才在堂上教書,白淼淼在後面坐着,不哭也不鬧。

小小一個,能坐着不動,堅持一上午或者一下午,累了就靠着柱子睡。學堂里的小朋友看見她如此乖巧,倒也歡喜,經常給她帶零食。

忍着苦,喝完葯,白淼淼從記憶里回過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