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後國家給分配對象
穿書後國家給分配對象 連載中

穿書後國家給分配對象

來源:google 作者:橘生以北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以鹿 秦沐則

歡迎進入穿書系統,085號即將為您服務林以鹿醫學院大四學生,終於熬到實習期馬上結束,卻救人途中因勞累過度猝死而亡,有沒有天理啊...好在上天憐憫善良之人,給努力的人一個生的希望《傲嬌公主X冷漠暗衛》「十一,把面具摘下來,我倒是要瞧瞧怎麼個面容有損」「媽的,這該死的顏狗.....」《清冷師尊X凡人三弟子》「師尊,是我太愚笨了,我還是下山種馬鈴薯吧」「師尊,你的馬鈴薯居然比我種的還要大呢」《王府世子X尚書府庶女》「你是什麼身份,也敢肖想我家世子,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謝世子抬愛,只是小女子蒲柳之姿配不上殿下」《鄰家哥哥X透明小可憐》「要是我也有個哥哥就好了,你能做我一天哥哥么」「叫哥哥,叫啊」只見身上的男人動作越來越快《魔道祖師爺X蓮花教聖女》「抓住聖女喝她的血,扒皮以後做成人皮面鼓,聽響玩兒」「這手怎麼刮破的,來人,把這屋子裡的木頭全磨平了,一群沒用的東西」林以鹿為了我的麻辣燙小龍蝦火鍋燒烤馬爾代夫沖啊!!!展開

《穿書後國家給分配對象》章節試讀:

昭陽端坐在桌前一筆一划的抄寫佛經,香爐中漫出縷縷青煙,檀香的味道讓人不自覺的跟着放鬆了心情。瑩白的小臉滿是認真,佛經也越來越上手。心境竟是靜下來許多,她要給父皇看到她滿滿的誠意。好在之前原主不學無術,寫的字猶如蟲爬,這樣對比下來她的字明顯改善更能證明自己有所悔改。她出生在書香世家,爺爺奶奶都是政界響噹噹的人物,所以她從小就跟着爺爺練習書法,後來也是因為爺爺重病離世才會選擇學醫。

一手漂亮端正的梅花小楷整整齊齊使昭陽露出了滿意的微笑,果然技多不壓身。她記得原書父皇生病經常偏頭疼,到了後期整個人整日失眠,皇后整日為了自己去求皇上,次數多了惹得皇上煩躁不已,下令不準皇后在踏入御書房,更甚之還被迫交出了掌管六宮之權。而安貴妃在這檔口誕下皇子直接晉陞為安皇貴妃掌管六宮之權,竟是直逼後位。

她回想了原主跟皇上見面的幾次場景,雖不愉快但是也足夠判斷病症了。應是肝腎陽虛型的偏頭痛,初時表現為頭痛時輕時重,腰酸、咽干,到了後期整夜失眠脈弦細數,這病倒是容易治,主要滋陰養血、補益肝腎。她派人去醫館抓了枸把子、熟地、山藥、菊花,山萊莫,天麻、丹皮、白蔟藜,土茯苓等藥物,等製成藥丸獻給皇上,就當做為原身過去做的蠢事的彌補吧。

皇后當年生她大出血,這些年都沒能再有孩子,若是能改善體質,生個嫡親皇子,也能保住後位。便一同做些益氣補血的丸子給皇后吃上,這些藥方經後世不斷改良自是比現在的湯藥好上不知多少倍。

皇后當年生她大出血,這些年都沒能再有孩子,若是能改善體質,生個嫡親皇子,也能保住後位。便一同做些益氣補血的丸子給皇后吃上,這些藥方經後世不斷改良自是比現在的湯藥好上不知多少倍。

為了防止暗衛滋生異心來暗殺自己,所以皇室自成立便為他們吃下了秘制毒藥。每月十號暗衛都會統一來皇宮的凌霄殿領取解藥,由暗衛首領「零」發放,以便掌控暗衛為皇室使用。這刀雖快若要衝向自己怕是不妥。

吃過解藥後,十一突然叫住小九,問道:「你時常去花柳街,可是所有女子都是柔軟至極,摸過便要負責的?」小九性子活潑,是個標準的話癆。見十一面無表情問出這話,摟過他的肩膀在他耳邊嘲笑道;「怎地咱們小十一思春了,可要哥哥帶你去見見世面。」話音未落就被十一一把推開,離我遠些。

「好好好,你不喜旁人碰你。只是面對姑娘你也要這樣。不對不對,小十一若是無人碰你,你怎會知道姑娘是軟軟的,還要負責?」小九笑眯眯的八卦道。

不知為何十一不願讓人知道他與公主之事,只是繼續冷冰冰的問道:「你只管回話便好了,旁的不要打探。」

小九收了笑臉斟酌着說:「這花柳街是出了名的青樓,姑娘們拿錢爺們解悶,你情我願的事,可從沒聽過還需負責娶親的。但若要是良家女子,這便不可,碰了可不就要娶親,不若到哪你都沒理,會被當做登徒子抓起來的。」你從不去花柳街,是誰家的姑娘,你居然能認識姑娘,真是讓我開了眼了。他右手持劍,左手扶額滿眼的不敢相信還有一絲小興奮。

十一咬咬牙別讓我知道你腦子裡敢想那些亂七八糟的畫面,便一溜煙的不見人影。

小九站在原地大笑不止,實在不能怪他。別看十一冷冰冰的卻是極為仗義的,有次小九領了任務去刺殺反皇黨首領,消息不知怎麼被泄露出去,對方提前布下了天羅地網,準備活捉小九,小九滿身是血一路廝殺,筋疲力盡之際。自知今日是逃不過了打算咬碎牙齒里的準備好的毒藥自盡,是十一殺進重圍救了他。暗衛里屬十一的輕功最好,可他倆還是受了嚴重的內傷,外傷更是數不勝數,待回到凌霄殿的時候他倆猶如地獄修羅。事後在床上躺了整整兩個月才好。十一分明可以不用管的,那不是他的任務,何況插手別人的任務還會受到「零」的懲罰,傷剛養好一些就去接受懲罰,那帶彎鉤的馬皮鞭子十一生生受了三十鞭皮開肉綻,舊傷未愈又添新傷十一一口血噴出去不省人事,小九身前身後照顧着,也是十一命大硬生生熬了過來,只是後背留下了斑駁交錯的鞭痕。

那是他和十一的友情見證,像他們這樣的人說友情也有些可笑。都是孤兒,十一捨身救小九,在他心裏十一就是他的親人了。待傷好後,小九拽着十一去了花柳街最有名的一家銷金窟,那裡姑娘們個頂個漂亮不說,活兒還好。

亥時一過姑娘們就出來迎客了,小九左手搖着摺紙玉扇,身穿白色錦服腳踩黑色長靴,腰間系了一條深色腰帶上面掛着麒麟玉佩成色極好,一雙桃花眼微微上挑,好一個多情公子哥。而他旁邊的那個男人,一身黑衣,眉眼凌厲面無表情,全身沒有多餘裝飾,看起來就是不好惹的,身上散發著層層寒氣雖然他的氣場讓人不敢靠近,可識人無數的老鴇最是知道,這樣的男人強的很。

老鴇扭着腰迎了過來,大爺可有要找的姑娘,話是對着小九說的,可是眼神卻不自覺的往十一那飄。小九收起扇子道:「並無,找幾個顏色好看的送進房間。」便往樓上走去,姑娘們你爭我搶的跟着進了房間。來來來,讓小爺好好看看,小九點了兩個姑娘坐在他的身邊,一個為他剝葡萄一個用嘴給他喂酒好不快活。

小九笑着揉了揉旁邊姑娘的大白兔說道:「讓你其他的姐妹別閑着,去伺候好我的兄弟,他沒來過這,也給他開開葷。」剩下兩個姑娘恨不得當場把僅剩的兩件衣服也脫光了貼在十一的身上,試試這男人是不是看上去一定很強,定不會是那些腎虛的就是了。若能翻雲覆雨一番今晚也是不怕漫漫長夜了。二人一聽這白色錦衣男子發話了,便連忙坐在十一一左一右的椅子上,紫色衣服的姑娘迫不及待的撫上了十一的胸膛,這胸肌好壯,她還沒來得及抬眼使出拿手秘術,便被十一一把甩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