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後,我成了虐文女主的親媽
穿書後,我成了虐文女主的親媽 連載中

穿書後,我成了虐文女主的親媽

來源:google 作者:涼清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晗弋 林芷溪 現代言情

林芷溪以為自己的一生註定要在淤泥中度過,直到有一天一束陽光照進了她的生活只是因為一個奇怪的夢,林晗弋沒想到自己就成了七十年代虐文女主的媽媽,小丫頭爹不疼娘不愛還被渣男欺騙,實在可憐,大齡女青年母愛泛濫,決定發家致富養娃娃展開

《穿書後,我成了虐文女主的親媽》章節試讀:

林晗弋正準備循着記憶往麥場走去,就被一個人挽住了胳膊。

林晗弋被嚇了一跳,整個人一個激靈,手裡的鏟子一下子被丟出老遠。

她很慶幸自己被分到的是收拾麥場,手裡只拿了一個鏟子,不然後果難料。

林晗弋正準備扭頭就想和這人好好聊聊人生,耳邊就傳來一道聲音。

「哎,小晗,你昨天怎麼沒來啊?」

這人叫張翠芳,是原主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性格爽朗,大大咧咧,但是精明能幹,算是村子裏條件比較好的人家了。

當年原主發生那樣的事,幾乎和村子裏的人斷了往來。

但卻在鬧饑荒的時候資助了張翠芳家一袋子紅薯,就是這一袋子紅薯,奠定了張翠芳對原主的堅定情意。

不管原主性格有多冷清,不管原主的名聲,義無反顧,無怨無悔。

這不,張翠芳說著還往林晗弋的手中塞了一塊蔬菜餅。

不算什麼好東西,可是這年頭糧食多金貴啊,而且這可不是第一次了。

也不知道這傢伙是解鎖了什麼屬性,得空就想對她投喂,而且還不讓人拒絕。

「昨天摔了一下,有些發燒,我爹讓我在家休息一天。」

邊說邊將菜餅用手帕包好,準備一會兒見到小芷溪給她加餐。

小姑娘太瘦了,需要好好補補。

張翠芳羨慕的挽緊了林晗弋的胳膊,悠悠開口:「嘖,果然還是做爸爸的女兒比較享福,林叔是真寵你啊!」

林晗弋看向好友,揶揄道:「哦,是嗎?我怎麼聽說某人又得了一雙新皮鞋,還是老公為了紀念結婚十五周年紀念日特地跑到縣裡買的。」

要知道這可是七十年代,竟然還有男人會記得和老婆的結婚紀念日,還專門準備禮物,這絕對珍惜物種啊!

林晗弋長這麼大,倒是談過一次戀愛,可惜就收過一次禮物。

男友就一純純大直男,每次過節都是紅包,說自己不會給女孩子挑禮物。

她抗議過,然後紅包加倍,搞得她都不好意思了。

畢竟,小錢錢真的更香啊!

偶爾的一次禮物還不能算是禮物,是男友給她買的一套衣服,因為他們兩個出去玩她誇了一句這衣服好看。

想想自己,再看看此刻眼角已有皺紋,皮膚暗淡卻眼裡星光依舊的女人,林晗弋羨慕的不要不要的。

張翠芳耳根泛紅,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揚。

大概是被調侃的多了,所以此刻雖然臉紅卻不慌不避,迎着林晗弋的目光溫柔而幸福。

林晗弋牙酸,這戀愛的酸臭味,真的是讓人嫉妒!

一巴掌拍在張翠芳的肩膀上,林晗弋壞笑着問道:「怎麼,被老公寵着你不高興?」

斜睨了林晗弋一眼,張翠芳絲毫不怵:「你少在這挑撥離間,我們家大牛可好了,我只是感慨做妻子和做女兒的不同而已。」

說這話時,眉眼間洋溢的滿是溫柔與幸福。

那是被寵愛的人才會有的樣子。

「咳,你……。」

「有些人的身體還真是嬌弱,不過是摔了一下就請假不上工了,我看呢這種人就應該拉去好好教育,不然遲早會拖社會主義的後腿。」

林晗弋正和張翠芳說著,身後就傳來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

扭頭看過去,來人穿着深藍色的粗布衣裳,上面幾乎沒有補丁,在村裡算是比較難得的了。

來人叫李霞,跟張翠芳是死對頭,兩人一個村的,從小就不對付。

後來張翠芳經媒人介紹,認識了他們村的一個男人,林二狗,林二狗家裡條件不錯,所以在這個年代還是挺吃香的。

然後,就被李霞截胡了!

知道這件事以後的李霞氣憤難當,李霞她媽差點都抄着擀麵杖打上門了,被李霞她爸攔下來了。

本來兩個人就處於相看階段,甚至連口頭承諾都沒有,對方這行為雖然說出去不道德,可他們還真找不到理由找別人麻煩。

秉承着不蒸饅頭爭口氣的想法,李家人又在他們林家村找了一家,就是張翠芳現在的丈夫林大牛。

雖然家裡條件不是很好,但人老實憨厚,也知道疼媳婦。

現在在張翠芳的帶領下,小日子也過的紅紅火火。

反觀李霞,雖然林二狗家條件不錯,但耐不住林二狗不上進啊。

二三十的年紀了,還整天偷雞摸狗,下河摸魚,被林大娘寵的不像樣子。

所以雖然是李霞先幹了缺德事,但每次看到張翠芳滿臉幸福的樣子都會先把自己氣的不輕,卻又犯賤非要來找存在感。

她這就純粹是躺槍了!

「呵,沒辦法有人寵就是這麼任性,不像某些人啊,發著燒還得下地幹活,真是辛苦呢。」

李霞的臉一下子就變了,這件事是她心裏過不去的一道坎。

那天她發燒,連早飯都沒吃就被婆婆趕出來下地,她求丈夫帶她去診所看一下,結果丈夫卻說讓她自己熬過去。

咬着牙根,李霞努力從牙齒里擠出一句話:「我那是響應組織的號召,發揚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給國家和社會做貢獻。」

「不像某些人,專門做社會主義的蛀蟲,揣着資本主義小姐的做派,就一個普通日子,還要縣城裡皮鞋做禮物。」

「你說誰資本主義呢?我們一家可是根正苗紅的貧農三代,連隊里都誇的。」

「買皮鞋怎麼了,我們又沒偷又沒搶的,用的可是自己辛辛苦苦掙來的血汗錢。」

張翠芳不樂意了,要知道這個年代被帶上資本主義的帽子那一輩子可就完了!

「哼,不是資本主義那你也是享樂主義,領導都說了還是家裡納的千層底最舒服,就你還和領導反着干,穿什麼皮鞋。」

張翠芳將袖子一捋,雙手叉腰,火力全開:「呵,老娘樂意。」

「穿千層底舒服你別纏着林二狗讓他給你買啊,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昨天朝林二狗要皮鞋的時候被打了一巴掌。」

「這會兒在這裝大尾巴狼了,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副德性,我呸,你也配。」

殺人誅心說的就是張翠芳了,短短兩句話就將李霞說的面紅耳赤,氣憤難當,胸口劇烈起伏,林晗弋都怕她下一秒就暈過去了。

「你,你別得意,我一會兒就去舉報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