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後,我在頂級會所摸魚
穿書後,我在頂級會所摸魚 連載中

穿書後,我在頂級會所摸魚

來源:google 作者:一時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阮嬌嬌 顧壬凜

阮嬌嬌穿成了書里的惡毒女配,於是直接原地躺平摸魚什麼?尹家二少疑似對她一見鍾情?對不起,請你立刻收回你的愛!什麼?女主角要跟她牽手做閨蜜?謝邀,我只想獨自美麗什麼?男主的壞弟弟想讓她幫忙做壞事?我先把自己送進醫院!......阮嬌嬌表示:這輩子,我只想做條鹹魚展開

《穿書後,我在頂級會所摸魚》章節試讀:

第二天阮嬌嬌很早就去了驪歌。

倒不是她轉了性,要知道她們部門,連個打卡機都沒有,這對如今的她來說,是多大的挑戰啊。晚上八點才上班的話,七點五十五前,她是必不可能到的。

因為阮嬌嬌決定在驪歌附近租個房子,中午就出門轉悠了。

阮銘天一向是一次性給她一年的學費和生活費的,現在已經是七月,阮嬌嬌的卡里滿打滿算也不到三萬塊錢,要在二環內租個看得過去的房子實在夠嗆,她又是個路痴,地鐵公交的折騰了半天,看了個寂寞,看看手機,已經六點多了,於是乾脆來了驪歌。

化妝間里一個人也沒有,阮嬌嬌有氣無力的趴在化妝台上。

「嬌嬌?怎麼這麼早?」

身後傳來男人的聲音,她轉頭看,是穿着一身家常衣服的劉經理,沒想到劉經理脫去了那身油膩的西裝,休閑打扮看起來倒還過得去。

「哎...」阮嬌嬌跟劉經理打了個招呼,把自己的困境告訴了他。

「嗨!我當有什麼大難題呢,咱們公司有宿舍啊!」男人笑道。

「啊?」阮嬌嬌坐了起來,嘟着嘴質問道,「那你昨天簽合同的時候怎麼不跟我說。」

「忘記了嘛,嘿嘿。」

阮嬌嬌真是服了這個老六,這麼重要的事竟然也可以忘記,但好歹自己的問題能解決了,便拉着劉經理現在就去宿舍看看。

「行,反正今天我也來早了,帶你去!」

驪歌是一棟不高的樓,只有八層,在這寸土寸金的地段,樓這麼矮實在有些暴殄天物。

它的外觀被設計成了古代層樓的樣式,每一層都挑起高高的翼角,雕花繁複、飛檐斗拱、十分精美。白天看起來只覺得精細大氣,晚上開了所有的燈,便給人一種夢回大唐的奢美錯覺。人們穿過四周高聳的、千篇一律的藍色玻璃大樓,被暈黃的燈光引進來,一抬眼,便不知今夕是何夕。

阮嬌嬌跟着劉經理出了驪歌后門,這邊是一條頗為小資的街。兩邊錯落了三兩家咖啡館和清吧,從街邊穿過去,耳邊全是店裡傳出來的悠揚音樂,十分浪漫,走到小街的盡頭,右手邊是一棟很高的商住兩用公寓。

「在這兒?這麼近?」女孩仰頭打量,驚訝的問。

劉經理帶着她上了18樓。

「樓下也是我們公司的宿舍,男生住的。」劉經理停在1816號門口,按了門鈴,過了好幾分鐘,才有人來開門。

「老劉?你不是知道密碼嗎?」來開門的女生抱怨道。

「我哪知道你們方不方便啊!」劉經理笑着說,轉頭招呼阮嬌嬌進去,「嬌嬌,進來吧,這套房子目前就住了璐璐和心心兩個人,你進來選個房間。」

阮嬌嬌有點緊張,雙手抓着胸前的包帶,走了進去。

進門一抬頭,恍然開朗,這竟然是一套蠻大的大平層,北歐的裝修風格,整屋的全套傢具,各種智能家電一應俱全,阮嬌嬌咋舌,現在的單位宿舍都這麼大手筆了嗎?

劉經理還要回去開會,交代了兩句便走了,阮嬌嬌一個人在房子里轉悠,這時衛生間傳來沖水的聲音,一個穿弔帶睡裙的女生走了出來。

「我怎麼聽到老劉的聲音了?」看到了阮嬌嬌,問道,「你誰啊?」

剛才那個女生也從房間出來了,聞言答道,「9號,就是昨天新來的那個,要搬進來住。」

「哦~就是你啊~」

見兩人都看向自己,阮嬌嬌努力扯出一個友好的微笑,大家交談了幾句,交換了雙方的信息。

開門的那個女生是陳璐璐,工號是3號,一頭黑色的長直發垂到腰上,身材高挑曼妙,長相是偏古典的濃顏,烏黑的眼睛濃密的睫毛,走的成熟御姐路線。

後頭這位叫心心,是10號,目測身高一六五左右,一頭粉色挑染的長捲髮,長得很漂亮,是那種十分洋氣的美,胸大腰細,應該是走甜心芭比的路子。

看來這裡的同事都有十分鮮明的個人風格,阮嬌嬌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打扮,想了想,摸魚的話,暫且給自己定位在田園質樸風吧。

「公司還挺大方的哈,所有員工都住這麼好嗎?」阮嬌嬌選好了房間,一邊拿手機拍照一邊跟室友亂扯。

「你想什麼呢?」心心嗤笑一聲,「她們都住樓下的群租房,八個人一間。」看到阮嬌嬌驚訝的表情,她徹底笑了,「你不看看你穿的什麼顏色的裙子,我昨兒還說呢,是什麼天仙,一來就能穿粉色...對了,聽說你昨晚跟尹少出去了?」

「嗯...」

「嘖,倒是好手段,這就難怪了。」

阮嬌嬌覺得她話里有一絲陰陽怪氣,但她又沒有證據,只好聳了聳肩。

「你也別酸了,」陳璐璐已經換好了衣服,走到鞋櫃前挑鞋,一頭黑長直在細腰後面晃啊晃,十分婀娜,她白了心心一眼,繼續說道,「你自己搞不定,碰了幾次釘子,那是你自己沒本事,嫉妒人家幹嘛?」

「哼!我沒本事,她有,那你跟她去吃飯吧!」心心瞪了她一眼,坐在沙發上發脾氣。

阮嬌嬌:我懷疑你們在演我。

摸魚秘訣第二條,千萬要和同事搞好關係。

眼前這二人明顯是故意給她下馬威,為了避免被針對,以後摸魚的時候出什麼岔子,阮嬌嬌趕緊咳了兩聲,打斷了兩人的對話,開始編起了瞎話,「你們沒必要在意我啊,我就是個關係戶,我在這兒待一段時間就要走的。」

「啊?」

「不然呢,就憑我的質素,怎麼可能一來就穿粉色嘛,還得是要姐姐們這樣的國色天香的大美女才行啊!」

心心臉上的不高興已經沒有了,被阮嬌嬌三言兩語哄了下來。

陳璐璐沒那麼好哄,她轉過身來問道,「你走的誰的關係?」

「顧壬凜啊!不知道你們認不認識...」阮嬌嬌眼睛都不眨一下。繼續胡扯,「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我是看着他長大的。」

《小酒窩》這本書她從頭看到尾,他是男主角,可不就是看着他長大?阮嬌嬌可是查過,這驪歌雖然有名,但也只是顧家下面的一個小生意罷了,拿他做幌子准沒錯。

「小顧總?」陳璐璐變了臉色。

「對的。」阮嬌嬌對顧壬凜十分有信心,有蕭月瑤在,他是不可能和這些姑娘有交集的,這還不任她吹?「昨晚在688,他也在啊。」

心心向陳璐璐看過去,後者微微點了下頭,二人在眼神里交流着什麼。

「嬌嬌,你吃晚飯沒?要不要一起去?」陳璐璐收起了臉上的表情,笑着邀請阮嬌嬌。

「好啊!」

「誒?你們等我換衣服!」

...

職場暴力還未開始便被輕鬆化解,嘖,她真是一個小機靈鬼啊。

三人來到市中心的一家高檔餐廳,這是一家非常出名的意大利餐廳,不管是裝潢、氛圍、還是口味都很出彩,很受一些都市金領的歡迎。

「你走運了,我們上個月就預約了,你今天正好撞上!」心心一手挽着陳璐璐一手拉着阮嬌嬌,笑着對她說。

進來坐下,此時已經七點半了,但對面的兩人一點也不慌,優雅的坐在那裡翻看菜單,在燈光下凹造型。

「這樣下去,是絕對會遲到的吧?」阮嬌嬌弱弱的問。

「安心吧,不到十點用不上咱們!」陳璐璐笑着說。

也是,哪個大老闆七八點就去尋歡作樂啊。阮嬌嬌也安心翻起菜單來,畢竟在外面跑了一下午,不說吃飯還好,一看到菜單上的圖片,才發覺肚子真的很餓,便也不再想其他的了,點了一份牛排全餐。

等三人吃完,已經八點半了,阮嬌嬌也不是不諳世事的人,這一頓肯定是要她來請客的,便伸手叫來了服務員準備買單。

「您好,您的單已經買過了。」服務員禮貌的對她說。

「啊?」

三人順着服務員小哥哥的手看過去,看到了餐廳靠窗的黃金位置,一個人霸佔了整個卡座的尹兢。

「是尹二少!」心心低呼。

尹少爺今天的打扮低調了很多,一身簡單的棕色老花的半袖襯衫,半卷的中長頭髮被精心打理成了十分隨意的樣子,幾縷髮絲垂下來擋住了半邊眉毛,見她們看過來,抬起端着酒杯的手向阮嬌嬌晃了晃。

嘖,帥是真的帥。

這種情形高矮也要過去打個招呼了,阮嬌嬌便讓兩位室友等一下她,自己走了過去。

「這麼巧啊尹少!」阮嬌嬌笑着打招呼。

尹兢示意她坐下,拿起桌上的紅酒倒了一杯遞給她。

「驪歌的同事?」男人看了一眼她身後直勾勾盯着這邊的兩人問道。

「對啊,明天就是室友了。」阮嬌嬌坐下,端起酒杯,「謝謝你請客啊,我敬你。」

阮嬌嬌一心只想趕緊結束寒暄,好回去摸魚要緊,一口就幹了杯里的酒,根本沒嘗出味兒。見她把幾萬塊一支的酒當成水喝,尹兢笑了,乾脆也學着她的樣子,仰頭喝光了杯中的酒。

「你一個人?」

「等個朋友。」

話音剛落,尹少爺口中的朋友就來了,她戴着一頂黑色的漁夫帽,鼻樑上架着墨鏡,墨鏡下面是灰色的口罩,阮嬌嬌只能從她曼妙的身形判斷出她是一個女人。

口罩女被一個穿西裝的小哥哥徑直帶過來,在桌前站了兩秒,便挨着尹兢坐了,一隻手隨意的放在桌上,手指上鴿子蛋大小的鑽石閃瞎了阮嬌嬌的狗眼。她蹭了蹭尹兢,嘴裏小聲的抱怨着,「怎麼坐外邊啊?要人家怎麼吃飯啦~」

乖乖,一口地道的台灣腔,又甜又嗲。即便是她,也要酥了。

原來是他的女朋友,阮嬌嬌沖對方笑了笑算打了招呼,非常識相的站了起來。

「那尹少,我回去了啊。」

「嗯。」尹兢應了一聲,向剛剛那位西裝小哥哥招了下手,對她說,「讓小晏送你們。」

阮嬌嬌趕緊拒絕,「不用了不用了,我們開車來的。」

說完三步並作兩步回了自己的位置,拉着一臉八卦的心心璐璐走了。

「剛剛那個,跟尹少一起的,是林嘉怡吧!?」上了車,心心激動的扯着阮嬌嬌的手問道。

「啊?林嘉怡是誰?」阮嬌嬌一臉懵。

陳璐璐白了她一眼,「姐妹,你們村是沒通網嗎?林嘉怡都不知道?」

「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我是在國外長大的。」阮嬌嬌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一邊掏出手機迅速檢索了林嘉怡這個名字。

嚯!竟然是個大明星,『年紀最小的雙料影后』、『影視歌三棲巨星』、「國民老婆」等十幾個標籤跟在後頭,怪不得心心這麼失態了。

「她包成哪樣你都認得出來?應該不是她吧...」那麼大的明星怎麼會來這種偏平民的餐廳吃飯啊。

「絕對就是她!她化成灰我也認識!」

阮嬌嬌:倒也不必如此...

「想不到她竟然搭上了尹少,怪不得有狗仔發圍脖說她傍上了豪門呢!」心心繼續說著。

「可是尹兢不是有未婚妻嗎?」阮嬌嬌不懂就問。

「那有什麼相干的,」陳璐璐白了她一眼,像看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孩,「尹少那樣的家世,就算只是跟他露水情緣,得到的分手費都夠咱們這些人吃十輩子了。」

哦~這方面阮嬌嬌是真不懂,只能打了個哈哈敷衍了過去。

怪不得昨晚在包間,那傢伙對邊上的美女們看都不看一眼呢,小明星送到眼前都沒興趣,原來是嘴太挑啊!阮嬌嬌刷了幾張林嘉怡的圖片,長得是真好看,她一個女孩子看了也覺得心痒痒那種。

兩人倒也般配。

眼看着驪歌到了,阮嬌嬌收起了手機,準備下車。

璐璐二人見她臉上果真半點不高興、爭風吃醋的苗子都沒有,在心裏對她下午所說的走後門的瞎話更加相信了。

當晚,驪歌的員工小群里就流傳出一條消息,說新來的9號粉魔阮嬌嬌,其實是剛回國的顧家私生女,小姑娘貪玩,象牙塔待夠了,為了體驗生活,才來驪歌打打醬油,等過幾天玩夠了,就回去繼續做大小姐了。

阮嬌嬌對此一無所知,只是隱隱發覺同事們對自己越發的和氣了,神經大條的她沉迷摸魚,對此也沒有多想。

終於,在幾天後她嘗到了自己亂編瞎話的惡果子。

穿着白T恤的冷酷少年坐在空無一人的包間里抬眼看她,

「聽說,我是你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