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就算是炮灰也要努力活下去
穿書:就算是炮灰也要努力活下去 連載中

穿書:就算是炮灰也要努力活下去

來源:google 作者:養了盆月亮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玄燼 蘇翩翩

【穿書+雙強+互相守護】當蘇翩翩與一本爛書作者互噴五百樓時,啪!她穿越了!而且還是這本爛書的一名開局就掛的超級透明炮灰!長相不出眾,天生資質爛!為了能苟活下去,她秉承着「遠離主角珍愛生命」的終極生存法則,開始了她的自強修仙之路主角團:要不要跟我們一起開團打怪撿裝備啊?蘇翩翩:你們不要過來啊!展開

《穿書:就算是炮灰也要努力活下去》章節試讀:

寒冰獄,顧名思義,冰凍刺骨,並且裏面還有禁制,一旦進入裏面,便施展不出任何的法術。

蘇翩翩裹緊專門帶過來的棉衣把自己縮成一小團,盡量減少受冷麵積。

等她這次出去了,一定要徹徹底底離開主峰!

嗚,好冷!

此時的金羽殿,寧竹正恭敬地站在赫連清的面前。

他今日傍晚才出關,一出來,就直接來見師尊了。

原本他只計劃閉關一個月的,可一直遇到瓶頸,修行停滯不前,才拖了這麼久。

「下月正好是宗門九峰試劍會,你也算是趕上了。」

赫連清端着茶杯,茶水微微晃動。

有個嬌俏的身影從外面火急火燎跑進來,一進來就直接跪在了赫連清的面前。

「師尊,這件事本來就是沫兒多嘴,才害了翩翩,求求師尊減輕處罰!三日,真的太長了!」

雲沫兒在看着蘇翩翩毅然決然走進寒冰獄後,就回了自己住處。

她一直坐立不安,如果翩翩真的因為她的原因而死,那她一輩子都不會安心的。

寧竹有些不明所以,問道:「師妹,你在說什麼?誰犯了錯了?」

赫連清垂着眼瞼平靜地喝着茶。

「大師兄,都是我不好,害翩翩進了寒冰獄,還要待滿三日才能出來!」雲沫兒雙眼氤氳着淚水。

寒冰獄!?

寧竹半張着嘴,不敢相信,「到底、到底是怎麼回事?」

「嗚嗚嗚,是我看到翩翩桌子上有十方樓的書,於是、於是就……嗚嗚嗚……」

書?

對,他是給了十方樓的書給翩翩,但每次他都是按時還回去的。上次給了書後,就去閉關了,以為能按時出來,誰知……

寧竹也立馬跪在了赫連清面前,驚慌失措的解釋:「書是我給小師妹的,錯全部在我!求師尊饒了小師妹,寒冰獄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住的,師尊!」

兩人正跪着,外面忽然傳來哈哈哈的大笑聲。

「赫連宗主,今日可還好啊!」

話音剛落,一位仙風道骨的白鬍子老人就出現在了金羽殿的後院。

「哎,看來老夫來得不是時候呀,宗主正在訓誡徒弟呢?」

赫連清動了動手指,一把椅子就出現在了老人身後。

待無月子坐下,他布滿滄桑的雙眼看着地上跪着的雲沫兒和寧竹,撫須微笑。

「劍峰峰主這麼晚了來見我,是來商討下個月九峰試劍會的?」

一杯茶水穩穩飛到無月子面前停下。

「哈哈哈,非也非也!」無月子喝了口茶水,「老夫這次來,是為一人說情的。」

赫連清沒說話,只是平靜地看着對方。

雲沫兒聽到求情,慌忙轉過身,「無月子爺爺,求求你救救翩翩!」

為什麼劍峰峰主會突然來為翩翩求情?他這閉關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寧竹低着頭揪緊衣服,不管樣,都是他的錯!如果他早些出來,就不會發生現在的事情了!

「既然你來說情,那就改為兩日。」

赫連清起身,俯視着跪着的兩人,「你們兩個,好好準備九峰試劍會。」

寧竹和雲沫兒跟着無月子出金羽殿時,外面玄戾已經等着了。

「多謝師父。」玄戾給無月子行了個大禮。

「哼,就你最聰明,幸好宗主還能給我這個老傢伙一份薄面!」無月子佯裝生氣,用拂塵敲了一下玄戾的頭,「兩日,我看你朋友應該能挺過。」

待無月子走後,雲沫兒給寧竹講了一遍今日的事,然後又哭了。

在寧竹安慰雲沫兒的時候,玄戾已經不知何時離開了。

此時葯峰已經萬籟俱寂,顧雅把今日所煉製的丹藥裝好,正要洗漱睡覺,門口就出現了一個人影。

她愣了下,疑惑地問:「誰呀?」

「是我,玄戾。」

顧雅一聽到這個名字,慌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裝,然後三步並作一步去開門。

玄戾站在門口,依舊穿着一身墨色勁裝。這些年他又長高了些,身體也比以往挺拔和結實,顧雅現在在他面前,也需要微仰頭才能看到他的臉。

「玄師兄,你這麼晚來,是有什麼事嗎?」

顧雅發現自己說話聲音都有些抖,忙不迭地側身,邀請對方進來。

玄戾沒有動,他低頭看着顧雅,想了想,問道:「你這裡有沒有治寒毒的丹藥?」

寒毒?

「玄師兄你受傷了嗎?」顧雅心裏慌亂起來。

「沒,你這沒有的話,我去其他人那裡問問。」

說著就要走。

「玄師兄,我有!」顧雅急忙拉住他的衣袖。

玄戾視線落到她的手上,顧雅立馬收回了手,跑進了屋子翻找起來。

沒多一會兒,她又跑了回來,把手中的一個紅色的小瓷瓶遞給了對方。

「玄師兄,這是火凰丹,專治寒毒!」

玄戾接過瓷瓶看了一眼,道了聲謝就不見了蹤影。

顧雅獃獃站在門口,看着他消失的方向,嘴角止不住的上揚,眼角眉梢都是笑。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蘇翩翩從睡夢中醒來,轉動了一下脖子,發現肌肉都開始僵硬了。

咬牙從冰面上爬起來,亦步亦趨的慢慢走着,活動自己的肌肉。

她連睫毛都結上了冰霜,一眨眼,就會掉進眼睛裏,凍得眼珠子疼。

手指也通紅疼得不行,拿到嘴邊哈了口氣,才發現就連呼出的氣,也開始變冷。

唔……

蘇翩翩再次緊了緊身上的襖子,腳一滑,一頭栽倒在一塊厚厚的冰石上。

額頭傳來輕微的刺痛感,伸手一摸,有溫熱的液體。

她想起什麼,脫下鞋子查看那受傷的左腳腳心,因為腳已經凍得麻木了,所以才沒感覺到痛。

傷口似乎是被凍住沒有流血,她嘿嘿傻笑了兩聲,把鞋子穿上,扶着冰石站起來。

老龜爬似的走了一圈,四肢百骸仍舊那樣,並且感覺越來越邁不開步子了。

雙眼視線也有些模糊,恍惚中眼前出現了一台電腦,電腦面前還有個很熟悉的人,正**敲着鍵盤。

她咬緊後牙槽艱難地走近湊到電腦前看清後,忽然抬手猛地打向正在敲鍵盤的人。

嗚嗚嗚,不許再敲了不許再敲了!

當寒冰獄的結界打開時,玄戾和寧竹,雲沫兒三人就看到裏面的那個人正蹲在一個角落以非常緩慢的姿勢在敲打着冰面。

《穿書:就算是炮灰也要努力活下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