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路人甲的奮鬥史
穿書:路人甲的奮鬥史 連載中

穿書:路人甲的奮鬥史

來源:google 作者:真的隨心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占星璞 古代言情 陸晴

女大學生陸晴一覺醒來發現自己穿書了但是!為什麼她穿成的人物既不是書中的女主,也不是當下最流行的惡毒女配,而是在書中連名字也沒有被提到過的一個路人甲是要鬧哪樣啊?陸晴表示,只要努力奮鬥,路人甲也會有也有屬於自己的精彩人生順便在奮鬥途中拯救被劇情嚯嚯的小夥伴們占星璞:「我們無法反抗不了的」陸晴:「少年,你只管努力,剩下的交給天意,如果天意告訴你不行,那我就替你扭轉這狗屎的天意」展開

《穿書:路人甲的奮鬥史》章節試讀:

在弟子們都坐好後,一個穿着白衣年齡看起來大概30多歲的儒雅青年人走了進來。

他走到學堂前面,看了一眼下面的弟子。開口道:「今天我們接着來講關於練氣期的事項。練氣初期的你們要注意......」

陸晴看着前面的教導師父,用胳膊捅了捅旁邊的周芯蕊:「蕊蕊,這位師父叫什麼來着?」

「趙逸啊,這你都忘了?」

「沒有沒有,就是突然想不起來了,現在想起來了。」

隨後陸晴不再說話,津津有味的聽着關於這個世界修鍊的事項。原來,在這個世界中,修真的階段分為練氣期,築基期,金丹期,元嬰期,化神期,大乘期以及渡劫期。其中練氣期分為九個階段,依次是練氣一至練氣九,當達到練氣九之後便可以進行築基,進入築基期。

築基期及以上階段都分為初期,中期和後期。當修鍊至渡劫期後期,就可以進行飛升。但是除了幾萬年前的一個大能外,目前並沒有人成功飛升。

嗯,也有可能是因為原文中並沒有寫到。陸晴暗暗補充道。

「你們都是剛進入宗門不久的新弟子,宗門看你們有修真的天賦,才會運用資源去培養你們,你們比大多數人要幸運的多,所以,你們要盡心儘力的修鍊,不要辜負宗門對你們的栽培。將來如果宗門需要你們,希望你們可以為了宗門而貢獻出自己的一切來回報宗門。」

「好怪啊,雖然說確實是宗門培養我們,將來要報答宗門。但是他這麼一說,好像我們就是宗門可以利用的工具一樣,必要的時候甚至需要我們犧牲自己?」陸晴暗自猜想着,「原文中的宗門是這個設定嗎?」

陸晴還沒來得及思考太多,便聽見前面的趙逸繼續說道:「你們也看見了,今天來上課的不止你們,還有我們的宗主之女,你們的夏綺霜師姐也來上課了。你們夏師姐雖然年齡和你們差不多大,但是已經修鍊到練氣九,離築基就差一步之遙。她本來可以不用上課的,卻依然堅持上課,和你們坐在一起,你們應該感到幸運。」

聽着前面的話語,強烈的違和感在陸晴心中升起:「怪,很怪,非常怪。」陸晴看着坐在自己左前方的夏綺霜。

從陸晴的角度看,此時的夏綺霜坐的筆直且優雅,在那個青年人講完這番話後,側臉上表現出一副謙虛的神情。但是隨着陸晴更仔細地觀察,發現夏綺霜謙虛過後,出現一抹極不容易察覺出地驕傲和鄙夷。

表情轉瞬即逝,陸晴轉頭看了看其他弟子的表情,發現大家都以崇拜、羨慕的目光看着夏綺霜。除了她,沒有人注意到剛才那一抹細微的表情變化。

「蕊蕊,你看到剛才夏師姐的那個表情了嗎?」陸晴為了確認自己的猜想,小聲地問周心蕊。「啊?夏師姐不是一直都是這麼謙虛的嗎?」周心蕊疑惑地看向陸晴。

「啊,那可能我看錯了,咱們繼續聽課吧。」陸晴轉過頭,繼續假裝認真聽講。

但腦子裡已經被很多疑問都佔滿了。「剛才是什麼情況?答非所問?不對,我問的有問題嗎?還是蕊蕊根本沒注意到?蕊蕊默認成我問的是那個謙虛的表情了?就我一個人看見那個鄙夷的表情了?」

之後的教導中,再也沒有出現剛才那樣違和感滿滿的事情。但是這些疑問卻一直在陸晴的腦子裡揮之不去。

陸晴決定,等吃飯的時候再好好問問周心蕊。是的,雖然他們已經半隻腳踏入了修真的大門,但是在他們達到築基期之前,依然需要吃飯。

終於,一上午的課程結束了,下午沒有課程。於是,周心蕊拉着陸晴坐上飛舟回到她們住宿的碧雲山。

跟着周心蕊來到吃飯的地方。陸晴看着自己面前的食物,青椒炒肉,只有一點點細細的肉沫,白菜豆腐,好像是用清水煮出來的,看不見一點兒油花。

還有一碗米飯,看起來很正常。陸晴小心翼翼地吃了一口米飯,嗯,夾生。哦,這該死的午飯,真是難以下咽。

再看看旁邊的周心蕊,陸晴臉上露出了同情又夾雜着一些母愛的表情。周心蕊好像三天沒吃過飯一樣,埋頭吃着自己碗里米飯。小小的嘴巴此時被飯撐的鼓鼓的,雖然嘴巴里已經沒有了地方,但手上的筷子依然沒有停下,飛快地夾起菜放到自己的碗里。

「可憐的孩子,慢點吃,沒人跟你搶。要是不夠吃,我把我的這份也給你。」陸晴用充滿慈愛的語氣說道。

「真的嗎?」周心蕊瞬間抬起頭看向陸晴,圓圓的杏眼因為陸晴的話睜得更大了,裏面亮閃閃的,好像一隻被主人投餵了好吃的小狗。如果有尾巴的話,這會兒應該已經搖飛了吧。

陸晴下意識地擋住她的眼睛:「真的,真的,給你,都給你,別這樣看我了,太可愛了,我心臟會受不了的。」

「陸晴,晴晴,你太好了,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最最好的朋友!」說完,又接着埋頭乾飯。

「嗯嗯。」陸晴用手支着腦袋,繼續用慈愛的目光看着乾飯的周心蕊。腦子裡卻依然想着剛才違和的一幕。一會兒一定要仔細問問心蕊。直覺告訴她,剛才的違和感不是錯覺,一定有着她不知道的內容。

等周心蕊吃完了飯,陸晴陪着吃撐了的周心蕊慢慢往宿舍走去。

看着周圍的人逐漸變少,陸晴拉着周心蕊走到一處沒人的地方,問出了自己的疑問:「蕊蕊,你剛才在課堂上有沒有覺得那個夫子說的那些讓我們為宗門貢獻自己的話有問題?」

「啊?有什麼問題嗎?宗門培養了我們,我們不應該為了宗門貢獻自己嗎?」周心蕊疑惑的說道。

「嗯,看起來是這樣沒錯。但是。」陸晴停下腳步,面向周心蕊,認真的盯着她,表情嚴肅道,「周心蕊,那你告訴我,你自己是因為什麼而進入宗門的?只是為了修鍊之後再為宗門貢獻出自己的一切甚至是生命嗎?」

周心蕊聽完陸晴的話,獃獃地望着她,臉上出現片刻的怔愣,就像遊戲中出現bug的npc一樣:「我是......我是周心蕊......我進宗門為了......為了......」突然,周心蕊的臉上出現掙扎的神色,表情看起來很痛苦,「我修鍊是為了......為了......宗門......不,不是為了宗門,不是的。」

陸晴死死地抓着周心蕊的肩膀,緊緊地盯着周心蕊,關注着她臉上的每一絲表情變化。

這時,周心蕊突然抬手抱着自己的腦袋,開始痛苦的哀嚎:「好疼,我不是為了宗門,我不是!爹!娘!弟弟!小妹!我不是為了宗門!我要爹娘!我是......我為了爹娘!」

隨着最後一聲哀嚎,周心蕊暈了過去。要不是陸晴扶着,就會直接倒在地上。陸晴扶着暈過去的周心蕊,讓她先躺下,然後自己坐下,再把她的頭放在自己的腿上。

「啊~~好像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秘密。」陸晴抬頭看着天空,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唉,接下來可怎麼辦啊,蕊蕊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醒,希望她可以快點兒醒來,並且沒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