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綠茶女主:清冷師尊表裡不一
穿書綠茶女主:清冷師尊表裡不一 連載中

穿書綠茶女主:清冷師尊表裡不一

來源:google 作者:墨鈴小鐺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顏西 風君乾

(修仙+萌獸+護短+雙潔+甜寵)顏西從沒想過自己也會趕上穿越大軍的車穿書了,還是一本瑪麗蘇女主文的女主,天道親閨女但卻是個超級綠茶妹子,原本她想苟着劇情就行,奈何茶茶的性子發揮不出來,劇情越走越偏在接觸到修仙界後她心裏萌生了想好好修仙爭取努力飛升的想法原本應該被她無意陷害的族姐成了她的小迷妹原本應該是書中的惡毒女配成了她閨蜜原本應該成為她後宮的男人們一個個的發展成了生死仇敵還有那個,那個天玄宗化神期傳奇人物的第一高手怎麼就成了師父呢?還是喜歡抱她睡覺的師父展開

《穿書綠茶女主:清冷師尊表裡不一》章節試讀:

一眼望不到邊的一座又一座雲霧繚繞的山峰。

空中好多人或是御劍,或是飛舟,還有仙鶴在空中快速穿梭。

眼前的景象給顏西的視覺衝擊力是真的不小。

宋野見她跟已經收拾好東西出來的新弟子們都一臉的驚嘆。

眼裡閃過笑意,當年他剛入門時何嘗不是如此。

帶着他們落到了一座山峰的廣場上,此時的廣場站滿了看上去跟他們一樣的弟子。

宋野把他們幾個的信息木牌交給了一位身穿灰白相間道袍的鬍鬚男子。

那男子接過看了看詫異了下隨後登記了起來。

「恭喜祁師弟跟宋師侄這次收穫不錯。」

「謝執事師兄,人就交給你們了。」祁東微笑道。

「好,祁師弟慢走。」

宋野走到顏西身邊:「你就待在這裡,等人齊了會有考核試練,相信你一定能留下來。」

顏西眨巴眨巴眼睛,這話信息量不小,意思就是考不過就不能留下來。

其他幾個也聽到了都有些不安。

「謝謝宋師兄。」顏西甜甜的道謝,承了他告知的這份心意。

他們被安排在廣場上打坐等着,陸陸續續都有跟宋野他們一樣的帶了新弟子過來。

一個時辰後那位執事站到了廣場前面的高台上。

「諸位都是被我天玄宗選中的新弟子,不過不是來到這裡就能踏上修仙一途。」

「修仙:天賦,毅力,氣運,還有心性都缺一不可。」

「你們只有通過了接下來的考核才能正式入我天玄宗,否則哪裡來的回哪裡去。」

底下大都是半大的孩子,很多人已經開始不安。

「行了,現在開始。排隊進入我身後的這道門。」

下面就有弟子上前叫排最前面的人開始進入。

看着一個又一個人消失在面前那道透明的門裡,顏西真的很好奇裡頭是什麼樣。

跟在她後面的姜民在她身後低聲道:「別怕,不會有危險的。你只要想着我一定要過去就行。」

顏西好想轉過頭問他是不是知道什麼,但很快就輪到她了。

她毫不猶豫抬腳就跨了進去,然後就發現自己站在水裡。

水正好沒過她的小腿。

她並沒有看到其他人,彷彿這天地間就只有她。

想都沒想她抬腳往前走,然後就發現了個現象。

這水的阻力也太大了,她艱難的走動了幾步,額頭上就都是汗了。

還有越走水越深,她看了看自己一米三左右的身高。

思索着等會泡到水裡怎麼辦,走都這麼艱難游能游得動么?

思緒不停腳步也沒停,即使走得很艱難。

慢慢的她身上的衣服全都**,腿也開始打顫,看着望不到邊的水面。

顏西拍了拍自己的小腿,繼續向前。

時間彷彿過了很久很久,顏西覺得又累又餓又冷。

水已經到了她的脖子處,她直接把頭也埋進了水裡,生怕那麼走脖子給弄斷了。

開始在水裡狗爬式艱難的向前。

此時在天玄宗內九峰的主峰青雲峰大殿內。

上面坐着的八個元嬰老怪正看着面前一個巨大光幕上放着一幕幕試練新弟子的情況。

其中有個一個留着八字鬍的男子突然咦了一聲。

「看那個女娃娃。」他指着光幕上一處道。

在場所有人都齊齊看去。

就見一個個八九歲的小姑娘手腳並用在試練池裡爬,對就是爬不能算游。

「有意思,查查這丫頭的信息。」一明美艷婦人打扮的女子道。

下面一名弟子連忙翻看了下登記玉牌。

「回紅妙師叔這弟子今年八歲,凡人界姜國人,風,風木雙靈根。純凈度滿值。」那弟子看到最後都驚訝了。

這下子掌門跟其他峰主都看了過來。

掌門方向天都有些激動:「去墨竹峰把你師祖請過來。」

「等等,還是我親自給他發傳音符。」

這下子看那位還有不收徒弟的理由不,其他的峰主都有些不大高興。

特別別是那叫紅拂的,那丫頭明明就是她先看上的,可要是那位要她還不得不給。

很快一席白衣出塵脫俗的男子出現在大殿里。

店裡其他人連忙起身行禮。

「見過清黎師叔。」

「何事?」男子那張絕世容顏冷峻非凡,他看着掌門淡淡問道。

掌門方向天笑嘻嘻上前指着前面光幕上的顏西。

「師叔,符合你要求的弟子出現了,風木雙靈根純凈度滿值。」

風君乾一雙墨色的眼眸有了波動,看向光幕上那個小姑娘。

顏西正在跟這池水做鬥爭,她算好了時間爬多久就把頭露出來呼吸。

身體每一個細胞都在叫囂着累,但她依舊沒有停,靠着本能的意志向前。

她知道她一旦停下來就再也動不了。不知道過了多久她總算髮現水的阻力小了,越來也越淺。

她總算拖着極度疲憊和濕噠噠的身體上了岸。

岸上依舊什麼都沒有就只出現一條黑漆漆的路。

顏西毫不猶豫繼續向前走,只是眼前變成了她在現代的家。

她是個孤兒這個房子是她好不容易買的,貸款都還沒還完。

看着熟悉的窩,顏西愣了下。

這一刻她才發現在這一世除了這個房子好像沒有什麼能牽掛的。

在房子里轉了兩圈,顏西閉上了眼睛從陽台上跳了下去。

眼前恢復成了那一條小路,她繼續往前走。

大殿里,紅妙語氣有些酸溜溜:「這丫頭心性如此好,可惜了。」

「哪裡可惜了?」掌門不悅的看着她。

紅妙不怕死道:「可惜不能成為我徒弟。」

掌門低聲道:「行了行了,那麼多還不夠你挑。」

紅妙還是很不滿,但到底沒再說什麼。

風君乾緊盯着光幕那一抹小小的身影,他師尊給他算了卦。

他這師徒緣跟姻緣是同一條線,也就是同一個人。

但是能否遇到卻是一片迷霧,對此他從不強求。

至於靈根上的要求,是他用來堵掌門總想讓他收弟子的心思。

他自己本身就是千萬中無一的滿值雷木靈根,想收同樣特殊靈根的弟子情有可原。

卻沒想到這批弟子居然出了一個。

自己說下的話,他自然也會應承。只是對方是個女子即使還是個小姑娘,他不由想起師尊給他算的卦有些無奈。

《穿書綠茶女主:清冷師尊表裡不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