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七零,配角也能逆襲致富
穿書七零,配角也能逆襲致富 連載中

穿書七零,配角也能逆襲致富

來源:google 作者:貓貓的夢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嬌嬌 貓貓的夢 現代言情

社會新鮮人林嬌嬌穿越到了七零年代,面對家人的偏愛和疼寵,心裏美滋滋同時,卻被系統提醒穿書了,家人竟然是真假千金文中的對照組林嬌嬌揮了揮拳頭,無論是誰,都不能傷害我的家人大房子,大彩電,小轎車,別人有的林家人也要有想被擁有的俊美知青:「我同意你喜歡我了?」「我還不同意呢!」正忙着搞錢的林嬌嬌一臉不解的看着假千金女兒愛而不得的白月光俊美知青眯着眼問:「你是不是喜歡上了那殺豬的糙漢?」林嬌嬌默默的吞了一口口水,「不,我沒有,我只喜歡錢」展開

《穿書七零,配角也能逆襲致富》章節試讀:

直到咽下最後一口雞蛋,腦中靈光一閃的林嬌嬌,大喊道:「我想起來了。」

正在吃雞蛋的林爸林媽,被突然出現的聲音嚇得差點噎住。

林嬌嬌硬着頭皮走上前,乾笑道:「我想和你們一起去劉家。」

「不行。」一向對女兒有求必應的林媽,這次斷然拒絕了。

林嬌嬌愣了愣,隨即撒嬌道:「媽,你就讓我去吧。」

「媳婦,你就同意吧。」林爸拍了拍林媽的肩膀。

眼神里充滿驚喜的林嬌嬌,甜甜的笑道:「爸,還是你最疼我。」

林媽伸手點了點林嬌嬌的腦袋,佯裝生氣道:「你這小沒良心的,我是擔心你身體。」

腆着臉皮的林嬌嬌,裝作一副沒有聽懂的樣子。

林媽搖了搖頭後,看向林爸問道:「嬌嬌身體剛好,她能去幹啥呀?」

林爸語氣溫和道:「我和嬌嬌去找大隊長,咱們可不能把他忘了。」說完還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好,那咱們趕緊吃飯吧。」林媽知道遇事聽林爸的准沒錯。

吃完早飯後,林大嫂終於憋不住的問:「你們是不是有什麼事瞞着我呀?」

林媽橫了她一眼,不耐煩道:「你知道太多沒用,一會到了劉家,你就負責劉小燕,桃花和強子看住劉家其他孩子,老大你就去對付劉家的男人們。」

被點到名字的林大哥一家人,對着強勢的林媽大聲喊道:「知道了。」

林媽滿意的點了點頭,彎腰拿起一旁的棍子,冷笑道:「劉家那些多嘴的八婆們就交給我了,現在都拿上武器跟着我出發。」

反應迅速的林大哥一家像是受過培訓一樣,麻利的拿起棍子跟着林媽雄赳赳氣洋洋的走了出去。

同時間,林爸也叫着林嬌嬌一起向大隊長家走去。

林家溝社員們看到林媽一行人後,紛紛停下手中的活計,呼朋引伴的跟了上去。

以至於帶着大隊長趕到劉家的林家父女倆,費了好大功夫才擠進去。

鼻青臉腫的劉家人看到大隊長就像見到了救命稻草一樣,大聲喊道:「大隊長,老林家要殺人了,快把他們抓起來。」

劉江的老婆聞野花更是跑到大隊長面前,顫抖着身子哭道:「大隊長快救救我,林家人太可怕了。」

大隊長江大橋急忙退後了一步,避開了她的眼神。

林媽走過來像拎小雞一樣把聞野花拎起來扔到了一邊,用手中的棍子敲了敲她的腿,嗤笑道:「你是不是腦子不好使,我說了誰要離開這個圓圈就打斷誰的腿。」

聞野花嚇得立刻低下頭抱緊雙腿。

「哈哈哈…」周圍看熱鬧的社員們大笑起來。

林嬌嬌這才注意到地上畫著的圓圈,也看到了拿着棍子守在圈外的家人們。

劉小燕耐着痛奮力的衝到林嬌嬌面前,楚楚可憐道:「嬌嬌妹妹,我真沒想把你推到河裡,當時只是腳下沒站穩而已,你相信我好不好。」

林嬌嬌愣住了 ,沒想到劉小燕到現在還死不承認。

林大嫂立刻跑過來怒罵道:「你這個臭不要臉的,咱們大隊在河邊玩的孩子們可都瞧見了,你還敢睜眼說瞎話。」

「上個月你在南山上腳崴了,還是我們家嬌嬌把你送回家的,不然你得讓熊瞎子給吃了,我打死你這個忘恩負義的畜牲。」氣憤難耐的林大嫂用力揮着棍子打向劉小燕的腿腳。

「就是,我們家土蛋都看見了。」

「我們家二花也看見了。」

「劉小燕這丫頭平時見人三分笑,我還以為劉家歹竹出了好筍呢,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嘖嘖嘖…」

「這丫頭是沒隨她爸偷雞摸狗,但這顛倒黑白的勁可是隨了她媽,聞野花這兩天到處說嬌嬌那丫頭是自己掉到河裡的,跟她們家沒有一點關係。」

面對七嘴八舌的社員們,劉小燕滿臉委屈道:「不是,我沒有,我真的只是想看看嬌嬌妹妹手裡的野花。」

聽到女兒的話聞野花大聲喊道:「林嬌嬌手賤采了野花,野花里有蜜蜂嚇到了我家小燕才會出事的,為什麼你們都怪小燕呀,太欺負人了。」

「蜜蜂,你可真能瞎掰,我姑娘采野花關你屁事,我現在就把你這朵毒野花給打散。」氣的冒火的林媽拿起棍子就開打。

「啊…啊…」鬼哭狼嚎的聞野花挺着身子往江隊長身邊靠,嘴裏不停的說:「林靜音你這個潑婦,你打吧,打死我好了,這世上真是沒天理了。」

周圍人都被聞野花不要臉的勁給鎮住了。

「都別鬧了,說吧,你們想怎麼解決這件事。」江隊長看向林家人。

「江大橋。」急紅了眼的聞野花發出凄涼的嚎叫。

江隊長沒有理會她,只是仔細看了林家人一遍。

「哎呀!天怎麼黑了。」和江隊長對上眼的林嬌嬌身體一軟就趴到了地上。

「嬌嬌,我的心肝呀!」快速上前的林媽扶起女兒,眼淚刷的一下子流了出來。

「江隊長,你看着辦吧。」眼眶含淚的林爸,轉身摸着林嬌嬌的頭頂,自責道:「都怪爸沒本事,都是我的錯,嬌嬌你被人欺負死也沒人管。」

臉色一黑的江隊長,語氣嚴肅道:「這次劉家做錯了事必須受到懲罰,鑒於嬌嬌丫頭沒大事,就罰劉家挑糞一年,再補償林家五十塊錢。」

「雞,」林大哥拎着三隻雞晃了晃。

「我家的雞。」一直躲在老婆孩子身後的劉江跑上前伸手就要搶。

人狠話不多的劉大哥抬腳就把他踹到兩米外。

「啊…啊…」地上的劉江痛苦尖叫。

江隊長嫌棄道:「別嚎了,雞就賠償給林家,你們再鬧就都去農場。」

劉家人聞言嚇得縮着脖子一動也不敢動了。

看到劉家人的樣子,社員們紛紛奚落起來。

「人呀!就不能幹缺德事,不然早晚會遭到報應的。」

「是呀,以後劉家的姑娘都嫁不出去嘍!」

「那可未必,聞野花的姑娘會是一般人嗎。」

「嘿嘿嘿!你說的在理。」

江隊長瞪了一圈竊竊私語的社員,呵斥道:「都快點去幹活,工分還想不想要了。」

如鳥獸散的社員們剛走幾步,就聽到高亢的聲音響起。

「都讓一讓,你們的事解決完了,我們家的事還沒解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