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七零:我撩到了全村最野糙漢
穿書七零:我撩到了全村最野糙漢 連載中

穿書七零:我撩到了全村最野糙漢

來源:google 作者:爺有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佟安好 現代言情 謝允橋

【空間物資+甜寵虐渣】現代白富美佟安好穿進了一本大男主小說里,成了裏面命運悲催不得善終的炮灰女配,還生活在物質匱乏的七零年代沒關係,空間在手,物資我有,在發家致富的道路上橫着走不僅改變了自己在書里的命運,還把欺負過原主的渣渣虐的跪地叫爸爸她本想當個七零女漢子,偏偏那個大帥比糙漢非要把她捧在手心,護在懷裡:「媳婦,你男人的作用,了解一下」展開

《穿書七零:我撩到了全村最野糙漢》章節試讀:

他們早看出佟安好和張翠蘭長得不像,和佟有糧也不大像。

他們以前就有人嘀咕,以張翠蘭和佟有糧的長相,根本生不出像佟安好這麼漂亮的女兒。

可佟安好和佟安樂同一天出生,是雙胞胎,誰也沒有證據證明佟安好不是張翠蘭和佟有糧親生的。

俗話說,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他們吃飽穿暖都成問題,沒事了耍耍嘴皮子可以,誰有功夫真正去地管別人家的閑事?

村長道:「張翠蘭,你家安好手臂上的傷不會有假,還有鄰居作證,你這是虐待,是要受罰的。」

張翠蘭懵了一下,她自個養大的閨女她打一下怎麼了,還要罰她。

她哭着走到村長面前:「村長,他們都是胡說的,是那丫頭打我,她剛才用雞毛撣子差點沒抽死我,她虐待家裡老人,她應該受罰。」

佟安好反問她:「你打我了,我手臂上的傷就是證據。請問,你說我打你了,我打你哪裡了,讓大家都看看你的傷,才能證明你說的是真的。」

「你打我……」張翠蘭一想到傷都在屁股上,她琢磨了一下才說:「她打我屁股了,都快把我屁股打開花了。」

幾個婦女哈哈哈一陣鬨笑。

佟安好道:「你胡說,我根本沒有打你。」

「你就是打了,敢打不敢承認?」

「我就是沒打,你少誣賴我。嗚嗚嗚,你好狠的心,天天虐待我,還要誣陷我,天底下怎麼有你這樣黑心的娘?」

張翠蘭急地瞪眼,揚起巴掌就要往佟安好臉上糊。

「你個黑心肝的妮子,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佟安好立即尖叫一聲,躲到了村長身後:「村長伯伯,你親眼看到了,我娘又要打我了。」

村長對着張翠蘭疾言厲色:「今天有我在這裡,我看誰敢打她?」

以前他就覺得這丫頭能幹能吃苦,以為是張翠蘭和佟有糧逼她。

他看不過就跟她詢問了一下,但她說自己是心甘情願的,家裡人對她都很好,他也不好說什麼了。

張翠蘭不甘地把手收回來,委屈巴巴道:「村長,你可不要聽那丫頭胡說,她今天真的打我了。」

「那你就讓大家看看證據,沒有證據,就是誣賴好人。」佟安好從村長身後探出頭。

喬秀英笑着道:「就是啊,翠蘭,你說閨女打你了,讓我們看看你的傷口吧。」

張翠蘭怎麼好意思把屁股亮出來給大家看,更何況村長還是個男的。

「她就是打我了。」

「沒證據就是誣陷。」

喬秀英直接伸手去扯她的褲腰:「翠蘭,有證據就讓村長和我們都瞧瞧,不然就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了。」

張翠蘭護住自己的褲腰帶,她再不要臉也不可能在大街上露腚給別人看。

只能吃下了這個啞巴虧。

她暗暗咬了咬牙,自己竟然被那個傻丫頭擺了一道。

村長道:「張翠蘭,安好從小就能吃苦能幹活,你不識好歹,還對她這麼刻薄,天底下怎麼會有你這樣的母親。從前這孩子沒說過我也不知道,現在我知道了,就不容許你再欺負她。如果再發現一次,我就上報公社,讓公社處理你。到時候,讓你滾出柳樹村都是輕的,嚴重的就得坐牢。」

這可把張翠蘭給嚇壞了,她沒想到她打一下「自己的孩子」,還犯了罪了。

她不懂法律,但村長的話,她不敢不聽。

連忙向村長保證:「村長放心,我以前也不是故意要打她的,還不是為了好好教育她,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了。」

她心裏卻在暗暗思忖,以後要想另外的法子,好好教訓那丫頭。

佟安好又怎會猜不出她心裏的小九九。

「村長伯伯,我娘從小偏心,讓我多幹活,洗衣服做飯上工掙工分,卻只讓我吃剩飯,穿妹妹不要的衣服,她把好東西都給了我妹妹。妹妹住堂屋,可我只能住柴房。嗚嗚,我好可憐啊。」

原主是個滿身光輝的大聖母,她可不是。

佟家人對她不好,她就要報復回去。

張翠蘭趕緊狡辯:「村長,你可不要聽這丫頭胡說,她今天跳水裡,可能是腦袋燒壞了,凈胡說八道了。她是我女兒,我對她和樂樂都是一視同仁的。」

她拉起佟安好的胳膊:「哎呀,安好這丫頭肯定是燒糊塗了,我趕緊帶她回家歇着,再找個大夫給她看看病。大家有事忙,就都散了吧。」

佟安好委屈巴巴地看着村長:「村張伯伯,我沒病,我腦子清醒的很呢。我不想再住在都是窟窿的房子里了,一下雨滿屋子裡都是水,根本沒辦法住人。你跟我娘說說,讓她允許我住到堂屋裡吧。」

村長點了點頭,詢問佟安好:「安好丫頭,我能去看看你的房間嗎?」

「可以。」

村長為人正直,剛正不阿,佟安好對他印象非常不錯。

張翠蘭就怕自己虐待佟安好的醜事敗露,她猶豫地堵在大門口。

佟安好道:「娘,村長是咱們村的領導,你好像很不歡迎他去咱家裡。」

張翠蘭心裏罵死佟安好了,真會往她頭上扣屎盆子。

她立馬對村長陪笑:「怎麼會呢?村長來我家,我歡迎還來不及呢。」

不止村長走了進去,連同外面幾個婦女也跟着走了進去。

佟安好住的柴房在院子西面,完全是土坯蓋的房子,看不到半塊磚頭。

房頂是茅草加泥巴做的,就算沒有窟窿,下雨的時候也會漏雨。

佟安好的東西不多,明面上也沒有什麼不能讓人看的東西,她趕緊打開了門。

其他幾個人往裏面看了一眼,不僅簡陋,地上還跑着兩隻老鼠,都撇起了嘴。

「這屋子真是太破太爛了,咱們隊里的豬圈上面蓬的還是木板呢,比這嚴實多了,下雨的時候也都不怎麼漏雨。」

「翠蘭,你對安好太刻薄了。都是你閨女,憑什麼安樂吃好的住好的,還不用上工,天天在家裡閑的都快發霉了。咱們村裡有幾個像她那樣的,懶死了。」

張翠蘭護犢子,立即懟過去:「林巧鳳,你才懶呢,你發霉,不許你說我家安樂。」

林巧鳳白眼一翻,不屑道:「敢情安樂是你親生的,安好就不是了?誰家的娘會偏心這麼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