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七零之惡毒女配帶球嫁男三
穿書七零之惡毒女配帶球嫁男三 連載中

穿書七零之惡毒女配帶球嫁男三

來源:google 作者:潑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堂庭 李知了 現代言情

大學女教師李知了在圖書館研究山海經,一個打盹兒直接穿進年代文成了惡毒女配!這女配又壞又蠢也就算了,竟然還想用藥設計女主失去清白?結果與人苟合的怎麼成了自己?還被眾人當場撞破!一個月後還懷孕了?!發現自己有一座山的李知了:這都不是事兒!帶着孩子發家致富奔小康咯!美強慘+冤種+孩兒他爹+男三,默默地盯緊李知了······展開

《穿書七零之惡毒女配帶球嫁男三》章節試讀:

臨近中午的時候,李國良和李知軍都回來了,關翠花也做好了飯。

昨天季堂庭出山就是為了給大家送豬肉,李國良上午出去就是為了給大家分豬肉,因為是自己村子的獵戶打的野豬,所以賣的便宜,整個村子幾乎每戶人家都能買上幾斤。

李國良更是直接買了五斤,女兒的救命恩人住在家裡,不能讓人家吃差了。

把豬肉遞給關翠花:「孩兒她娘,把豬肉在井裡冰着,晚上給堂庭小子和知了吃了補補。」

然後一家人就聚到堂屋吃飯。

李知了本來怕遇到季堂庭尷尬,想一個人在屋裡吃,但是又擔心自己一家人問季堂庭關於昨晚的事。

一則怕季堂庭不會撒謊,瞅着他一副不善言辭的樣子;二則也是怕自己不知道他說了什麼,回頭兩人再編得不一樣給露餡了。

於是就讓關翠花扶着她也去了堂屋。

這個村子應該是屬於靠近北方的地方,最起碼也在中原,因為李知了發現這裏麵食居多,像關翠花一家,中午吃的就是自己手擀的麵條。

雜糧麵條厚實勁道,為了招待季堂庭還下了厚厚的豬油,摻着幾顆青菜。

而且季堂庭和李知了的碗里還各自卧了一個荷包蛋,其他人都沒有。

季堂庭很不好意思,笨拙地推拒了一圈,都因為「救命」的恩情沒推掉,只能低下頭默默吃掉。

李知了一點兒都不客氣,以後她能讓家人吃到更多更好的東西,不在乎這一個雞蛋。

這是她第一次吃到純手工擀出來的麵條,根本不在乎是不是白面的,因為麵條太勁道了,是她從來沒有吃到過的口感,她呼哧呼哧吃的直流汗。

李知軍看的一愣一愣的,就連季堂庭都微微側目。

「你這被熊瞎子拍了兩爪子還變了性子啦?以前一看見家裡吃雜糧麵條你就嫌棄。」李知軍舔了舔嘴邊的油吐槽道。

平常下麵條娘都不捨得放油,下了油可真香!

李國良看着兄妹倆吃的噴香,憨厚的臉笑的大開:「非要到生死關頭走一遭,才知道生活不易,丫頭這次變了不少。」

李知了聽着父親欣慰的笑聲不由得心酸了一下:也不知道原身死了之後這位可敬的父親會有多難受。

「爹,你放心吧,以後我好好孝敬你和娘!再也不會像以前一樣不懂事了。」既然她來了,就讓她替原身好好盡孝吧。

「說的比唱的還好聽!也不怕季大兄弟笑你!」李知軍又是一頓吐槽。

一句話氣的李知了直上手,兩人一個打一個躲好不熱鬧。

看的李國良和關翠花直笑。

一派其樂融融的氛圍熨的季堂庭心裏有一種異樣的感覺,這是他從小都沒有經歷過的親情。

正當堂屋裡的五人沉浸在一派歡聲笑語中,一道聲音傳了進來。

「李支書。」

李國良一家扭頭一看,是季堂燁,還帶了一個人,背着一個醫藥箱,看樣子是個大夫。

而且身後還陸陸續續跟來了許多大爺大媽,連年輕的婦人帶着孩子來的也不少。

李知了的臉一下子就冷了下來:她就知道男二不咬掉她和季堂庭一塊肉來不會罷休!

「這是怎麼了啊?堂燁小子,怎麼帶了這麼多人來?這位是?」李國良疑惑地起身。

季堂燁笑的溫和有禮,如春風和煦:「李支書,我大哥傷的這麼重我有點放心不下,況且知了妹妹的傷也嚇人,所以我特意請了關家壩有名的大夫,想請他再給大哥和知了看看。」

說著伸手介紹起身邊的人:「這位就是關大夫。」

李國良趕緊和關大夫握手問好。

關家壩和李家村都是夏陽鎮的村子,但是關家壩是大村,各方面條件都比李家村好。

這個關大夫就是關家壩有名的赤腳醫生,附近幾個村子都知道他,李國良一家一向身強體健,以至於這是第一次見關大夫。

「辛苦關大夫跑一趟了,咦?怎麼村裡的人才都跟過來了。」

「這個季知青可是個大善人啊!」關大夫看向季堂燁,「本來是請我來給他大哥和你家丫頭看傷的,但是進了村之後,看見好多鄉親有點小毛病,頭疼腦熱什麼的,季知青就說讓我順便都給鄉親們看一下,診金他出。」

說完對季堂燁的眼光里全是讚許,後面的鄉親們也都誇讚季知青是個大好人。

「平時在村裡鄉親們都對我們知青多有照顧,能給大家出點兒診金我高興還來不及呢,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嘛!」季堂燁一臉良善正直,笑的溫文爾雅。

村裡幾個年輕姑娘都看紅了臉。

李知了噁心的剛吃下去的飯都要吐出來了。

還放心不下他大哥?我看只有他大哥死了他才放心吧!裝的好一副兄弟情深的模樣!

轉頭看向季堂庭,果然也是氣的額頭青筋暴起,這是直球男遇到綠茶男——束手無策啊。

直球男季堂庭抬頭與李知了對視了一眼,都在對方眼中看到了共同的猜測:大張旗鼓地叫了一大群人來,這是不相信他們早上在山上的說辭,還想着來捉姦呢。

李知了往人群里大致掃了一眼,發現這本書的女主陳希聲竟然也在!

此時的陳希聲還沒有重生,標準的傻白甜一個,正和女伴一起害羞地往這邊張望。

李知了不得不感嘆一下男二這滿分演技:一個睚眥必報、唯利是圖、容不得親兄弟比自己好的心機男,竟然能裝出這樣一幅正直陽光、重情重義、知恩圖報的好模樣!

怪不得上輩子能騙到女主!

「我的傷他看不出來,你的傷不能給他看。」

正當李知了被男二這波騷操作氣的無語時,突然聽到季堂庭開口。

一扭頭就看到季堂庭不容抗拒的看着他,一雙狹長的眸子被緊皺的眉頭壓着,顯得目光逼人,優美的唇線冷冷地繃著,弧度像是一隻展翅飛翔的海鷗。

面癱臉配微笑唇,別樣風采哇!

咳咳,李知了拉回自己的注意力,男三這顏值可不低啊。

「知道了。」其實稍微細想就能察覺到不對,熊抓的傷口最起碼要有三道抓痕,而李知了給自己劃的只有一道,大夫一看就知道不對。

估計季堂燁也是想到了這一點,所以故意帶着大夫來堵她。

她抬頭看向季堂燁,在季堂燁的眼睛裏看到了隱晦的挑釁。

《穿書七零之惡毒女配帶球嫁男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