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之炮灰女配也要當團寵女王
穿書之炮灰女配也要當團寵女王 連載中

穿書之炮灰女配也要當團寵女王

來源:google 作者:雲中似錦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驍寒 現代言情 盛容悅

一次意外車禍,容悅兒自己穿進了一本書里的惡毒女配,最後成為被男女主利用致死的悲慘結果原主:我要讓男主後悔,一輩子悔恨她當然答應,男主要求離婚,她瀟洒簽字走人,偶爾救下反派大boss利用自己的計劃與屬於自己的家人相認,卻被反派大boss硬生生的纏上了男主:悅兒,我錯了,原諒我好不好,我們重新開始女主:悅兒,我們是最好的閨蜜對不對?反派大boss:他們真礙眼,悅兒你只能是我的對此容悅兒美滋滋,這樣的感覺簡直是人生贏家,虐渣馬甲女主親自出手,打人反派大boss親自動手,自家親人分分鐘讓他們跪下痛哭《無系統.女配逆襲記.男主孤獨終老.馬甲大佬原女主》展開

《穿書之炮灰女配也要當團寵女王》章節試讀:

顧北絨的莊園里,蕭書瑤剛剛洗完澡 ,來到落地窗面前,靜靜的看着明媚的陽光,特別像昨天看到的容悅兒,她也是明媚的臉龐和溫柔的笑容。

「小姐,查到了,容悅兒和顧先生結婚時,是因為顧先生喝醉酒宿在容悅兒那裡,他們兩個是分着睡的。」無線耳機里,蕭書瑤聽着那邊的彙報,淡淡的應了一聲。

她明明記得柳小梅告訴她,是因為容悅兒給顧北絨下藥,想要和他在一起,結果被顧北絨發現硬生生的止住了,而容悅兒利用這個機會和顧北絨結婚,看來內容也不是正確的。

「烈風,查到r容悅兒在哪個別墅了嗎?」蕭書瑤淡淡的吩咐道,顧北絨有兩套別墅,基本上她都不知道,也不上心,如今她是時候去見見這個所謂的惡毒女人了。

過了一會兒,蕭書瑤手機響了起來,她拿起來打開屏幕,看着對方發給她的定位,微微一愣,這個別墅在郊外,基本上沒有人知道是哪裡,而她沒有想到,顧北絨給容悅兒的別墅竟然是這樣的,而對方也沒有鬧,也沒有像柳小梅說的那樣各種各樣的鬧騰,死纏爛打。

拿起手機,走到衣櫃面前,換了一身運動裝,拿起一旁顧北絨送給她的超跑鑰匙走了出去。

容悅兒並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傅驍寒和蕭書瑤調查了,此刻的她正在大床上昏昏欲睡。

「小姐,剛剛有一個自稱蕭書瑤的女人過來找您。」半個小時以後,容悅兒是被女傭的敲門吵醒,聽到對方彙報的消息,她直接從床上彈了起來。

蕭書瑤,女主?她怎麼來了,這個時候不應該和顧北絨那個男主你儂我儂嗎?難道是來興師問罪的?

容悅兒越想越覺得可能,蕭書瑤知道這裡她不奇怪,說不定女主問的男主男主告訴她的,關鍵是他一個惡毒女配,不需要女主親自過來收拾吧?

她煩躁的抓了抓臉,心裏在想要不要拿着五百萬直接跑路,隨隨便便找一個帝京比較偏僻的地方,女主她也找不到她啊。

「小姐,蕭書瑤小姐已經在一樓客廳里的沙發等着您。」女傭見容悅兒不說話,不由得繼續開口提醒道。

容悅兒麻了,最終快速的跑到洗手間里洗了一把冷水臉,然後拍了拍自己的臉頰,隨即跑到衣櫃面前,隨隨便便選了一件淡黑色的連衣裙,因為這裏面除了連衣裙還是連衣裙啊。

走出卧室,就看到客廳里,蕭書瑤優雅的坐在沙發上,喝着女傭給她的咖啡,動作高貴極了,反觀她,妥妥的灰姑娘,配不上那麼高貴的公主。

「容悅兒還沒有下來嗎?」蕭書瑤看着一旁的女傭淡淡的問道,她並沒有任何的煩躁和着急,反倒是冷冷淡淡,時不時的喝着手裡的咖啡。

女傭猶豫了一下,不知道該說什麼,容悅兒眼神一狠,走下樓梯開口道:「蕭小姐,怎麼有空來我這個小別墅?」

蕭書瑤看着慢悠悠的走過來的女人,一身但黑色的連衣裙,素顏白瓷的臉龐,淡漠的桃花眼微微帶着笑意,別樣的風情。

「沒什麼,聽說容悅兒小姐以前和北絨有過婚約?我最近常從小梅那裡聽到有些誤解,所以過來和你聊聊天。」蕭書瑤收回眼裡的思緒,微微一笑開口道。

容悅兒皺了皺眉,柳小梅,她當然知道是誰,女主的好閨蜜,實則是一個最會挑撥離間的高級綠茶,原主一些壞的習慣基本上都是對方告訴女主的,雖然這都是真的。

「我們兩個好像沒有什麼好聊的。」容悅兒優雅一笑,走到蕭書瑤對面的單人沙發上坐了下來,心裏開始着急起來,女主過來和她說這個到底什麼意思。

「呵」蕭書瑤淡淡的一笑道:「你與我的閨蜜小梅說的不是一個模樣,至少我昨天在商場里看到的你不是那個樣子。」想到昨天商場里容悅兒那溫柔的聲音,不由得勾了勾唇。

容悅兒渾身一驚,什麼,昨天超市裡女主也在,而且也看到了她,她會不會誤會自己?畢竟那個時候小男孩在她的面前哭,是個人都會誤會的好不好?

「蕭小姐,我提醒你一句話,耳聽為虛,眼見為實,知人知面不知心。」容悅兒暗地裡提醒道,柳小梅後續里做了不少傷害女主的事情,她有點喜歡這個女主,不會因為別人的幾句話把自己誤解。

蕭書瑤皺了皺眉,前一句她聽懂了,後面那一句她聽不懂,容悅兒這是什麼意思?告訴她人心隔肚皮嗎?可她想不通因為什麼。

看着女主疑惑的模樣,她嘆了一口氣,隨即提醒道:「有些時候,身邊的人不一定真心待你,說不定他們就是潛伏道白眼狼,狠狠地想要弄死你毀了你。」

蕭書瑤皺了皺眉,她的話她聽不懂,不由得看向容悅兒,對方眼底滿是濃濃的警告,這樣認真的模樣不像是開玩笑,倒像是提醒自己一些事情。

「容悅兒,你果然與小梅說的不一樣,有沒有興趣和我做朋友?」她壓下心裏的疑惑,微微一笑開口道,不狠毒,不歹毒。

容悅兒不用想自然也知道,所謂的柳小梅說了什麼,那樣一個頂級綠茶婊,自然是干挑撥離間的事情,就因為嫁給顧北絨的人是她不是柳小梅,哪怕不過是一個虛名而已。

「蕭小姐,我最近頭有些痛,昨晚不小心淋了雨,以免我把這種病傳染給你,還請你先離開吧。」容悅兒沒有回答蕭書瑤的話,她下意識的當做沒有聽見。

開什麼玩笑,惡毒女配和女主做朋友,這本小說不直接毀了嗎,而且還有一個柳小梅時不時的挑撥離間,她可不想被人硬生生的記恨。

「那行,我已經拿到了容悅兒小姐的電話,改天我再詢問你的回答。」蕭書瑤知道她是故意不回答,這樣的女人她覺得比較有趣。

容悅兒裝作聽不見,讓女傭把蕭書瑤送出別墅,自己一個回到卧室里,心裏有些疑惑,女主竟然主動和她這個前情敵做朋友,這還真是……詭異的很。

蕭書瑤走出別墅,淡淡的掃了一眼,隨即勾了勾唇,容悅兒這個女人有意思,至少沒有讓她反感,也不是柳小梅口中的愚蠢女人,相反對方比柳小梅還要聰明。

主卧的門輕輕的打開一條縫,一個男人站在門後靜靜的看着不遠處的次卧,剛剛她們的談話他也聽了一個大概,他明顯感覺到容悅兒抵觸剛剛那個女人,明明對方問的比較簡單的話題,她基本上都是選擇不回答。

還有那幾句提醒,他倒是覺得容悅兒說得對,人心隔肚皮,知人知面不知心,有誰會知道前一秒自己的親人對自己好,後一秒就會趕盡殺絕。

「她說得對,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他不能只靠他文字了解她,還是靠相處的時間來了解她,他的傷口癒合還有很長的時間,總能夠真真正正的了解她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