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之緣來是你
穿書之緣來是你 連載中

穿書之緣來是你

來源:google 作者:白茶小夢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婉婉 蘇墨

白婉婉睡了一覺睡到未完結的書里來了?!!雖然是女主,為什麼最後是慘死啊人家女主是團寵,為什麼穿的女主跟個惡毒女配一樣我不要死啊,洗白路上堅持洗白好不容易白了為什麼我還是死了!!!白婉婉無語望天這裡又是哪裡?我又活了?哈哈..果然我是難上天眷顧的那個寵兒.樂極生悲她她她又嗝屁了..展開

《穿書之緣來是你》章節試讀:

李夢走到寧宇面前跟寧宇打了個招呼說道:「你好,我叫李夢,謝謝你今天給我帶路,沒想到我們會是一個班的,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寧宇,沒什麼不過舉手之勞而已」寧宇禮貌地對李夢笑了笑,寧宇長得也挺好看的,不然也不會讓原主白婉婉痴迷了那麼久

所以寧宇這一笑有些晃了李夢的神

正當李夢回過神來準備跟寧宇再說些什麼的時候,旁邊一個女生拉了拉李夢的袖子說道:「你看白婉婉看着呢,她喜歡寧宇好久了,讓大家都默認了他們是一對,凡是跟寧宇走的太近的女生多說幾句話都會被她針對的,你當心點還是別跟寧宇走的太近,說太多話最後被白婉婉針對教訓了」

這人看似好心的提醒,卻話里話外都是說你跟寧宇太過親密小心被白婉婉針對教訓,說白婉婉的囂張跋扈,已經把寧宇當做私有物,別人碰不得

果然,聽到這話的寧宇也是皺起了眉頭,而李夢者是一臉不解的看向了白婉婉:雖然還未褪去嬰兒肥但是已經能隱隱的看出是一張小巧精緻的鵝蛋臉,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好似會說話,一頭烏黑的秀髮被挽成了一個可愛的丸子頭,還配上了一個精緻的蝴蝶結,煞是可愛迷人,怎麼也不想一個囂張跋扈之人,加上之前找教室的時候碰到白婉婉給一個同學解圍的一幕,實在不是看不出來白婉婉是一個囂張跋扈之人

白婉婉看到李夢看向自己,立馬收回了視線,隨意的拿起了一本書看了起來

李夢也收回了目光,看了看寧宇說道:「不管怎麼說都是謝謝你了,既然這樣我就不打擾你了」

看着要走的李夢,寧宇不知道為什麼鬼使神差的說了一句:「我不喜歡她,我只是當她是妹妹,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的,我一直拿當她妹妹..」

李夢明顯神色一愣,沒想到寧宇會突然解釋說,但還是回到 :「既然對人家沒有那種感情,就要說清楚,不要讓人家一直等你,為你付出,既然大家都看得到白同學的對你的喜歡想必白同學也為你做了許多,不然也不可能大家都知道,而且喜歡一個人是需要勇氣,在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喜歡一個人卻沒有得到答案的時候還在努力是更需要莫大的勇氣」

李夢一臉認真的說完,找了個沒人的位置坐了下來

奇怪,怎麼李夢沒坐在寧宇旁邊,強大的劇情線不起作用了?白婉婉還在納悶,但是轉念一想跟自己也沒關係,自己以後離他們遠點,現在要做的就是努力洗白,改變自己在蘇墨心目中的形象

想到這裡,突然白婉婉又想到一件事情,就是李夢轉學來的第一天因為看上去就跟寧宇的關係好的緣故,就被人堵在學校附近找麻煩,還是打着白婉婉的名義

想到這白婉婉等着放學鈴聲一響等着老師說下課,一下就沖了出去,白婉婉想着書里說的是白婉婉因為看到那群人在欺負李夢,本來是想阻止的,但是聽到那人說:讓李夢她以後離寧宇遠點,不準勾引寧宇,寧宇是婉婉姐的等等

便並未上前阻止,因為她也看到李夢坐到寧宇身邊跟寧宇有說有笑很是開心,自己心裏也很不舒服,想着這樣也好,藉著別人的手,警告她一下也可以,要是她們做的太過分了自己再上前阻止

結果就這一等,就把英雄救美的戲碼給等來了。寧宇路過看到白婉婉一個人站在這裡在看什麼,便順着白婉婉的目光看了過去,結果就看到幾個人堵着李夢欺負,還聽到說是白婉婉指使的,這一下對白婉婉意見就打了起來,立馬出聲制止教訓了那幾個人

壓根就沒給白婉婉解釋的機會,寧宇帶着李夢走的時候,寧宇臉色很是不好的瞪白婉婉,而李夢者是很複雜的看了一眼白婉婉

雖然白婉婉現在對李夢是不是會被欺負不是很感興趣,畢竟有寧宇會在關鍵時候英雄救美,但是李夢被誰欺負都不是以自己的名義,洗白之路還未開始不能折在搖籃里

白婉婉來到學校門口到處張望着在看,然後還在附近看了一圈都沒看到可疑的人,正納悶呢,抬頭便看到蘇墨從學校走了出來

對於洗白自己的形象跟洗白自己在蘇墨心中的形象比起來,還是蘇墨比較重要,改變大眾對自己的看法只是輔助作用,蘇墨才是關鍵,所以….

白婉婉連忙上前打招呼:「蘇墨好巧啊,你這麼快就出來了?」

蘇墨看了看白婉婉嗎,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你回家嗎?一起啊,我送你,一會趙叔叔就來了你跟我一起吧」書中幾乎都沒怎麼提到過這個蘇墨,只是在白婉婉死的時候才提到了他,白婉婉有些無奈,什麼都不了解,讓她怎麼去拉進關係,人家都不理人,這熱臉貼冷屁股貼的也太沒脾氣了

白婉婉低下頭有些沮喪

「不順路,沒必要這麼麻煩」看着低着頭因為自己的不理會顯得有些沮喪的白婉婉,蘇墨有些不忍

「沒關係沒關係,不麻煩不麻煩而且我不着急的」白婉婉連忙擺手說道表示自己不在意不覺得麻煩

蘇墨看着這樣的白婉婉,有一瞬間覺得白婉婉是在討好自己,就好像..喜歡自己一樣,隨後又自嘲的笑了笑

白婉婉是什麼條件自己又是什麼條件,連李家一向囂張的李麗都不敢得罪,白婉婉的家庭只會更好,這樣的人,自己與其相差的何止是一星半點

白婉婉這樣的一個大小姐,我憑什麼覺得人家一個千金大小姐會喜歡自己,到底在亂想些什麼,哪裡來的錯覺,蘇墨想着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