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穿越成蘇轍,升官發財只為撈親哥
穿越成蘇轍,升官發財只為撈親哥 連載中

穿越成蘇轍,升官發財只為撈親哥

來源:google 作者:剪秋蘿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蘇軾 蘇轍

21世紀的理工男蘇草參觀三蘇祠,在裡邊睡了一覺,醒來發現自己穿越到了北宋,成了蘇軾6歲的弟弟蘇轍蘇草痛哭,蘇轍的一生都在為哥哥貶官、破財,還要替哥哥照顧妻小,為哥哥操心一輩子他不要當這個大冤種弟弟初相識,蘇軾八歲,兩兄弟一起念書,一起玩耍,一起頑皮被教訓蘇軾從小就性格直爽、豁達,處處對弟弟好,但為人過於傲氣和耿直,常常得罪人,反倒要弟弟給擦屁股哥哥買前朝畫聖吳道子留下的幾扇破門扳花光了積蓄,家裡窮得揭不開鍋蘇軾:弟弟,借點錢救急,你嫂子和我鬧和離呢!在杭州修橋沒錢,蘇軾:弟弟,借點錢修橋唄蘇轍:給!我給!哥哥花錢大手大腳,我就挖石油、冶煉精鐵、開海運、貫通絲綢之路成全國首富,隨你怎麼造!哥哥罵皇帝罵權貴被抓下獄,蘇轍這才發現光有錢是不夠的,還得當官,當大官才能保住冤種哥哥於是蘇轍開始往上爬,最終爬到了宰相的位置,成為了天底下最有錢有勢的人誰說我大宋積貧積弱?那我蘇轍就要開創一個文化繁榮、科技發達、經濟鼎盛的大宋!摯友沈括進言:子由,咱們產業遍天下,手裡又有兵,何不學宋太祖趙匡胤黃袍加身當皇帝?蘇轍:這皇帝當還是不當?在線等挺急的展開

《穿越成蘇轍,升官發財只為撈親哥》章節試讀:

三蘇祠門前,一個少年摟着另一個少年的肩膀,道:「草,咱們這次來一定得好好拜拜三蘇父子,保佑咱倆順利通過研究生考試!」

那個被叫做「草」的男生一臉黑線:「劉波,你他娘的能閉嘴嗎!」

劉波彷彿是打開的話匣子關不住:「蘇草,這可是你爹媽給你取的名字,我叫你名字怎麼啦?」

蘇草斜眼瞪着劉波,一副要吃人的模樣。

劉波立馬換上笑臉:「草,你知道你今天和女朋友有約會。但你想想,是學業重要還是女朋友重要?等你將來事業有成無數的女人都來巴結你,D罩杯蜜桃臀隨你挑。要是你沒錢別說女人了,就連母狗都瞧不上你!」

蘇草狠狠踩了劉波一腳,直直往三蘇祠里走去。

劉波吃痛,急得在身後大喊:「草,等等我!草!艹!草······」

周圍的遊人立刻投來詭異的目光。

走進大門是一個寬敞的院子,院子里有兩棵高大的銀杏樹。

此時正是銀杏葉黃的時候,銀杏樹裹上了金黃的衣裳,地面也鋪上了金黃的地毯,好看極了。

導遊介紹道:「這兩顆銀杏樹已經六百多歲了,並且都是雄樹只開花不結果,所以人們把它倆譽為蘇軾和蘇轍兩兄弟。這邊有一顆古老的榕樹,被譽為父親蘇洵。」

聽着導遊的講解,蘇草沖三棵古樹拜了拜。

忽的,一個遊客喊道:「你們看!那有個人穿着古裝,難道是有劇組在拍戲?」

導遊解釋道:「他不是演員,也不是在拍戲。他是蘇家的後人,現在是三蘇祠的看管員。只是平時穿着宋朝的服飾吸引遊客。」

蘇草朝那人看去,發現那人四十歲左右,面容謙和。

那人也發現了蘇草,當他看見蘇草的那一刻,原本黯然的雙眼忽然有了神采。

他快步來到蘇草面前,抓起他的手摩挲,呼喚了一句:「三郎!」

蘇草頓時渾身都起了雞皮胳膊:「大叔,我不玩你們那一套,我有女朋友!」

說著,蘇草掙脫那人的雙手,擠進遊客隊伍往裡走。

走了好遠,劉波湊過來悄聲道:「草,你看,剛才那個奇葩大叔還跟着你呢!」

蘇草抬眼一看,果然,那大叔站在不遠處直勾勾盯着自己,眼神中充滿了眷戀。

蘇草渾身打了個寒戰:「哎呀媽呀,那些基*佬可真是夠噁心的!劉波,你掩護我!」

把劉波當成了人肉盾牌,蘇草躲進了人群里,順利鑽進了後面的院子。

無意間,蘇草來到了一間廂房前。

那廂房房門緊閉,無形中好像有極大的吸引力。

不知為何,蘇草竟推開門走了進去。

廂房裡有一張整潔的床鋪。

鬼使神差的,他竟趴在床上打起了瞌睡。

不知睡了多久,蘇草猛地一睜眼,發現自己躺在床上。

哎呀,怎麼在這裡睡著了!也不知道劉波那小子在哪兒!

蘇草打算起身給劉波打電話,誰知他竟一腳踏空,面朝大地直接來了個狗吃屎!

一股腥甜的味道立刻溢滿口腔。

許是聽見聲響,有人跑了進來,看見地上的蘇草,急忙問道:「阿龜,你沒事吧?」

阿龜?!!!你還龜*頭呢!

蘇草暗暗咒罵著,仰起臉,面前居然蹲着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那小男孩還綁着髮髻,穿着漢服。

「喂,臭屁孩,你也是蘇家的後人在這裡看祖屋呢?」

男孩有些慍怒:「你叫誰小屁孩?我可是你的哥哥!」

「我的哥哥?」蘇草哈哈大笑起來,「你叔叔我今年22歲,嚴格算起來都是晚婚啦!」

那男孩用見鬼似的表情盯着蘇草,忽然發現了地上的兩顆門牙。

他連忙撿了起來:「阿龜,你換牙啦!我得趕緊告訴娘去!」

說完小男孩就跑遠了,蘇草這才發現自己門牙處漏風了。

不會吧!摔個跟頭竟然把門牙給摔沒了,這補牙又得花幾千,要是打電話給老媽要錢,肯定要被罵個半死。

蘇草鬱悶地想着,從地上爬起來。

他驚愕地發現自己的手和腳都變得短小,羊絨大衣不見了,他竟然穿得和剛才那小孩差不多!

媽的,咋回事?牙齒掉了不說,身高也縮水了?還縮水成了幾歲的孩童。

該不會是在做夢吧!

蘇草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好疼!

不是做夢!

就在蘇草困惑時,一個溫婉的中年婦人跑了進來。

她心疼地把蘇草檢查了個遍:「阿龜,張嘴娘看看!」

蘇草道:「大姐,你別亂說,我媽在家和別人打麻將呢!」

「打麻將?」

婦人疑惑着,而後抬手拍了一下蘇草的腦袋:「混小子,我就是你娘,你胡說八道些什麼!」

「神經病!」

蘇草罵罵咧咧要走,卻被婦人拎着衣領逮了起來。

蘇草騰空,手腳劃拉着:「老巫婆,你快把我放下來!」

「臭小子,讓你好好念書偏要偷懶睡覺,連娘都不認了,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訓你!」

蘇草被帶到了祠堂,挨了一頓結結實實的揍,還被罰跪在祖宗牌位前思過。

蘇草這才意識到自己穿越了,還穿越成了一個小孩。

他沖周圍的空氣喊道:「系統!系統!」

喊了半天也沒什麼鬼系統回應。

這可不妙啊!

穿越沒有系統當外掛怎麼升級,怎麼裝逼啊?

古代醫療條件這麼差,一個闌尾炎就可能翹辮子啊!

就在蘇草欲哭無淚的時候,剛才那個自稱他哥哥的小男孩,在門外鬼鬼祟祟伸着腦袋往裡瞧。

發現周圍都沒人,男孩手裡拿着兩個饅頭走了進來:「阿龜,餓了吧!這是哥哥從廚房給你偷出來的饅頭。」

蘇草這輩子都給毀在名字上了,之前叫「艹」,穿越後叫「龜」。

老天爺,你他媽是不是在玩我?

蘇草拿過饅頭一邊吃一邊問:「我是誰啊?」

男孩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思議:「你是阿龜呀!」

蘇草臉上的肌肉都在抽抽:「阿龜是小名吧!我是說我的大名!」

男孩伸手摸了摸蘇草的額頭:「子由,你剛才摔到頭了嗎?頂撞娘不說,還不記得自己是誰了。」

子由?

蘇草咬了一大口饅頭,嘴裏鼓鼓囊囊的,這個名字怎麼這麼熟悉啊!

蘇草是標準理科男,對文科類的都不太感興趣。

讀了四年大學,已經把高中前學的語文和歷史全還給老師了。

不過子由這個太響亮,一定是古代某個名人。

穿越成名人也不錯,就在蘇草稍微有點安慰的時候,男孩又冒了一句:「子由,我是你的哥哥子瞻,你還記得嗎?」

剎那間,饅頭進了氣管,蘇草被噎得滿臉通紅。

子瞻立馬替弟弟撫背順氣。

好歹蘇草也是211大學的學生,不清楚子由,但一定清楚子瞻,那可是大名鼎鼎的蘇軾啊!

好不容易把饅頭咳了出來,蘇草抬頭死死盯着眼前的蘇子瞻:「所以你叫蘇軾?」

《穿越成蘇轍,升官發財只為撈親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