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穿越成袁家嫡子,開局買下太守
穿越成袁家嫡子,開局買下太守 連載中

穿越成袁家嫡子,開局買下太守

來源:google 作者:盛景常在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盛景常在 袁凡

穿越成袁家家主袁隗的嫡孫袁凡,袁紹是他大伯,袁術是二伯董卓不久就會入京,二袁相爭的局面近在眼前為了避免袁家重蹈覆轍,袁凡立壓二袁,自己來做這袁家未來的家主袁凡首選便買下了丹陽太守一職,隨後又到得了身為家主的祖父支持攜帶着任務系統的袁凡,自揚州始,開始了自己的爭霸之路......「祖父,我需要田豐、逢紀二人輔助」祖父:「老夫這就去信一封」「祖父,揚州路途遙遠,路上恐有不測,我需要護衛」祖父:「顏良、文丑二人交予你」「祖父,王允義女貂蟬,凡兒甚悅之,您看......」祖父:「婚期已經訂好了,下個月便結婚」袁家四世三公,底蘊非凡,袁凡得到祖父袁隗認可後,瘋狂開始挖牆腳......展開

《穿越成袁家嫡子,開局買下太守》章節試讀:

張馴為人忠厚,待人和善。

可是此刻他看着袁凡,也忍不住面生怒意。

「好,那老夫就見識一下。」

說完,他便走了下來,走到袁凡面前,親自看着袁凡揭開這布帛。

張馴一離位,置於首席的各位大人便也坐不住了,紛紛圍了上來。

「我看你怎麼收場。」

袁術啐了一句,隨眾一起離位。

袁凡見此,面不改色。

他俯身將手上的這一團東西放在正**,隨後不緊不慢的扯開上面布條。

兩條布帶很快被拆了下來,袁凡將其扔在一旁。

白布繞了三層,這導致袁凡揭開的時候花了一些時間。

「故作玄虛。」袁術耐心逐漸被消耗,剛要轉身回到位置上,突然,一道驚呼傳來。

「這,這是蔡倫紙!」

袁術回頭看去,不可思議的一幕展現在他眼前。

紙張,全是紙張!

袁術眼神獃滯,意識到這些很有可能就是書籍,他的臉紅得似火燒一般。

他目光不善的看了袁凡一眼,同時極力將自己的身影隱藏在人群中。

俗稱,裝死。

「嘶~」

張馴顫抖着手拿起一本書籍,展開一瞧,

「履霜,堅冰至。」

「以貴下賤,大得民。」

張馴念着,隨即驚訝道,

「這是易經?」

他興奮的翻弄幾下,確認了這個疑惑。

「這真是易經!用蔡倫紙記載的完整易經。」

張馴從事經書奏定十數年,對這些經書再為熟悉不過,往日里成堆的竹簡才能記載完全的易經,竟然全部書寫在這小小的一疊紙上。

他怎能不震驚。

「下面都是呢。」袁凡適時提示道。

張馴聞言,迫不及待的拿起下一本,

「《禮儀》!」

「《樂經》!」

「《春秋》!」

……

張馴將所有的書籍翻完,確認這些就是六經,而且是記載空前完整的六經。

「好大的手筆,如此精緻的經書,恐怕價值不菲吧。」

劉表感嘆道,道出了在場眾人的心聲。

此時,次席上的諸位官人也早已因為眾人的反應圍了上來,聞言,臉色各異。

這份禮物不可謂不重,不管是紙張還是內容,都稱得上珍寶。

在這個時期,紙張還是稀有物,其價格堪比黃金,所以系統給出的價格才會等同於一匹寶馬。

不過袁凡並沒有察覺這一點。

而張馴顯然意識到了,他眼神中帶着不舍,但還是說道,

「子安賢侄送的禮品太過珍貴了,本官不能受之,若是賢侄真有心,能借本官手抄一份,本官就十分感激了。」

張馴現在看袁凡的眼神已經截然不同,沒有半點怒意,反而心有愧疚。

此時眾人皆不覺點頭,張馴的回絕和要求十分合理。

如此貴重的禮品,換他們也不敢輕易接受,萬一袁凡有所求,可就不好拒絕了。

他們對待袁凡的態度中或者說對袁凡的認知,還沒轉變過來。

總覺得,袁凡拿出來這般天價的禮品,不正常。

「張大人何須如此,子安本就是將此物送給大人的,再拿回去,豈有這種道理。」

袁凡的話,愈加證實眾人的猜測,就連張馴臉色都有些異樣。

場面出現了一絲詭異的安靜。

最終還是袁凡打破了安靜,

「這些不過是在下聽聞張大人曾奏定《六經》,手抄的書籍,不值什麼錢。」

「寥寥心意,還希望張大人能夠接受。」

袁凡撒謊是自己手抄的,也是為了降低這書的價值,畢竟稍有年代的古籍史料都是價值連城的。

張馴頓時一詫,

「賢侄手抄的?」

他趕緊又拿起來一本書籍,仔細一觀才發現端倪。

全新的筆墨,一致的筆跡。

確實是新書。

曹操和劉表兩個文藝青年也湊了上去觀摩,良久曹操感嘆一句,

「其上書法,我不如也,沒想到子安竟然有如此實力。」

「的確是近來所做。」劉表也評論道。

這下幾乎坐實了這些書都是袁凡所為。

如果不是早有準備,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抄寫這麼大的量,而袁凡顯然有這樣做的理由。

不管到底是不是袁凡所為,還是他找人代抄的,起碼這份心意是真的。

而且,真要是代抄的,依照此人的書法水平,日後也會被人所知,袁凡想瞞也瞞不住。

所以袁凡所說應該屬實。

在場的沒有蠢人,悄然間,許多便想明白了這一層,看待袁凡的目光也變了。

袁家嫡孫,確實不容小覷,該有過人之處。

袁凡始終有恃無恐,系統出品,他們就是想查也查不到源頭。

「賢侄才華橫溢,倒是老夫之前着相了。」張馴正式放下姿態,也算是認錯了,但是他還是不能接受袁凡的禮品。

「賢侄的心意老夫心領了,但是單論這些紙張的價值,老夫也不敢接受,賢侄還是拿回去吧。」

這下袁凡徹底反應過來了。

感情問題是出在紙張上,在他的印象里,早在東漢前期蔡倫紙就被發明了,到了這個時期紙張應該是被廣泛使用的。

主要是袁家就有蔡倫紙,這就導致袁凡產生了這樣的錯誤認知。

原來這個時期紙張還是小眾產物。

袁凡拍了拍腦袋,趕忙扯謊道,

「不瞞張大人,在下已經改良了蔡倫紙的製造方法,這種紙張製造成本簡單,過程簡易,根本不值什麼錢。」

話落。

驚訝、震驚、震撼,紛紛出現在眾人臉上。

「荒謬,袁子安,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改良造紙,自蔡倫紙出世,百年來何其多人嘗試改良造紙,緣何到現在都沒有人成功。」

「你一介小兒,怎麼可能懂得其中困難,真是胡亂之言,不知天高地厚。」袁術首先反應過來,開口呵斥道。

這一次沒有人覺得袁術說得不對。

因為他說的就是事實,也是他們心中的想法。

張馴不由也懷疑起,是不是他還是看錯了袁凡。

改良造紙技術,跟天荒夜談一樣。

袁凡當然不是不過腦子的撒謊,因為獻帝劉協時期,就有左伯改良了蔡倫紙,而且系統的商場內就有最簡易的造紙技術出售。

售價二百金幣。

所以他一點也不慌,轉而說道,

「二伯,你怎麼知道我一定不行呢。」

「如果不信,諸位不妨看一下,這書籍所用的紙張和蔡倫紙是有差別的。」

聞言,曹操是第一個拿起一本書籍研究的,接着劉表、張馴也效仿。

整整一柱香的時間過去。

一個令三人震驚的發現,縈繞在他們心頭。

「這紙真不是蔡倫紙。」三人相視一眼,驚呼。

一句話,讓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難道袁凡真的改良了紙張。

緊接着曹操的聲音響起,

「這紙粗看有些泛黃,和蔡倫紙有些像,但仔細觀察,便能發現,紙張泛黃是因為墨汁沾染導致的,紙張留白處,可以看出明顯的潔白之色。」

「而且,這紙與蔡倫紙最大的不同,便是很薄,只有蔡倫紙厚度的一半。」

「這紙是要比蔡倫紙好的。」

曹操定下結論,眾人皆目瞪口呆,沒有一人懷疑。

曹操乃前任太尉曹嵩之子,家世並不遜色任何人,而且其人擅交,在士族圈子內頗有名氣。

「如果諸位還不相信,可以等候幾月,待我完善造紙流程,便可於商坊間見到此紙。」

袁凡說道。

知道紙張的價值後,袁凡便已經打算兌換商場內的造紙術,發一筆橫財。

「賢侄所言當真?」

張馴興奮地問道。

「當著這麼多長輩的面,我總不可能說謊。」

「如此甚好。」

張馴伸手握住袁凡的手,情緒十分激動。

「子安此舉當是造福世人,必定青史留名。」

張馴十分明白,一旦這種紙張問世,將會在文學史上掀起一場翻天覆地的變化。

見宴會主人都這樣對待袁凡,許多人開始見風使舵的誇讚起袁凡,當然其中也不乏真心讚美袁凡的。

「袁司徒之孫名不虛傳,袁家後繼有人了。」

「小小年紀,真是英雄出少年。」

「改良造紙術,這將會成為史書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

宴會的熱度又達到了一個**。

眾人緩緩回到座位之上,沒有人再提及禮品之事。

只有袁紹袁術等人心裏頭不是滋味,看着袁凡又是眼紅又是憤恨。

其中尤以袁術最恨 袁凡,他回到座位上,強行裝作之前的事沒有發生一般,但他總感覺時不時就有目光在審視自己。

就感覺像是在看笑話。

這一切都是袁凡這小子導致的。

袁術心中對袁凡的恨意愈發強烈。

《穿越成袁家嫡子,開局買下太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