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大晟朝之成為團寵皇妃
穿越大晟朝之成為團寵皇妃 連載中

穿越大晟朝之成為團寵皇妃

來源:google 作者:素棠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初 顧雲漠

她,是21世紀著名音樂學院中樂系古箏畢業生,不想因為一場意外穿越到了這個在歷史上不存在的朝代!而她,則變成了當今護國公的嫡女!可好景不長,家族被奸臣陷害,陷入萬難境地,連每日溫飽都難解決這能忍?!飯都不給我吃?!沒肉吃這怎麼活!於是,她開始以一己之力,在京城各處瘋狂撈金,重新支撐起了家族一次民間畫展,她以極抽象風格被巡遊的陛下一眼看中!直接帶回宮裡成為御用畫師!拜託拜託!我就是畫著玩啊!主要是想搞錢吃飯!這也不是我的專業啊!大皇子顧兮塵、二皇子顧雲漠都被這個神經質畫師高超的畫技吸引,深深的愛上了她!甚至連陛下也要納她為妃.....不是吧?這也行?!穿越甜寵王妃種田腦洞沙雕古言展開

《穿越大晟朝之成為團寵皇妃》章節試讀:

只見為首的一員大將騎着高頭大馬,威猛無比。

那大將身材魁梧高大,戴着黑色的似是防毒的面具,全身散發出一股彪悍無比的煞氣,渾身都籠罩着凌厲的殺氣。

酒樓其他沒事的圍觀貴族在窗邊討論着:

「他是什麼人?」

「那不是禁軍副統領李牧嘛,據說曾經在戰場上斬殺過不少的敵人,是一位難得的武將。」

「他來這裡幹什麼啊。」

「哎喲一定是,一定是剛才的爆炸不對勁!」

「出事了?」

聽着眾人議論紛紛的聲音,顧雲漠皺了皺眉,看着李牧走進了酒樓,他對葉初低聲說道:「我去樓下看看,你先在這裡獃著。」

「嗯,我知道了!」

顧雲漠點了點頭,便走了出去。

走下樓,正好遇到迎面而來的李牧,看到顧雲漠的那一瞬間,李牧眼中閃過一絲詫異。

「二皇子?」李牧立即反應過來,「微臣參見二皇子殿下。」他跪下抱着拳,態度恭敬。

「李統領請起。」他看着李牧:「是不是煙火出事了? "

「沒錯,殿下,微臣此刻前來,是因為我們查出,有人在煙火中投毒!」

顧雲漠聞言一驚。

竟然有人在皇家主辦的盛事上投毒!

而且,竟然還投進了煙火里?

「是哪個膽敢如此猖獗,不怕死嗎?!」顧雲漠憤慨的問道。

「微臣暫時還未查出。」李牧又說:「這種毒名為「厲壤」,一直私藏於宮中,它可在煙火上升至天空炸開時散發紫色但無味的毒霧,下落與空氣混合。人一旦接觸,雖不致死,但會頭暈目眩、口吐白沫,因此在大街上的那些貴族們中毒頗深,在屋內的大家反而不會受傷。我懷疑此人是想在今日煙火節上放毒,謀害皇親國戚,甚至意圖造反,趁機奪取皇位!不過,我已經派人去調查,看他究竟是想謀反還是別有居心! "

聽着李牧說的條理清晰的話語,顧雲漠點點頭:「李統領,那你一定是在懷疑誰了,可否告訴本皇子,是誰?」

「殿下....」

李牧貼過來,對着顧雲漠耳邊悄悄說了什麼,而後退回去又道:「多虧龍王落雨,如今城中毒霧已消散了九成,接陛下指示,受傷的皇親貴族及大臣家眷我們已經派了太醫救治,殿下稍作歇息便可回宮。」隨即行了一禮離去。

這時,一陣腳步聲從前方傳來。

顧雲漠抬眸望去,只見葉初從樓梯上緩步走來。

看到葉初的那一刻,顧雲漠的臉上頓時露出一抹笑容。

「葉姑娘,真是對不住,我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實在是抱歉,今晚的煙火節恐怕不能繼續下去了。」他滿臉誠懇,繼續道:「我本以為,這次煙火節,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能夠與葉姑娘一同欣賞煙火,誰知道卻發生了投毒這樣的事情,實在是抱歉。」

「什麼投毒?」

聽着顧雲漠的解釋,葉初皺着眉頭,她現在的心情極差,心情極壞,一點兒欣賞美麗煙火的興趣都沒有。

「二皇子,你剛才說,有人在煙火上投毒?」葉初問道:「這究竟是什麼人?竟然做這樣的事情?」

顧雲漠看着葉初,苦笑着壓低聲音說:「好像...是你哥。」

「我哥?!」葉初直接瞪大了眼睛。

「沒錯,聽李統領說,查出毒藥時,只有你哥哥葉統領在現場,若是這些皇親在煙火盛宴上出事的話,若我們當時沒有在酒樓內,恐怕......」顧雲漠嘆息了一聲。

「你說我哥做出投毒這種事情,這怎麼可能?!他才去的軍營!怎麼會來到這?」葉初搖了搖頭,「你肯定是弄錯了,或者是你誤會了。」

「我們的侍衛親自檢驗了那些煙花,上面的確是灑了毒藥,而宮中藏着此毒物的寶閣,這些天,只有你哥去過。」突然,一位身穿錦衣華服的男子出現在他們身後。

「大哥!」

「大皇子?」

顧雲漠和葉初幾乎異口同聲的叫道。

「葉姑娘,如果葉統領這件事情屬實的話,那就不僅僅是謀反這麼簡單,恐怕......」

說到這裡,他停了一下,然後繼續道:「我們的父皇不會放過你哥哥,甚至可能將你哥哥斬首示眾!」

葉初臉色瞬間變得凝重。

不不不不是吧??

這意思是要殺人了?

!!!!!!!!!!!

顧雲漠立馬安慰道:「這件事情,必須要儘快查清,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雖然葉統領已經被他們扣押,但並沒有證據證明他就是兇手,所以,一切還有希望。」

「沒證據就抓人?」葉初問道。

「不是抓人。」顧兮塵解釋:「只是例行審問。」

「那如果是真的,他的罪行嚴重嗎?」葉初緊張的問。

顧兮塵猶豫了一下,還是實話實說: "比較嚴重! "

「比較嚴重是什麼意思???他到底犯了什麼罪?」

「他投毒害人。」

「但是又又又又不致命!」葉初說。

「葉姑娘,你還年輕,這裏面的彎彎繞繞,你根本就無法了解,而且,這個時候最好是別摻合進來。」顧兮塵提醒。

葉初看向顧兮塵:「那我該怎麼辦?難道就任由我哥被抓進牢房裡?」

顧兮塵點點頭。

葉初一腳跺在地上:「太氣憤了!!」

看着葉初這個反應,顧兮塵笑了起來:「葉姑娘,我相信你有這個能耐救你哥哥,但是你不要忘記,你只是一個弱女子,即使你有本事,可是在京城裡,你又能翻出什麼風浪呢?如果你哥哥的案件真的牽扯到太多的權貴勢力,只怕你也無能為力,所以,我覺得你應該考慮的更遠一點,而不是急於求成!畢竟還有你父親護國公在呢,你的擔心完全沒必要!」

聽了顧兮塵的話,葉初沉默了。

顧雲漠見她沉默,便繼續說道:「葉初姑娘,這件事情就交給我,相信我!」

「你能行?」葉初看向他。

「相信我!」顧雲漠肯定的回答道。

看着他的眼眸,葉初心裏莫名的安穩了許多,

「好,我信你!」葉初點頭,拍了拍顧雲漠的肩膀。

顧雲漠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看着葉初的眼眸滿是溫柔。

一旁大皇子顧兮塵見狀,眼中閃過一抹不爽。

他直接走過來,伸手握住了葉初的右手。

葉初愣住了,她下意識的掙扎,卻發現顧兮塵握的死緊。

「喂喂喂!你幹嘛?放開放開!」葉初惱羞成怒。

「這是我的!」顧兮塵冷冷的看向顧雲漠。

顧雲漠也是愣住了,不明白自己怎麼惹到顧兮塵了,但他很快就明白過來,因為顧兮塵正用冰冷的眼神盯着他。

「葉姑娘是我的!」顧兮塵又補充道。

葉初:「.........」

葉初的臉色瞬間爆紅。

「你這個狗!怎麼!隨意!占我便宜!」葉初氣得咬牙切齒。

「放開你的手。」顧雲漠眼神中已經有了殺氣。

顧兮塵卻不鬆手。

兩個男人就這麼僵持着,誰都沒有動一下。

葉楓在旁看着這對奇葩,她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額頭,感到非常的無語,她真懷疑這兩個男人是不是真的兄弟啊,都快要打起來了!

就在此時,顧兮塵的手鬆開了,顧雲漠身體也開始動了。

只是他們沒有沖向對方,而是同時出手攻擊對方。

葉初:「.........」

她的嘴角抽搐,這是鬧哪樣?

顧兮塵的拳頭先落在了顧雲漠的胸膛上。

「砰!」的一聲響,兩個人都退了幾步。

「你找死!」顧雲漠臉色鐵青。

「我警告你離葉姑娘遠點!」

兩人又再次沖向對方,再次動手。

葉初:「.........」

葉初感覺自己的腦袋都大了。

她怎麼就招惹到這兩個男人了?

居然為了自己大打出手!

這是怎麼回事?

總不能雙雙愛上自己了吧,魅力有這麼大嗎?

而且她一個大活人站在旁邊,怎麼這兩個男人好像完全看不到她似的?

「你們兩個夠了沒?!」

終於,葉初怒吼一聲,震醒了兩個男人的理智。

顧雲漠和顧兮塵停止了對戰。

「你們倆!送我回家!」葉初怒目圓睜的看向兩人,然後轉身離去。

顧兮塵和顧雲漠看了看彼此,然後跟了上去。

三個人來到了街道口,坐上馬車後,馬車啟程回護國公府。

葉初躺在馬車上閉上眼睛休息,顧兮塵則靠在一旁閉目養神,顧雲漠則看向窗戶外面發獃。

這一刻,三個人都靜靜的坐在車上,沒有說話。

馬車駛出了大街,漸漸消失在夜色之中。

《穿越大晟朝之成為團寵皇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