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穿越大唐:這個安史不太亂
穿越大唐:這個安史不太亂 連載中

穿越大唐:這個安史不太亂

來源:google 作者:戰五渣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泌 羅一

【輕鬆➕種田➕無系統➕無金手指】羅一意外穿越到大唐東北重鎮營州,原本只想安安穩穩的活着,一系列的陰差陽錯之下成了大唐的邊軍無奈的開啟了拯救大唐之路展開

《穿越大唐:這個安史不太亂》章節試讀:

父親主屋的銅錢一共是兩千六百七十個。

羅二二捧着的罈子,是唐朝版的儲蓄罐,名字起的挺有意思,叫撲滿。

裏面大概也就一千多錢。

算上今天帶出去花銷剩下的,一共就也四千多錢,連買一個人的錢都不夠。

唯一能出錢的地方,就剩下城內的鋪子。

但這樣一來,就打亂了羅一的計劃。

原本是打算買了僕人後再去鋪子查賬。身旁有人跟着,鋪子的夥計也不敢太放肆。

可已經與周口口擬了私契,一旦反悔,被唾罵不講誠信都是輕的。

周口口若是不講情面告到縣衙,賠的錢更多不說,還有可能被鞭笞。

羅一斜倚在床榻上,閉上眼睛嘆了口氣,感覺穿越的本質就是遭兩回罪。

唯一強上一些的就是十五歲的皮囊里,裝了一個二十五歲的靈魂。

「你看着劉二燒些滾水,解解渴再涼快涼快,咱們就去鋪子看看。」羅一很累但並不打算拖下去。想歇着,以後有的是功夫。

「大郎君,二郎君。」羅二二還沒起身,劉二突然敲響了屋門,「家中的米糧與腌菜不多了,肉食也好幾日沒讓人送過來。再不採買,兩位郎君可就要餓肚子。」

羅一拿起鋪蓋將銅錢蓋住,示意羅二二開門,輕聲調侃道:「家中若是沒了米糧,我與二郎去外邊的食肆吃就好,怎麼可能會餓肚子。」

「咣當!」

羅二二剛放下門閂,屋門就被劉二用力的打開。

劉二跨步進屋,臉上的怒氣絲毫不做掩飾,對着羅一氣哼哼道:「兩位郎君是餓不到肚子了,我與王黑頭和張錦娘怎麼辦?」

羅一目光一凝,就劉二這態度,外人還以為他才是主,自己才是奴。

但這個貨身強體壯,這個時候撕破臉皮恐怕要吃虧。

壓下心中的怒氣,羅一嘴角上翹,臉上布上了笑容道:「你我名為主僕,但早已經把你當做家人了,怎麼會讓你們餓肚子,太不禁逗了。」

劉二臉上的怒氣稍減,眼中儘是輕蔑道:「大郎君這話說的還有些道理,以後要知曉有些說笑是說不得的。

另外阿郎主屋裡的銅錢,是用來平日里採買的。

兩位郎君可莫要亂花銷,還是放回去的好。」

羅一眼中的目光卻變得冷冽,但臉上依舊帶着笑意,「些許花銷不必在意,不會讓你們餓肚子的。

你先去燒些滾水,我與二郎喝些水,待會便去鋪子取些財帛給你採買。」

劉二眼皮一搭聾,指着屋外的太陽,皮裏陽秋道:「大郎君身子可是弱得很,這麼熱的天再喝滾水,怕是不妥,會傷了身子。

廚房裡有一早打上來的井水,還是喝這個爽利。」

羅二二之前沒太注意劉二的態度,對羅一所說的家裡僕人起了心思也是有些懷疑。

但現在劉二這副囂張的樣子,讓羅二二不得不信,又氣又惱之下,剛想大聲斥責,卻被羅一的眼神給制止住了。

「說得有道理,這麼熱的天確實不適合喝熱水。」羅一對劉二客氣的揮了揮手,「先回房歇息去吧,待會從鋪子回來喊你。」

劉二一揚頭,神色倨傲道:「那就聽大郎君的吩咐,不過待會還請兩位郎君速去速回。」

待劉二出了屋子,退出了院門,羅二二氣呼呼的揮舞着拳頭道:「大兄,這等惡奴如此欺辱咱們,為何還要順着他。

咱們大唐可是有律法的,就不信他能把咱們怎麼樣。」

「鋪蓋下面就是銅錢,油紙包里雖然不知道包的什麼,但肯定是比較貴重的。若是讓他瞧見了,萬一起了歹心,那可就糟了。」羅一望了望院門的方向冷冷一笑,「你放心,他蹦躂不了幾天。」

羅二二習慣性的要反駁,但一想到兄長的預料已經開始應驗,又把即將脫口而出的話給咽了回去。

像是從未見過一樣,仔細打量了幾眼羅一,羅二二撓了撓頭,「大兄,這兩天怎麼感覺你像變了一個人,比以前聰慧也厲害多了。」

羅一見羅二二平復了下來,擺了擺手,「先別說這些沒用的,趕緊把油紙包打開看看。」

油紙包不算厚,所以裏面的東西不算多。

除去城外莊園、城內宅院以及鋪子的地契房契,就只有一封書信和三個家奴的奴籍與一些佃戶簽的契約。

莊園的地契還在手中,這給了羅一一個驚喜。

這就意味着羅興與羅旺強迫原主畫押轉讓契約,根本就是在做無用功。

這兩個人這麼蠢?沒有拿到地契就敢佔了莊園?

羅一琢磨了一下,這兩個貨雖然很老六,但絕對不傻。

恐怕是篤定自己兄弟二人也不知道這些地契放在了哪裡,才弄出的這些騷操作。

不過不管什麼原因,有了地契在手,這兩人是要遭罪了。

「大兄,你快看看這信。」羅二二打開信件看幾眼,馬上遞給了羅一。

羅一掃了幾眼信件,也十分驚訝。

與其說是信,不如說是一份借據。

「楊阿翁以前是軍中的長征健兒?尚家莊在哪你知道嗎?」

羅二二點點頭又搖了搖頭,「楊阿翁以前給我講過他投軍的故事。但是尚家莊在哪,楊阿翁沒講過。」

羅一微微頷首,將信件收了起來。

楊阿翁念軍中袍澤情誼,固然很讓人欽佩。

但有多大屁股穿多大褲衩,有多少水和多少泥。

他自己沒那麼多錢,拿主家的錢去接濟那些傷兵與傷兵的後輩,這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就算是坑人,也不能可着親近的人坑不是。

「大兄,楊阿翁一直伴着我,那個尚家莊的莊戶們,日子一定過得很苦。

不然楊阿翁不會不告而取的,況且還留了這封信,也算得光明磊落了。」

羅二二與楊阿翁感情深厚,始終不願相信,也不想讓羅一認為他最信任最親近的人是個賊。

羅一明白羅二二心中是怎麼想的,抿起嘴笑了笑,「你覺得他是光明磊落,那就是光明磊落的。

但你要記住,那只是你的看法,而不是別人的。」

「那你覺得楊阿翁是個壞人,是個賊人?」羅二二有些緊張的問道。

「不告而取謂之偷,即便偷走的財帛是用做義舉,那也是偷。」摸了摸羅二二的頭,羅一嘆息道:「莊子里的人是他的親人,難道你我就不算他的親人了嗎?損害害一方的親人利益去接濟另一方親人,這種做法很不妥。」

羅二二想了想,明白了羅一話中的意思,有些失落的點點頭。

將信件與地契房契收攏好,羅一擺了擺手,「不用太難過,人的好壞,皆在一念之間。

楊阿翁好歹也算把契書都給留下了,最不濟咱們還能賣了宅院與鋪子。

尤其是城外莊園的地契還在,你挨的那一巴掌,可以輕輕鬆鬆的找回來了。」

《穿越大唐:這個安史不太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