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越嫡妃虐渣忙
穿越嫡妃虐渣忙 連載中

穿越嫡妃虐渣忙

來源:google 作者:葉子佩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冥連瀾 葉子佩 穿越重生

二十一世紀的鬼貓是頂級異能殺手!一遭被陰,穿越成了尚書府不受寵的嫡女,各方危險來勢洶洶!好不容易活下來,要取她的命?休想!噁心渣爹?廢!惡毒庶妹?死!猥瑣皇帝?亡!眼瞎質子咦,有幾分姿色,搶來做工具人吧鬼貓笑眯眯的把男子霸佔了,絲毫不知她搶了個什麼腹黑玩意回來,每天都在被坑中,還怡然自得你放心,以後我賺錢,絕對不讓你再喝白粥了!某皇抱着一碗燕窩:娘子真好展開

《穿越嫡妃虐渣忙》章節試讀:

蛇在眼前,她哪裡還管得了藏不藏的,驚恐之下直接跳了起來,屏風直接被推倒了。
一身錦衣玉釵,長相姣好美麗,但滿臉寫着刻薄和傲慢,此刻正害怕得猙獰起來,有些可怕。
她想甩開蛇,可蛇纏住東西就纏得死死的,要不是怕昏過去被咬死,她早就昏過去了。
「你是誰?」葉子佩一臉驚悚,臉色蒼白得不像話,似乎受了大驚嚇,「難道是刺客,來人,有刺客,來人啊!」
「我才不是刺客,你給本公主住……啊!」女子聞言,惡狠狠的瞪着她,似乎想上前給她一巴掌,但蛇更讓她害怕。
瞪她?還想動手?
葉子佩眸光微閃,害怕之下是慵懶,看似慌亂後退,實則悄悄伸出腳:「來人啊,有人要刺殺本郡主,救命啊。

女子被直接絆倒!
她本就蹦噠着靠近了床邊,這一絆讓她直接坐到了床!
女子臉色大變,尖叫和慘叫齊發:「不要……啊!」
重力之下,床底的刀片直接凸出!
刀尖泛着寒光,遍布整張床,密密麻麻不說,還一個比一個鋒利,而且極長,似乎是從床下紮起來的。
可想而知,坐下去會有多痛。
如果是躺下去或者臉朝下,後果更是不言而喻的可怕!
葉子佩有些微愕,旋即慵懶的眼底泛着幾分涼光,本以為竹葉青已經夠過分,現在看來,對方這是來要她命的!
果然是皇宮啊!
葉子佩目光微瞥身後,接着誇張後退,臉色蒼白的喃喃念:「血,血……」
宮女們焦急衝進來,看到的就是七公主坐在刀床上,屁股下已經有鮮血淌出,正在凄厲慘叫。
而安凰郡主似乎受了驚嚇,那張臉蒼白得不像話,直接就暈了過去。
葉子佩可不傻,這公主肯定要鬧,她身體本來就不舒服,可不想陪她去什麼公堂對質。
不如裝暈睡會兒。
宮女們那邊還來不及去扶七公主,這邊安凰郡主又暈了,急得團團轉。
「七公主……安凰郡主!」
「快去找皇后娘娘!」
「快快快傳太醫!」
一時間安凰閣熱鬧極了。
皇后和康帝都親自來了。
太醫小心翼翼的稟告:「稟告皇上娘娘,安凰郡主是病中驚嚇過度,暈過去了,臣開幾副葯喝了就會醒,但七公主那邊,她遲遲不願意讓我們看病。

七公主的傷處尷尬,根本不願意讓人靠近,可這樣耽擱下去也不是辦法。
康帝的臉色十分難看,他和雲項保證過安凰在皇宮絕對無恙,結果雲項前腳剛走,後腳安凰就出事,他的臉簡直被打得啪啪響!
還是親女兒打得!
「她不願意就讓她死了算了!」康帝的威嚴被冒犯,怒火不小。
安凰閣的事但凡有雙眼睛都知道怎麼回事,滿床刀片,鮮血淋漓,這是何其歹毒的人才會做出的事!
自己害人反遭殃,現在還不願意治病。
好大的架子!
皇后連忙道:「皇上您可別說氣話,否則劉貴妃會傷心的,臣妾去勸勸她,你們也是,聽不出來皇上說的是氣話嗎,還杵在這兒?」
床上的葉子佩聽着這看似得體,實則落井下石的勸慰,再次在心裏嘖嘖嘴。
果然是皇宮,真是可怕。
康帝的火氣不減反增,門外傳來七公主的慘叫,夾雜怨念,尖銳大喊着。
「父皇,葉子佩她害兒臣,您定要為兒臣作主,快下旨把她趕出宮去!」
「不,我也要她償我償過的痛苦,父皇……」
七公主為了拉葉子佩下水,硬是拖着傷口跑來安凰閣,一邊哭一邊說出各種惡毒的處罰。
旁邊的宮女太監是勸都勸不住!
康帝大步匆匆的從安凰閣走出來。
七公主以為他是要幫自己作主的,淚眼婆娑:「父皇,您一定要……」
「啪!」
清脆的巴掌聲響徹在安凰閣前。
葉子佩在裏面都聽到了聲音,足以見這一巴掌用了多大力氣。
宮女太監瞬間跪了一地,個個頭都不敢抬:「皇上息怒。

七公主被打懵了:「父,父皇……」
為什麼是打她?為什麼不是打葉子佩?
明明受傷的是她啊!
明明她才是父皇的女兒啊!
「丟人現眼!」康帝怒火沖沖,看着宮女們,氣不打一處來,「你們還愣着幹什麼?還不快把她帶回去?」
「奴才遵命。
」太監們大氣都不敢喘一個,小心翼翼把七公主扶起來。
七公主眼睛都紅了,但她不敢再忤逆康帝,滿是恨意的看向安凰閣,將所有矛頭對準葉子佩。
都是葉子佩的錯!居然敢躲過她的圈套!
葉子佩!害她受傷,害她在大庭廣眾下被父皇掌捆,賤人!
她一定不會放過她!
皇后體貼的拍着康帝的背,看着七公主的背影,一臉無奈的搖搖頭:「七公主還小,皇上莫氣惱。

「小?她還有一年就及笄了!身為公主,心思卻如此惡毒。
」康帝的氣就沒散過,揮了揮手,嘆了口氣道,「皇后,朕答應過威武將軍,會好好照顧安凰,朕政務繁忙,你多多照看安凰些,今日的事也別傳出去。

「臣妾知道。

安凰閣的人慢慢散去,為了彌補葉子佩受了驚嚇,一大堆賞賜又下來了。
其中還有兩匹年初上供的雪金綢,聽說就此兩匹,全給了她。
葉子佩醒來的時候,一個長得不錯的宮女上前,滿臉笑容:「郡主,您醒了,奴婢喜鵲,日後就由奴婢服侍您,晚膳已經備好了,要用膳嗎?」
葉子佩瞄了一眼這宮女,笑得還能再牽強點嗎?
再一掃這安凰閣的宮人,個個的表情都有些僵硬,甚至是絕望。
能不絕望嗎,跟了傳說中跋扈的安凰郡主,別說出路了,估計一個好下場都落不到。
在踏進安凰閣那刻起,他們就已經做好了隨時赴死的決心!
葉子佩嘴角一抽,她是該同情這些宮人倒霉呢,還是同情自己這麼不受人待見?
這也足以可見,她那位庶妹手段是多麼不俗!連宮裡的人都如此懼怕她。
「用膳吧。
」葉子佩掩下眼底的涼意,懶洋洋道。
她先前的衣裳沾血了,現在就一身裡衣,喜鵲想上前伺候她穿衣,葉子佩可沒那習慣,直接讓她下去。
碧綠色衣裳被放在金絲案木上端上來,葉子佩剛挑起衣角就看到一抹翠綠色,不細看根本看不出,葉子佩眸底閃過詫異。
剛才場面混亂,竹葉青偷偷跑了沒人注意。
誰曾想它居然沒走,藏在衣服里。
既然逃過一劫,那她就幫它一把。
她不動聲色的掐住七寸,穿上外裳後往袖子里一塞,隨便吃了幾口飯菜。
「郡主,您要去哪兒?」喜鵲見她打算出去,立刻緊張詢問。
風波好不容易平下來,可別是去找皇上告狀啊。
葉子佩:「散步。

「奴婢給您帶路。

喜鵲怕她鬧幺蛾子,把她往偏僻的地方帶。
葉子佩也沒說啥,只是走到一處突然停下,望着前方空蕩的破舊宮殿:「本郡主怎麼覺得陰森森的?」
喜鵲牽強一笑:「這邊是冷宮,人比較少。

冷宮?
葉子佩挑了挑眉,如果她沒記錯的話,冷宮後面就是宮牆。
可以出宮啊。
「行了,你下去,本郡主自己待會兒。
」葉子佩偏頭看着冷宮,有些好奇。
喜鵲想說什麼,但看她這一臉小激動的樣子,暗自鄙夷。
冷宮都沒不知道,果然如傳言一般見識淺薄!

《穿越嫡妃虐渣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