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穿越紅樓之狼煙四起
穿越紅樓之狼煙四起 連載中

穿越紅樓之狼煙四起

來源:google 作者:裴望南說紅樓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賈珍 賈真

打工仔賈真由於失足跌落山崖,因緣際會,穿越成寧國府的賈珍他憑藉前世的記憶在紅樓里縱橫捭闔,改變寧國府,挽救秦可卿,周旋於各方勢力展開

《穿越紅樓之狼煙四起》章節試讀:

秦可卿面色蒼白,不小心的舉動使自己無地自容,撿起地上的被子遮住自己,只希望剛剛那一幕永遠消失在賈真的腦海中,秦可卿取而代之的是一臉警惕的盯着賈真,防止他趁人之危。賈真輕咳兩聲緩解尷尬,「辦法不是沒有,但是需要你幫我。」秦可卿並不搭理,但她的眼神告訴賈真可以繼續說下去。「你對外就說我在天香樓身體不適,然後找一位太醫配合我演戲。」

賈真挨得一記耳光已經取得秦可卿的信任,公公賈珍斷斷不會受此窩囊氣。秦可卿說:「太醫有很多,可我真不知道哪一位可以值得託付?」賈真盤腿而坐,想了想,「你就把胡太醫給老子找來,事成以後你再給他一點封口費。」「倘若胡太醫不配合,或者後面揭穿你我,豈不是弄巧成拙?」「除非他不怕死,我有把握的,你就放心吧!」

賈真滿臉自信,秦可卿滿臉疑惑。

「你現在就去叫人把胡太醫請過來,越快越好。」秦可卿沒有衣物裹身,一把將賈珍的深灰色長袍裹在身上,躡手躡腳的移步至閣樓門口,輕喚了一聲「珠兒」,門口另一頭清脆的聲音傳了過來「夫人,有何吩咐?」。寶珠是秦可卿的貼身丫鬟,極具秦可卿信任,扒灰之事,丫鬟寶珠就是寧國府唯一知細情之人。

「珠兒,老爺身體不適,趕緊吩咐一位得用的小廝,去把胡太醫請入府中,片刻不得耽擱,順便拿一套我的換洗衣服過來。」秦可卿話剛說完,門口的另一邊傳來了下樓的腳步聲。賈真此時覺得穿越挺好,如此佳人相伴看着都養眼。

「你必須答應我兩件事!否則我勢必拆台,讓你在寧國府無立足之地。」秦可卿眼神堅韌,面無表情。賈真站了起來,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塵,隨口說道:「別說兩件,就是兩百件老子都會全盤接下,眼都不帶眨一下的那種。」賈真的王八之氣,油然而生。

「第一件,不許危害寧國府!」

「那當然,寧國府是我的起點,老子怎麼可能會危害寧國府?再者說,寧國府還有一位女子需要我去拯救。」

「是誰?」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哈哈……」

賈真的撩妹方式很白痴,但秦可卿的心還是被觸動了,他想的不是佔有,而是拯救。

「第二件,幫我殺一個人。」

「好!」

「你為何不問那人姓甚名誰?是男子還是女子?如此爽快答應,是不是敷衍於我?」

「奪一命而消佳人一恨,奪之!哪有那麼多花里胡哨的問題,以後只有老子可以欺負你,懂了沒?」賈真語氣霸道又不失溫柔。

「至於殺誰?現在還不能告訴你,等時機成熟,我會告訴你。」

賈真心想等老子在寧國府站穩了腳跟,殺誰不都是如同殺豬宰狗,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子要殺誰!

正在這時,門口的珠兒的敲門聲,打斷了賈真的意淫。「夫人,胡太醫已經坐馬車進寧國府了。」秦可卿有點慌亂,小聲問賈真該如何是好?賈真示意直接給他接上來。「珠兒,給胡太醫引到天香樓。」寶珠立馬小跑去接胡太醫。賈真繼續吩咐:「等族中之人到場之後,我會站在門口讓他們看到我的模樣,你下去轉告他們不許踏上閣樓半步,就說是我的意思,然後我轉身回屋,你就趕緊帶胡太醫上樓。另外,你得給我準備500兩銀票。」

珠兒這邊引着胡太醫朝天香樓趕來,尤氏、賈蓉等人都聞訊趕來,烏泱泱的一大群人趕至天香樓門口,看見家主賈珍背着手站在天香樓三層的閣樓上,此時,整理好妝容的秦可卿推開樓下的大門,只聽她說:「公公吩咐,任何人不得入內,在外等候,胡太醫勞煩您快隨我移步上樓。」尤氏和賈蓉雖然心有不甘,可都懼怕賈珍的威嚴,只能待在樓下。賈真見樓下的情形基本穩定,對着胡太醫點頭示意,復轉身回房。

家主走後,樓下寧國府的眾人開始七嘴八舌,愛好八卦的習慣自古皆有,紅樓也不例外。「夫人,老爺最近身體如何?」賈蓉小聲詢問,「也無大礙,只是夜間痰多,時常咳嗽。」尤氏心不在焉的答道。樓上,胡太醫見賈真雙手綁了扎帶,不似行家裡手,也不多問,直接翻箱子找尋跌打損傷的藥酒,解開扎帶簡單給賈真處理了一下,說:「珍大爺近日十指切勿沾水,三到五日後方能痊癒。」一本正經的樣子倒是挺唬人的。要不是賈真前世初讀過紅樓夢,還真被這庸醫唬住了。

賈真和善的說道:「胡太醫,勞煩您對外就說我的病症是痰迷心竅,以致偶有失憶,行為怪異之狀,非藥石所能根治,唯有靜養,以觀後效。」胡太醫直接懵了,哪有病人自己給自己開藥方的?「胡鬧,醫者仁心,豈能兒戲,珍大爺好好養傷,老夫告辭。」胡太醫還以為賈珍在拿他開玩笑呢,畢竟賈珍在外的名聲極差。胡太醫左腳剛邁出門口,「胡太醫,您兒子買官的銀子夠嗎?」胡太醫僵持住了,這等醜事他怎麼知道?賈真接著說道:「賈秦氏,取一千兩銀票給胡太醫,就當是診資。胡太醫你拿了,也算是和我交個朋友。不拿,就是在和正個賈府為敵。你自己想清楚,再考慮一下邁不邁右腳?」

胡太醫最終還是屈從了賈真,將左腿收進了閣樓,轉身坐在書桌前開始鬼畫符。「賈秦氏,快去給胡太醫看茶,一點眼力見沒有,真是女子和小人難養也!」不一會,剛泡好的西湖龍井被都端進來放在書桌上,「胡太醫,您請用茶。」說完,秦可卿就退到門口。

賈真一邊看胡太醫寫藥方子,一邊捧起為胡太醫看好的茶,品了一品,皺着眉頭說道:「這不是無根水泡的茶。」一下子連茶帶碗扔出窗外,茶碗可是明青花啊,胡太醫一陣肉疼。須臾間,樓下傳來一陣殺豬般的叫聲,也不知道砸到了哪位倒霉蛋,聽到嚎叫聲胡太醫拿毛筆的手都跟着抖了起來,奮筆疾書心想趕緊寫完,拿錢走人。賈真一隻手將胡太醫寫好的藥方子拿了起來,吹了一吹,墨香四溢,另一隻手在書桌上有節奏的敲了起來。

「胡太醫,要不再續一杯?」

「不了,不了,珍大爺太客氣了。我還得趕緊下去瞧瞧樓下的傷者。」

「銀票拿上,順便把藥方帶下去給蓉兒瞅一瞅,我身體有恙,恕不遠送。」

胡太醫背上藥箱一溜煙的跑了,秦可卿緊隨其後,明面上是送一送胡太醫,暗地裡是看他會不會亂說話。賈真的氣勢和手段不僅嚇到了胡太醫,同樣也讓秦可卿心有餘悸,秦可卿下樓的時候都心不在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