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越後為了暴富的她,自掘墳墓
穿越後為了暴富的她,自掘墳墓 連載中

穿越後為了暴富的她,自掘墳墓

來源:google 作者:誰管你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楚伶伶 沈以津 現代言情

從大淮鷹王朝穿越來的楚家嫡女楚伶伶,一睜眼發現自己變成了霄州市第一大學的學生這個與她同名的楚伶伶爹不疼娘不愛,還有個妹妹會耍賴可這跟她嫡女楚伶伶有什麼關係呢?當然是把綠茶妹妹明裡暗裡的欺負,全部還回去啦~被父母趕出家門?沒關係,那她就自己賺錢,發誓要做第一富商!先去古玩市場轉轉看吧哦吼,這不是她爺喝多了寫的鬼畫符嗎?啥?她爹的蝦爬爬畫這麼值錢?乜野,為什麼她的簪子會在這裡出現啊!走在路上被好多星探圍住啊?進什麼圈?娛樂圈是個什麼圈?展開

《穿越後為了暴富的她,自掘墳墓》章節試讀:

楚伶伶早上是被鬧鐘吵醒的。

剛要發起床氣時,她突然想起自己現在好像還是個學生,要去學校上學。

躺在床上花了五分鐘接受事實,然後爬起來洗漱,換上校服。

等她拎着書包下樓時,楚國雄正在給楚瑤發零花錢。

對了,今天是周一,該發了。

但這跟楚伶伶沒關係。因為在楚伶伶的記憶里,楚國雄就沒怎麼給她發過。偶爾想起來,也就給轉個一兩千塊。遠不及他給楚瑤的十分之一。

「伶伶,你來,這個是給你的。」

楚伶伶出門前,楚國雄笑眯眯的喊住她,給她遞來一張銀行卡。

活見鬼了。

「這裏面有十萬塊錢。你阿姨不是懷孕了嗎,我想把你那套重新裝修一下。」楚國雄見她沒動作,又繼續解釋道:「這錢你先拿着去租房,花完了爸爸再給你。」

楚伶伶聽出他話里的意思,不經意間看向安伊人的肚子,嗤笑一聲,道:「我可不可以理解為,你是想拿十萬買斷咱倆的父女關係?」

面前的安國雄聽了這話,頓時火冒三丈,聲音止不住大道:「你這是什麼話!我是拿錢讓你暫時搬出去住,又不是直接把你趕出去。」

楚伶伶摸了摸頭髮,「我給你三十萬,你們仨…不,四個走。」

「胡鬧!三十萬能買一套房嗎?!」安國雄怒斥道。

安國雄聲如洪鐘,壯若泰山,幾十年的軍校旅長之職,讓他周身充滿不怒自威的氣勢。

任誰站在他面前都會不由自主的心生畏懼。更別提楚伶伶這樣的小姑娘了。

楚瑤見狀都縮在一邊,努力把自己的存在感變低。

反觀楚伶伶,她卻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反駁道:「你想用十萬買一間屋子,我為什麼不可以花三十萬買你們的房間呢?」

見楚國雄氣的額角青筋暴起,楚伶伶上前抽出他手裡的卡,「開玩笑的。我寧可出去住。」

說著,她快步走出家門。生怕下一秒楚國雄就會後悔。

屋內又傳出瓷器碎裂的聲音,大門再次被打開,楚瑤狼狽的拎着書包跑出來。

倆人對視一眼,楚瑤整理一下衣服,「哼」的一聲從楚伶伶面前走過去。

楚瑤上學有司機接送,而楚伶伶只能自己坐地鐵公交。

她那便宜,不值錢的後母安伊人美名其曰:瑤瑤身子弱,不能自己走。這是在鍛煉伶伶的獨立能力。

楚伶伶到教室時,楚瑤已經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跟三兩個女孩子圍在一起聊天了。

她走自己位置上,剛坐下,坐在前面的夏語冰便轉過身,滿臉內疚,「伶伶對不起啊。昨天我忘記去找你了。」

昨天校園社團聯合會,快要結束時夏語冰說要跟其他社的社員去操場看舞蹈社的表演,便讓楚伶伶一個人把cosplay道具放回儲藏室。

夏語冰答應好會去找她,跟她一起整理的。

不想,看的入迷,一下子忘了這茬。

「沒事啊。你別在意,我沒怪你。」

楚伶伶沒怪夏語冰。她相信她是無心的。

因為楚伶的記憶里,這是她很好的朋友,從小學開始便是。

昨天是楚瑤把後門關上,把她鎖在儲藏室,還陰陽怪氣對她說:「姐姐一晚上都不回家,爸爸會很擔心吧?」

夏語冰聽她說沒有怪自己,心裏頓時鬆了口氣。

她見楚伶伶還皺着眉,便疑惑的問道:「怎麼了伶伶?是不是楚瑤又給你氣受了?」

「語冰,你說怎麼才能賺錢呢?」

來學校的路上,楚伶伶順手查了一下霄州市的租房信息。

便宜的環境差,她看不上。她看上的,那些環境好的,又貴的很。

安國雄給的十萬也只是將將夠六個月。

可付完房租,楚伶伶身上可是真的一點錢都沒有了。

這讓她陷入了沉思。讓她深刻的明白了,在這個時代,「紙幣」有多重要。

她以前哪為「銀子」發過愁啊。

要什麼,她阿公給什麼。

楚伶伶越想越委屈,嘟囔了句:「阿公怎麼就不給我燒點錢呢?」

夏語冰沒聽見她的嘟囔,注意力全在她剛剛問怎麼賺錢上。

夏語冰微微皺眉,怒瞪了一眼坐在後面笑的花枝亂顫的楚瑤。

「你很缺錢嗎?要不我先給你些?」夏語冰面露關心,眉頭緊鎖的看着楚伶伶。

自從楚伶伶的母親,她的文阿姨去世後,楚伶伶的生活也隨着楚瑤的到來,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夏語冰和楚伶一樣不喜歡楚瑤和她那個不值錢的媽。

「謝謝了,但我還是想自己賺錢。」楚伶伶拒絕了夏語冰的幫助。

夏語冰不好說什麼,她突然想到了什麼,轉身把桌面上的歷史書拿起來,「要不..試試古玩?」她指着書中一頁上的古董圖片,又繼續補充道:「前段時間不是挖出一塊淮鷹朝的什麼宰相的墓嗎?所以最近淮鷹朝的古董都特別值錢。我爸就在折騰這些。可惜他沒什麼眼力勁兒,買到的都是不值錢的贗品。」

「古玩。」

還是淮鷹朝的古玩…

「等下午放學,我帶你去古玩市場看看?」夏語冰見楚伶伶有興趣,便提議道。

楚伶伶咬着手指,笑出聲:「或許…我還真可以試試看。」

她一個淮鷹朝來的,難道還認不出自己朝代的器物?

楚伶伶上課時發現,這大學裏教的東西…她居然一點都聽不懂!

好在她有楚伶的記憶,不然連個課堂筆記她都不會寫。

一邊記錄,楚伶伶一邊感嘆:這個時代的女孩真難。

好不容易熬到下午三點放學。楚伶伶頭抵在桌子邊,累的不想動彈。

「怎麼?楚大學霸今天好像不在狀態啊。」

夏語冰拎着包站起來,雙手撐在她桌前。

「我只是在思考生命的意義。」

所以說,千百年後的人們學的這些,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用於何處呢?

「了不起,都研究這麼深奧的問題了。」夏語冰只當她是累的隨口一說,看了眼手錶,拉着楚伶伶的手,「走吧,去晚了該收攤了。」

把她從座位上拉起來,夏語冰順手攬住楚伶伶的手臂。

剛走出教室就看見楚瑤跟着幾個女孩從另一個方向向教室走回來。

楚瑤見楚伶伶背着書包要走的樣子,裝模作樣道「這是要去租房吧?姐姐你真是…」說著,還故作苦惱的扶額,「爸爸只是想把你那間騰出來給弟弟做個卧室,姐姐你還是可以來跟我住的呀,咱們姐妹倆擠擠,也不是不能住的嘛。」

又來。

楚伶伶賞了她個白眼,還不等她開口,站在她身邊的夏語冰先罵起來:「還跟你擠擠!你沒來以前,你那房間就是伶伶的衣帽間!現在你那不值錢的媽要下崽了,又把她房間給佔了!你還大言不慚說什麼擠擠,裝什麼懂事的乖乖女。你要真懂事,你就捲鋪蓋走人,你把卧室還給伶伶啊!」

夏語冰句句戳在楚瑤痛點上,她被夏語冰罵的臉上青一塊白一塊的,面部表情扭曲的可怕。

看着楚伶伶和夏語冰走遠的身影,楚瑤心裏暗罵了一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