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後,我治癒了暴虐王爺的情傷
穿越後,我治癒了暴虐王爺的情傷 連載中

穿越後,我治癒了暴虐王爺的情傷

來源:google 作者:夕落淺醉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楚甜 蕭君珩

【穿越+空間+日久生情+手撕仇人】一朝穿越,楚甜成為了逼迫嫡姐,非要嫁給她心上人的惡毒妹妹可是,明明是楚纖凝她自己不願嫁給坐輪椅的王爺蕭君珩,她不但設計了原主,還害死了原主這個鍋,楚甜表示自己不背,這個仇,楚甜表示自己非報不可可是,無權無勢還沒有銀子的她如何替原主報仇雪恨?於是她費了好大勁找來了合作夥伴蕭君珩,順便在古代畫界當起了大佬雖然這個合作夥伴有些不好相處,但這並不妨礙她在畫界大展宏圖彩鉛畫?出自她手蠟筆畫?也是出自她手水彩畫?不好意思,還是出自她手某天,蕭君珩攔住了她的去路,「王妃,本王的情傷,該如何治癒」楚甜:「時間和新歡」蕭君珩:「好的,那就有勞王妃了」展開

《穿越後,我治癒了暴虐王爺的情傷》章節試讀:

楚甜半眯着眼睛看了一眼那個名叫銜影的男人,看樣子他大概二十齣頭的年齡,看他那身手,推倒這牆應該是不費吹灰之力吧。

她慢悠悠地從地上爬了起來,揉了揉自己被摔得發疼的小屁股,然後一步一步接近銜影。

「銜影哥哥,你看我一個弱女子,怎麼推倒這面牆。你幫個忙唄,回頭我一定重謝你。」

銜影無動於衷,楚甜繼續賠着笑臉討好着,「你看這四下無人,你幫我也沒人知道的。你不說,我不說,王爺他是絕對不會知道的。」

「是么?」

銜影打了個響指,下一刻幾十個人影在楚甜眼前一閃而過。楚甜呆愣在了原地,怪不得偌大一個王府都看不見幾個人影,原來都在暗地裡藏着呢。

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陣後怕,還好她沒幹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除了鑽狗洞,挖牆腳,她別的事情真的沒幹過。

楚甜一下子焉了,看樣子指望銜影幫忙是不可能了,要不跑吧。但她這小胳膊小腿的,跑得過人家么?

唉,真是倒霉,她再次掄起了大榔頭,使勁砸了一下後,牆面依舊紋絲不動,而她卻累得不行了。

於是這個挖牆腳的女人一不做二不休,不跑路也不砸牆了,直接放下手裡的大榔頭,躺在它的旁邊曬太陽睡懶覺了。

楚良今日班師回朝的消息老早就傳遍了整個京城,不少人一大早就在城門口等待他們的到來。蕭君珩出現的時候,圍觀的百姓很默契地讓開了一條路,同時剛剛還很歡愉的氣氛一下子變得很壓抑。

蕭君珩視若無睹,坐着輪椅徑直來到了剛到城門口的楚良面前。楚良立馬下了馬,上前拱手道,「王爺。」

「是阿珩。」蕭君珩糾正道,聲音很是清冷,他抬眸看了一眼楚良身後的楚溫禮和顧淮,微微點了點頭。

三人年歲相當,曾經並肩作戰,殺敵無數,現如今,他們還是他們,而他,已不再是從前的他。蕭君珩眼底閃過一絲痛苦,很快被他掩蓋下去了。

「阿兄,我們回來了。」

楚溫禮和顧淮上前,依舊喚着他們從前對蕭君珩的稱呼。自從蕭君珩被封為安王,他們便很少喚他阿兄了。剛剛聽到蕭君珩對楚良的糾正,他們對視一眼後,很默契地統一了稱呼。

「嗯。」

蕭君珩應了一聲後,楚溫禮上前親自幫他推輪椅,蘇御默默退到了一旁。而顧淮站在了他的右側,楚良站在了他的左側,跟隨他們回京的將士默默跟在了他們身後,誰都沒有半句不滿。

他們心中對蕭君珩是敬畏的,這個戰無不勝的戰神,曾經是如何地讓敵軍心生畏懼。若不是因為傷了雙腿,他的前途一定是無法估量的。

「阿珩,你和纖凝大婚,我們來不及趕回來,明日……」楚良還未說完,只見過蕭君珩淡淡說道,「明日,我會帶楚甜前去將軍府。」

楚甜?不止楚良表示不解,連帶身旁的楚溫禮和顧淮也表示不解。

「安王妃並非將軍府大小姐,而是楚甜楚二小姐。」蘇御硬着頭皮解釋道,在三人詫異的視線注視下沉默不說話了。

「這是怎麼回事?」楚良中氣十足的聲音帶着明顯的不滿,他也不進宮了,跳上戰馬就率先往將軍府跑去。

「呃,大哥,要不你先帶將士們進宮?」

顧淮無奈地看着楚良的背影漸漸消失在了他的視線內,他能感受到他義父剛剛隱忍的怒氣。而這怒氣竟然能讓他棄這些將士而不顧,想必真的氣頭上了。

同時他也想不通,蕭君珩和楚纖凝自小青梅竹馬,兩廂情願,門當戶對,最後怎麼就變成楚甜嫁給蕭君珩了?難道,是因為他的腿傷?

「你們先進宮,有空再聚。」蕭君珩說完便離開了,顧淮低聲對楚溫禮說道,「大哥,這事有點刺手。」

「先進宮吧,唉。」楚溫禮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帶着隊伍緩緩朝皇宮前進。

蕭君珩回到王府,經過之前那條石徑小路時,微微一抬眸,便看見了那個躺在草堆里,睡得正香的楚甜。而她身後的牆面,還跟他早晨離開之時一模一樣。

一直都在等楚甜醒來的銜影,在蕭君珩的示意下,一個翻身消失在了原地,終於解脫了。

蕭君珩彎腰撿起一枚小石頭,不偏不倚打在了楚甜的額頭上,痛的那個還在做美夢的女人一下子原地彈了起來。

「誰打我?」睡眼朦朧的楚甜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看清暗算她的人時,火氣騰騰騰上來了。

偷她畫,還罰她砸牆,現在還暗算她,是可忍孰不可忍。楚甜掄起身旁的大榔頭,瞄準蕭君珩此時坐着的方向,不管三七二十一扔了過去……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靜止了,頭腦發熱的楚甜頓時有些後悔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她乾的這是什麼混賬事。

蕭君珩會不會惱羞成怒,把她就地處決了?那樣的話,她可能沒有一絲生還的可能了。

還好大榔頭很給力,直接偏離了楚甜設定的路線,落在了蕭君珩右側的花叢里,壓壞了不少鮮艷奪目的花朵。

楚甜不敢去看蕭君珩此時的表情,她大腦飛快運轉,這個時候一定要來軟的,要示弱,不然下場絕對很慘。

「王爺,怎麼是你?我還以為是……是採花賊。」

楚甜笑呵呵地跑了過去,一副沒事人的模樣。然後站在離他十米開外的地方,免得他手一伸又把她扔出去,那種飛一般的感覺她不想再體會一次了。

「謀殺親王,誅連九族。」蕭君珩冷冰冰的話成功嚇到了楚甜,她哭喪着臉小聲問道,「王爺算我的九族之內?」

「你我沒有拜堂成親,本王與你何干?」

楚甜很是贊同地點了點頭,確實無關。一來她不是他想娶之人。二來他們沒有拜過天地,也不算禮成,不算夫妻。

「那王爺真想殺了我?」楚甜一邊問一邊後退,不等蕭君珩回答,她已經轉頭拔腿就跑,百米衝刺都沒她跑的快。

「查得怎樣了?」蕭君珩的情緒沒有因為楚甜的舉動而有絲毫起伏,他淡淡看了一眼她離開的方向,等着蘇御的彙報。

「跟之前的情報大致相同,並無太大出入。」蘇御一邊推着蕭君珩往書房方向走去,一邊繼續說道,「王妃從小到大,並無任何出彩的地方,甚至很少出現在人前,基本沒多少人知道將軍府還有這位庶出小姐。」

「嗯。」

確實沒多少人知道楚甜的存在,就連他這種從小到大經常進出將軍府的人,也僅僅只知道她的名字,僅此而已。

那麼,這麼一個跳脫的楚甜,究竟是誰?真的就是將軍府的庶出二小姐,還是有人假冒的?為什麼現在的她,跟三個月前的她,沒有一絲相同之處?蕭君珩皺着眉頭,久久也想不出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