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來的死對頭幫我洗白
穿越來的死對頭幫我洗白 連載中

穿越來的死對頭幫我洗白

來源:google 作者:竹下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唐奕 祁落

被快穿任務者佔據身體的祁洛蘇醒後第一件事就是刀了魔頭,然而刀錯了人死而復生後,被她誤殺的少年一臉陰鬱出現在眼前祁洛:吾命休矣被囚禁數日後,少年意外放她離開,由於三年來快穿者對她身體的控制,她勾結魔族,已為黑白兩道不容祁洛抱着必死的心回山門,秘境考核中偶遇戰五渣少年,祁洛表示:洗白,從樂於助人開始然而在戰五渣少年的幫助下,她意外獲得一眾追捧祁洛:我尋思你跟我一位仇家挺像的少年:把尋思去掉展開

《穿越來的死對頭幫我洗白》章節試讀:

完咯。

祁落腦海里閃過這兩個大字,臉上還是不慌不忙地抿起一個人畜無害的笑,十分淡定地搖頭。

「我的意思是,還真是的,他畫的一點都不像。」

唐奕提着畫像看着她比對了一下,「確實不像。」

祁落很難不贊成地點點頭,一口氣還沒松,就聽見唐奕嘲諷地笑了一下說,「但這就是你。」

這不是!

祁落忍住跟他辯駁的衝動,問道,「所以你被追殺還有一部分是因為你搶走了魔後?」

唐奕微微點頭,「設結界不是為了困住你,而是為了不讓追殺我們的人找過來。」

不管蘇黎而今存在與否,眼前這個人要是死了,才是真的一點回到原來世界的希望都沒有了。

「既然如此,哥為什麼要把我帶走?哪怕知道自己會被追殺?而且,據你所言,當初是我殺的你,你為什麼還要救我?」

兩人目光相觸,祁落有預感,答案呼之欲出。

果然,唐奕遲疑了一下,道,「因為你是我妹。」

……

祁落語噎,一時半會說不出一句話來。

好有道理哦。

異父異母的親兄妹都沒你這麼感人,要不是沒失憶,我都快信了。

兩人都心照不宣地對於當年她捅那一刀的原因沒有深究,而是敷衍地一句話帶過,就好像隨着她失憶,原本事關生死的事也變得不重要了。

「但是你若是真的想出去,也不是不可以。」

唐奕說完凝起靈力,拈了一個法訣,轉瞬間,便幫祁落換了另一副容貌,「只要不讓人認出來就行。」

祁落詫異地看着他,一時愣在原地。

很難猜到傳說中的魔頭會僅僅因為她想出去,就這麼順着她的意一再退讓,這份殊榮着實讓她受寵若驚。

「不是你說想出去?」

「啊對對對。」祁落連連點頭。

她總是容易被外界的熱鬧吸引,但她終歸不是個活潑的人,因此處于山下的喧囂,她這恬靜的人倒顯得格格不入。

兩人並肩走在青石堆砌的道上,詭異的沉默籠罩在周圍,彷彿將人潮中的嘈雜隔絕在外。

唐奕有些意外地轉頭看了她一眼,倒沒想到她根本沒有預想中的歡喜雀躍。

她就這麼安安靜靜地跟在他身旁,兩隻手端在身前,體態嫻靜,步伐輕盈,儼然一副大家閨秀的模樣。

不知為何,許是對蘇黎曾經傲慢又大大咧咧的性子過於反感,這丫頭而今這般舉止有度,倒格外看得順眼。

「你怎麼了?」

「啊?」祁落轉頭看着他,月牙眼晶瑩透亮,像盛着月光。

「一路上安靜不少。」

祁落淺淺笑了一下,重獲短暫自由的喜悅之下,沒有先前那麼緊張局促。

她坦言道,「我向來話少,只是哥先入為主地覺得我性子活潑。」

只是你一開始就認定了我就是理應成為魔後的蘇黎,甚至沒有給過我成為祁落的選擇。

彷彿祁落自始至終都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死便死了,畢竟蘇黎才是你要找的人。

前面就是一家酒樓,她故作輕快地掬起一個淺笑,「哥,能帶我去吃點東西嗎?」

先前沒有仔細觀察,而今兩人站得近了,唐奕才注意到她的神態,說話時的語氣,都與曾經的蘇黎不同。

就好像,那個險些成為魔後的人只是一個佔據過這具身體的影子,後來影子消失了,現在的這些才是這個人本該有的樣子。

原來同一張臉,同一具身體,真的會因為兩種不同的性格,變得天差地別。

唐奕心想,眼前這個,究竟是失憶了的蘇黎,還是這具身體原本的主人祁落?

兩人挑了二樓靠角落的地方落座,祁落扭頭去看窗外,忽然被樓下一群人粗獷的嗓門吸引了注意力。

「聽說了嗎?天星閣又要招新弟子了。」

無意間聽見自己師門的消息,祁落不動聲色地側耳去聽,對滿桌子的菜全然沒了興緻。

「早有耳聞,怎的兄弟你想去啊?據說十日之後就要開始考核,要去的話得趁早了。」

「我等俗人哪兒配去那種地方。」

「我聽說今年考核的最後一關是星闌長老主考。」

師尊?

祁落夾菜的手一顫,筷子上夾的一塊肉啪嘰一下掉在桌面上。

鮮嫩多汁的肉還很不可思議地在桌面上滾了兩下,彈到唐奕前面。

空氣陷入了詭異的沉默,坐她對面的唐奕頓住了,莫名其妙看了她一眼。

祁落尷尬地笑了笑,「這手用的不習慣。」

唐奕,「……要不剁了吧。」

樓下的人說起她師尊忽然激動,連帶着嗓音都拔高了幾個度,這下不用她側耳,輕而易舉就能聽見樓下在說什麼。

「星闌長老,就是那個吧,叫陳初若的那個?」

「唉對對對,據說她可是天星閣唯一的女長老,生來就是個美人胚子。」

「美是美,但是據說星闌長老性子古怪,平日里最不守門派規矩的就是她。」

「那多好啊,跟了這麼個美人師父還不用守規矩,這不兩全其美嘛?」

祁落默默搖了搖頭,心道你們真可愛啊,換了師尊聽見這番話只會說諸位抬舉了。

她的師尊星闌長老是整個門派最為古怪的人,話不多,卻也隨性,收徒弟全靠眼緣,換言之,丑的她不收。

據說,師尊當初收大師兄陸雲淇就是看上了這小崽子這張臉。

一眾歪瓜裂棗里就他最好看,往那一站,資質低不低不重要,長得順眼就行。

掌門當時苦口婆心勸她說,各位長老的首徒哪位不是資質極佳,日後免不了相互切磋,資質如此差的弟子,長得再養眼在比試面前頂個鬼用。

師尊當時小手一揣,故作高深道,「我看不盡然,小陸兒若是勤奮刻苦,將來定能成大器。」

掌門覺得這師妹不能要了,「你就這麼相信他?」

師尊淡定搖頭,「我相信我自己。」

陸雲淇那崽子資質差,秉性頑劣,所謂的勤奮刻苦,都是後來被師尊拎着鞭子逼出來的。

「星闌長老不守規矩,連掌門都奈何不了,但是星闌長老對自己的徒弟嚴厲,整個天星閣都心知肚明。」

終於有知道內情的出來給那幫人解釋,祁落心裏甚是寬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