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越六零,學霸自帶歐氣成團寵
穿越六零,學霸自帶歐氣成團寵 連載中

穿越六零,學霸自帶歐氣成團寵

來源:google 作者:不做野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孟洋洋 李桂英 現代言情

孟洋洋被鉤錯魂,一朝穿越到六十年代在這個吃糧要工分,買啥都要票的年代,好在自己有金手指,山上跑的,水裡游的,通通都到我家來誰說六十年代只有艱苦,沒有愛?她不僅收穫了無腦吹哥哥,寵愛自己的奶奶,還有可愛的家人們對了,還有一見傾心,相守一生,還有某人她要用自己的知識和力量為祖國添磚加瓦!展開

《穿越六零,學霸自帶歐氣成團寵》章節試讀:

第十章 送回娘家

「那一幫慫人,看有人上門借糧,男人都躲得遠遠的,生怕被人發現,只留下了林老太和小孫女在家能有啥用?少說也有十家借到了糧,現在一家子抱頭痛哭呢!」聽到這裡李桂英算是明白了,為啥張春妮都已經大膽的偷給林老太糧食了,還要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了。原是發生了這樣的事,看來自己要仔細看好了糧食。

李桂英摸摸腦門,一個沒忍住,無奈的把今天這事兒說了出來,想要她幫着拿個主意。「呵呵,簡單。」李桂蘭聽的噗嗤一聲笑出來。「快點兒說,別賣關子了。」李桂英趕緊催促着。李桂蘭抬手指指她:「姐啊,你是真挺傻啊,對她就不能仁慈。不就是害怕他倆離婚孩子沒了娘嗎?慣的她!下次啊,她再在你面前委屈,你就讓衛國送她回娘家住幾天,好好孝敬一下她娘,也不用人去接,就林家那樣啥活都得她干,還不給飯吃,沒兩天自己就會跑回來,保准以後老老實實的。」

可不是嗎?自己總是心軟。算了,兒孫自有兒孫福。這人啊,一旦有了對比才會發現究竟誰對自己好。怪只怪自己心裏總是考慮老大和孫子,想着家庭的溫暖,能改變張春妮身上的缺點,所以一時間沒有轉過彎來。現在李桂英如夢初醒,是時候下一劑猛葯了。

只能怪張春妮太噁心人了,本來李桂英想晚幾天再收拾她,可第二天午飯時,張春妮一臉心疼的看着自己,後來更是紅了眼睛,眼角更是有了淚水,一臉的欲言又止,一副我委屈,但我不能說的模樣。見狀,李桂英徹底爆發了。

「衛國,看看你媳婦兒,這是想家了,你送她回去看看她娘。老二家的,以後你照顧你兩個侄子,老大家的口糧都給你。你能做到不?」有些人就是過不得好日子,吃飽了撐的。終於,李桂英飽含失望的做了決定。

「能啊,必須能!」趙雲芳一蹦三尺高,還有這等喜事兒。也不等張春妮反應過來,就一把搶過了她的碗,大聲的保證,「娘,你就放心吧,我以後肯定先緊着侄子們的衣服洗,也絕不讓他們磕到碰到。」哪怕是李桂英厭惡極了張春妮,也被趙雲芳這波騷操作驚的不行。不過李桂英還是讚揚的看了她一眼。

當然,李桂英已經決定的事兒,誰也改變不了,當下就盯着孟衛國讓他收拾東西,送張春妮回娘家同甘共苦。幾句話的功夫,張春妮心裏咯噔一聲,嚇的身子直打哆嗦,都結巴了:「娘,我,我不想回娘家,你就原諒我吧,我知道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我有啥錯我一定改,衛國你快幫我求求娘。」

孟衛國內疚的沒臉求娘的原諒,這幾天自己內心也十分煎熬,都說娶妻娶賢,這媳婦兒是自己相中的,當年爹娘就不同意自己娶她,結果以前娘就算是嫌棄,看在兩個孫子的面子上,即便是張春妮各種作,只要是沒影響到老孟家,也就頂多是視而不見,對自家更是諸多包容。

但是這次張春妮可傻了眼,無論她怎麼懇求,淚珠再怎麼拚命的掉,也沒能如願,灰溜溜的被孟衛國送回了娘家。

大中午發生這樣的事,沒有人心裏好受。只除了趙雲芳這個吃貨,只要有吃的就沒心沒肺,自己吃了兩份飯,撐的肚子圓圓的正在那兒回味呢。

「老二家的,以後飯不用你做了,省的你忙不過來,看好幾個孩子就行了。」聽着婆婆慈愛的聲音,趙雲芳立馬回了神,眼睛一轉,還有什麼不懂的?自己婆婆用這種語氣說話,肯定是想讓自己表現一下,其實有時候忙碌是一種幸福,這話說的真是沒錯。趙雲芳連忙坐正身體表着態「娘,還是我來干吧,不幹活我身子骨痒痒,我能忙過來。再說了不就是看幾個孩子,讓孟剛帶着兩個哥哥玩就行。」

憑良心說,自己做飯多好啊,可以多吃個紅薯,菜啥的都能偷吃幾口,就算看見了娘也不會罵人,頂多就是被瞪幾眼,自己能幹着呢,就那點活唄,分分鐘搞定。

兩個孩子最開始吵着找娘,後來去了老林家一次,回來再也隻字不提,不知道究竟是受了什麼委屈,問他們也不說,只是沒了往日的笑臉,再也不是沒心沒肺的樣子。

結果有的人就是這麼靠譜,還真別說,這幾天兩個侄兒讓趙雲芳,收拾的乾乾淨淨,有時候還會偷偷的,給自己兒子和侄子開個小灶,有一回讓婆婆看見了,也只是笑眯眯的瞪了她一眼。任誰現在也得說,這兩個孩子比以前精神多了。現在看着孫子臉上重新掛上笑容,李桂英絕對滿意極了,打消了讓老大接媳婦兒回來的念頭。

趙雲芳也特別高興,最近自己過的特別滋潤,三個臭小子滿山跑,見天的爬樹掏鳥窩,整天的往回帶鳥蛋和野果子,全都進了娘幾個的肚,這不要錢的零嘴吃的別提多開心了。哪怕是三個孩子一天一堆臟衣服,她也洗的幹勁兒十足。

「保國,等你這幾天有空再往鎮里去一趟兒,拿點核桃去,叫守國給換點紅糖,對了,守國岳父是初中教師,文化高着呢,讓他給咱妞妞起個好聽的大名,讓咱妞妞別像村裡的孩子一樣土的掉渣。」李桂英滿臉期待的看着孟保國,好像透過他就能提前知道妞妞大名一樣。

說到起名字,誰還能有李桂英土氣,幾個孫子分別叫做「銅鐵鋼,結果戶口登記時,給自家娃登錯了才變成了剛剛的剛,而老四的娃是他岳父取的名,叫做孟鏡,這名字一聽就有文化,看看這一對比不是高下立見嗎?」孟保國撇了撇嘴偷偷的想着。

趁着最近不忙,第二天一大清早孟保國就出門了,下午晚飯前才回來,除了紙包里李桂英要的紅糖,還多帶回家一塊布,摸上去很滑很軟,說是四弟妹同事男人是運輸隊的,平時手裡總有好貨,這才特意給妞妞換的細棉布,裏面還加了真絲,說是夏天穿着涼快,這玩意現在可真是稀罕物,能換到已經不錯了,絕對是費了大力氣。

順手還塞給李桂英一張小紙片,說是上面有陳叔給妞妞取的大名。至於小紙片……李桂英看了半天,只認識最上面三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