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千年,緣起緣落
穿越千年,緣起緣落 連載中

穿越千年,緣起緣落

來源:google 作者:才睡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乘執 賀嵐

女科學家賀嵐,在時空穿梭機試驗中,被古代慘死嬪妃召喚進入白色空間,帶着仇恨穿到其好姐妹的身上她,搖身一變成為皇帝的才人,在她要接受命運的安排時,卻意外遇到一個人——她死去的男朋友「白乘執,你相信緣分嗎?」「或許我們認識,而且關係還不一般」「什麼關係?」「一聲摯愛」展開

《穿越千年,緣起緣落》章節試讀:

這天,賀嵐照常在奇石亭坐在地上,對着石頭髮呆。

這裡很靜謐,不似御花園那邊熙熙攘攘,值得一看的也只有這些參差不齊、奇形怪狀的石頭。

其實賀嵐對這些破石頭也沒多大的興趣,主要是位置偏僻,一般沒什麼人過來,清凈;離自己住處近也近,方便。

時間慢慢流逝,不知不覺太陽正在慢慢往山下落去。

賀嵐依舊獃獃的望着石頭,彷彿已經失神了,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突然,一陣腳步聲傳來,聽起來步子走的很急,顯然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辦的樣子。

賀嵐腦子裡全是宮廷劇里的壞人出場的情景,回過神來,趕緊趴到石塊後,屏息凝視,悄悄地探出頭。

遠遠的看到一個小太監,駝着背走路,時不時左顧右盼,體態十分滑稽,像一個被動漫老鼠附了身的人。

好奇心驅使,賀嵐一路尾隨。直至一座宮牆旁,那太監突然停下腳步,做賊似的四處張望,嚇得她趕緊退後,躲到拐角處,緊張得大氣都不敢出。

小太監腳步輕輕點了幾下,便從圍牆上翻了進去。

這皇宮內真是藏龍卧虎啊,賀嵐暗自感嘆道:太監居然都會輕功!

望着比她高出兩個人的圍牆,賀嵐望而卻步,就現在的小身板,就算跳兩米都翻不上去。

本來打算就這樣回去算了,但剛走兩步,耐不住好奇又折返回來了。

都跟到這裡了,最起碼看看這是哪兒吧。

向前多走了幾步,然後轉彎,看到門上赫然寫着三個字——質子府。

白承執!

想到上次見到他時,身上滿是血跡,賀嵐一下就慌了神。這小太監神色慌忙,看着就不像好人,而且還會武功,該不會是要暗殺他吧!

賀嵐躲在樹後,焦急踱步。

門口四個侍衛把守着,她一個宮妃也沒理由進外男的住處啊。告訴他們剛剛有人溜進去了?萬一他們反問她為什麼出現在這裡怎麼說呀,再被人潑髒水反而會害了他,不行不行。

賀嵐繞着質子府轉了一大圈,有門的地方都有侍衛把守,圍牆有點高,葉蓁蓁的身體太嬌小了根本夠不上去,也沒別的地方能進了。

實在沒轍了,賀嵐深吸一口氣,她準備去侍衛那碰碰運氣,賭一把。

往前踏出兩步,就看到暗角處折射出一線光亮。

順着光源,她悄咪咪地走到牆邊,扒開四周的草叢,賀嵐眼睛頓時明亮了。

是狗洞!

洞的大小應該勉強能鑽進去,賀嵐高興的笑了。心中暗想,看來上天還挺眷顧她的嘛。

剛從狗洞里探出腦袋,一抬眼,對上白承執的目光,四目相對。老天爺,你是不是故意耍我!!

但是看到白乘執完好的站在她眼前,賀嵐鬆了一口氣,懸着的心終於落地了。

隨即,又滿腦子黑線。

蒼天!不用看都知道她現在的樣子多滑稽了,她不是鑽狗洞,她是龜丞相背了個龜殼!

白承執警惕盯着地上狗洞里的女人。

是她!

或許是想到那日被調戲的話,臉上多了幾分慍色。

她到底想幹嘛。

「過來拉我一把,出不去了。」賀嵐壓低聲音怒吼。靠!老娘因為他才卡在這個破洞里進退兩難,他居然在這發獃?

白乘執沒有回答她,也沒有動手拉她。

看着他的表情,賀嵐心中更加憤懣了,

你妹啊!你以為老娘願意鑽狗洞啊!不過是想幫你一把,你個臭小子,不識好歹! 賀嵐在心裏罵罵咧咧的。

不管了,老娘自己爬出去,碰到不近人情的狗這種人真是倒八輩子霉了!

想罷,賀嵐便爬了進去,伸手抓住白乘執的褲腿。

白乘執沒有掙脫,居高臨下地看着她,任由她拽着。

幾番波折,賀嵐終於像個人一樣站起來了,隨手拍掉衣服上面的泥土。

”你想幹什麼,偷窺我? ”白承執語氣冰冷,充滿了質問之意。

賀嵐差點沒被他的話噎死,氣死老娘了。但是一想到那個人可能還藏在這裡,賀嵐便沒有再與他多計較。

「你看到什麼奇怪的人進來了沒?」賀嵐沒有回答他,直接發問。

「你。」白承執眼睛眯起,眼神中帶有疑惑之色:「你一個西南皇帝的嬪妃,光天化日之下鑽我家裡的狗洞,是為何意?」

賀嵐沒接這個話茬,「剛剛,有個太監翻牆進來了,你沒看到嗎?」她說的有些急眼了,恨不得敲碎他的木頭腦袋。

「太監?」白承執眼底微顫,不動聲色地從背後袖子里掏出毒針。

「對啊,我親眼看到他翻牆進來的!我怕他對你不利,想進來看看,結果門口全是侍衛,走正門我又沒理由,無奈之下這才鑽了這個破洞,還被你看到這副糗樣,老臉都快都光了真的是。」賀嵐越說越激動,恨他是塊木頭!

這個女人,好生奇怪。

看對方愣神的模樣,賀嵐也有些恍惚,有一瞬間她覺得站在他面前的就是白橙。以前她們拌嘴時,總是她像機關槍一樣突突突的吧啦不停,而他就被她給突突蒙了,他也是這樣發完楞。

空氣突然寂靜下來,氣氛有點尷尬。

賀嵐捂嘴輕咳了兩聲,嚴肅地說:「反正呢,你自己多加警惕。這幾日的飲食,一定要仔細查驗,睡覺呢,也別睡太沉了。」

看着眼前這個啰里吧嗦的女人,眼睛裏流露出來的擔心是很難偽裝的,這種眼神,他只有小時候練功受傷時,在他母妃的眼裡看到過。

「何故幫我?」白承執眼裡的寒意逐漸消退,默默地地把毒針收了進去。

「因為……」為什麼幫他,菀菀類卿罷了。

「若是為難,不必強求。」他不想聽假話,幾秒後致謝道:「多謝。」

「沒事兒,我走了啊。」賀嵐指了指狗洞,像是不放心似的,回過頭又囑咐了一遍,「你這幾日一定要小心啊。」

「走正門。」

賀嵐疑惑地看着他,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門口的侍衛。

白乘執輕輕點頭,示意她可以安心走出去。

待賀嵐走後,白乘執坐在石凳上,從衣袖裡掏出毒針,用手指來回摩挲着,望着一旁的狗洞,表情帶着一絲玩味。

過了一會兒,他臉上又恢復了冷若冰霜的表情。對着身後的屋子裡說:「出來吧。」

剛才的小太監走了出來,恭敬地行禮:「殿下。」隨即面露凶光:「要不要屬下……?」說完用手在脖子上做了個咔嚓的手勢。

「不必。」白乘執停頓了一會,又說:「以後若是無急事,不必直接找我。」

「是。」說完,小太監翻牆離去。

「小五。」

門口一個侍衛走了進來,身體略微彎曲:「殿下。」

「去把狗洞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