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越七零:傲嬌公主有異能
穿越七零:傲嬌公主有異能 連載中

穿越七零:傲嬌公主有異能

來源:google 作者:於空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木風 沈妙妙 現代言情

沈妙妙一朝從不愁吃喝的高貴公主變成了七零年代不受人喜歡的「小啞巴村妞」沈蘭妞沈妙妙:還好我有異能,還有我父皇母妃哦對了,還有我最愛的放牛郎木風妖魔鬼怪,全都放馬過來吧!看她傲嬌公主如何玩轉人生!展開

《穿越七零:傲嬌公主有異能》章節試讀:

一時間靜默無言,三個人坐在原木桌旁邊,都不知道在心裏想些什麼。

沈妙妙突然覺得有些無奈又好笑,她盼了很久這樣的場面,沒想到如今居然靠死亡才能換來團聚。

咕咕咕。

沈妙妙有些不好意思地捂住自己的肚子,紅着臉道:「父皇,母妃,咱們既來之則安之。我先去給你們弄點吃的,應該都餓了吧?」

沈玄搖了搖頭,沖沈妙妙道。

「妙妙,你可知這是何地?朕本想飛鴿傳書給大內高手,可是朕居然喚不出朕的信鴿了。」

一旁給自己扇風的蘇南煙聽見這話、翻了個白眼道。

「皇上就算喚出來信鴿,也回不去宮裡了。」

「為何?難不成我們是到了別的國家?」

蘇南煙指了指牆上掛着的日曆,聳聳肩。

「不是別的國家,而是來到了一千年以後,現在是1973年。」

「一千年以後?」

」1973年?」

沈玄與沈妙妙異口同聲道。

蘇南煙點了點頭,心裏感慨着自己的命苦。她怎麼也不會想到這輩子會經歷兩次穿越。

沈妙妙獃滯了很久,才慢慢接受這個消息,原來現在是一千年以後的世界,怪不得一切都那麼奇怪。

她對着沈玄和蘇南煙露出了一絲笑容,可這笑笑的比哭還要難看。

「父皇母妃,許是因緣際會我們三人莫名來到了這一千年以後的世界,如今也不知是否還能回去了。可是就算回不去,我們也得好好生活,千萬不可自暴自棄。」

沈玄聽見這一番話,眼神里也慢慢有了光澤。

「沒錯,朕當初也是草莽出身,不也建立了大玄王朝。如今朕也可以再建立一個大玄盛世。」

「噗哈哈哈。」

沈玄一臉茫然地看着笑的岔氣的蘇南煙,眉頭不自覺地皺起。這後宮裡居然還有如此不懂禮數的妃子。

「我說沈玄,你放棄吧!大清早就亡了,現在可沒有什麼皇帝那一說了。」

沈玄沒有去計較她直呼其名諱的事情,腦子裡想的全都是如今居然已經沒有皇帝了?那百姓該如何自處?

正當屋裡的氣氛變得無比詭異的時候,沈家門口又傳來熙熙攘攘的聲音。

「國強,國強你快醒醒啊,別嚇奶奶啊!」

「李奶奶,快送國強去縣醫院吧,我已經叫虎子去開三輪車了。」

屋裡的三人對視一眼,連忙走出家門外。果然自家門前的那棵老槐樹底下已經聚集了很多人。那棵槐樹立在道路旁邊,平日里經常有很多人在樹下聊天。

沈妙妙仗着自己身量小,硬是擠了進去。一個面目慈愛的老奶奶懷中正抱着一個五六歲的小男孩,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那小男孩緊閉眼睛,臉已經被憋的青紫。

「老奶奶,這孩子是發生何事了?」

李奶奶抬頭一看是蘭妞,抹着眼淚嚎啕道。

「都怪我啊!讓國強去棗樹下撿棗吃,這棗子堵他氣管里了,給孩子憋成這樣了。」

沈妙妙見救人要緊,連忙扭頭看向自家母親。

「母,母親,這種情況要怎麼做來着?」

蘇南煙擰着眉頭看向沈妙妙,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

「沈妙妙,老娘教你的醫術都喂狗了嗎?」

沈妙妙連忙搜刮腦中的醫療方式,母妃確實教過她海姆立克急救法。

思及此,她連忙將李奶奶懷中的國強抱出來,雙手環抱着他,用力衝擊國強上腹部的位置。

圍觀的人都以為沈蘭妞瘋了。

「哎哎哎,蘭妞你這是在做什麼?李老太,這你不能眼睜睜看着你家孫子被蘭妞弄死吧?」

李奶奶也是一時怔在了原地,等反應過來去搶回國強的時候,只見國強哇地一聲,吐出了那枚棗。

「哎?吐出來了吐出來了!」

「我就說這孩子福大命大,沒啥事兒。」

李奶奶飛也似的跑到國強身邊,顫抖着聲音問道:「國強啊,你覺得怎麼樣了?」

醒來的國強還以為做了一場夢,揉着眼睛看向自家奶奶:「奶奶,咱們這是在哪啊?」

李奶奶提着的一顆心這才放下來,連忙牽着自家孫子的手來到沈妙妙身前。

「蘭妞啊,剛剛多虧你了!要不是你,我也活不下去了啊。」

說罷就要跪在沈妙妙身前,饒她是公主,可被這樣一個老人跪拜也覺得心裏不適。

沈妙妙連忙扶住李奶奶,笑着說道。

「李奶奶,您千萬不要客氣。大家都是鄰居,有困難就要互相幫助。說起來這醫術也是我母親教我的,我只是湊巧而已。」

這話一落,周圍的人都安靜了下去。蘭妞嘴皮子是越來越溜了,還有蘇小花,居然會看病救人?真是想不到。

沈妙妙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說錯了什麼話,見周圍的人都不說話,她只好撓撓頭對眾人說道。

「各位嬸嬸大叔們,這天色已晚,大家還是回家吧?」

「哦也是,蘭妞啊!奶奶謝謝你,,,還有你媽媽。以後有時間來奶奶家吃飯。」

沈妙妙笑着點點頭,目送鄰居三兩成群的回到自己家中。

她余光中掃到了傍晚見到的放牛郎,那放牛郎正用那雙充滿寒意的眼睛盯着她,雖然只有短短的一秒,可也看的她毛骨悚然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原主哪裡惹到了這個放牛郎,她沒敢多想,連忙大步跑回到了家中。

沈玄和蘇南煙看過熱鬧以後,也慢悠悠地回到了屋子裡。

倒不是他們悠閑,而是一個傷的不能走快,一個胖的不能走快。沈妙妙在二人身後看着自己父母的背影,只覺得一陣頭痛。

「父皇母妃,你們現在應該餓了吧?我剛剛找了一圈,也就發現這一點米。你們坐着,我去給你們弄點飯吃。」

沈妙妙一心想給自家父母燒飯,可她貴為公主,壓根不會做飯。這年間還是用灶生火做飯,這裡也沒有火石,這可如何是好。

蘇南煙扭着胖胖的身子環顧四周,終於在犄角旮旯里看見了火柴,給沈妙妙演示一番後就又坐了過去。這身體實在是太胖了,稍微動一動就累的不行。

這邊的沈妙妙雖然成功生起了火,可是這木頭潮濕遇火後生了很大的濃煙,嗆的她眼淚快流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