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越七零後我在首都當包租婆
穿越七零後我在首都當包租婆 連載中

穿越七零後我在首都當包租婆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拌杏仁的墨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愛吃拌杏仁的墨元 現代言情 蘇也

穿越七零年代要啥沒啥,還有極品男友?第一步渣男退!退!退!第二步我要吃美食!「什麼?」父母讓找對象結婚?是金錢它不香了?還是手裡的美食不誘人了?搞上幾套四合院,買上幾個商鋪出租,做一個好吃懶做,美美的收租婆可是她的終極夢想!蘇也同志表示男人這種生物什麼的,我不需要!某個男人摩拳擦掌在一旁虎視眈眈是腫么回事?師傅說:想征服一個女生,要牢牢抓住她的胃若干年後粑粑,聽說你當年是用一道菜和麻麻情定三生的?男人看向一旁笑得眉眼彎彎的女人回答道:「是一直做!」這是一個男生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不知不覺攻略一隻小狐狸的故事展開

《穿越七零後我在首都當包租婆》章節試讀:

蘇也找了個偏僻的小巷子拆來包裹後裏面有自己家做的肉乾,進口的牛肉罐頭,還有一瓶麥乳精。在最裏面還夾着一個信封裏面有100元、一封信和一些票據。信上面寫了最近這幾個月不方便往這裡寄東西太打眼了,再加上蘇也大哥要陞官挪動位置,家裡這段時間做事就更加小心謹慎了。唯恐被人抓了小辮子。

所以這次也沒敢給寄太多的東西,就多給了票據和錢。本來家裡打算時間定在每半個月給寄一次的,就是怕她都貼補給何斌自己日子過不下去。這次也是沒有辦法,即使這樣信里也是百般叮囑她,沒辦法原來的她是真的能幹出這種事情。

好在空間的存儲功能是不需要積分的,蘇也把錢和票據還有肉乾都放進空間。放進空間里的東西再拿出來還是保持原來的那樣,如果把剛出鍋熱騰騰的肉包子放進去。再拿出來還是和剛出鍋一樣。也就是和大型的保鮮櫃差不多。

蘇也把麥乳精和牛肉罐頭放到商城售賣,剛上架就被搶光了。轉眼就收穫三百積分,雖然不是特別多但是比起來讓她去下地幹活,她還是選擇這個。

怕把東西都收進去被人發現,蘇也手裡有了余錢轉身去了供銷社的布店。

顧景川那邊剛到地方,拿着村裡開的證明找工作人員核實後就開始往拖拉機里裝化肥。

「小夥子,有對象嗎?沒有大娘我給你介紹一個。」劉燕春看着年輕能幹的顧景川笑問。

正好她家有個侄女,家庭條件不錯,大伯就這一個孩子說是想讓孩子結婚以後在家住。其實也就是委婉的想找個上門女婿,她看這小夥子穿的衣服還有補丁,身強力壯長得那個俊呦。

如果不是一看家庭條件就不好,她家的小女兒的年齡也正適合。

顧景川看着劉大娘像打量貨物一樣看他,還透露出一絲的看不起。雖然她面上一副慈祥好說話的模樣,顧景川心裏對這種打量厭惡極了。

還沒等顧景川說話,村裡會計錢愛國的的兒子錢建明就開口嘲諷。「顧知青就怕還不着急,畢竟是下鄉建設農村,說不準家裡早就給定親了,就等着回去結婚呢。」

「我不着急,家裡還有長輩要照顧,暫時還沒有那方面的想法。再說了,我如今這樣的條件,不能耽誤別人。」顧景川不知道怎麼莫名其妙的想到了早上的那個烏龍。就開口解釋他是單身,下意識的就不想讓她誤會。

劉燕春一聽是個下鄉的知青,就歇了心思,還不知家裡是不是犯了什麼事。

可別到時候再連累她家,她家之前的鄰居就是被牽連的。家裡的東西能拿的都給拿走了,不能帶走的也給打砸乾淨了。後來聽說那家人被下放改造了。

這邊蘇也拿着家裡給郵來的布票買了兩身衣服,款式也不是什麼好看的。軍綠色的上衣和藍色的褲子,只能說很適合下地幹活穿。

另一身衣服就是一件普通的白色的襯衣,蘇也搭配了一條黑色寬大的褲子。沒有辦法這時就愛穿又寬鬆又大的褲子。蘇也覺得這一身搭配的挺好的她很滿意。

想着來都來了,就走走停停的逛着這個時候的供銷社,蘇也小時候沒有經歷過這些,她對這裡也挺好奇的。就是供銷社的一些售貨員都是鼻孔朝天的態度,這裡的工作就是所謂的鐵飯碗,嗯,不,是金飯碗。

女生能在這裡工作的,相親找對象都是挑着撿着的找,就是這樣婚後不少婆家還得把她們捧上天。

咳,扯遠了,說回供銷社這邊拿着雞蛋票排隊買雞蛋的人也是不少,還有一些人還沒買到就沒有了。

沒有買到雞蛋的大娘小媳婦們生氣也沒辦法,只能明天早上來排隊了,運氣不好今天雞蛋的供應不多。

「要不去那裡看看?」一對路過的大娘和大姐很是警惕的說著。

「我家的兒媳婦正在做月子,家裡正是缺雞蛋。哎呦,你是沒見我那小孫子,每天可能吃了,所以這營養得跟上,不能讓他斷了口糧。」大娘雖說是發愁沒買到雞蛋,可也不耽誤她吹捧自家的小孫子。沒辦法,自己家的孩子拉粑粑在她們看來都是香的,這是指個別人,不是說所有人哈。

蘇也聽到「那裡」心裏也被勾出一些好奇。趕忙找了個沒人的地方,把所有的東西都拾起來,進入空間把自己捯飭了一番,再出來就是一個腿腳不是很利索的大娘,手裡挎着一個籃子慢慢悠悠的走着。

看着前面兩個人進去的位置,穿過一個小巷子,又拐入右邊的小路最後左拐走進一個狹窄偏僻的巷子。嗯,要是沒有人帶路她是絕對找不到。

蘇也掀開手裡的籃子漏出裏面的雞蛋和一點糧食給門口看守的兩名男子看了下,就放行了。

蘇也以為裏面會很窄,沒想到一走進去裏面別有洞天。至少有不少小路方便逃跑,看來選取地方時也是把這些都考慮上了的。

她籃子里的雞蛋是用商城裡的積分換的,她也不知道為什麼系統有雞蛋並且賣的還很便宜,還高價回收她的雞蛋。她上架一個雞蛋就能兌換兩個積分,可在商城裡一個積分就能兌換十個雞蛋。

她覺得除了有點繁瑣外,她就靠倒賣這些就能換取不少的積分和錢。得一會回去時她得找小助手了解一下兌換的情況。

蘇也剛來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逛了一圈了解物價,好傢夥一看嚇一跳。這時候要是有門路,單靠倒賣這些個東西就能發財致富,總之是比工廠的工人工資高的。

就是風險也大,還是那句話,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有人就能靠這個養活一家老小,不過這個不穩定也不安全。

外面的供銷社一斤雞蛋八毛六但是需要雞蛋票。這裡一斤雞蛋兩塊錢還不講價,但是不要票。這個價格翻了一倍還不止呢,蘇也了解完價格後在拐角處有個小的空位,掀開籃子也不講究的就在地上坐着。

剛坐下就看到迎面走來的兩人,心想,還真是湊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