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穿越身體擁抱你
穿越身體擁抱你 連載中

穿越身體擁抱你

來源:google 作者:公子修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公子修 白小姜 都市小說

白小姜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在一次偶然的事故中被撞身亡,醒來發現魂穿到另一個人身上,經過努力逐漸適應新的身體之後開始體驗別人的生活,卻又被撞死了,然後又繼續穿越到第三個人身上……這種循環不斷重複,他一次又一次地體驗不同的人生,而這些人生也產生某些千絲萬縷的關聯、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他複雜而又糾結的愛恨情仇每一次醒來,他又將穿越到誰身上?他又將經歷什麼樣的人生?遇到什麼樣的人?他能不能放下過去?他能不能控制未來?他何時才能找到真相,破出怪圈?他何時才能發現這個世界背後的規律,以及陰謀……展開

《穿越身體擁抱你》章節試讀:

「誰偷這位女生的飯盒了?趕緊站出來!」白小姜一下子跳上了座椅,站在上面對着食堂里大喊。

食堂里熙熙攘攘、嗚嗚泱泱的人群立刻安靜了下來,都沖他這邊看,隨後有的人發出了笑聲,有的人接着埋頭吃自己的飯,很快,吵鬧聲又充滿了整個食堂。彷彿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畢竟只是一個飯盒的事,大家都很忙的,沒空關心這些。

白小姜在剛才大喊的時候,迅速地掃視了一圈,並沒有看到誰反應異常。他於是作罷,跳了下來,問秦嫻:「你的飯盒有什麼特徵嗎?」

秦嫻回答道:「沒什麼特徵,就是門口商店買的普通飯盒,對了,跟你的一樣。」

哇,女神跟自己還真有緣啊,白小姜心想。不過跟她有緣的人可太多了,這種飯盒用的人很多,想要找出來很難。

「那你打的什麼菜?」白小姜不甘心的繼續問。

「一份蘿蔔牛肉和一份青菜。算了吧,找不到的,沒事兒,我一會去商店買點麵包吃,再重新買個飯盒。謝謝你,這位同學。」秦嫻說著,衝著白小姜微笑了一下。

這一笑,讓白小姜整個人都要融化了,他恨不得把自己的飯盒送到女神嘴巴餵給她吃。

他故作鎮定地說:「好吧,咱們食堂的監控都對着打菜窗口呢,何況也沒人會為了這點事給咱們調監控。正好我也吃得差不多了,陪你一起去吧,保護你,省得壞人害你。」

秦嫻又笑了,像一朵花開一樣笑了,她說:「不用啦,這可是學校,大白天的,哪有什麼壞人,而且,就丟個飯盒而已,不要過度聯想。不過,還是非常感謝你哦。拜拜。」說著,她招了招手要走。

白小姜趕緊抓緊時間介紹道:「我叫白小姜,齊桓公姜小白那個白小姜,一班的。」

秦嫻停下來,沖他笑着說:「有意思的名字,我叫秦嫻,秦國的秦,嫻靜的嫻,四班的。」然後,轉身走了。

食堂大門口透出的天光印着她款款離去的身影,白小姜在心中喃喃地說:「我知道。」

「老白,怎麼樣?跟女神發展到哪一步了?」白小姜一回到教室,侯木軍就迫不及待把他拉到一邊問他。

「那當然必須得是肉體接觸、肌膚之親了。」白小姜得意地說。

「我靠,不會吧,這麼快?牽手了?啥時候下一次約會?」侯木軍八卦的樣子真像一隻急不可耐的猴子。

「沒那麼快,只是認識了。但也算是打開第一步了吧,今天真是意外收穫,刻意想遇她沒遇到,沒想到這麼個小插曲就撞上了,真是瞌睡來了遞枕頭。」白小姜感慨道,接着,他把秦嫻飯盒被偷的事情跟侯木軍說了。

「想知道你這枕頭是誰給你遞的嗎?」侯木軍怪笑着說。

「我靠,不會是你小子吧?也沒看你那麼機靈啊?不過你得還啊?」白小姜拍打着侯木軍的肩膀。

「想啥呢,我堂堂七尺男兒,怎麼能幹那種小偷小摸的事呢?但是,我好像知道是誰拿的。」侯木軍說。

「可以啊,木猴,眼神挺好使啊,小伙兒。說,誰幹的,我教訓他去。」白小姜說。

「還記得那個四班的張文琪么?那小胖妞。」侯木軍湊到白小姜耳邊說。

「以前我女神紅花旁的綠葉,鮮花邊的牛糞?」白小姜問。

「對,就是那小胖妞,我出食堂的時候,看見她拿着兩飯盒,鬼鬼祟祟地出去了,就在我前面。我當時還心想,這麼能吃呢,難怪長這麼胖。」侯木軍說。

白小姜一想覺得確實有可能是她。話說「紅花總要綠葉襯」,美女身邊一般都會有個醜女跟班,張文琪就是秦嫻以前身邊的跟班,上學放學吃飯上廁所形影不離的。以前每次他偷看秦嫻總是避不開這個胖妞,辣眼睛,跟個掛件似的貼着他的女神,讓他又恨又羨慕。不過,不知道從啥時候起,這「掛件」就掉了,再也沒有看到兩人在一起。可能是因為某個矛盾,胖妞對女神懷恨在心,所以故意惡作劇報復。

「不錯啊,你這個線索很重要,今天真是運氣好,離勝利邁進了好幾步。」白小姜說。

「你也別光顧着自己邁,也幫兄弟我往前走走啊。」侯木軍說。

「包在我身上。等我搞定我的事情,集中精力助你拿下堡壘。」白小姜拍了拍胸脯。

下午的課白小姜都不在狀態,心裏一直想着這半天里發生的事。腦子裡總是忍不住浮現出那張照片,還有秦嫻沖他微笑的樣子。

不是真的。不是真的。白小姜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默念。

不管是真的還是污衊,我都一定要把幕後黑手給揪出來。他在心中暗暗發誓。

第三節課是歷史,本來是他最拿手也最喜歡的課,可是此時卻顯得有些心不在焉,這一切,都被歷史老師看在眼裡。

歷史老師名叫楊盼盼,是去年剛畢業分配到他們學校,就帶上他們班。白小姜奇怪的名字一下就吸引了楊盼盼的注意,再加上白小姜喜歡歷史,上課比較活躍,愛搶答問題,歷史成績也好,一來二去兩人就熟悉起來。加之二人年齡也並沒有相差很多,沒有太多代溝,反而因為歷史經常能有很多話題,於是漸漸成了亦師亦友的關係。

下課後,楊盼盼讓白小姜幫自己抱作業本,趁機在路上問他:「今天有啥心事嗎?怎麼心不在焉的?」

白小姜猶豫着要不要告訴她。畢竟,這是自己最信任的老師。除了「木猴」之外,如果說這事靠得住、能幫忙的也只有她了。可是,真的要這些告訴她嗎?他腦子裡又浮現秦嫻的微笑和那張照片。然後他又想起了自己跟方蕊的約定。他決定,先不說。

「哈哈,我想我可能是戀愛了。」白小姜說著,沖楊盼盼做了一個滑稽的鬼臉。

「臭小子,逗我呢。估計是單相思吧?好吧,你不願意說就算了,我還懶得知道呢。」楊盼盼知道他在對自己打哈哈,顯然有些不高興。

「好啦好啦,別生氣啦,好姐姐,等我下完晚自習告訴你。」白小姜突然想到,楊盼盼同時帶着好幾個班的歷史,這其中就有四班,在陽城中學,這種非主課老師都是一個人帶好幾個班。自己或許可以以喜歡秦嫻為借口,從她那探聽關於秦嫻的消息,甚至讓她幫忙拉近自己的秦嫻的關係。

「好啊,那你到時候到教職工宿舍樓下等我。」楊盼盼高興地說,「對了,把作業本給我吧,你快去吃飯吧,別餓瘦了。」

「好的,謝謝姐,你真是我親姐。」白小姜說。

楊盼盼心滿意足地抱着一堆書本,轉身進了辦公室。

白小姜看着楊盼盼離開的背影:長發飄在風中,百褶裙角揚起,走起路來有些蹦蹦跳跳,彷彿一個還沒畢業的學生,那麼單純那麼可愛。

自己真的忍心就這麼利用她嗎?白小姜在心中糾結着。是不是應該告訴她一切,然後讓她一起幫助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