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穿越時空之最強龍婿
穿越時空之最強龍婿 連載中

穿越時空之最強龍婿

來源:google 作者:來電提示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百里子晴 穆雲州

高中生穆雲州得到一塊奇異石頭,卻意外和親人墜入時空尋找親人的途中,穆雲州習得超強的醫術和修鍊法門,又邂逅身負仇恨的公主且看他如何贏得公主芳心,又如何一步步變成至尊強者!展開

《穿越時空之最強龍婿》章節試讀:

眾人遠遠看到坤京城高大的城牆,終於鬆口氣,百里長圳也被從棺材裏放出來。

坤京城有平南城四個大小,城牆高大渾厚,竟然遠遠看不到頭。

車隊到達城門口時,一個長衫圓臉壯漢帶着八個護衛正等在那裡,看到鏢局眾人趕緊迎了過來。

武丹陽確認了來人身份後,把百里長圳交給了那個圓臉壯漢。

百里長圳臨走向武丹陽抱拳一禮,說道:「感謝總鏢頭護送!」再看一眼穆雲州,朝他點點頭,然後跟着壯漢離去。

武丹陽交完鏢,頓時覺得輕鬆不少。然後吩咐大家進城休息。

車隊進入坤京城時正是早上,但大街上已經人來人往,熱鬧的街道立馬吸引了穆雲州。

穆雲州雖然來自後世,也見識過後世大都市的繁華,卻仍然被這裡的熱鬧所吸引。

只見寬闊的街道一排排橫豎相交,街道兩旁矗立着一座座古色古香的建築,這些建築高低錯落,紅白相間,多是富貴人家的府院。

眾多府院中間夾雜着酒樓茶肆和商鋪,還有當鋪,賭坊等。

馬路兩邊全是擺攤的,各種物品琳琅滿目,使人眼花繚亂,應接不暇。

來來往往的人群中不時能看到幾個身穿鎧甲的巡邏城衛。

鏢局眾人穿過幾條街道,來到一座三層的紅色木樓前面,看到門口幾個大字「客來居」。

武丹陽雙手揮幾下,示意大家到他面前。

眾人站定後,武丹陽說道:「大家一路辛苦了!今晚就住在這裡。有些兄弟是第一次來坤京,大家可以四處逛逛,一定要注意安全!」

說完又拿出一大袋銀子,接着道:「一會齊鏢頭把這些銀子分給大家,算是鏢局的犒賞。記住,明天卯時在此集合,返回平南城!」

眾人分好房間,穆雲州覺得有點累,尤其是救治百里長圳,讓他至今感覺精神有點疲倦,就小憩了一會。

待穆雲州醒來,已過中午,他起來四處看看,鏢局很多人都不在,想必是出去遊玩了。

穆雲州覺得肚子有點餓,就拿起鏢局發的銀子準備出去吃東西。

他來到一座酒樓,雖然午時已過,但酒樓里還是有很多食客。酒樓一共兩層,一樓已經坐滿,穆雲州只好上到二樓。

穆雲州走上來,環視一周,目光立馬被窗口一張桌子所吸引,只見桌子上坐了四個人。

最左邊一個穿黑衣的老嫗,五十上下;老嫗右邊是一個穿綠衣的少女,雖然背對着穆雲州,卻讓穆雲州有種莫名的熟悉感和親切感;再右邊是兩個勁裝男子。

穆雲州雖不知道為什麼有這種親切感,卻忍不住走過去坐在他們旁邊的一張空桌上。

穆雲州坐下後,終於可以看到綠衣少女的容貌。

瓜子臉,長睫毛,丹鳳眼,高鼻樑,嘴唇**,肌膚似雪,嬌美可人,不可逼視。

再加上她仙子般的氣質,讓穆雲州想到了後世的兩句詩:「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似乎感受到了穆雲州的目光,綠衣少女扭頭看過來,穆雲州趕緊轉頭避開,他確認自己是第一次見到綠衣少女,卻不知道親切感從哪裡來,難道只是因為她的美貌?

正在穆雲州百思不解時,忽然聽到黑衣老嫗對綠衣少女傳音說道:「少主,消息已經確認了。」

穆雲州奇怪竟能聽到別人的秘密傳音,想來是因為他施展奪天續命術救了百里長圳後,元神又有所增強。

又聽老嫗接着傳音:「姓花的下午申時會去城西的一座軍營,中途必然經過一片竹林,我帶人在那裡伏擊他,然後咱們在城北碼頭匯合。」

綠衣少女傳音道:「等了這麼久,我也要去,我一定要親手殺了花惠海!」

黑衣老嫗看她眼神堅決,只好點點頭。

穆雲州想不到綠衣少女年紀輕輕,功力卻不淺,竟能施展傳音之術。

看來她們要去伏擊仇人。

穆雲州點的菜剛上齊,四人已經離去。他頓時有點失落,吃飯也沒了胃口。

勉強吃完,穆雲州來到大街上。一邊逛着,腦子裡卻全是那個綠衣少女。

穆雲州之所以想她,不全是因為少女的美貌,還有那種來歷不明的親切感。

這種親切感不同於武曉妍,武曉妍給他的親切感是因為來到一個陌生地方,突然遇到一個對他好的人,自然想親近。

綠衣少女帶給他的卻是親人間的信任感,雖然他們並未說過一句話。

在這個陌生的世界,這種感覺是最值得去追尋的。

穆雲州決定去尋找綠衣少女,再見她一面。

穆雲州想起黑衣老嫗說的,她們要申時先去城西伏擊,過後再去城北的碼頭匯合。

穆雲州看看天色,現在已經是申時,自己若去城西,怕是已經趕不上,即使趕上,自己僅有一絲內力,基本等於不會武功,也幫不上忙。

不如去城北碼頭等着她們,運氣好的話說不定能見到。

穆雲州趕到碼頭,天色已漸暗,卻沒看到有人。他凝耳細聽,離岸邊不遠的一艘船上好像有**聲。

接着有人急聲道:「少主,你要堅持住,我馬上去給你找大夫。」

另一個微弱的聲音道:「阿嬸,不用擔心,我不打緊的。」

穆雲州確定是她們,心裏一激動,忍不住叫道:「有人嗎?我想過河!」

話音未落,黑衣老嫗凌空而來,落在穆雲州面前。

老嫗好像認出了穆雲州正是酒樓見過的少年。

她惱怒道:「別喊了,亂叫什麼!你到底是什麼人?來此做什麼?」

穆雲州忙笑道:「原來是大嬸啊,在酒樓見過,真巧。我是一個大夫,想過河,發現沒船了。」

老嫗一聽他是大夫,心裏一喜道:「是嗎?我的船就在前面,我可以帶小哥過去,」

老嫗說完卻警惕地藉機拉起穆雲州手腕,確定他幾乎沒有內力,才放心下來,說道:「我家小姐受了點傷,小哥既然是大夫,不知可否相助?」

「義不容辭!大嬸,能否帶我先去看看?」

老嫗聽到他是大夫,本來心裏高興,但看他如此年輕,又有點失望,覺得這麼年輕想必醫術好不到哪去。

但老嫗不懂醫術,少主又危在旦夕,只好權且帶他去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