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獸世:她寵壞了虎族小首領
穿越獸世:她寵壞了虎族小首領 連載中

穿越獸世:她寵壞了虎族小首領

來源:google 作者:小鷗鷺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尹麥冬 辛遇

一覺醒來,美食博主尹麥冬發現自己躺在原始大森林中,還有一頭不知名的怪物正對着自己虎視眈眈,口水流了一地出於安全着想,尹麥冬並沒有出聲激怒怪物,而是等待機會逃跑出去然而想像很美好,現實很骨感,尹麥冬以為怪物睡著了,剛逃跑出來就被發現了,於是偌大的原始森林出現了這一幕:某女子正瘋狂的四處逃串,後面一隻大怪物緊追着「啊啊啊……救命呀,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啊?」尹麥冬一邊跑一邊尖叫,跑着跑着,一軲轆踢到了某個小毛球絆倒在地而那小毛球正兇巴巴地沖她嗷嗚嗷嗚了兩聲……好想養怎麼辦?展開

《穿越獸世:她寵壞了虎族小首領》章節試讀:

滴答,滴答,一陣陣黏糊糊的唾液滴落在熟睡中的尹麥冬臉頰上。她迷迷糊糊地抬起手摸了一下臉,手上的黏糊糊觸感驚醒了正在睡夢中的她,她一下子睜開雙眼坐立了起來,什麼鬼東西?

不過睡得好舒服啊,真香!

然而真香定律不超過三秒,她瞪大着雙眼,瞳孔微縮,也算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她也止不住地顫抖了起來,眼前的場景讓她以為自己還在睡夢中。

幻覺,一定是幻覺。她揉了揉眼睛,用手捂住雙眼,悄咪咪地從雙手縫隙里看向前方,眼前一頭不知名的怪物正虎視眈眈地看着她,咧開那張滿是鋒利的獠牙的嘴巴,口水流了一地。

我勒個去,誰來給她解釋一下眼前到底是什麼情況?這怪物到底什麼來頭啊?

我的老天爺啊!好好的一覺醒來怎麼還切換了場景。

她明明記得她昨晚直播完後,累了一天,直接在床上躺屍睡覺了呀。怎麼醒來就變成這樣子了?難道是她醒來的姿勢不對?要不繼續睡一覺?

那個怪物好像是意識到它的食物清醒了過來,盯着她好一段時間後,才跑到洞穴的另一邊趴下休息。可能是那怪物不喜歡吃死的食物,見她醒來後就放心了。

看到那怪物不再盯着她後,尹麥冬那顫抖的小心靈才慢慢平復了下來。她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狀態,環顧了一下那怪物老巢的情況。

她現在正處於一個寬大黝黑的洞穴里,洞穴里還很臟很亂,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酸臭味,地上還有着許多不明生物的屍體骸骨,屍體骸骨上還爬行着許多白色的蛆蟲,就算她內心世界再強大,也覺得眼前的地方令人噁心想吐。

洞穴里的環境讓她感覺到極度的不舒適,恨不得馬上離開這個鬼地方。可是現在並不是時候,她正處於洞穴的里端,而那頭怪物正趴在洞穴門口睡覺。那怪物長得黑不溜秋的,身形長得有點像侏羅世紀的蠻龍,尾巴上還有些倒刺,好奇怪的生物。

呼……尹麥冬深吸了一口氣,心裏默念:我不害怕,我不害怕,慢慢來,那怪物現在應該吃飽了,自己還有機會逃跑……冷靜冷靜,再等等看吧。

尹麥冬坐直了身子,綁緊着腦神經,強迫自己集中精力去觀察周圍的情況,洞穴里安靜到可以聽到牆壁上水珠的滴落聲。一分鐘過去了,兩分鐘過去了,三分鐘……她的意識已經慢慢模糊了起來,讓人難以抵擋的困意撲面襲來,不知不覺中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尹麥冬忽然驚醒過來,瞪大了雙眼,才意識到她居然在這麼危險環境中睡著了,可能是現世過得太安逸,連基本的警惕感都磨滅了。

卧槽,她怎麼睡著了?啊啊啊……怎麼能在這種情況睡着,活該成為怪物的食物。嗚嗚嗚……那怪物醒了嗎?

她的目光掃向洞穴門口處,那頭怪物緊閉着眼睛,看樣子還在睡覺。還好,還好,還沒有醒來。事不宜遲,現在就趕快開溜吧,要不然等它醒來就麻煩了,成為盤中餐的命運逃脫不了了。

尹麥冬下定決心準備開溜後,她看向自己如今的裝扮,身上還穿着昨天晚上的睡衣,沒什麼變化,目光再落在腳上,腳上套着一雙拖鞋。納尼?她什麼時候穿上鞋子的?太不科學了吧?

算了算了,現在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先逃出去再說吧。

尹麥冬慢慢地站立了起來,目光再次瞄向拖鞋,穿着拖鞋跑起來聲音應該很大,還是先脫掉再跑吧。

她往洞穴的方向看去,那頭怪物看起來睡得很沉,一時半會應該醒不來的吧。殊不知這只是她以為而已,沒一會就被啪啪打臉了。

尹麥冬手裡拎起着的拖鞋,半彎着腰,躬着身子,輕輕地一步一步往洞穴門口探去,猶如一隻做賊心虛的小鴕鳥一樣。

慢慢地走着走着,看着離洞穴門口還有二十多米的距離,手心攥着緊緊的,額頭已經開始冒汗了,那張漂亮的臉蛋也變得蒼白起來,心裏還止不住地慌張害怕,害怕一不小心驚醒了那頭怪物。

啊……上天保佑,如果能活着走出去,她一定會天天燒香拜佛,感謝老天爺,感謝今天的大難不死。

這二十多米的距離,如果換成平時來說走起來都不是事,但如今就好像行走在鋼絲上一般。

尹麥冬一邊輕輕地走着,一邊觀察着那怪物。兩米,一米……快走出洞穴門口了,她小心翼翼地移動着,越靠近那頭怪物,她的內心砰砰砰跳得不停,就好像從死神中逃脫一般的緊張和害怕。

呼…終於走出了洞穴,她加快了腳步,感覺離洞穴有一段距離後,她的心臟好像重新活了過來,止不住的開心了起來,臉上的笑容也變得熱烈了起來。太好了,終於逃出來了。

尹麥冬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她忍不住地往後面一看,不看還好,看了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她腦袋一時間沒有轉過來,麻木地對着那正在盯着她逃跑的怪物說了句:「嗨,我出來散散步,你繼續睡吧,哈哈哈……」

那怪物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很兇狠,眼睛瞪向它那逃跑的食物,根本就沒把尹麥冬的逃跑當一回事,這點距離對於它來說都不是事,很快就能捉回來。殊不知這怪物對食物的味道很敏感,尹麥冬剛跑出洞穴,它就知道了。

「啊啊啊……救命呀,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啊?」

尹麥冬拿出大學考八百米的速度,奮力奔跑了起來,一邊跑一邊尖叫了起來。她對這偌大原始森林根本不熟悉,也分不清方向,胡亂地四處亂跑,尋找能夠躲避的地方。

後面的怪物看到它的食物逃跑了,很是憤怒,不停地緊追在尹麥冬的身後。

尹麥冬不知道跑了多長時間,感覺她已經氣都快喘不過來了,但身後緊追的怪物就好像跟她玩耍一般悠閑。她真的快要累死了,她這小短腿怎麼跟那怪物比?

「大爺,你能不能別追了,放過我吧!我一點都不好吃,又臭又苦,嗚嗚……」

尹麥冬腳步漸漸地慢了一下,受不了了,快累壞本寶寶了,還能不能好好的講講道理啊?

她現在就用着龜速四處逃竄,而身後的怪物不緊不慢地追着她。這都是些什麼事啊?跑着跑着,她一軲轆地踢到某個小毛球絆倒在地上。

「嗷嗚,嗷嗚……」某個小毛球正兇巴巴地衝著她嚎叫,就好像在跟她說你沒長眼睛嗎,我這麼大的毛球都看不見嗎?

尹麥冬現在顧不得跟這個毛球理論,她看了看不遠處的怪物,立馬站起來準備繼續逃跑。

而那小毛球順着她的視線看向不遠處的那頭怪物,心裏瞭然,嘖,這小雌性居然惹到了蠻荒獸,膽子真大,原來在這逃跑呢。

小毛球掃視了一下眼前的小雌性,暗道:罷了罷了,阿父說過雌性是很珍貴的,他就幫幫她逃脫這個麻煩的傢伙吧。

「嗷嗚……」小毛球衝著小雌性叫了一聲,做出準備跑的動作,意示小雌性跟上他,他帶她逃跑。

不知道為什麼,尹麥冬好像聽懂了小毛球的獸語一樣,她感覺這隻小毛球貌似想要帶她一起跑。她本來對這種毛茸茸的小動物有好感,於是乎跟上了小毛球一起在森林裏奔跑。

那小毛球看上來很熟悉這個森林,沒多久就帶着她甩開了那怪物很長的距離,尹麥冬對小毛球的信任再加上了兩分。

耳邊傳來呼呼的風聲,兩旁的樹木逐漸把兩小隻的身影淹沒,身後的怪物已經看不到了。尹麥冬感覺自己實在是跑不動了,腳步慢慢的停了下來。

「不行了,我想……歇一會,小……小……小毛球,別跑了。」她半彎下腰,抬起手沖跑在前方的小毛球揮了揮。

太累了,她都一天都沒喝水吃飯,體力早就耗光了。她沿着一棵蒼天古樹坐落了一下,再跑下去,沒被吃掉都會被體力透支死掉。

小毛球回頭看了眼坐在樹邊的小雌性,停下了奔跑。這小雌性怎麼這麼弱,這才跑了沒多久而已。他再環顧了一下周圍的環境,嗅了嗅空氣中那怪物的氣味,得知那怪物一時半會都追不上來。看小雌性現在也跑不動了,就先休息一會吧。

不過這小雌性的氣味很濃烈,為了避免那蠻荒獸追上來,他先幫她掩蓋一下吧。

小毛球慢慢地靠近尹麥冬,她剛剛只顧着逃跑,沒有認真地觀察自己的救命恩獸。

尹麥冬把目光落在身邊的小毛球上,只見身邊的小毛球全身毛髮都是白色的,長得很像動物園裡的小白虎,眼睛閃爍着像星星一樣炯炯有神。

單身二十年的她頓時被小毛球萌了一臉血,內心尖叫:好萌啊,好想揉。

不過小毛球背上怎麼會有一對白色的小翅膀?這到底是只什麼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