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天龍之我和譽哥哥的愛情日記
穿越天龍之我和譽哥哥的愛情日記 連載中

穿越天龍之我和譽哥哥的愛情日記

來源:google 作者:七條洛水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段譽 花若夭

驕傲如我紈絝如我聰慧如我而我卻要為一個花心浪子殉情眾人皆為我可惜而我卻甘之如飴譽哥哥,你若未來,你我自此永別一滴淚滑過我如同火紅的蝴蝶自城牆翩然而落一道白色的身影如閃電般極速而至在我即將落地之時,擁我入懷我伸手摟住他的脖頸輕笑譽哥哥,我知道你會來他既疼惜又惱怒傻丫頭,我若晚來半分我決然一笑那世間再無花若夭展開

《穿越天龍之我和譽哥哥的愛情日記》章節試讀:

「花仙人說,他要兩天後才能醒來,起碼半個月後才可以正常活動。」

聽了七炎的話,花若夭沉思片刻,抬頭說道:「好,他醒來後通知我。月九你幫他做個面具,可以遮擋面容就好。」

「是,夭主。」

花若夭走出廂房,心裏越想越激動,恨不得狂笑幾聲,竟然…竟然救活了喬峰!以後自己行走江湖,只要帶上喬峰這個大殺器,那可就是想咋耍就咋耍嘛!

哈哈!想到戰神喬峰即將加入夭月閣,成為自己手下的一員,花若夭心潮澎湃,終是沒忍住笑出了聲。

「小夭夭,何事這麼高興?說來讓仙人我也樂呵樂呵。」

一個突兀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把花若夭嚇得差點沒坐地上,待看清來人,不禁怒道。

「死老頭,走路幹嘛沒聲音,這是想嚇死誰啊?」

「小夭夭,這可不怪為師,我們平時都這樣玩,平時為師在幾里之外,你都能察覺,這還是頭次被為師嚇到呢。」花仙人眨着那雙小眼睛,頑童般的臉上滿是委屈。

「唉,師父啊,徒兒以後可陪你玩不了了。」

看着花若夭嘆着氣聳眉拉眼的樣子,花仙人不解的抓着她:「為何玩不了?你厭煩和為師玩耍了?」

「說來徒兒也是倒霉,昨天試毒未解,就被砸暈過去,毒素蔓延,徒兒已武功全失。」

「什麼?」花仙人猛的抓起花若夭的手,搭上她的脈搏,頓時雙目一瞪:「明明昨日內力還全都在,今日怎麼就空空如也了?」

「小夭夭,你一向百毒不侵,你到底試了什麼毒?為師還不知道有何種毒,為師診不出來,又能讓人武功盡失的?」

花若夭看着花仙人急得跳腳的樣子,很滑稽,可是她笑不出來,這個師父外表俊美,仙氣出塵,可實際上卻是頑童心性,然而卻對自己格外愛重。

自離開南疆,一路歷經磨難,直到遇到師父,花若夭才第一次感受到被人關愛是何種滋味。

可是現在她卻只能騙他了。

「我也不知何毒,甚至慌亂中都忘記了怎麼中的毒。」

「哼,既然中毒武功盡失,適才又為何而笑?」花仙人怒其不爭的敲了敲花若夭的額頭。

「哈哈!師父可知你救的男子是誰?」

花仙人甩了甩衣袖,冷哼一聲,這丫頭還笑,自己辛辛苦苦傳她武功醫術,她費盡千辛萬苦才習得一身本領,如今武功盡失,以後出門在外如何自保?

「師父,你知不知道你幫了我大忙啦!你救活的男子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戰神蕭峰!他武功奇高,以後有他在我身邊,我想怎麼耍就怎麼耍,沒有人能傷我半分。」

花若拉着花仙人的衣袖眼睛晶亮的看着他:「師父,沒想到你如此厲害!」

「那是當然,為師……等一下,小夭夭,你是不是又憋着什麼壞呢?你何時對為師這麼讚賞客氣過?」花仙人正想沾沾自喜,忽然想到這不符合花若夭的風格,立馬警惕的後退幾步。

呃……花若夭只顧着感動花仙人對自己的好,忘記了原主的性子一向清冷隨性。

花若夭乾笑兩聲,然後一臉愁苦的表情:「以前的我武功高強,什麼都不懼,自然驕傲隨意,可是現在我武功盡失,是個人都能捏死我,我只能夾着尾巴做人了。」

說完還擠出幾滴眼淚。

「嗚嗚,我可憐的小夭夭。」花仙人看此情景,頓時心疼無比,「小夭夭不怕,不怕啊,有為師在,這江湖你想咋耍就咋耍,誰也莫想傷你。」

花仙人把花若夭抱在懷裡,輕輕拍着她的背,滿臉寵溺。

花若夭伏在花仙人懷裡:「徒兒不敢勞累師父,只要師父十日內讓那戰神恢復如初,徒兒縱使沒有武功又有何懼?」

花仙人猛的推開花若夭:「臭丫頭,說來說去,竟是讓為師去救那臭小子,為師已經聽你的救活了他,別的為師就不管了,你自己看着辦。」

「小夭夭,你的醫術已得為師真傳,這點小事你都可以做好,幹嘛非要為師勞累?我累了,我睡覺去了。」

花仙人說完就不見了蹤影。

花若夭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怪老頭,剛剛還擔心自己,這麼快又翻臉不管了,虧自己剛剛還被他感動,哼!

於是第二天一早出現了鬧騰的一幕。

「花仙人!花仙人!」月九從花若夭房間里跑出來,眼含熱淚的在院子里大叫。

「哎呀,小九兒,你又亂叫什麼呢?」花仙人那出塵絕世的身影從寒潭邊急掠而至。

「花仙人,夭主她跑了,她扔下我,帶着七炎跑了,嗚嗚。」月九嚎啕大哭。

「小九兒,莫哭莫哭,到底怎麼回事啊?」月九說了沒有頭腦的一句話,就哭的稀里嘩啦,讓花仙人急得直轉圈圈。

「給你。」月九哭着遞給花仙人一張字條。

花仙人打開字條一看,頓時雙目一瞪,鬍子吹的老高,這個臭丫頭!

只見字條所書:

見字如面,我先帶七炎去尋找解毒之法,待那二人醒來好生照料,那姑娘若鬧騰,給她喂下『忘塵』,辛苦師父和月九,我二人必定快去快回,勿念。

與此同時,花若夭和七炎已來到,撿着喬峰的懸崖之下。

「七炎,你可能帶我上去?」

七炎瞬間臉紅,小聲的說道:「夭主,男女授受不親。」

小奶狗真可愛,花若夭淳淳善誘:「七炎,你沒看到我現在是男裝嗎?我現在是男人,快帶我上去。」

七炎紅着臉,輕輕抓住花若夭的胳膊,提氣一縱,施展輕功向懸崖上飛去。

極速上升的風中夾雜着花若夭的驚呼。

「七炎,你為何不抱住我,我掉下去怎麼辦?!」

片刻後,兩人已穩穩落在崖頂,七炎快速鬆手,花若夭扶着胸口,不停地深呼吸。

看來得快速習慣這些俠士的飛來飛去才行。

「七炎,你知道怎麼去大理嗎?」

七炎輕輕地搖了搖頭。

花若夭嘆了一口氣,沒有班車,沒有地鐵,沒有導航,這在古代不是得寸步難行嗎?

「宿主,你忘記我了嗎?」

鬼馬的聲音突然傳來,花若夭眼睛一亮,對啊,咋把他給忘了。

「鬼馬,告訴我一個快速到達大理的方法。」

「宿主,前行十里,到雁門關租一輛馬車,半月可達。」

半月?花若夭一陣無語,這也太慢了!

可是七炎和自己都不認識路,不租馬車又能怎麼辦呢?

最終花若夭還是帶七炎租了一輛馬車,悠哉悠哉的趕往了大理。

十幾日後,花若夭感覺自己都快馬車顛散架的時候,終於來到了大理城外。

花若夭扶着七炎的胳膊下了馬車,滿臉的激動,大理!馬上就可以見到段譽了,哈哈!

進了大理城內,花若夭帶七炎找了一家客棧,想着邊吃邊打探消息。

兩人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招呼小二點了幾個小菜,要了一壺茶。

「聽說了嗎?全國的大夫都看過王爺的病了,竟無一人可治好。」

旁邊桌子幾個喝酒的男人,其中一人表情唏噓的說道。

「可不是嘛,王爺不知得了什麼怪病,竟無人能醫。這不貴妃娘娘又貼出招醫皇榜,誰能治好王爺,便賜高官厚祿呢!」

「唉,王爺那麼好的人,怎就這般遭罪?」

花若夭豎著耳朵,仔細聽着幾個人議論。

王爺生病了?無人可醫的怪病?段譽武功高強,身邊美眷成群,怎會生病?

「鬼馬,你可知段譽得了什麼病?」

「宿主,在看到段譽之前,我也不知道他得了什麼病啊!我只有見到本人,才能得知那人的信息。」

切!笨蛋系統,看來還是自己親自去揭皇榜吧!

———— 分割線 ————

1093年 八月初七 天氣晴 心情愉悅

身上的傷都好了,既然喬峰一時半會醒不來,不如我先去江湖探探路,也省的花老頭只想着偷懶。

天不亮,我和七炎就出了夭月閣,直奔大理,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再見到段王爺了。

至於為什麼不帶月九,那丫頭太鬧騰太聒噪,初入江湖還是低調點好。

《穿越天龍之我和譽哥哥的愛情日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