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越王妃要升級
穿越王妃要升級 連載中

穿越王妃要升級

來源:google 作者:郭小閑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楚冰月 現代言情 趙凌

一朝穿越,醒來後卻成了王府失寵的王妃?而且還身受重傷命不久矣?論倒霉級別,她認第二就沒人敢搶第一一個個都想讓她死,一個個都想利用她?那她就實力告訴所有人,敢將她當成傻子糊弄,那她就讓他們嘗嘗啪啪打臉的滋味獲真愛,揍渣男,吊打小三,名揚四海,楚星月讓自己活的風生水起只是一年後,意外發生了那個被她甩了一次又一次的男人再次找上門,溫潤淺笑,雙眸含情:「月兒,江山為娉,皇后之尊,可願與朕同歸矣?」展開

《穿越王妃要升級》章節試讀:

次日,也不知道春杏在她的傷口上塗了什麼葯,崩開的傷口再次結痂也就罷了,居然還能讓她下地走兩步,雖說是要人攙扶着,但總比躺在床上挺屍來得強。

初來乍到,雖說從春杏那裡套出一些關於這裡的消息,可她卻依舊覺得很不安,除非去親眼看看才會覺得安心。

她本來自小就是這樣的性格,沒有多少安全感,做事謹慎小心,不然也不會年紀輕輕就能在自己原來的世界闖出一片天地,擁有了自己的事業。

春杏聽說她要出門走走,起先是不同意的,但奈何如今出現在她面前的女子已經不是過去那個沒有多少主張的楚冰月,不過三言兩語,春杏就被說服,攙扶着能下地走動的楚星月去了王府的後花園裡走動。

這還是楚星月第一次親眼目睹古代社會的王孫公子的奢華生活,不是來自於電視上的拍攝,更不是她從百度里查到的一些資料,而是親眼所見。

不得不承認,趙凌的確堪得上當今聖上最**愛的兒子之一,光是這府中的規格與處處精緻的景緻就能看出他這個皇子雖說當的水深**,但也是享盡了榮華富貴。

瞅瞅這後花園中擺放的太湖巨石堆砌的假山,再看看園中栽種的各種珍花異草,在襯上遠處的九轉迴廊和亭台樓閣,這種奢華與富貴還真不是一般人就能**的了得。

直到看了眼前精緻,楚星月這才產生了點穿越過來的甜頭;雖說她這個凌王妃當的有些岌岌可危,但拋開趙凌給她的精神壓力不談,她的物質生活還算是很不錯的。

楚星月由春杏扶着坐到園中的一處鞦韆上,穿着淺藍色舒適春衫的她隨意的披散着一頭烏黑的長髮,因為在病中也沒有給自己塗脂抹粉,素麵朝天,曬着暖暖的太陽,本是不安浮躁的一顆心也慢慢平復下來。

春杏抬眼偷偷的看了眼舒服的曬着太陽的小姐,臉上露出淺淺的笑容,聽見春杏發笑,楚星月睜開一隻眼睛俏皮的看向她:「臭丫頭,你笑什麼?」

「小姐的模樣可真好看。」春杏的眼底掠過一縷羨慕。

楚星月倒是沒想到會從春杏口中聽到這句話,但心思一轉便也理解了她為什麼會這麼說。

如果說穿越過來給她最大驚嚇的是剛一睜眼就遭遇到的刺殺,那麼給她最大驚喜的就是她現在擁有的這張臉了。

在她今早洗漱的時候看着銅鏡中那張既熟悉又陌生的絕色面孔時,連她自己都嚇了一跳。

現在她擁有的這張臉真可算得上難得一見的傾城面容,精緻的五官和清純中帶着淡淡魅惑的眉眼無一處不顯露着無限**。

而神奇的是這張臉跟自己原本的那張臉還有幾分難得的相似,如果說以前的她相貌能夠有個六七分的話,那麼現在這張臉絕對能打十分。

她現在也算是明白為什麼那個已經死了的楚冰月能夠在未出閣之前就引的大皇子趙煊對她許下來日迎娶的諾言,光是看這張臉,這個女人就擁有了足夠讓男人瘋狂的資本。

只可惜,擁有再好的皮相又怎樣,在權力面前還不是會變為犧牲品。

趙煊為了權勢拋棄了她迎娶了對他未來登上帝位更有力的女子,而趙凌呢?那傢伙好像根本不是個男人,面對着她如此勾魂攝魄的一張臉,不僅能做到不為所動,甚至還能惡語相向。

想到這裡,楚星月就好奇了,忍不住開口問春杏:「咱們王府中,除了我這個王妃,王爺是否還有其他侍妾?」

春杏顯然是沒想到楚星月會突然問這個問題,小丫頭立刻像是遭到了羞辱,梗着脖子維護道:「小姐怎可如此羞辱王爺,這京城上下誰人不知,王爺是最潔身自愛的;偌大的凌王府除了王妃你一人,就是連一個通房丫頭都沒有,相較於外面那些喜歡眠花宿柳的**公子,王爺簡直是世間少有的出色男兒。」

看着為趙凌那廝打抱不平的春杏,楚星月真懷疑這丫頭是不是從趙凌那兒得到了什麼好處,不然,怎麼會三句不離趙凌的好?

不過,春杏的話倒是讓她意外,她雖說和趙凌只打過兩次照面,但也知道他正值生命最好的年紀,許是曾經帶過兵的關係,整個人光是站在那裡便是器宇軒昂、高大挺拔,以他現在這個年紀,再加上那副精壯有力的身子,身邊會沒有女人伺候?

難道,趙凌那隻孽障不喜歡女人?或者是,……他不行?

楚星月忽然覺得自己有點真相了,趙凌那廝脾氣如此古怪,很有可能就是知道自己是個外強中乾的繡花枕頭,所以性情才會如此陰鷙;電視上不都是這麼演的嘛,男人越是不行,內心越是**。

想到這裡,楚星月就忍不住掏出帕子捂着嘴角哧哧哧的笑,眼底璀璨的光彩讓站在一邊的春杏都忍不住看呆了。

想到自己剛才對小姐說的那番話,春杏還以為小姐開心是為了王爺,立即也跟着喜笑顏開,準備再在小姐耳邊說些王爺的好話:「小姐不知,王爺雖說面上看着冷漠,其實心卻是個熱的;你之所以能這麼快下床走動,是王爺拿出了御賜的……」

「三嫂!三嫂!——」

一聲爽朗的男子聲音忽然從迴廊處傳來打斷了春杏的話,楚星月知道是在叫自己,抬起頭就朝着不遠處急急向自己跑來的錦衣少年看過去。

只見小跑出現的少年似乎只有十四五歲般大小,眉眼和趙凌有着七分相似,修長挺拔的身材襯着一身淺藍色的華服,更顯得俊俏逼人,尤其是臉上親和的笑容和臉頰上醉人的那對酒窩,一看就是個招人喜歡的。

春杏機警,知道現在的小姐已經記不得許多過去的事,忙小聲在她耳邊提醒:「小姐,來人是七皇子趙熙,今年剛被皇上封為熙王,府邸就與咱們隔了兩條街,與王爺的關係最是要好,小姐可要與他好好相處才是;……咦?她怎麼也來了……」

察覺到春杏語氣的轉變,楚星月就順着春杏的眼神看過去,原來在趙熙的身後跟着一個穿着粉色長裙的俏麗女子。

那少女與楚冰月的年歲似乎差不多,也不過是十五六歲左右罷了,容顏生的**可人,一身的金貴奢華氣度一看就知道出身不凡;只是,明明是一個青蔥可愛的人兒,臉上卻帶着一絲滲人的戾氣,生生破壞了她那招人喜愛的容貌,讓人無端生出幾分不喜。

而這具身體似乎對走來的女子還有殘存的記憶,在楚星月看清楚少女的容貌後,後背上竟無端生出冷汗,連微微攥着的手指都跟着輕輕**。

身體的古怪立刻就讓楚星月產生了疑惑,開口就問春杏:「那個跟在熙王身後的女子是誰?」

春杏的眼裡難掩厭棄與畏懼,道:「小姐,你現在什麼都記不得,奴婢也不知該怎麼跟你解釋,你只要記住,那福清郡主不是什麼好東西,咱們切莫招惹了她。」

福清郡主?!

楚星月微擰眉心,看來已死的楚冰月和這個福清郡主之間還真有些不好的瓜葛,不然這具身體也不會在看見她出現後,露出如此卑怯恐懼的反應。

只是,那個福清郡主究竟對已死的的楚冰月做過多可怕的事,才會讓這具身體如此記憶深刻,至今只是看一眼就緊張害怕成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