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我把直播間帶到深宮大院
穿越:我把直播間帶到深宮大院 連載中

穿越:我把直播間帶到深宮大院

來源:google 作者:一鶴凌雲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梁楚涵 高皓天

太荒謬!她上大學後,沉迷於種田文,愛直播,卻陰差陽錯帶着直播間穿越了!皇城郊野,她在空間里點外賣、收快遞,為皇城深宮大院的皇親國戚、王公貴族們開起了直播哪知,深宮大院苦水多,王公權貴險噁心,竟然在直播間昭然若揭!她正能量爆棚,白天帶着家人做生意賺錢,晚上通過直播間整理朝政苦心人,天不負!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黃沙始到金!展開

《穿越:我把直播間帶到深宮大院》章節試讀:

「快吃飯吧!」蘇曉雨催促着大夥,「孩子他爹,你也先吃,給他爺爺奶奶的那碗,我盛出來了,吃完再送去。一會兒,那幾家的孩子過來,你說叫人家上桌,還是不叫人家上桌,咱們這四個孩子,都沒少在人家飯桌上吃飯。」

這飯桌上,宛如指揮官發佈衝鋒令一般,這哥三個,抄起筷子,就奔紅燒肉夾去。吃飯這動作,絕對是乾淨利索快。

梁楚涵看着三個哥哥吃飯,也不動筷子,只是咯咯地笑。

楚中見妹妹不夾肉吃,就給她夾了一塊,放到碗里。

楚涵看着哥哥們吃得極香,也咬了一口。

索然無味!這哪裡是紅燒肉啊?聞起來的肉香,吃到嘴裏,就像白水煮肉一般,肉的腥味,立刻充斥着整個口腔,差點吐出來。

她趕緊把嘴裏未嚼的肉吐出來,然後把碗里的半塊肉夾起來,放到桌子上。

這是她這輩子吃得最難吃的紅燒肉了。心想,哪天買點紅燒肉燉肉料和老抽再做吧。

梁先仁見楚涵把肉吐出來,剩下的半塊還放在桌子上,又來了那麼一句,「楚涵的病,還是沒好!」

隨即,他把楚涵放在桌子上的半塊肉夾起來,放在自己嘴裏吃了。

已經吃得差不多的楚中問楚涵,「妹妹,你怎麼不吃肉啊?」

「減肥!」

楚涵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梁家其他五口人,又是被這話搞懵圈,完全聽不明白,心想,這孩子過去身體不好也就算了,現在好像精神也不大好。他們根本不知道,減肥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一家人好久沒有吃過這麼好的飯菜,一番狼吞虎咽之後,桌上已杯盤狼藉,即便最後剩下的菜湯,也被楚中掃得乾乾淨淨。

梁先仁起身端起那碗菜出門,去送給老父老母。

幾個孩子正嘁嘁喳喳談論着今天的飯菜,突然聽到院子里傳來中年女人的聲音。

「曉雨啊,今天的飯菜好香啊!」

蘇曉雨一聽便知,是那村東頭的曲媒婆,趕緊放下手中的碗筷出門相迎。

這曲媒婆,雖然不是什麼大富大貴,也並非有權有勢,但十里八村的人都敬她三分,皆是因為她擅長保媒拉縴,但凡家裡有半大小子、半大丫頭的,更是對她有十分的尊敬,她說一句好話,親事就能成,她說半個不字,親事多半會黃。

梁家三個大小子,以後娶媳婦,多半要請這個曲媒婆保媒,蘇曉雨哪能不敬重其幾分。

「曲家嫂子,今天什麼風把您吹來了呢?快來坐下。」

蘇曉雨一邊往外走,一邊順手拉出一隻板凳,遞到曲媒婆的屁股下面。

她坐下的一剎那,恰好看見剛剛從屋子裏面走出來的梁楚涵。楚涵那扎眼的連衣裙,差點亮瞎曲媒婆的眼。

曲媒婆也算有見識,都城達官貴人家的年輕女子,常常會穿着一些漂亮的衣服,即便這些人家的漂亮衣服,卻也不及眼前這梁家女子的衣服漂亮。

「妹妹的病可曾好些?」

曲媒婆小心翼翼地打探道。

「昨日還暈倒一次,不過,昨天一晚加今天早晨,都再未犯病。」

蘇曉雨回答道。

「你家妹妹長得標緻,十里八村沒有不知道的,只是······」曲媒婆先是誇讚,然後哀嘆,道:「只是這病時好時壞,倒不如趁現在看得好時,嫁給吳氏主家的二小子。」

說到這時,曲媒婆故意壓低了聲音。

這吳氏主家,類似於過去的地主,家裡有錢有勢。可是他家的二小子吳喜慶智力有殘疾,說話做事不靠譜。為此吳氏家主吳長泰,懸賞重金,保媒成功的,給一兩銀子,願意將閨女嫁給自己二公子的,彩禮五兩銀子。

曲媒婆三番五次來梁家,目的就是說和這樁婚姻,一是自己可以賺下這一兩銀子,二來梁家得五兩銀子的彩禮錢,三個兒子娶媳婦,也基本不愁。

奈何梁先仁和蘇曉雨兩人皆視女兒為掌上明珠,儘管女兒身體不好,也不知能夠活到多久,但也不願意把女兒嫁給吳家的傻子。

為此,吳長泰多次託人說和,也多次派曲媒婆前來說媒,最終都無果。

現在的情況就更加複雜,梁家二小子楚夏偏偏又看上吳家女兒吳曉穎,兩人交好多時,包括吳曉穎也反對梁家把楚涵嫁給哥哥。

倆人的事情被吳長泰知道後,便以兒子和楚涵的事情相要挾,只要梁家同意,不但自家嫁女不收一分彩禮,兒子的五兩銀子彩禮照付。

這樣一來,這兩樁婚姻看起來越來越划算,梁先仁夫婦也在眾親戚鄰居的勸說下,頗為心動。畢竟自家女兒是個病秧子,嫁到吳家,日子還好過些,若是嫁到貧困人家,恐怕要不了多日,便一命嗚呼。

蘇曉雨歷來都是留着後路,因此,她即便沒想好,也不答應,也不拒絕。

「曲家嫂子,這件事情,容我商量商量,下次來時,必有準確答覆。」

這曲媒婆是什麼人,心裏話,這話都聽過一百遍了,到現在,也沒個準確答覆。頭幾次她就照着蘇曉雨的話回給吳長泰,這話說多了,再進吳家,吳長泰哄狗咬她,差點被狗吃了。

她從凳子上起身,滿臉怨氣地道:「曉雨啊,你們梁家的婚事,以後可別找我啊!」

一直在旁邊聽着的楚涵,豈能看到老媽受欺負,衝著曲媒婆就開噴,「你是誰啊?我們梁家人的婚事,幹嘛要找你啊?」

「呸,呸,呸,」曲媒婆哪裡受過這個,呸了幾下,轉頭就走,「曉雨,像你家妹妹這樣的女子,恐怕你要養她一輩子嘍,還有你那三個大小子,人家都抱孫子了,你梁家,都還打着光棍呢!」

這話說得,句句戳在蘇曉雨的心窩裡,剛剛吃的兩塊肉,如同堵在嗓子眼一般,氣都喘不上來了。

蘇曉雨只覺得眼前發黑,心裏發慌,腿腳就不管用了。

幸好,楚華和楚夏上來一把將她扶住。

蘇曉雨臉色發青,額頭向外冒汗,嘴裏喘着粗氣。

這可把三個哥哥嚇得不輕,楚中完全沒有了辦法,撒腿就往爺爺家跑,趕快去找梁先仁。

「別慌,讓我看看!」

楚涵大學學的中醫學,雖然剛剛上了一年,至少也懂得一些基本的醫學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