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越想投胎
穿越想投胎 連載中

穿越想投胎

來源:google 作者:褚師域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丞相 大臣 穿越重生

投湖,嗑藥,撞牆,咬舌,自掛東南枝等等操作,都死不成……系統看不下去了,勸我:【何必呢,你穿越成一個丞相,年輕貌美,一人之下,穿越即人生巔峰,多爽啊】【不】我堅定地拒絕這大梁王朝什麼娛樂活動都沒有就算了,還要天天去上早朝,我不想每天天沒亮就起床去上班...展開

《穿越想投胎》章節試讀:

主角叫褚師域即墨靜的小說叫做《穿越想投胎》,它是作者褚師域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我又沒死成。
投湖,沉不下去。
磕葯,葯過期了。
撞牆,收穫了一個大包。
自掛東南枝,白綾無故斷了。
身為二十一世紀資深宅女,我不過通宵追了個劇,就倒霉催地將自己追穿越了。
成了與我同名的、年僅十八歲的女丞相,即墨靜。
...投湖,嗑藥,撞牆,咬舌,自掛東南枝等等操作,都死不成……系統看不下去了,勸我:【何必呢,你穿越成一個丞相,年輕貌美,一人之下,穿越即人生巔峰,多爽啊。
】【不。
】我堅定地拒絕。
這大梁王朝什麼娛樂活動都沒有就算了,還要天天去上早朝,我不想每天天沒亮就起床去上班。
社畜都不是這麼個玩兒法。
經過半個月的不懈努力,我終於找到了問題所在,這見鬼的系統有防自殺功能,我自己是弄不死自己的,但是別人可以弄死我。
只是我身份尊貴,一般人不敢把刀比到我頭上來。
不過有一個人一定敢弄死我,當今陛下,年僅二十歲,剛登基三個月的——褚師域!
於是,我本着「只要作死作的好,投胎一定投的早」的尋死理念,開始找褚師域的麻煩。
作為一個找死專家,抬杠運動員,我相信,沒有我杠不動的人!
恰好今日金鑾殿上不消停。
為「立誰為皇后」的問題,吵得不可開交。
大部分大臣們認為皇后乃一國之母,必須知書達理,才貌雙全,出生名門。
所以,給褚師域推薦了一本厚的能砸死人的畫冊,裏面全是京都權貴之女。
一小撮大臣則看好家道中落父母雙亡的前大將軍之女素素,搬出了前大將軍為國殉職,理應優待遺孤的理由。
而褚師域自己也表示喜歡素素,一副非素素不娶的架勢。
這下,大部分大臣們肯定不幹。
大臣們不幹能有什麼手段,一哭二鬧三上吊,實在不行就拿頭碰瓷盤龍柱,以死相逼。
大臣們將這稱之為,死諫。
我將這稱之為,道德綁架。
一干大臣走了一套流程,還是沒有讓褚師域鬆口另立皇后,眼看着幾個大臣已經朝着盤龍柱在挪步子了。
我在心裏狂笑了三聲,機會來了。
找死這種事,我最會了。
我輕聲咳嗽了一下,一把拉住往盤龍柱沖的一個文官,「大人,何必呢,磕傷自己不划算,陛下既然執意要娶素素,那我們……」龍椅上的褚師域聽得這話,滿懷期望地星星眼看着我,「丞相的意思?
」我朝着他輕笑了一下,頂着他期待的目光,擲地有聲將話說完,「我們造反,陛下不聽話,換一個就是了!
」褚師域:「……」大臣們:「……」滿殿的人朝我看了過來,腦門上就差刻上一排字——丞相大人,你今天帶腦子出門了嗎?

切,我就是不想要這腦子了好么?

我伸長了脖子挑釁地看着褚師域,在心裏狂喊:來吧,陛下,揮刀吧!
然,我沒死成。
一干大臣在我語不驚人死不休後,齊刷刷跪了一片。
「陛下,臣等請立素素為皇后。
」「陛下,臣等絕對沒有逼宮造反的意思啊!
」「……」我:「?


」媽的,你們怎麼能輕易屈服呢?
說好的死諫呢?
剛才往盤龍柱沖的那股子尋死的執念呢?
好歹再掙扎一下啊喂!
我恨鐵不成鋼地看着一殿的朝臣。
一殿的朝臣頭磕地不看我。
下了朝,褚師域單獨留下了我,拉着我的手讚賞,「還是即墨愛卿的手段高啊,朕跟那班三朝元老死磕了半個多月了,也沒磕到他們鬆口,愛卿一出馬,他們馬上就服服帖帖了。
賞,重重有賞。
」我:「……」他看了我一眼,「對了,即墨愛卿想要什麼,朕這就讓人給你送到府上去。
」我望着他那張大梁顏值天花板的俊臉,心如死灰地扯了扯嘴角,「我想死。
」「……」俗話說的好,金誠所至,金石為開。
我深信,大梁這個封建王朝,陛下最忌憚的就是有人要造反。
一次沒被砍,再來一次就是了。
於是,次日早朝,我再次在金鑾殿上,當著褚師域的面,攛掇大臣們跟我一起反了。
然,大臣們再次跪了一片:「陛下,您看今年冬至舉行封后大殿如何,欽天監推算,那日宜嫁娶。
」我:「?
」下了早朝,褚師域再次拉着我的手讚賞我,「即墨愛卿真是太懂朕了。
」我:「……」我懂你奶奶個鎚子!
我回去後痛定思痛,現在連婚期都定下來了,我再提造反的事兒,大臣們總該請求陛下砍了我吧。
是以,第三日的早朝,我再一次攛掇大臣們跟我一起反了。
大臣們這次良久沒有接話,我就知道。
正要開口挑釁一句「對,老娘就是單純地想造反,有本事你砍了老娘啊」時,一個機靈的大臣,看了眼褚師域,又看了眼我,一臉悟了的表情,帶頭跪了下去。
「陛下,臣以為冬至舉行封后大殿不妥,未免夜長夢多……啊不,為了陛下的性福,臣昨日翻了黃曆,下月初三,更適合。
」我:「……」那確實挺黃的,你個渣渣!
下了朝,褚師域再再次拉着我的手讚賞我,語調溫柔的能掐出水來,「說吧,你想要什麼,天上的星星朕都摘給你!
」我面無表情,再次重複,「我想死。
」褚師域伸手揉了把我的頭髮,「即墨愛卿,大梁值得你留念。
」我:「……」值得個毛線,有本事取消早朝啊。
指望不上褚師域,我只好再次研究起了自我了斷。
這次,我抽出了一把長劍,朝着自己的腹部就是一劍,然,劍還沒有戳到我的肚皮,斷了!
我無語望蒼天。
我不就想死一次,為什麼這麼難?

《穿越想投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