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穿越異世大陸
穿越異世大陸 連載中

穿越異世大陸

來源:google 作者:歐陽葉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彭子辛 歐陽葉樺

新人首作,如果有人看就繼續寫,沒人看就自己找個廠去上班了開頭穿越流,後邊玄幻派不習慣寫小白文,文章都是劇情向,盡量去邏輯去串,不會因為爽而爽,有什麼意見可以多跟作者提一下展開

《穿越異世大陸》章節試讀:

說時遲那時快,只見距離彭子辛不到半步之遙,彭子辛雙腳蹬地,連人帶椅往後倒去,吳同松撞到了椅子腳上,「咔啦」一聲,機關觸動,鐵鏈飛出,吳同松連人帶椅被綁在原地。

彭子辛借後倒之勢翻了個跟頭站穩在地上:「吳伯父果然識大體,不就是兩個丫頭嗎,我就勉為其難地收下了。」

「你個卑鄙小人,竟然如此算計我爹!」這時吳清梅肯定站不住了,一拳向彭子辛襲來。

彭子辛趕緊一閃,拳頭砸在地板上,竟然砸出了裂痕!

這怕是動了殺心呀!

彭子辛拿出事先藏好的棍子,和吳清梅過了幾招:「你可是我未過門的娘子,脾氣太爆可不好。」

「你下流!你個臭不要臉的,我撕爛你的嘴!」

這下吳清梅可是徹底被激怒了,那拳風打得呼呼陣聲,一拳拳用棍子擋住都被震得手發麻。

吳清梅使出全力一招,這棍子竟然被拳頭震爛了。吳清梅見功夫上得了優勢,嘴上也不留人:「你這小蛤蟆,你倒是繼續蹦呀!」

「吳家拳果然名不虛傳,我確實打不過你,你還是輸了。」

「笑話!本小姐還從未輸過,我勸你趕緊放了我爹,然後跟我回家做個僕人,我就饒你一條性命。」

「你別得意得太早,你看那邊。」

吳清梅假意回頭,又轉了回來。「哼,想讓我分神,我才不會上你的當呢!哈哈!」

「放開,快放開我。」這是吳清蘭的聲音?

吳清梅轉頭一看,吳清蘭正被彭府家丁綁在大廳中間那個十字架上!

竟然用自己打架的功夫,偷襲吳清蘭,太卑鄙了,簡直不是人!

「你們想幹嘛,放開我姐姐!」關心則亂,失神的時間可能只是一瞬間,就在這一瞬間,彭子辛從背後襲擊,一擊既倒,從身上取出繩子將雙手綁住。

至此。吳家三人全被制服住了。

「哎呀,真是累得我出了一身汗。」這時家丁搬上另外的桌椅,芳芳也遞上新的茶水。彭子辛美美地喝一口。

吳清梅被按在跪在地上,惡狠狠地盯着彭子辛:「卑鄙無恥小人,你究竟想幹嘛?」

「想問我幹嘛就好好問,怎麼還罵人呀。」彭子辛現在可不急,慢慢想下一步怎麼做。

「你個雜碎,想對我女兒做什麼!」要是這吳同松不說話,彭子辛都快忘了他存在了,「快,找人將他嘴堵上。」

「我說吳伯父,我不是您賢侄嗎,怎麼成雜碎了,咱們說話留點口德,說不定您還要成為我岳父呢。」

吳同松嘴是封住了,吳清梅一直在那問候個不停。

「停,你不是想知道我要幹什麼嗎,我現在就告訴你。來人,把我的紫青寶劍拿來。」

當然,這是一柄普通不過的鐵劍,但在他們眼裡這就是一把寶劍。

彭子辛接過寶劍,一劍撥出,「啊!…!」一聲凄厲叫聲,吳清蘭那傲人的冰肌玉腿上,多了兩道殷紅的血痕。那可是吳清蘭身上最大的資本,毀了它無異於毀容。

「無恥之徒,你竟敢當眾行兇!」

「無恥嗎?我怎麼感覺還不夠,把我爹的打龍鞭拿來。」

「你想幹什麼?」吳清梅一雙錯愕的眼神盯着彭子辛。

家丁呈上條鞭子,一股極其難聞的味道撲鼻而來。

「這可是一條好鞭呀,死在這鞭下的冤魂不知道有多少。」一條打龍鞭在手,宛若游龍,一鞭子狠狠打在吳清蘭大腿上。

「你卑鄙,你無恥!」

「你嘴還挺硬,繼續打。」接着就是噼噼啪啪一頓鞭子聲,每一聲鞭子下去,都會伴隨吳清蘭凄慘的叫聲。

「你們如此公用私刑,不怕官府抓人嗎?」等吳清梅回去,一定告到你們牢府坐穿。

彭子辛也是打累了,交給家丁:「沒事,你們繼續,出了事我擔著。」

接着又是噼噼啪啪,每一鞭都打在吳清梅和吳同松的心上,此時吳清蘭雙腿已經血肉模糊。

吳清梅吼着,眼淚終於綳不住了,「我求你們,求你們快住手,不要打了。你要我們做什麼,我都答應你。」

「停手。」

彭子辛跑過去看看,吳清蘭已經被打暈過去了,腿上白皙細嫩的肌膚,如此皮開肉綻,血肉模糊。

「打得不錯嘛,有幾下功夫,以後就跟着我混了。你叫什麼名字?」

「謝少爺,小的叫壽茶。」

「行。壽茶,我們不是有個浣衣房還缺人嗎,清梅姑娘,你以後就去那工作吧。」

吳清梅此時也是身心俱疲,要不也得吵上幾百個回合:「要…要我去當丫鬟?」

「是呀,覺得不合適就去倒夜香,我這很自由的。」

吳清梅此時心灰意冷,萬念俱灰:「好,我留下,你放了我姐和我爹。」

「你早這樣不就完事了嗎,快快放清蘭小姐下來,輕點,別傷着人家姑娘,來來來,吳伯伯,我親自給您鬆綁。」

「彭小雜碎,我殺了你。」吳同松一拿起塞住他嘴巴的東西就發起狠來。

彭子辛悄悄地在吳同松耳邊道:「如果你聽我話,把金創葯和止血藥帶過來了,那她現在還有救。」

吳同松恍然大悟,救女兒要緊,彭子辛確認自己安全了才打開吳同松身上的機關。

吳同松飛跑過去抱起倒在地上的吳清蘭,泣不成聲,:「女兒呀,讓你受苦了呀。」

然後掏出葯給女兒撒上。

「我已經按你要求做了,走吧。壽茶,帶她下去吧。」

吳清梅回頭看了自己父親與姐姐,人生第一次如此絕望,總有一天,我要報這個仇,打得你滿地求饒!

待吳清梅走遠,彭子辛讓眾人退下,單獨與吳同松父女聊幾句。

「伯父,看樣子清蘭姑娘的寒毒已經解了大半,已無性命之憂了。」

這!吳同松愣了幾秒,這雜碎不是要害我女兒性命嗎?怎知她體內有寒毒?繼而摸她脈搏,果然好了一大半!

「這?這是怎麼回事?」

「吳伯父莫要聲張,還請務必將此事保密。」彭子辛此時說話恭恭敬敬,與剛才判若兩人。

「賢…賢侄怎知小女身中奇毒之事?」吳同松這時候怎不叫雜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