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之貴妃娘娘靠鹹魚贏了
穿越之貴妃娘娘靠鹹魚贏了 連載中

穿越之貴妃娘娘靠鹹魚贏了

來源:google 作者:朝顏兮夢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妙妙 蕭奕承

一朝醒來,美女廚師林妙妙竟然變成了榮親王的小透明侍妾看着身邊的鶯鶯燕燕鬥志昂揚,以內鬥拉踩榮升正妃為目標,林妙妙表示內心毫無波瀾,立志鹹魚到底誰成想只是一頓飯的功夫,小透明怎麼就飛升成了心肝寶貝甜蜜餞兒?展開

《穿越之貴妃娘娘靠鹹魚贏了》章節試讀:

蕭奕承看着面前的點心,微微有些怔忪,府中的側妃侍妾都知道自己從不愛甜食,從未有人往他面前送過這些。

這滿滿一碟子小方塊是什麼東西,怎麼長得如此奇怪,還有一種濃濃的清香?

「你不是林妙妙的侍女嗎?是如何知道本王的行蹤的?」蕭奕承眼角帶冰,閃爍着不悅的鋒芒,沉聲問着跪在面前的迎春。

迎春一聽王爺冰冷的聲音,心中害怕,連忙磕頭。

戰戰兢兢地說,「回王爺,奴……奴婢……奴婢並不知道,今日……今日我們小……小主親自下廚給王爺做了芒果……芒果班戟,小主……小主心疼王…..王爺公務操勞,特….特意讓奴婢給……給王爺送過來,待王……王爺閑暇……閑暇之時……可以一解疲乏。」

「真的?林妙妙讓你來的?」蕭奕承語氣略松,卻仍有所懷疑。

「回王爺,正是。」迎春回道。

「既如此,你退下吧,回去告訴林妙妙,以後不可私自向外院打探消息。」蕭奕承大度地一揮手,讓迎春下去了。

心中想着林妙妙原來也不過如此,與那些女人並無二樣,也只會靠這樣的手段爭寵而已。

蕭奕承若有所思地呆坐在寬大的太師椅上,一絲絲濃郁的奶香不斷侵襲着他的嗅覺。

蕭奕承拿起一個小方塊,仔細端詳了起來,這個叫芒果班戟的點心,看起來白白胖胖,聞起來香甜甘醇,隱約還帶着一絲芒果的香氣。

蕭奕承不自覺地咽了咽口水,鬼使神差的拿起一個芒果班戟送入了口中。

半晌過後,等守在門外的應壽進來服侍時,原本在桌上擺放的整整齊齊的點心已經不見了蹤影。

而他一向注重規矩的主子,此時正毫無形象的癱坐在椅子上,似乎還打了一個嗝。應壽不由地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聽到聲音的蕭奕承立馬端坐了起來,恢復了翩翩貴公子的形象。

眼神無法控制地在那盤片甲不留的碟子上流連,口中卻說:「這芒果的味道着實大了些,若不趕緊用完,我這滿屋子的名家著作都要變成芒果著作了。啊,對了,應壽,你得空去暮雪閣看看,這林妙妙雖然跳脫了些,廚藝卻還勉強可以入口,讓她不妨每日送一次。」

應壽本着做奴才的職業使命感,強忍住笑意,顫抖着嘴唇答道:「主子,奴才這就去向林小主傳達主子的意思,不知用不用將主子慣用的點心食物告知林小主呢?」

「嗯……倒也不是不可,林妙妙若知道一些本王的喜好也好,省的下次又送一些本王不喜歡的東西來,擾了本王的心情。」蕭奕承沉吟再三,方才說道。

「是,奴才這就去告訴林小主。」應壽應聲遁走,再不走,讓王爺看到他臉上的笑容,就大事不妙啦。

林妙妙正在用膳,就聽見門外丫鬟通報說,王爺身邊的應壽來了,替王爺來給小主傳話。

林妙妙有些疑惑,自己入府這麼久,蕭奕承都沒有見過自己,怎麼今日突然想起派人來自己這裡,難道突然想起自己的還有個侍妾了嗎?讓人收拾妥當,將應壽請了進來。

應壽行禮後,向林妙妙表達了王爺對她所做點心的喜愛,讓她每日送一次,還給了她一份王爺的飲食喜好清單。

林妙妙一聽便明白了,看來這是有人將自己上午做的甜點給蕭奕承送了過去,只是不知道這是誰幹的好事呀,簡直是蓄意破壞自己的鹹魚大計。

心中雖氣,林妙妙面上卻顯得格外高興,讓迎春將清單接了過來,又示意夏薇塞了一個小荷包給應壽,送應壽出去。

應壽掂了一下手心裏的小荷包,笑意更深了幾分,說道:「奴才多嘴說一句,奴才從未見王爺這般喜愛過哪位小主送來的點心,小主可要把握住機會,莫要讓王爺失望啊!」說完便離開了暮雪閣。

林妙妙想着看來今日要無法與許姐姐小聚了,不將這個告密的人揪出來,只怕自己今後都沒有悠閑的日子了呢。

怎麼做個鹹魚這麼難呢?林妙妙越想越氣,面色陰沉地彷彿能滴下水來。

迎春突然跪了下來,叩頭道:「主子,奴婢有事稟告。」林妙妙心頭一跳,感覺不妙,難道是迎春?

像是聽到了林妙妙心中的疑問,迎春不等林妙妙說話,便將一切道了出來。

「主子,是奴婢自作主張,給王爺送去了主子做的芒果班戟。」

「迎春,你……你這是為什麼啊?」林妙妙十分不解地問。

「主子,迎春自幼便伺候主子,主子在府中之時,老爺和夫人是如何疼愛主子,主子入了這王府又是過得什麼日子,奴婢看在眼裡,疼在心裏,奴婢不甘心啊,主子,如此美好的主子,竟然讓人這樣欺負,奴婢真的不甘心啊!」說著,竟然哭了起來。

林妙妙伸手扶額,略感無奈。她已經不是那個與迎春一同長大的林妙妙了,那些美好的,痛苦的記憶,對於林妙妙來說,都像是別人的故事。

可迎春是她來到這個世界上見到的第一個人,也是第一個關心她的人,她又如何能怪她呢。

林妙妙起身走到迎春面前,將迎春輕輕扶了起來。

一雙如水的雙眸中並沒有半分責怪,嘆氣道:「好了迎春,主子知道你是心疼我,不過,你想想蕭奕承那樣的男子,豈是你主子我可以駕馭的,與其為了寵愛爭得你死我活,倒不如守好本心,在這小院里活得自在,你說呢?」

迎春望着自家主子沉靜美好的面容,不由自主地點了下頭。

「迎春,無論什麼時候,我都會拼盡全力保護你們的,我也答應你保護好自己。希望你能相信我,不要再自作主張!」

林妙妙心中雖有些不快,看在迎春一片忠心的份上,迎春承諾以後絕不亂來,也就原諒她。

林妙妙讓迎春代自己向許知柔致歉,她自己卻坐在窗邊,試圖讓冷風吹醒頭腦。

絞盡腦汁思索如何能打消蕭奕承的念頭,繼續做她的鹹魚。

林妙妙美目流轉,一個念頭在頭腦中漸漸成型。

「哎,你知道嗎?側妃娘娘今天又給王爺送了點心過去呢!」

「是嗎?王爺不是不讓送東西去前院嗎?」

「誰說不是呢,這不是都看到咱們主子送了一次,送成了,整個後院都沸騰啦。」

「真的呀,後院那幾個侍妾都去送過,都被罵了一頓。」

「都有沒有規矩了,還敢議論起主子們了,都該幹什麼幹什麼去,主子還病着,若驚擾了主子,仔細你們的皮。」

話音剛落,夏薇推門走了進來,手中端着一碗黑黑的東西,遠遠看去彷彿是中藥一般。待端得近了,竟然是龜苓膏。

而夏薇口中還病着的林妙妙,此時正在軟塌上歪着,手中端着一碟子松子,面色紅潤,兩頰**,兩腮塞滿了食物,隨着咀嚼一鼓一鼓地,像個小松鼠一樣,哪裡有半點病了的樣子。

見夏薇來了,急着說道:「快點,快點,夏薇,可急死你主子我了,這松子吃的我呀,格外的油膩,就想着來點清火的,你真是我的貼心小棉襖啊。」

說完不等夏薇端到近前,就趿拉着繡鞋上前去,拿起了碗舀了一大勺就往嘴裏送去,軟軟滑滑的龜苓膏混着蜂蜜的甜香,入口即化,瞬間滋潤了因食用了過多乾果而微微發緊的喉嚨,彷彿身在雲端一般,她整個人都舒爽極了,愜意地眯起了眼睛。

林妙妙不禁感嘆,這小日子可太舒服了啊,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想要做什麼美食,小廚房裡都應有盡有,哪怕沒有,只要跟管事媽媽說一下,過不了幾天就會出現在小廚房裡,讓人不由感嘆權力的便利呢。

連自己都墮落了,完全沒有奮鬥的**,只想躺平做個鹹魚。

真不知道那些「姐姐妹妹們」到底是怎麼想的,每日里卷到不行,都快變成廚藝比拼大賽了呢。

迎春見林妙妙那個愜意的樣子,忍不住笑出了聲,說道:「主子,您也太安逸了,您看其他的主子們天天在給王爺送這送那的。您怎麼一點也不着急啊。」

林妙妙咽下嘴裏的龜苓膏,才說道:「王爺什麼沒見過,什麼美食沒吃過,用的着咱們在這兒操心。」

「可王爺不是吩咐了,讓您每天送一次過去嗎?」夏薇也在旁不解地問道。

「哎呦,你家主子不是病了嘛,要是過了病氣給王爺,那可就罪該萬死了啊,所以啊,等你家主子病好了再說吧。」林妙妙悠哉地回著。

「可主子,您也沒病啊?」夏薇疑惑地問道。

「不,我病了,病的很嚴重!」林妙妙堅定地說著,手卻往嘴裏送了一勺龜苓膏。

「可是…..」夏薇還要再問,被迎春攔了下來。

迎春笑道:「夏薇,主子說病了,那就是病了,知道嗎?主子啊,這是懶病犯了,不想跟各位主子搶風頭呢!」

三人正聊的熱鬧,林妙妙卻突然想吃薑撞奶,連忙吩咐道:「夏薇,你去看看小廚房裡有沒有人,我想去做點小甜品,畢竟外面都知道你家主子重病在身,人多口雜的,傳揚出去,只怕咱們那位王爺又要找我麻煩了。」

夏薇應聲出去,片刻便來回報,管事媽媽去採買那裡領份例,一時半會兒回不來,其他的廚娘此時也都在歇息,廚房無人正是好時機。

夏薇隨林妙妙進了廚房,迎春在門口等候,主僕三人還以為做的極為隱秘,後門卻早就擠滿了等待偷師的廚娘。

林妙妙在廚房裡找到一碗水牛奶,又從砧板旁的小竹籃里選了兩塊飽滿的小黃姜,就準備開始製作姜撞奶。

「主子,怎麼拿生薑啊?這姜的味道可是十分辛辣,廚娘們都用它來去腥呢。」夏薇不解地問道。

「生薑可是個好東西啊,生薑的味道利用好了,也是別有風味的哦,今天主子就給你做一個好吃的姜撞奶,這可是我從一個廣州的老師傅那裡學來的獨門手藝,保證你吃過以後再也忘不掉。」林妙妙驕傲地介紹。

「廣州的師傅?主子,府里什麼時候有過廣州的師傅呀?」夏薇疑惑地問道,心想咱們大學士府素來不注重飲食,啥時候來了廣州的師傅呢。

「呵…還不是我在外祖父家中的時候嘛」林妙妙心中一驚,差點把前世的事情說出來。

林妙妙吐了下舌頭,平復下緊張,拿起刮皮刀動作麻利地將小黃姜去皮,剁成細細的薑蓉後,用紗布將薑汁擠出來,放在一邊備用。

她拿出一個小鍋,放在炭爐上面,用爐針輕輕撥動幾下炭火,讓熱度更均勻。將牛奶和白砂糖放入鍋中加熱,一邊攪拌,一邊觀察着,待到鍋邊冒出一個個珍珠般大小的小泡時,香甜的奶香傳出來,立刻將小鍋拿下放到一邊冷卻一下。

林妙妙將靜置的薑汁微微攪拌了一下,將牛奶在薑汁碗的上方快速倒下,與薑汁進行衝撞後,奶香,甜香,薑汁的辛辣完美地混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種溫暖的新味道。將混合好的姜撞奶放到一邊靜置,林妙妙見還有多的水牛奶,想着別浪費就又做了個雙皮奶。

雙皮奶是順德的一種傳統美食,清末之時順德一位叫何十三的農家子弟,在清晨烹制早餐的時候,不小心在水牛奶里翻了個花樣,不久有個識貨的老朋友買去了配方,開了間食檔,順德雙皮奶就這樣流傳開來。

從傳說中就可以知道雙皮奶的做法非常簡單,只要做出兩層皮,再把牛奶蒸好就行啦。

極其簡單的做法,卻非常考究,每一步都不能馬虎。

林妙妙小心翼翼地用竹籤挑了個口子,把牛奶倒了出來,奶皮卻完好無損。

在牛奶中加入了白糖,又倒入兩個蛋清,攪拌均勻直到白糖融化。

放入鍋中,隔水蒸10分鐘,雙皮奶凝固成型,便做好。

做好的雙皮奶冷卻之後,香氣濃郁,奶味飽滿,軟滑甘香.口感細膩,是林妙妙最喜歡的甜點之一。

雙皮奶做好了,姜撞奶也冷卻凝固了,林妙妙讓夏薇各端了一份給許柔婉送去,又讓迎春端了三份回房後,便對着後門說道,「剩下的這些就留給各位媽媽們,還請各位媽媽們替我保守秘密,不要讓人知道哦。」

她早就發現後門有動靜,只是不想聲張。

聽到有美食可以分享,廚娘們也不再躲藏,紛紛現身,進了廚房,向林妙妙行禮後,便迫不及待地拿起桌上的小碗,幾人分食了起來。

邊吃還邊稱讚道,「小主看着柔弱,這一手刀工可真是利落,這姜…姜什麼來的?」

「姜撞奶,你呀,就知道吃。」

「對,姜撞奶,完全吃不到粗糙的姜碎一口吃下去胃裡暖暖的,真是人間美味啊。」

「你們快嘗嘗這個雙皮奶,雙皮奶也非常好吃,軟滑香甜,剛一入口就滑進了喉嚨,滿嘴生香啊。」

林妙妙見眾人完全沉浸在甜食的美好中,便悄然離開,回到房中去享用自己的下午茶。

剛想換個衣服,就見夏薇氣喘吁吁地跑了進來,彷彿有什麼在背後追她一般。

林妙妙見狀,伸手拉住了夏薇,問道:「怎麼啦?跑成這樣,後面是有狗追你嗎?」

「狗倒是沒有,奴婢這不是怕回來晚了,吃不到主子辛辛苦苦做出來的美食嘛。」夏薇擦着頭上的汗,向著林妙妙諂媚地笑着。

「你呀,怎麼總是這麼貪吃啊。」林妙妙不由自主地說道,說完自己愣了一下,什麼時候自己這麼了解夏薇了呢,看來原主的意識還在影響着自己。

林妙妙換了衣服出來,夏薇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像是嗷嗷待哺的幼鳥。

林妙妙見雙皮奶和姜撞奶已經在桌上了,卻不見迎春,四處看了看,還是沒有發現迎春的身影,便問道:「夏薇,你看到迎春了嘛,怎麼東西拿回來了,卻不見迎春的影子了呢。」

夏薇搖了搖頭,說:「奴婢回來的時候就不見迎春了,不知道她去哪裡了呢,主子,要不奴婢去找一下迎春。」

「不必了,咱們先吃吧,迎春那份給她留出來就好啦。」林妙妙擺了擺手,讓夏薇將其中一份端到了一邊,拿罩子罩了起來保溫,又讓夏薇坐下一起吃了起來。

林妙妙先拿起了姜撞奶,一入口就嘗到了朝思暮想的味道,牛奶的香甜完美中和了小黃姜的辛辣,細膩嫩滑,像嬰兒的皮膚一樣滑,像媽媽的撫摸一樣溫柔,每品嘗一口都有幸福的味道,喚起了童年純真的生活,心情也格外輕鬆。

主僕二人正在愜意的享用着美味,迎春一步一挨地挪了進來,垂頭喪氣的樣子,就像丟了什麼貴重的東西一樣呢。

林妙妙癱坐在軟塌上,微微抬起精緻的下巴,關切地問道:「迎春,你這是掉了荷包,還是丟了首飾啊,這麼垂頭喪氣的,發生什麼了?」

「主…主子,我…我…我好像把主子給出賣了……」迎春說著就哭了起來。

林妙妙趕緊下了軟塌,快步走到迎春身前,拉着她在桌邊坐下,詢問她發生了什麼事兒。

迎春抽抽嗒嗒地將事情的經過說給林妙妙聽。原來迎春回來的路上,剛巧碰到了蕭奕承派來探病的小廝,小廝一見迎春端着食盒,二話不說就轉身跑了。

迎春怕小廝回去亂說,放下食盒就去追,結果撞到了王爺。

若不是王爺攔着,應壽險些責罰了迎春,迎春被王爺一嚇,慌亂中就將姜撞奶和雙皮奶說了出來,王爺就讓迎春將這兩樣給他送去。

林妙妙笑道,「還以為多大的事兒呢,放心吧,我給你留了一份,你去選一樣喜歡的吃了,剩下的那個給王爺送去好了。」

「這…這怎麼使得啊,主子,若是王爺知道,那可如何是好。」迎春急忙拒絕,生怕因為自己,使得林妙妙被王爺責罰。

「不會的,你就告訴王爺,你回來晚了,只剩下這些不就好了,王爺一個大男人哪裡會注意這些啊。乖,聽我的,擦擦眼淚,選一個自己吃了,吃完就給王爺送去把,你家主子我累了,要去小憩一會兒。」林妙妙毫不在意地說完,便由夏薇服侍着進去小睡。

迎春在原地躊躇糾結了好一會兒,才下定決心,選了姜撞奶,快速地吃了下去,甫一下肚,香甜濃郁地味道瞬間撫平了所有的慌亂,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

吃完自己的這份後,戀戀不捨地看了看僅剩的雙皮奶,微微抿了抿嘴,忍住內心的衝動,用食盒裝了,向著前院書房走去。

剛到書房院子門口,應壽早已候在那裡,見迎春走來,連忙快步上前接過食盒,嘴裏還埋怨道:「我說姑奶奶,不知道王爺在等着啊,去了這麼久,王爺那脾氣,要是怪罪下來,咱們誰也擔待不起。」

迎春連忙告罪,「應大爺,您可要在王爺面前多美言幾句,我家小主身子不適,奴婢不敢驚擾,只得慢慢過來。」

應壽看了一眼面前俏麗的小姑娘,笑道:「你家主子病不病的,只怕沒人比王爺更清楚了吧。」

迎春聞聽此言,立馬嚇得跟鵪鶉一樣,垂首立在一邊,不敢再多言。

應壽見了,心中想着,這對主僕還真是有趣的很呀,別人得了王爺賞識,都恨不得削尖了腦袋使出渾身解數。

這位卻膽敢稱病不出,拒絕王爺,也不想想這府里有什麼能瞞過王爺的。

這小丫鬟就更有意思了,稍一嚇唬就跟個小兔子一樣,乖到不行。

難怪王爺對這位小主上心了呢,看來以後要敬重些才是。

《穿越之貴妃娘娘靠鹹魚贏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