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之炮灰只想佛系鹹魚
穿越之炮灰只想佛系鹹魚 連載中

穿越之炮灰只想佛系鹹魚

來源:google 作者:陸柳漓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溫玥 百里沉

上輩子社畜溫玥是個孤兒,一朝過勞死,沒想到竟然穿越了這輩子的溫玥是江南世家貴族的千金小姐,被父母捧在手心上疼愛,錦衣玉食,一生無憂溫玥想既然上天給我重來一次的機會,那這輩子就要能鹹魚就鹹魚,好好享受人生,才不負好時光可惜萬萬沒想到,溫玥不是普通的穿越,而是穿書,穿的還是一本大女主宮鬥文,她是女主進宮前攔路的一個小炮灰但是小炮灰也要努力活着,溫玥下定決心遠離劇情,絕不和女主作對,安心混吃等死展開

《穿越之炮灰只想佛系鹹魚》章節試讀:

過完壽宴,距離過年只有六七天了,溫府上下也忙碌起來,溫玥每次看見匆匆忙忙的下人都覺得年味也越來越濃。

回想現代過年溫玥都是一個人在家過,有興緻就做一頓年夜飯,沒有就隨便糊弄一下,就連春晚也越來越無聊了,煙花也沒有看的,年味越來越淡,許多傳統習俗都湮滅在了城市裡,對於一個孤兒來說,過年也僅僅就像放了一個長假一樣,代表着你又老了一歲,新的一年你又要開始努力生存了。

自從穿越到了這裡,溫玥才感受到過年的氛圍,從臘八吃七寶五味粥開始到臘月二十三過小年,就開始預熱了,今年是因為老夫人五十大壽才着重在壽宴上,之前過小年都要祭灶,也就是「送灶神」。

臘月二十四闔府上下要大掃除,除舊迎新,不過溫府大部分只要下人動手打掃就行了,主人只要做做意思就好了。

臘月二十五開始貼窗花,貼福字,掛對聯,今天剛好溫軻從書院放假回來,溫玥已經一個月沒有見過哥哥了,雖然當初穿過來的時候溫軻正在書院讀書,根本不知道妹妹發生了意外,後來放假回來才知道,但是溫軻一回家就去看望溫玥了,當時頭腦還很混亂的溫玥雖然知道這是原主哥哥但是仍然感覺十分陌生,於是以養傷為借口,躲着溫軻,還好溫軻學業繁重沒過多久就回學院了。等溫軻下次回來溫玥已經差不多適應了,才對溫軻親近起來。溫軻這個哥哥雖然不經常在家但是對待自己的親妹妹還是很不錯的,每次回家都會給溫玥帶一些小玩具,小零食,甚至有次溫玥抱怨太無聊還給她買了幾本市面上很紅的話本,雖然那些話本全是千金小姐愛上窮書生之類的,讓溫玥哭笑不得,但是有這份心還是值得誇獎的,慢慢的溫玥也與溫軻感情深厚起來,溫玥有時候見溫軻學的太累,還做了幾次小點心送給他,讓他休息休息。這次溫軻回來也是馬上要過年了,其實今年鄉試本來溫軻可以下場的,但是溫軻的老師說他火候不太夠,這次下場就算考上了也只有吊車尾,還不如多學幾年,有把握衝擊前三甲,之後在會試上才能排的上名號,所以溫軻決定等三年,反正現在聖上正值盛年,正是勵精圖治的時候,需要人才,不怕等三年時間。

溫軻回來了,溫玥就有人玩了。這天溫玥和溫軻正在後花園閑聊,好不容易溫軻放假,溫玥就把他從房間里拖出來,讓他看看外面的風景,呼吸新鮮空氣,而且溫玥想要在除夕晚上出去參加晚會,於是正軟磨硬泡想讓溫軻跟母親說帶她出去玩。

溫玥好聲好氣地向溫軻撒嬌想要去參加除夕晚會,溫軻卻一臉正直的不同意,說什麼人很多很危險,他照顧不好……溫玥就無語,又不是真的就他們兩個,世家子弟出門怎麼不得帶上三四五個下人才行,這麼多人怎麼就不行了?

溫玥心裏翻了個白眼,既然好言好語不聽,那就別怪我使用暴力了,於是溫玥悄悄從地上挖了個雪球,趁溫軻不注意一下砸在了他身上,溫軻沒注意被砸了個正着,等反應過來第二個雪球也來了,這次溫軻躲了過去,還趁機從地上撈了一個雪球反擊回去,溫玥就沒有溫軻這麼好的身手,被雪淋了滿頭,這下溫玥認真起來了,連這些年學習的禮儀全都忘了,只想打贏溫軻這個壞哥哥。夢想很美好,現實很殘酷,溫家雖然是走文官路線的,但也深知有一個好身體才能在官場中走得更遠,於是就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但凡溫家男子從小都會有專門的武術師傅教導簡單的拳腳功夫和騎射,不求精通,至少也要強身健體。所以溫玥這個體質廢根本別想打贏溫軻,本來想報復溫軻不帶她出去玩,沒想到偷雞不成倒蝕把米,溫琬卿正是這個時候來的。

「玥兒堂妹,溫軻堂哥午安,玥妹妹和溫軻堂哥這是在幹什麼,有什麼事情好好商量,不要打架,一家人不要傷了和氣。」

只見溫玥氣喘吁吁,渾身狼狽都是雪印子,溫軻全身就只有運動過後的白氣,唯一凌亂的只有衣領,還是第一次被溫玥偷襲成功砸出來的。溫玥真是越看越氣,但是打不過只能無能狂怒。

「哈哈哈,琬卿堂妹誤會了,我和妹妹只是在打雪仗玩,玥兒想要在除夕晚上出去參加晚會,我擔心不安全就不想帶她出去玩,玥兒生氣就跟我打起雪仗來了。」溫軻見溫琬卿過來,停下雪仗解釋起來。

溫玥見溫軻停下來,正好趁機會又砸了一個雪球過去,可惜力氣不夠砸在了不遠處,沒有砸中溫軻。溫軻見狀無奈搖了搖頭,「玥兒你要是能說動母親讓你出去我就帶你出去玩。」

「哼,要是我能說動母親還來求你。我氣都氣飽了。」溫玥大聲反駁,「琬卿堂姐你評評理,我們江南每次除夕晚上都會舉辦晚會,晚會上什麼都有,不僅有賣好吃的,還有表演雜耍的,還有在搭的檯子上表演歌舞的,總之就是非常熱鬧,你說好不容易過一次年,還不能出去看熱鬧了?」自從壽宴過後,溫玥就放下戒心,跟溫琬卿開始漸漸打好關係,說實話沒有了後顧之憂,女主的大腿肯定能抱就抱,更何況和女主還是正經親戚就更要拉攏了。

「江南也有除夕晚會嗎,我還沒見過呢,不知道和京城的比怎麼樣,應該會有不一樣的風味吧,玥兒堂妹我們不如去向祖母求情,我想祖母最慈愛了,應該會讓我們出去玩的吧。」溫琬卿也感興趣起來,向溫玥提議道。

「對呀,琬卿堂姐說的對,我怎麼沒想到呢,走,我們現在就去找祖母求情。哥哥你就先回去吧,我肯定能出去參加除夕晚會的,你就等着陪我出去吧。」溫玥立馬上前挽住溫琬卿,想拉她去敬安院,還不忘對溫軻放下狠話。

「玥兒堂妹不着急,先回院子把自己收拾一下,不然這樣到祖母面前還以為你出什麼事了呢。」溫琬卿拉住溫玥柔聲建議道。

「喔,我都忘了,對,先回聽雪閣。」溫玥連忙拉着溫琬卿走了,只有留溫軻一個人站在這裡,望着兩人急匆匆的背影不禁失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