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之晚晚累輕
穿越之晚晚累輕 連載中

穿越之晚晚累輕

來源:google 作者:南千嶼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周靖言 徐晚晚

正在上游泳課的徐晚晚忽然眼睛一閉一睜,來到了一個沒聽說過的世界自小爹不疼娘不愛的人終於有了幸福的家人這裡的人奇奇怪怪有人討厭她,想要一刀捅死她有人對她一見鍾情,沒見幾面就談婚論嫁還有人耍流氓,頻頻闖進她的房間,不聲不響的嚇唬她那日她被人抱進懷裡,宮女太監們齊齊跪地參見皇后娘娘徐晚晚:「我不是,別瞎叫!」展開

《穿越之晚晚累輕》章節試讀:

坐在桌前看着窗外的雪景,徐晚晚重重的嘆了口氣。

身後的兩個小丫鬟見狀,相視一眼,其中一個兩隻手比划出了兩個數字。

這已經是小姐今日嘆的第十九聲氣。

徐晚晚來到這個不知名的破地方已經七日了。

她就不明白,明明上一秒還在游泳館裏上着游泳課,怎麼下一秒就深陷一片黑暗,緊接着被人撈了出來。

而後,就莫名其妙的成了徐府二小姐。

她覺得自己好歹也是個即將高考的高中生,受了十幾年的良好教育,到了這裡竟然成了個廢物。

文字一個都不認識,規矩一條也不懂,就連穿那裡三層外三層的衣服都要別人幫着穿才不至於穿錯。

甚至於,她連自己房間里這幾個圍着她轉的下人叫什麼名字都沒記清呢。

這不就是自己以前看小說裏面的廢柴么…徐晚晚喜歡看這種文,卻痛恨這種設定跑到自己身上。

什麼娛樂設施都沒有,唯一算的上安慰的,便是這房裡一個叫海明小丫鬟做的糕點,甚是對的上徐晚晚的口味,這幾天都靠着這一盤盤的點心做心理建設。

「晚晚,怎麼還在愣神?」一個明明不到四十卻穿的沉穩古板的婦人走了進來,徐晚晚知道,那是她『娘』。

她收回托在下巴上的手,站起身來笑着迎接:「娘!」

老婦人走過來,第一件事就是摸一摸徐晚晚的額頭,「嗯,還好不燒了。」而後攏了攏徐晚晚身上的狐狸毛披肩。

「你爹今晚就回京了,快些準備着迎接你爹和大哥吧。」許夫人眉目祥和,舉手投足間盡顯大家閨秀的典範。

徐晚晚想她若能生在現代,當個禮儀老師,那絕對賺錢賺翻了好嗎!

無奈的點了點頭,坐在銅鏡前任由海茹將自己的長髮拆開又重新束起。

別的不說,海明和海茹這兩個小丫鬟絕對是個寶,一個做飯菜好吃,一個極其會打整人。

「你爹和大哥聽說你落水,快馬數日才趕回來,一會兒露個笑臉出來,別讓他們擔心知道嗎?」許夫人看着經過一番梳整十分爽朗的姑娘,不由得得意起來。

這模樣生的,和她年輕時一樣。

徐晚晚點頭應了。

傍晚,徐晚晚隨着徐夫人一同去了宴堂,那是徐府招待外客的地方,也是今晚給徐家父子接風洗塵的地方。

徐晚晚還是第一次到這裡來,這裡可以用四個字形容:「壕無人性」。

早就知道這徐府有錢,沒想到這麼有錢,裏面隨隨便便一樣東西就千金難求,單看上菜時的木盤就讓徐晚晚瞪直了眼,這樣上好的深淺搭配木紋清晰的黃花梨,徐晚晚只在從商的大伯家見過。

大伯家的那串手串都快盤被他包漿了,在徐府竟然只能當做端菜的木盤。

更不必說這屋內的一切擺件,隨便帶哪一樣回去,徐晚晚下半輩子都不用再努力了。

剛落座,就聽見了外面的腳步聲,進來了一對母女。

徐晚晚猜測,這應該就是二房的夫人和她的長姐徐寒月了。

二房的夫人徐晚晚還是第一次見,不禁皺了眉頭,她一直以為這個時代的女人都和自己的母親似的穿的端莊賢淑,沒想到眼前這個女子,實在是過於妖艷。

若說許夫人看着是年歲不大硬裝成熟,那二夫人便是反之了,一把年歲了硬是穿紅戴綠的,走起路來扭捏妖嬈。

發上的金釵子格外的土氣。

兩人跨進了門檻,睨了坐在側位的許夫人一眼,緩緩行禮道:「大夫人安。」

徐晚晚待二人站起來,才恭敬的道:「姨娘安。」

這話一出,在場的人全都陷入了頗為震驚的狀態。

二小姐向來不把二房放在眼裡,如今怎麼還問起二房的安來了。

徐晚晚也感覺到了氣氛不對,但是又不知道是哪裡出了錯,只得尷尬的笑了笑,坐了回去。

「沒想到妾身這輩子,還能聽到二小姐問安。」二夫人皮笑肉不笑的樣子看的徐晚晚直反胃,趕緊將頭轉向別處,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吐出來。

四個人圍着圓桌,坐在屬於自己的位置上,靜靜的等待着父子二人回來。

徐晚晚看向徐寒月,感覺她好像做了虧心事了一般,一直垂着頭,不敢跟徐晚晚對視。

徐晚晚心裏直打鼓,她這算得上是第一次見到自己的『父親和哥哥』,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人,旁敲側擊的問過海明,海明只是簡單的說他們對她很好。

這不廢話?哪有親爹和親哥對女兒妹子不好的道理,徐晚晚想問的是他二人的性格啊!

算了,反正大夫也說自己是受了驚嚇,那就當成自己被嚇傻了啥都忘了吧。

待最後一盤菜上了桌,徐晚晚咽了第十口口水時,徐府的父子二人才進了府。

徐晚晚遠遠看着兩個男子信步走來,心臟砰砰的跳。

雖說是親哥和親爹,但這跟相親有什麼區別?於她來說都是見陌生男人,簡直緊張死了。

「見過老爺。」

「爹爹安好。」

徐澤州跨進了大門,眾人便起來問安。

徐晚晚觀察着,這徐府對於禮數確實是很嚴格的,自己還是儘早將這規矩都摸透為好。

「晚晚,爹爹看看你。」徐澤州徑直奔徐晚晚走了過來,雙手溫柔的搭在她的肩膀上,一臉關切。

這麼近的距離,徐晚晚得以仔細的觀察自己的這位『父親』。

身軀凜凜,額上帶着幾根已經銀白的發,一雙眼睛十足的凌厲,但在看向自己的時候又是那麼的柔和。

身上還帶着一股寒氣,似乎能想到他因為擔心自己而一連幾日在風雪中趕路的情景。

有一位關心自己的父親,是徐晚晚這輩子最大的夢想,卻沒想到竟是在這裡實現了,視線漸漸模糊了起來。

淚水剛落,便被一隻修長的手捻着帕子擦拭掉。

「這麼大的姑娘了,怎麼還是那個小哭包?」清脆爽朗的聲音自耳邊響起。

徐晚晚伸手抹掉臉上的淚,看向父親身旁的青年。

雖不是以貌取人的人,但看到大哥徐凌的面目之時,便猜測他一定是個文武雙全的慘綠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