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穿越重生:談情說愛救世人
穿越重生:談情說愛救世人 連載中

穿越重生:談情說愛救世人

來源:google 作者:鞦楓影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貝拉 貝斯

腦洞++穿越+女強+虐戀+甜寵她貝拉是河銀系的守護者,在球帝星體會人間喜樂卻遭欺騙,背叛結婚第三天差點死在貝斯手上為了扭轉局面,貝拉用盡最後的力量開啟了時間蟲洞進入時間碎片去找到貝斯並殺了他…然而當她穿越過去,竟然了一個平凡人,但靠自己的智慧留在了公爵府並與少爺展開了一系列的感情歷程在這過程中,發現自己真正的敵人可能另有其人第一世穿越最終以貝拉為救世人而犧牲後來重啟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穿越,貝拉把能量找齊,而且找到了她曾經忘記的最重要的人和事展開

《穿越重生:談情說愛救世人》章節試讀:

「你背上的傷口,要上藥了,難道你想找軍醫過來幫你上嗎?」

「不不不,我自己上吧。」

貝拉一想,無奈的嘆了口氣,背上的傷,自己也夠不着。

「呵呵,那些傷不算什麼,它們自己會好的了。」確實,雖然是穿越到了這個人類的身體上,但憑自身的能量,還是自帶癒合的能力,只是沒有銀羽,傷口好得慢一點。

「你是要自己脫下來,還是我來幫你?」奧蘭多已經走到了貝拉身邊,雙手握緊貝拉的雙肩,居高臨下地注視着貝拉。

一瞬間,四目相對,空氣彷彿凝固了,時間也定格了在這個房間。

咳,貝拉清咳了一下,低着頭,轉過身去,背對着奧蘭多,慢慢地把衣服解開。

傷的面積很大,貝拉幾乎整個背都要露出來,她低着頭,雙手抓緊了前面的衣服,靜靜地等待。

奧蘭多拿來了葯,看到傷口癒合了很多,一邊吹氣,一邊上藥。

陣陣絲絲的暖氣息,落在貝拉微涼的上,加上一點點的冰涼的藥膏觸碰着肌膚,貝拉頓時滿臉通紅,酥**麻的電流游遍全身。

貝拉雪白的肌膚上,千軍萬馬般的雞毛豎立起來,一陣腿軟,站不穩地將要傾倒。

奧蘭多眼疾手快地在背後扶住了貝拉的兩個手臂。怕碰到傷口,奧蘭多保持了與貝拉後背的距離。

奧蘭多把貝拉來個180度的轉身,讓她靠在他的胸前,他左手扶着貝拉,右手繼續上藥。

貝拉低着頭,埋進了堅實的胸膛里,心跳的律動,讓她安心,漸漸地,她睡著了。

奧蘭多幫貝拉整理好衣服,抱她到床上睡覺,依然讓她趴着在床上。

……

翌日中午,貝拉才睡到自然醒。自愈能力對人類身體也消耗很大,變得嗜睡。

貝拉房間里早就準備好了食物,開心的吃一頓後,她在衣帽間了,找到了小號的男裝衣服,換上在搞搞頭髮,打算出去看看。

換衣服的時候從鏡子里看到,背後的傷基本癒合了,小條的傷疤也開始消失。貝拉很滿意。

走出走廊,簡直是來到了藝術畫廊一般,各式各樣的名畫,藝術品,工藝品,應有盡有。造型獨特的大理石石雕,地面上鋪的都是各種圖案的大理石。

奢侈,真奢侈!

她來到一個轉角處,聽到侍女們在一個角落裡閑聊。

「你說,二樓那位究竟是什麼人啊?」

「誰知道,我只知道,我們這幾天忙翻天。」

「可不是嗎?我們公爵府一直都是平平靜靜的,現在醫生,廚師,還有我們,都忙透了,他什麼時候離開啊?」

「以前少爺是孤獨了些,只有一個人住二樓,可現在帶個男的回來,傳聞可難聽了,也不知道少爺怎麼想的。」

哦,原來她們在議論我啊,貝拉聽到的信息可不少。

「你們好啊!」

貝拉打着招呼,嚇得侍女們一個激靈,馬上跪在了地上。

「饒命,饒命,小人知錯了…」

「沒事,沒事,你們起來吧!」貝拉嘴角一側抬起,得意譏笑她們。

侍女們站了起來,抬頭一看,睜大了眼睛:「你,你怎麼和少爺長得那麼像?」

「貝拉小爺,你不覺得嗎?」侍女壯着膽子地問着。

「我?」

「是的,你們都有一雙漂亮的桃花眼,只不過少爺更俊朗,貝拉小爺你更柔美,五官更緊緻。」

「呵呵」這是在誇我還是諷刺我?貝拉尷尬的笑了。

「好了,我來這裡,給你們添麻煩了,有什麼意見可以直接來找我,在背後說可不好。」

「小人不敢,你不生氣嗎?」

「有什麼好生氣的!好吧,去忙吧。」貝拉說完就去其他房間看看。

看看這麼奢華的房子會不會有名貴的寶石,也許晶鑽也混在其中。

邊走邊想到:我和貝斯長得有點像,那個奧蘭多也和貝斯有點像,那我和奧蘭多長得像,就不奇怪了。

「革列夫啊,革列夫,斗獸場上贏了那麼多錢,也不吭一聲,我還真以為一個人都沒有買那個臭小子贏呢。你深藏不露啊。」

一個房間門口,沒有關緊,傳出一個男人興奮的話說聲,貝拉走到門口往裡看了看。

貝拉笑了,原來還有人會買我啊?那是多大的勇氣啊,我也不賴,沒讓你輸。

一個一頭金髮,衣着像花蝴蝶那樣的男人倚坐在沙發上喝着酒。翹着二郎腿擺在茶几上,而雙手則張開撐在沙發上。沒骨頭似的調侃着面前的人。

另一個棕色頭髮的男人身穿黑色的軍服背對着門口站在旁邊。身姿挺拔,散發著軍人的威嚴。

「米萊克少爺,我們家少爺很快就回來了!」站立的男人嚴肅地說道。

「革列夫,你們總是那麼嚴肅,不覺得生活很沒趣嗎?我可是你家少爺最好的朋友,這裡是我第二個家,放鬆點沒問題的。哈哈…」說完,把酒杯的酒一口乾了。

「我聽說你們要招募侍衛?這不才剛停戰還簽了和平協議嗎?怎麼你們還要擴張?」米萊克疑問道。

「奧蘭多少爺需要跟你彙報嗎?」

「呵呵,當然不用,就關心一下嘛!那些俘虜送去西城種地去了,那個小子怎樣處置啊?」

貝拉會心一下,他們還好信守承諾。

「米萊克少爺…」還沒等革列夫說完,門被推開了。

「你們好啊,打擾了。」貝拉笑笑走了進來。

革列夫轉過身去,貝拉驚喜的發現,是那天救她的男人。

一時忘形地跑到革列夫身旁,拉起了他的左手,握着手說:「原來是你啊,太好了,這麼快就遇到了你,我太感謝了,我以為我死了也沒人收屍,就你有良心,來救我!」

革列夫夫被說得犯糊塗了:「你說什麼啊?」

米萊克一側眉毛上揚,眉頭微微緊皺,站了起來湊到他們旁邊,審視着。

「我啊,我現在洗乾淨了臉,你就不認得我了?」

「確實幹凈,而且你怎麼長了一張奧蘭多的臉,難道你是他剛找回來的親弟弟嗎?」米萊克伸出了右手,捏了捏貝拉的臉蛋。

貝拉放開了革列夫,往裡退了一步,

警惕地盯着米萊克,揉着吃痛的臉。

「你有沒有禮貌,上來就捏人家?」貝拉捂着臉,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貝拉內心喊着:原主姑娘,你幹嘛要委屈,幹嘛要哭啊?救命!

米萊克看着被自己逗哭的貝拉,頓時雙手用力拍着大腿。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弄疼你的,如果不是知道你是奧蘭多從戰俘堆里撿回來的,我還以為你是女孩子呢!雖然是男孩子,但也不要哭。我不想看到奧蘭多在我面前哭的感覺。」

「哈哈哈…」?

貝拉被他的樣子逗樂了,捂着嘴巴笑了起來。

革列夫對他們翻了個白眼,兩個幼稚鬼。

「你是革列夫是嗎?我叫貝拉,我們正式認識一下。」

貝拉收起戲謔的笑容,認真的伸出右手看着革列夫。

找他做靠山,靠得住,一看就是外冷內熱的人。

「你好,我是米萊克。」

革列夫的手伸在半空中,米萊克就握住了貝拉的手,熱情地握住。

「誰想認識你了?」

貝拉嘟了嘟嘴,其實她是要擠眉瞪眼的,可是出來的效果卻是撒嬌。

「你好可愛啊,臉鼓鼓的,很像小時愛笑愛哭愛打鬧的奧蘭多。你簡直就是他的翻版,如果你不是他的弟弟,那就是私生子了。」

米萊克興奮的伸出兩個食指,戳着貝拉的兩邊白裡透紅的臉蛋。

貝拉一個轉身躲到了革列夫的身後去。

「米萊克少爺,我們家少爺才17歲,和你同年,你生日之後才到他,你女伴都換幾個了,能生出來那麼大的私生子,都沒輪到我家少爺。」

革列夫一本正經地說著。

「可是他太好玩了!」

米萊克準備繞過革列夫去抓貝拉。

貝拉抓着革列夫手臂兩側的袖子說:「我要參加侍衛選拔,以後跟你混,你保護我啊!」

貝拉意思很明顯:先擋下眼前的討厭鬼,米萊克。

「你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