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初婚有棘
初婚有棘 連載中

初婚有棘

來源:google 作者:蘭舟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喻凡 岑遂 現代言情

岑遂身邊的朋友都認為南秋愛慘了岑遂,所以不惜耍心機,欲擒故縱玩手段嫁進岑家,而岑遂也是這樣認為的什麼寧城南家遠近聞名、知書達理、溫柔賢淑的大小姐,都是狗屁!實際上就是一條謊話連篇的小狐狸後來,南·小狐狸·秋謹記自己的合作對象兼老公的教導,合作得親力親為,不管條件多惡劣都得勇往直前不偷懶,所以她助理也沒帶,單槍匹馬跟着五十個年輕男人進了大(小)森(樹)林!狐朋狗友調侃,「岑二,這天也還沒變冷,你老婆怎麼就送了你四五十頂綠帽?」在會所左擁右抱紙醉金迷的男人聞言當即黑了臉,「滾蛋!」又後來,岑遂問南秋,「很好玩?耍我耍的夠盡興嗎?」南秋很輕的笑了一聲,「一般呢,要不你配合點?」大雨滂沱,一個奶呼呼的小不點站在別墅門口,哭喊着,「粑粑,我要找媽媽」岑遂目光漠然,「我不是你爸爸」歡迎閱讀,歡迎勾搭~~展開

《初婚有棘》章節試讀:

  男人骨節分明的手指間夾着一根煙,青灰色的煙霧朦朧了雙眼,另一隻手橫張開在沙發靠背上,抬眸時,正對上南秋的目光。

  四目相對,兩人皆都是一怔。

  「不好意思,走錯了。」南秋說完就帶上了門準備離開,可想想又不對,剛才他好像還看到一旁有幾個她工作室熟悉的員工?

  正在南秋拿出手機準備打電話時,包廂門被人從里打開,喻凡喝紅着臉喊她,「南姐,怎麼不進來?」

  南秋聞言掃了眼包廂裏面,正好看到岑遂身邊坐着的一女人靠在他身上嬌滴滴的給他喂酒。

  原來有事是來了這裡啊。

  南秋面無表情的收回目光,問,「不是聚餐嗎?那些人是誰?」

  喻凡順着目光看過去,解釋,「你說岑二啊?南姐不認識他嗎?岑家的二公子岑遂,我們這次合作的公司的總經理就是他姐。」

  南秋,「……」

  貌似她跟岑遂結婚都快三個月了,她還不知道自己婆家是幹什麼的……

  「進來吧南姐,就差你了。」喻凡一把把南秋拉了進去,同時小聲的說,「難得有機會碰到岑二,等會可得好好套套近乎,說不定對我們以後的合作有幫助呢。」

  眾所周知,甲方是最難搞的,尤其是像成泉集團這種大公司。

  不過成泉集團的這個單子不是南秋接的,要是早知道合作的公司是岑家,她絕對會拒絕。

  可眼下卻容不得她說什麼,因為喻凡已經把她拉到了岑遂的面前介紹,「二公子,這是我們工作室的老闆南秋南姐,怎麼樣,我沒誇大吧,是不是個大美女?」

  岑遂從煙霧中眯了眯眼看向南秋,似笑非笑的點頭,「不錯,沒有誇大,的確是個大美人。」

  因為是下了班直接過來的,南秋穿的比較正式,簡單的休閑褲加束腰襯衫,外加一件黑色外套,涼茶色的微卷隨意的披在腦後,襯的皮膚又白又亮。

  南秋的這身打扮出現在這裡其實挺不合適的,可卻又出奇的讓人挪不開眼。

  岑遂就這樣看着,不知怎麼的,腦海中忽然浮現出今早他離開景南庄時南秋熟睡的景象。

  雪白的胳膊外搭在被子上,從小臂一直往上看去,是女人纖細白皙的脖頸,上面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吻痕,是他咬的,還有嘴上。

  而此時南秋脖子上刻意系了一條淺色的的絲巾,蓋住了那些痕迹,可嘴上的卻抹不掉。

  岑遂眸光陡然深諳,眼底一片暗潮翻湧。

  對於南秋的身體,他從沒有掩飾過自己的喜歡,以至於兩人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被她喝了酒稍微撩撥了一下就直接束手就擒。

  「二公子謬讚了。」南秋居高臨下的看着岑遂,「今晚是我的員工唐突打擾了,祝二公子玩的高興,我帶他們另外開一個包廂。」

  說著就要走,身後岑遂低啞的嗓音傳來,「不用,人多熱鬧。齊斯壹,還不快給我們南總讓個位。」

  他話落,邊上一個一臉笑容的男人招呼了一聲,立刻嘩啦啦一片給南秋騰出了一個位置,好巧不巧,在岑遂的左邊,他右邊就是那個喂酒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