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初戀十七歲
初戀十七歲 連載中

初戀十七歲

來源:google 作者:花下QN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洛挽笙 現代言情 羅亦辰

十七歲的洛淺淺遇到了十九歲的羅亦辰十九歲的洛淺淺弄丟了二十一歲的羅亦辰二十四歲的洛淺淺和二十六歲的羅亦辰各自安好她想為什麼一個人會記另一個人這麼久呢她想為什麼要把回憶整的比過程還要長呢所以二十四歲的洛淺淺做了一個夢或許我們懷念的不是那個人,而是那段美好的回憶里青澀的自己展開

《初戀十七歲》章節試讀:

「邵洋,你又戀愛了?這回是誰?」紀雲睿問道。

邵洋和紀雲睿同年同月同日生,所以到現在也沒分出個大小來,羅亦辰是他們這夥人里年齡最大的一個,十九歲。紀雲睿和邵洋十八歲,徐航則是比紀雲睿小三天慘敗。

「大一財貿的王璐瑤,兄弟們你們知道嗎?我打完球她給我遞了水然後害羞的跑走了,她就站在櫻花樹下,好像目測應該160左右吧,她轉過頭來對我笑了!嚯我當時那個心跳完全不受控制了!她對我笑了誒!」邵洋一臉痴漢相,「真的我從來沒體驗過心跳失控的感覺我感覺我戀愛了!」

「糾正一下,學校沒有櫻花樹,你看到的應該是籃球場旁邊的那一溜梧桐樹。」紀雲睿推了推不存在的眼鏡框。

「那不重要!」邵洋沉浸在自己的美夢裡無法自拔了。

「所以你就追上去問了人家聯繫方式?」徐航苦着臉問道。

「我直接那樣過去要聯繫方式多輕浮啊!」邵洋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羅·輕浮·亦辰幽幽的看了邵洋一眼:「所以你該不會隨手扯了個人問她是誰?」

「辰哥還是你了解我!」邵洋兩掌一拍激動道。

「所以你當時不去要聯繫方式你是打算做什麼?」羅亦辰挑了挑眉似乎對邵洋接下來的行動十分感興趣。

「我打算天天去財貿下課去食堂的路上偶遇她!」邵洋一腳踩在凳子上,似乎對他這個「浪漫的」決定十分滿意。

徐航翻了個白眼:「洋哥你在開玩笑嗎,她又不會一直穿那身衣服,你那臉盲你能認出來嗎?」

沒錯,邵洋這人因為高中的時候出車禍,患上了輕度臉盲症,現在雖然已經改善了一些但是還在治療中,除非是經常接觸的人,不然別人在他眼裡長的幾乎都一毛一樣。

「誒~航子,你8懂!愛情是什麼你知道嗎?是那種小鹿哐哐亂撞的心臟充血的感覺!這種感覺是只能對一個人有滴,所以當她再出現在我面前我一定可以辨認出來我的真命天女!」邵洋做西子捧心狀激情演講。

羅亦辰/徐航/紀雲睿:戀愛腦的世界他們不懂………

……………………

「辰哥,我說我來找人你大中午頭子還曠個課來蹲……大一還有倆小時才下課呢至於么?」紀雲睿看着那個望妻石幽怨道。這人午休結束後說什麼也不肯走,說是怕耽誤他們家小朋友上課,非得等第一節課以後再來。

下午的陽光已經不是那麼刺眼了,棕褐色的髮絲在陽光的照射下微微的透着光,一向清冷的面龐被柔和的陽光籠罩,臉上細密的絨毛清晰可見。羅亦辰望着中文系的教學樓薄唇輕啟:「我忘了她今天下午還有一節課。」

…………兩個小時後

「辰哥,她們還有五分鐘下課!」紀雲睿興奮的說著,似乎他的籃球隊前鋒正在向他招手。

「雲睿等我一下,我去買杯果茶。」,羅亦辰回頭向紀雲睿問道:「你有要喝的嗎?」。

紀雲睿覺得自己可能看到幻覺了,羅亦辰這鐵樹一開花簡直是2016年最勁爆的新聞了,他居然會主動給女生買果茶?醒醒啊辰哥,你是清冷派男主啊喂!

「辰哥,我…我不喝。」紀雲睿繃著臉說,講真的羅亦辰真的是男女通吃的長相,明明是乾淨清冷的臉,在柔和光暈的加持下顯得又特別陽光。紀雲睿心想:md羅亦辰的小朋友就這你都不動心?你是豬油蒙了心還是高度近視眼?

17:40陸陸續續的學生從中文系出來後,目標明確直指食堂,瘋跑起來的那批人一看就是專業的乾飯人。就是這幫人逼的大二大三的學長學姐們紛紛發空間,說是:學長學姐們不餓,去年都吃過飯了(微笑中透露着mmp)。

羅亦辰舉着果茶一直望着路過的人,在裏面篩選出他要找的身影。紀雲睿也東張西望的找着明薇薇的身影。

柏油路旁邊的李子樹下,陳燁撓撓頭對洛挽笙笑道:「挽笙,好久不見啊!我記得你也報考S大了,不過這一個多月都沒怎麼看到你。」

「我比較懶,周末又都回家你當然很少看到我了哈哈。」洛挽笙敷衍道,她心想結束了吧?我想回去找我師父聊天!

「那好吧,挽笙,快高考的時候你是出什麼事了嗎,那段時間我去你們班找你他們都說你回家了。」陳燁微微低頭,臉上無不是擔憂的神情。他本來打算高考前夕……

「哦,那個啊,我當時申請回家備考了,學校氛圍太緊張了我想放鬆點哈哈。」洛挽笙心想這回該結束了吧?她跟陳燁不熟啊,這人為什麼一直在那挽笙挽笙的,好尷尬啊!

「嗯……挽笙……」本就是小麥色的皮膚微微蓋住了陳燁臉上蔓延出的一絲酡紅,他道:「我們加個聯繫方式吧?高中的時候就覺得棋逢對手,一直沒機會要你聯繫方式呢。」

洛挽笙沒多想,現在就想趕緊結束對話回宿舍找他師父聊天,「可以啊,以後可以時常交流一下辯論技巧。」洛挽笙拿出手機,讓陳燁報了QQ號加上。順便瞟了一眼,她師父還沒找她。

陳燁笑着說:「挽笙,我很高興能見到你!」

洛挽笙心想:不是吧,大哥你怎麼還聊?你不吃飯的嗎?

「挽笙,咱們高中的時候打辯論賽你總是隊里最出彩的………」陳燁拉家常似的和洛挽笙站在李子樹下說著,洛挽笙則是想着,怎麼用一個比較禮貌的方式結束談話呢?

「挽笙。」突然陳燁身後過來一個人,那少年臉上帶着一絲慍怒似乎是……吃醋了?「挽笙,你朋友嗎?」少年走到洛挽笙身邊,看向陳燁。

「嗯,對。」洛挽笙答道,她實際上有種很熟悉的感覺,不過她還不敢確認,與其說是不敢,不如說是不想,畢竟她現在是洛挽笙,不是夏淺檸。

「你好,我是洛挽笙的朋友陳燁。」陳燁對着那少年伸出手。

「你好,我是羅亦辰。」羅亦辰回握了下陳燁,「挽笙的…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