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春風也曾笑我
春風也曾笑我 連載中

春風也曾笑我

來源:google 作者:舊月安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娜 現代言情 鄭江

親媽和男朋友即將要結婚,紀精微卻是最後一個知道婚禮當天,紀精微親眼看着前男友成為自己後爸遭遇背叛的紀精微,為了掩蓋傷痛,開始在事業上發憤圖強卻被大BOSS指着文件夾,質問:「紀精微,你好大狗膽,在我眼皮底下,你也敢虛報賬目,私自攬財」紀精微笑着說:「我以為,您從您父親身邊收買了我,這點酬勞,我該拿」紀精微以為只要自己拿捏好了分寸,一直這樣走下去,總會走到康庄大道……當滿城傳來他要娶豪門千金的消息,紀精微跑去問沈世林,卻被他壓在辦公桌上,語氣曖昧又危險說:「紀精微,玩票大的,來嗎?」他們之間,從相互利用,各取所需開始,可不知道怎麼了,最後竟然會從利益縫隙中纏出感情展開

《春風也曾笑我》章節試讀:

喬娜這話一出,我隱約明白自己到闖了什麼禍,關於周慶這個名字我十分熟悉,並不是說我認識他,而是這個名字曾經一段時間在喬娜和人事部出現率非常之高。周慶是銷售部主管,在萬有公司任職銷售主管長達七年之久,自己有一條非常規範的銷售渠道,和一些大的供應商廠長建立了良好的關係,也算頗受上司關注。

  可就在前一段時間,一向沒有任何不良記錄的周慶,卻被人爆出在廠家拿回扣,中飽私囊七年之久。這消息並不是公司內所有人都知道,只有和董事長最為親近的喬娜還有處理調查這件事情的人事部。我之所以知道,也是偶爾聽喬娜和董事長談論過這件事情。

  一個董事長想要勸退一個銷售經理,並沒有任何大不了,可壞就壞在周慶這個人是沈總的人。

  「你應該知道現在公司的情況,沈總雖然是董事長的兒子,可公司早已經分成兩派勢力,董事長好不容易趁沈總不再,才動手解決掉這個周慶,如今還沒徹底讓周慶捲鋪蓋走人,你卻將這份勸告書給沈總看見!」

  喬娜忽然壓低聲音,意味深長在我耳邊說:「別看如今集團董事長才是最高決策人,沈總也不差。」

  喬娜欲言又止停下自己的話,伸出手在我肩上拍了拍,有些可惜說:「精微,這回我真沒辦法幫你了,這回你兩頭都得罪了,你自己有個心理準備。」

  喬娜將那份些資料放在茶水桌上,便從我面前離去,茶水間的飲水機發出咕咚聲。我拿起那份合住的文件翻了翻,裏面一份公告並沒有寫周慶離職的原因,用詞方面都很隱晦,為周慶保留了很多情面。

  而這份公告本來預定明天發放下去,沒想到因為我的一時急於求成,反而偷雞不成蝕把米。

  這份工作我是因為喬娜才有機會從五千多個人中脫穎而出。現在才工作一年半,因為自己疏忽,親手給自己的職業道路終結。

  我站在那裡很久都沒動作,直到門外有人找我,我抱着那些文件出了茶水間。

  出門後,正好撞見喬娜提着公文包跟在一些身穿正裝的人後面,走在最前面的是從辦公室出來的沈總。

  整層辦公樓都是寂靜的,只聽見沉沉雜亂的腳步聲,我站在遠處望了一會兒,直到那對人馬從層樓離開。

  下班後,我滿身疲憊回到酒店,用一碗泡麵應付好肚子,便開始不斷給喬娜電話,想詢問沈總知道董事長正在處理他的人後,兩人之間有沒有發生劇烈的矛盾。

  撥打了整整二十通電話,喬娜的電話都顯示無人接聽。正想放棄,一通電話正好插播進來。

  是鄭江給我的電話,他在電話內說請我吃宵夜。

  我也沒多說什麼,只是清晰說了一個好字。將電話掛斷後,拿上錢包就要出門,剛走了兩步,折回身換下身上那套顏色暗沉的套裝,換了一條顏色艷麗的長裙。

  到達兩人約定好的地方後,鄭江早已經坐在小餐館裏等我了,桌上已經點好了東西。擺在我面前的是一碗清淡的小米粥。

  我拿着勺子一勺一勺舀着吃,鄭江坐在我面前,一直小心翼翼觀察我,跟我打着擦邊球,就像以前一般,體貼詢問我這段時間工作累不累。我回答只有反覆兩個字,哦,嗯。

  直到我將那碗小米粥吃完,放下手中的勺子。鄭江已經安靜下來,等我發作。

  他坐在燈光下,人被一團橘黃色光暈包裹着。

  「精微,我結婚……你來嗎?」

  「弔唁我就來。」

  「精微,別這樣。」

  「鄭江,你給我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