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純情嬌妻火辣辣
純情嬌妻火辣辣 連載中

純情嬌妻火辣辣

來源:google 作者:七七2018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謝榕 霍廷聲

隱婚三年,謝榕忍氣吞聲,眼看着霍廷聲換了一個又一個女朋友她將心中的愛意深埋在心底,直到霍廷聲心愛的女人醒來,謝榕終於決定放手可是這個男人卻又步步緊逼,說他愛她可惜,謝榕只想說,霍總裁,這句我愛你晚了!展開

《純情嬌妻火辣辣》章節試讀:

  「你要做什麼?
放開我!」
謝榕憤怒的全身發抖,她掙扎得很厲害。
  霍廷聲確實死死壓在她的身上,臉上的表情帶着一絲兇狠和猙獰。
  「我想做什麼事情的時候,沒人能夠阻止我。
謝榕,你可不要忘記,你還有妻子的責任,服侍丈夫天經地義。」
  霍廷聲猙獰的說出這句話,然後徹底沉在了女人身體裏面。
  謝榕覺得自己的身體疼的厲害,她認命地閉上眼睛,任由淚水嘩嘩流下來。
  這種羞辱不是早就已經習慣了嗎?
為什麼每一次依然覺得無比的難過。
  霍廷聲的動作就像是發泄着恨意,謝榕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全身都是酸痛着的。
  她有些驚嚇的看了一下時間,竟然已經十點鐘了。
  謝榕正準備衝出去洗漱上班,腦袋突然反應過來今天是周末。
  她傻傻的站在床邊,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悲傷了起來。
  昨晚的記憶一點一點清晰,她身上還留着青青紫紫的痕迹。
這樣痛苦的記憶,簡直像是噩夢似的纏上了她。
  霍廷聲永遠有辦法羞辱她,每一次同床過後,她第二天從來不會看到這個男人的身影,也許在霍廷聲的眼裡,多看一秒都覺得煩躁吧。
  到了一樓客廳之後,管家王叔對着趙心語打了一聲招呼。
  「少奶奶,廚房的早飯已經準備好了,我吩咐他們端過來。」
  謝榕點了點頭,她沉默地坐在了餐桌上,直到傭人將飯菜放上來之後,王叔突然有些愧疚的走到了她的旁邊。
  他右手端着一杯熱水,左手似乎是拿着什麼東西?
  沒有等王叔開口,謝榕就苦澀了問了出來。
  「是避孕藥嗎,拿給我吧。」
  王叔有些顫抖地將水杯以及那顆避孕藥交到了謝榕的手中。
  謝榕也像是以往一樣,一口水直接將避孕藥吞到了喉嚨裏面,只是心底好似依然被刺痛了一下。
  縱使每次發生關係之後,她就要吃下這個避孕藥,但霍廷聲給她帶來的絕望卻依然沒有減退。
  謝榕心裏很明白,等到表妹醒來的時候,她就要將謝榕妻子的位置讓出來。
  不生下孩子也是好的。
免得最後讓孩子痛苦。
  原本以為今天一天可以在家裏面安靜的度過,謝榕卻突然接到了母親的電話,她的聲音很着急,甚至帶了一絲哭腔。
  「榕榕,你趕快回家,你弟弟在外面闖大禍了,那些流氓要打死她,你快來想辦法啊……」   謝榕知道自己的母親性子柔弱,而她現在的聲音這樣着急,那肯定是發生什麼大事了。
  想到那個不爭氣的弟弟,想到父親臨死前的時候說的話,讓她好好照顧這個家,謝榕整顆心都擔憂了起來。
  父親過世之後,弟弟越來越叛逆頑劣,母親的性子本來就是柔弱的,這讓她的小姨謝雲越來越針對他們家。
  整個謝家公司已經完全掌握在謝雲的手中了,可是小姨依然對他們三個人步步緊逼。
  開車回到家裡之後,剛剛把門敲開,謝榕就看見了滿臉淚水的母親。
  「媽,謝鈺到底闖什麼禍了?
你快告訴我!」
  裴素望着自己的女兒,神色哀傷而又絕望。
  「你弟弟在外面賭博欠了500萬的債,那些人剛剛打電話給我,說我再籌不起錢還過去,他們就會把你弟弟的腿和手給剁了……怎麼辦啊,榕榕,你快想想辦法……要不去求求霍廷聲,他畢竟是你的丈夫……讓霍家幫幫忙,好不好?」
  「謝鈺現在在那些黑社會的手裡嗎?
媽,我們去報警吧,江城可不是任由這些人為所欲為的地方,我們可以慢慢籌錢。
但若是讓這些黑社會以為我們害怕了,他們會得寸進尺的。」
  裴素卻立即瘋狂的搖頭了起來。
  「不行,絕對不行!
這些人可是亡命之徒,要是他們心一橫,直接殺了你弟弟,或者真的把你弟弟的手腳給剁了,那該怎麼辦?
絕對不行……榕榕,你快想辦法籌錢,要不你就去求一下霍家……」   謝榕的神色瞬間白了起來,事實上,這三年裏面,她弟弟已經闖了不知道多少禍害了。
  每次都是霍家來收拾殘局,因為這件事情,霍家人在背地裏面一直嘲諷她,就連霍廷聲,每次提起來都是鄙夷的。
  謝榕不是不想救自己的弟弟,只是她很清楚,在經歷了自己的弟弟多次闖禍之後,霍爺爺已經沒有意願在繼續幫忙解決她弟弟的困難了。
  因為她弟弟的事情,霍爺爺對她已經很是不滿了。
  「媽,霍家人不會願意幫我的,你知道弟弟他闖了多少禍……上一次謝鈺打了人之後,霍廷聲就告訴過我,他再也不想給謝鈺收拾殘局,以後謝鈺再發生什麼事情讓他自生自滅,霍家是不會幫忙的。」
  「那可怎麼辦啊?」
  裴素的臉色慘白了起來,謝鈺可是她唯一的兒子,她怎麼忍心讓自己的兒子真的被黑社會剁手剁腳,甚至是失去性命!
  兩個人站在原地為難着,一個尖銳的女子聲音卻慢慢地傳了過來。
  「大嫂,只要你將謝家的股份賣給我。
謝鈺這次闖的禍我可以幫忙,錢我給你。」
  說話的人是謝榕的小姨謝雲,她是謝榕父親唯一的妹妹,也是她表妹顧柔的母親。
  「小姨,你不要太過分了,股份是爺爺留給謝鈺的,這是謝鈺唯一繼承的財產,你能不能用其他東西來讓我們換?」
  謝榕知道自己的小姨很是難纏,在這幾年的光景裏面,謝榕的父親因為生重病用了許多錢。
  而她弟弟這些年闖的大大小小的禍中,為了填平他闖的禍,謝榕和她母親繼承的股份早就已經賣完了。
  這次的500萬她們母女根本拿不出來,也承受不起。
  而繼承了謝家股份的謝鈺,直到今年滿18歲,股份才可以動用。
  只是,謝鈺才剛剛出事,她的小姨就將股份打起了主意,謝榕的心底不免升起了寒意。
  「謝榕,難道這份交易不公平嗎?
你把謝鈺的股份賣給我,我給你們錢,讓你們把謝鈺救回來,怎麼把我說成一副惡人的樣子?
我明明是來幫助你們的。」
  「小姨,你就不要假裝好人了,你不就是想趁火打劫嗎?」
謝榕擋在自己的母親面前,冷冷出聲。
  「謝榕,你怎麼說話呢?
我可是你的長輩,你的教養去哪兒了?
不要以為嫁給了霍廷聲,你就可以在這個家稱王,你不要忘記,霍廷聲想娶的人是我的女兒,我女兒到現在都還躺在醫院裏面呢,你乾的好事我記得清清楚楚。」
  這一句話瞬間就刺痛到了謝榕的心底,確實是她搶走了顧柔的丈夫,她小姨說沒有說錯。
  只是顧柔為什麼會躺在床上,這件事情她和小姨心知肚明。
  要不是因為不想觸怒霍家,謝榕根本就不想幫顧柔隱瞞她做的那些事情。
  「小姨,顧柔當年做了什麼事情,你和我都很清楚,要是你逼急了我,兔子也會咬人的。
得罪霍家的代價,我想你比我更害怕。」
  「你這個賤人!」
  謝雲氣的臉都扭曲了起來,她的胸腔憤怒地起伏着,手高高的抬起來,想要打謝榕一巴掌。
謝榕冷冷一笑,她退後了一步。
  然而那響亮的巴掌聲依然在寂靜的空氣中響了起來。

《純情嬌妻火辣辣》章節目錄: